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四十六章大嶺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六章大嶺城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四十六章大嶺城大嶺城,位於加瑪帝國西北省份,其規模雖然比不上帝都那些大城市,可比起烏坦城來,卻依然是要強上不少,而且由於近鄰著那幾乎橫跨了大半個帝國的魔獸山脈,因此,無數冒險者以及商團來往以此,給城市注入了源源不斷的人氣。

大嶺城北面城門,來往的人流,幾乎是將城門阻塞了去,在北門之外不遠處,便是那一望無盡的魔獸山脈,三三兩兩陣容不一的傭兵隊伍,正猶如螞蟻搬家般,不斷的在這裡進出,偶有隊伍用馬車馱負著魔獸屍體從森林中帶著一縷黃塵賓士出,便是會吸引來周圍一道道羨慕的目光,想要在魔獸山脈中獵殺到滿意的獵物,可並非是個簡單的事。

「呸,今天真他媽晦氣,賠了兩個兄弟,方才辛苦的殺了一頭二階魔獸,結果卻是個沒寶的石頭蛋。」森林口處,七八個渾身血污的大漢罵罵咧咧的走出,在他們身後的馬車車架上,有著一頭體型不小的魔獸屍體,不過看屍體那被剝開的腦袋,裡面除了腦漿鮮血等物外,卻是沒有最珍貴的東西:魔核,而在傭兵的某些特殊話語中,這種沒有魔核的魔獸,便是被稱為沒寶的石頭蛋。

「如果這該死的東西體內有一枚二階魔核的話,那我們便是能夠湊齊錢在拍賣會購買一種黃階高級的功法了。」一名大漢滿臉不甘的道。

「黃階高級,媽地,這種功法便是要十一萬金幣,簡直就是吸血鬼。」一名看似是領頭地漢子,吐了一口唾沫,罵道。

「嘿嘿,人家雲嵐宗發了個通緝令,那隻要提供線索的人,便是能夠得到一部玄階功法,甚至還有可能被雲嵐宗收入門下,我們啥時候也去碰碰運氣,那樣也用這般辛苦的用命來換錢買功法了。」一名有些乾瘦的男子,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跡,嘿嘿笑道,當他說到玄階功法時,眼中閃過難以掩飾的貪婪。

「瘦猴,你上女人上傻了吧?」那名領頭漢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撇嘴道:「你難道不知道雲嵐宗追殺地那人是誰?蕭炎!那個匿名取得煉藥師大會冠軍,並且兩度闖上雲嵐宗,在擊殺了斗王級別的雲棱后,並且從斗宗級別的雲山手中全身而退的可怕強者,那種人,是我們這些人能遭惹得起地?」

「嘿嘿,我也就說著玩玩,那種人,怎麼可能會被我們撞見。」乾瘦男子訕訕的道:「不過聽說雲嵐宗已經將這通緝令發布到了全國,這般誘人地條件,實在是讓人心動,我想,那蕭炎就算是逃脫了雲嵐宗的追殺,在加瑪帝國內,也會寸步難行。」

「這些事,和我們有半毛錢關係?別成天做那些天真的白日夢了,就算你遇見了,難道還能拎著你那破刀,把人家給攔下來不成?」領頭漢子冷笑道:「別磨蹭了,趕緊給老子回城,休息一天,後天還要繼續賣命,不然的話,僅憑我們現在的黃階中級功法,想要突破斗師級別,得哪年?」

隨著領頭漢子的喝罵聲,幾個滿身血污地男子,也只得無奈的嘟囓了幾聲,吆喝著對著那視線內地城門行去。

隨著那群漢子涌過。那幽深地森林之內。忽然緩步行出一全身包裹在黑袍中地人影。他目光掃了一眼前方。旋即微微垂首。斗篷地陰影。將臉龐。遮掩了將近大半。

「開始全國通緝了么?雲山還真是捨得花費本錢埃」冷笑了一聲。黑袍人微微抬頭。露出半截清秀臉龐。看那熟悉輪廓。赫然便是當日逃離了雲嵐宗追殺地蕭炎!

自從當日雲韻放水讓得蕭炎離開后。他便藉助著雅妃所給地地圖。一路饒了個大圈。花費了將近十天時間地森林跋涉。這才徹底甩開了那些而不舍地追兵。然後在休息了一日後。便是按著地圖。從魔獸山脈中。一路對著帝國西北邊境行來。而如此又經過了七八天時間地趕路。方才到達這臨近帝國西北邊境地大嶺城。

按照地圖所指。只要穿過這座大嶺城。沿途再過幾道關卡。便是將會到達加瑪帝國地邊境線。到時候只要一出加瑪帝國。雲嵐宗對蕭炎地追殺令。便是會徹底失效。

在國外。雲嵐宗雖然依然有著一些震懾力。可卻遠遠不如加瑪帝國內地聲望。別地勢力。也自然是不會管你什麼宗地追殺令。這些年雲嵐宗一直固守加瑪帝國。極力排斥外來勢力。因此也是造成了雲嵐宗在國外不太受待見地後果。

這長達將近一個月地魔獸山脈趕路中。蕭炎也是受盡了艱苦。雖然因為吞天蟒地氣息。而導致普通魔獸不敢上前阻攔。可魔獸山脈這般遼闊。其中自然也不乏一些實力恐怖地各種異獸。別地魔獸怕吞天蟒。可它們。卻並不怕。因此。這一路來。即使已經甩脫了雲嵐宗地追兵。可蕭炎卻依然是被追殺得雞飛狗跳。

不過雖然這段趕路讓得蕭炎吃盡苦頭,不過最讓得他興奮的,還是在經過半月時間調養后,葯老那損耗的靈魂終於是恢復,而至此,蕭炎那始終保持著膽顫心驚

終於是鬆了下來,不管如何,有了葯老在,至少他是保命底牌。

再有,在長達一月的逃亡中,或許是因為體內所殘餘的一些藥力緣故,蕭炎在繼上次大突破之後,居然是再度隱隱有著提升的勢頭,而這個若隱若現的勢頭,在蕭炎一次從一頭斗王級別的魔獸口中逃生之後,竟然是不知不覺中,豁然提升了上去,而蕭炎,則是徹底一躍成為了四星大斗師!

如果加上那次山洞中藥物的催長,那麼蕭炎在這一個月中,竟然便是直接猛漲了三星地實力,這般速度,絕對能夠說得上可怕二字,雖然這和這段時間蕭炎所經歷地生死截殺以及體內殘留的藥力,有著最主觀的關係,可卻依然掩蓋不了蕭炎那即使是葯老都讚嘆不已的修鍊天賦。

當然,除去這些,最讓得蕭炎滿心發喜的,還是那「焚炎谷」所謂的鎮谷秘法「天火三玄變」,經過一月時間的研習,再加上一旁葯老指導,在三天之前,蕭炎終於是摸清了這「秘法」地一些門路,雖然期間實驗的幾次皆是失敗,可從那失敗之餘,依然暴漲了許多的實力來看,蕭炎卻是隱隱感覺到這門秘法的強橫,他有著信心,只要給他足夠地時間,定然能夠真正的將「天火三玄變」修鍊成功,而到時候,經過秘法所提升地實力,恐怕大斗師中,將難覓敵手!

總的說來,這一月的逃亡,蕭炎所得到的好處,幾乎是讓得他笑裂了嘴。

「嘿嘿」想著這月的收穫,蕭炎忍不住的笑了一聲,也顧旁人射來地異樣目光,將斗篷拉下了許些,把整個臉龐都是掩藏在了陰影下,視線掃了一眼不遠處人來人往的城門口,緩步行去,如今他所處地境況,還是儘早離開加瑪帝國為好,今日的這些帳,現在地蕭炎,還沒有資格去討還,不過還好,他並不急,因為他知道,他有著最大的優勢,他還年輕,有地是時間耗

行近城門,蕭炎排在隊伍之後,目光四處的掃了掃,忽然皺眉停在了城門處貼著的一張宣白紙上,此時,那白紙上,正畫著兩個截然不同的頭像,蕭炎目光一掃,便是發現,那兩個頭像,一個是他現在的模樣,另外一個,竟然便是當初他參加煉藥師大會時,所使用的岩~那個身份時模樣,顯然,這是雲嵐宗怕蕭炎再次使用岩梟身份,藉機逃離加瑪帝國而所下的策略

「為了抓我,雲山花費了不少心思啊冷笑了一聲,蕭炎目光瞥向城門口,發現那裡的守城衛兵,居然還在沿途檢查著入城者的身份,每一個進去的人,都會被兩個衛兵拿著畫像比較半天,方才放人進入。

「加瑪皇室也在暗中幫雲嵐宗?」微微皺了皺眉頭,蕭炎喃喃道:「以加刑天的心機,應該也知道此時對付我,一旦讓我逃走的話,將會給加瑪皇室日後造成多大的敵人吧?而且加瑪皇室與雲嵐宗,也並非是有多友好埃」

「該死的慕桑,不就是個城守而已嘛,媽的,竟然還這般囂張,真當大嶺城是他一個人說了算啊?也不怕真要是撞見了蕭炎,人家直接一尺子拍死他。」就在蕭炎有些疑惑時,其前面一位等了許久的男子,忽然滿臉不耐煩的罵道。

「噓,小聲點,雖然通緝蕭炎並不關加瑪帝國皇室什麼事,可慕桑可是從雲嵐宗內出來的,如今接到宗門的通緝令,自然是要假公濟私的好好表現。」一名看似是男子同伴的人,急忙拉住他,低聲道。

「狐假虎威。」吐了一口口水,男子不屑的罵了一聲,不過卻是沒有再向剛才那般出口辱罵,顯然,對於那個叫做慕桑的人,他還是有些懼怕的。

「原來是從雲嵐宗出來的人將兩人的談話收進耳中,蕭炎這才略有些恍然,雲嵐宗弟子遍布加瑪帝國,以他們的能力,其中不乏一些在帝國內身居官位的人,如今接到宗門通緝令,他們只要稍稍動用一下手中的權利,便是能夠飛快的在加瑪帝國各處關卡部署攔截網,而現在,蕭炎方才隱隱察覺到雲嵐宗在加瑪帝國究竟擁有何等龐大的能量,也難怪連掌控著整個帝國的加瑪皇室,都是對他們有所忌憚。

心中略一沉吟,蕭炎緩緩退出逐漸前行的隊伍,然後拐彎來到城牆的偏僻之處,抬頭望了一眼城牆上那些昏昏欲睡的巡邏兵,背間微顫抖,紫雲翼緩緩彈射而出,雙腳微曲,某一刻,背後雙翼一振,身體猛然騰升而起,腳尖一點城牆,化為一道黑影,閃電般的竄上城牆,然後在那些巡邏兵轉過頭來時,躍下了城牆的另一邊。

雙腳剛剛貼著地面,蕭炎便是急忙閃進了一處房屋之後,拍了拍手,將紫雲翼收回肩膀,這才從容的走進了這座離開加瑪帝國前,為數不多的幾座城市之一,他需要在這裡,得到一些關於這個月間,雲嵐宗的一些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