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五十二章迦南學院蕭家有女初長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迦南學院蕭家有女初長成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

三百五十二章迦南學院,蕭家有女初長成

迦南學院,一個座落在大陸中心位置的古老學院,千百年來,從這裡走出的巔峰強者,無一不是在大陸上擁有著赫赫威名,並且名震一方。

一個學院,最可怕的地方並不是其師資力量有多麼雄厚,而是從這個學院走出的那些成千上萬的強者,若是哪一天迦南學院受到了毀滅危機,而將那些從學院出去的強者召集而回,難以想象,這股力量,將會有多恐怖

雖然大陸之上的各種學院幾乎難以計數,可迦南學院的聲譽,卻是至今未曾被超越,從此也可瞧出,這所被古老氣息所繚繞的學院,其底蘊究竟是何等深厚。

大陸上,不分種族,無數人都以能進這所古老學院而引以為榮,只可惜,學院那近乎苛刻的招生條件,卻是讓得很多人望洋興嘆。

迦南學院,樹木蔥鬱的後山之巔,身著淡青裙袍的少女,亭亭玉立,小蠻腰處,輕束著一條紫帶,將那腰肢,勾勒得極為誘人。

她面對著山巔之後那茫茫白霧,三千柔順青絲順著香肩垂落而下,直至那柳腰處,方才停止蔓延。

少女負手而立,修長的身姿在周圍淡淡白霧的印襯下,宛如是那在紅塵俗世中盛開的青蓮一般,脫俗而別具靈氣。

這般女子,就猶如是那鍾天地靈氣而孕育一般,出色得有些讓人目眩神迷。

「叮鈴」

忽然間。清脆而空靈地鈴鐺輕聲。在安靜地山巔之上響起。細細看去。原來在青衣少女那截白皙皓腕處。掛著兩個細小地綠色鈴鐺。

隨著鈴鐺聲地輕響。少女身後某處地陰影忽然一陣蠕動。旋即一道蒼老地影子便是浮現而出。老者沖著少女恭敬彎腰。微笑道:「小姐。」

「凌老。你總算回來了。」少女緩緩轉身。淡雅脫俗地精緻臉頰嫣然一笑。頓時百花失色。樹林中地色彩。似乎都是完全凝聚在了她地身上。讓得人地視線。難以移開。

「呵呵。沒辦法。既然小姐下了那任務。若是老頭我沒完成就跑了回來。那豈不是會被小姐埋怨死?」老者抬起頭來。笑道。那張蒼老地臉龐赫然是當日在雲嵐宗出手助蕭炎一臂之力地凌影!

少女抿嘴微笑。腦中想起那個令得她牽腸掛肚地少年。清冷地聲音緩緩地變得輕柔了許多。她看了一眼凌影。旋即臉頰浮現一抹會讓得整個迦南學院為之瘋狂地羞澀紅霞。柔聲道:「凌老。他怎麼樣了?」

「小姐是說蕭炎少爺吧?」凌影明知故問的回了一句,瞧得少女臉頰上越加濃郁了許些的緋紅,不由得大笑了一聲,能夠讓得淡雅如蓮的小姐從脫俗氣質中轉變成那正常的女孩,似乎也就那個叫做蕭炎地小傢伙有這般福氣與魔力了埃

「在我離開前,蕭炎少爺倒是沒什麼問題,而他與納蘭嫣然的三年之約,也是不出意料的以他地勝利而落幕,只是」凌影略微遲了一下,還是將蕭炎在上雲嵐宗時所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這之中,自然是包括了雲山的出手,以及蕭炎所經歷地那番驚心動魄脫險歷程。

「呵呵,不過還好,蕭炎少爺的手段遠遠超出我的意料,雖然雲山的出現打破了他的計劃,可是他那壓箱底的美杜莎女王,也是將雲山震懾得不敢出手,最後倒是無礙地下了雲嵐山。」凌影緊接著又補充道。

「美杜莎女王?嘖嘖,蕭炎哥哥挺不賴啊,竟然連這種強者都能召集而出山么斗宗強者」纖指~開額前垂落的青絲,少女明眸中先是閃過一抹驚詫,旋即淡淡一笑,輕聲道:「雲嵐宗固步自封,死守加瑪帝國,自從當年雲破天之後,就再沒出過驚才絕艷之輩,這般下去,遲早被取而代之

「蕭炎哥哥還好吧?」少女明眸輕抬,再度問道,說到那個名字時,白皙地精緻臉頰,有著誘人的羞澀紅潤。

「呵呵,好。」凌影笑著點了點頭,抬頭若有深意地道:「以前老頭我倒是挺不理解小姐為什麼會對他這般維護,不過經過這次與他聯手一番后,我倒是明白了一些,小姐的眼光,地確不錯,那個小傢伙,我想,只要給予他足夠的時間,恐怕就算是家主,也不敢輕易否認他。」

聽得凌影那番讚歎話語,少女臉頰略微揚起一抹難以察覺的弧度,讚賞的話語,她不知道聽了多少,可每當人聽著讚歎蕭炎的話語時,她心中便是忍不住的有些小女孩般的雀躍。

「不過你也知道,那是在給予他足夠的時間前提下,我們家族縱橫大陸,他們所見過的驚才絕艷之輩並不少,可惜,最後能夠真的踏上巔峰的人,卻是寥寥可數,所以,現在家族的那些人,都只看現在,也不願再去管你什麼潛力值,因為那東西,實在是有些飄渺,誰能知道。」

「嗯。」凌影微微點了點頭,她所說的確屬實,天才,這個世界上才從不缺少。

「所以說,現在的蕭炎哥哥,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少女略微沉默,旋即俏皮一笑,低聲道:「不過,不管再長,我也願意等,等到他成為真正的巔峰強者。」

「唉,蕭炎小傢伙啊,就算小姐願意等你,可若是你不能變得很強的話,那麼,你與小姐的路,便是將要面臨無數坎坷了啊,要知道,以小姐的天賦美貌,以及她背後所代表的勢力,你的競爭對手,將會強得讓你目瞪口呆,就算到時候小姐護著你,可以你的傲骨,會甘願忍著辱躲在小姐背後么?」望著那在一抹晨輝照耀下,宛如仙子般脫塵的少女,凌影安靜的保持了沉默,然而其心中,卻是低低喃喃了一聲。

當初為了一道退婚之辱,少年尚能咬牙苦修三年,歷百般苦楚,所為的,就是能以強者的姿態,出現在了那個曾經踐踏了他尊嚴地女人面前這種人,若是讓他躲在女人背後,然後看著自己的女人去為他擋住風雨,恐怕會比殺了他更加難受吧?

「對了,凌老,現在蕭炎哥哥實力在何種等級?」忽然似是想起了什麼,少女有些好奇的問道。

「在我離開時,蕭炎少爺的實力在一星大斗師左右。」凌影笑道。

「一星大斗師么明眸彎成淺淺月牙,少女輕笑道:「兩年時間,從一名普通斗者成為大斗師,一年一階,嘖嘖,這速度,幾乎是在迦南學院,也能擠進前五之列,看來蕭炎哥哥這兩年的修鍊,挺苦的埃」

「不經磨練,如何成長?蕭炎少爺就猶如一塊未打磨

,當年的那納蘭嫣然,將這塊玉的懶氣給磨了去,后修,則是將他的鋒芒隱露了下去,寶劍藏匣,鋒芒暗蘊,這般下去,大器必成。」凌影拂著鬍鬚,笑道。

「凌老,怎你去了一趟加瑪帝國,便是將蕭炎哥哥誇成這模樣?以前我可很少見你這般說過別人哦。」少女掩嘴笑道,眸中充斥著笑意。

「那小傢伙值這個評價而已,倒是沒什麼私情摻雜。」凌影笑了笑,旋即道:「我想,或許這一兩月間,蕭炎少爺便是會來到迦南學院吧,到時候,也可解了小姐的相思之苦了。

少女嘴角噙著一抹溫柔笑意,微微抬頭,少年那削瘦身影,緩緩在腦中浮現,兩年多了,終於是可以再見面了么

心中泛起許些溫熱,良久之後,少女方才低頭,看了一眼面前的凌影,蓮步微移,對著山腳行去。

「凌老,這段時間,你便先在迦南學院外圍找個地方歇息下來吧,若是沒有什麼急事,也不用潛進學院了,不然的話,被那些老傢伙知道的話,恐怕又要惹一身麻煩了,他們那群老瘋子,雖然賣我們家族面子,可卻對某些規矩,很是強硬,在學院規矩這一點上,這個大陸上,能讓得他們讓步地人,幾乎就那寥寥可數幾人少女身形逐漸隱於樹葉間,聲音,卻是依然盤旋在原地。

「呵呵,好,萬一有事,小姐只要吹響蜂笛,老頭我利馬趕到。」笑著點了點頭,凌影身體一扭,便是化為一道陰影,再度與一顆大樹的影子融合在一起,最後逐漸消失。

少女緩緩行下後山,淡青色的背影,在淡淡日光照耀下,最後形成一道誘人剪影。

「呵呵,薰兒學妹,真巧啊,你也剛從山上修鍊下來?」少女靜靜行走間,一道溫和地嗓音,忽然從一旁響起,少女止步,抬頭一望,卻是瞧得在不遠處的山腳下,一位身著一套白色衣衫的俊秀青年,正含笑而立,笑容溫文爾雅,這般不俗面孔,再配著溫雅笑容,就算是初次與之見面的陌生女孩,都會忍不住地放下一些戒心。

「嗯。」瞧得身姿挺拔的白衣青年,薰兒臉頰卻並未因對方那出色外貌而表現得太過柔和,雖然她也知道,這個青年可不是那種光靠外表吃飯的男人,其實力,在迦南學院,也是極為靠前,而能夠從那些各地挑選而出的優秀學生中脫穎而出,堪稱是迦南學院年輕一代的風雲人物。

兒那平淡的招呼聲,並未讓得白衣青年臉色有何變化,他輕笑了一聲,上前兩步,剛欲近一步交談,前者卻是率先開口堵下了他地話:「白山學長,薰兒暫時有事,便不陪你多聊了,回見

少女微微一笑,旋即便是轉身對著另外一條小道行去,然而還未走出幾步,又是一道聲音響起。

「薰兒,你果然又跑這邊來了。」聽著這道溫軟如水的聲音,兒臉頰這才露出一抹柔和笑容,回頭望著那從一旁小道行來地成熟女人,笑道:「若琳導師,您找我?」

聽得這名字,原來來人竟然便是兩年前那前去烏坦城進行招生的若琳導師,此時地她,兩年歲月並未在她那溫婉美麗的臉頰上留下什麼痕,反而經過醞釀,顯得比兩年前,更加具有成熟韻味。

若琳導師走近兒,無奈地拍了拍後者腦袋,道:「再過半個月,便是學院的晉階大賽了,你應該知道,只要通過了大賽比試,便是有資格進入內院修行,學院里,每年方才有五十個名額,原本你去年便是可以參加,可你卻是放棄了。」

「去年薰兒初來乍到,如何敢去和眾位學長學姐爭奪?」薰兒俏皮笑道。

「少來,你心中想什麼我還不知道?你不就想等那個傢伙一起嗎?」說到這裡,若琳導師忽然咬著銀牙,溫婉臉頰浮現一抹忿忿不平的怒氣,並且還少有的爆了句粗口:「蕭炎那個小混蛋,竟然敢消遣老娘,他那一年假期,可是我頂著諸多壓力才解決了下來,可如今一年早就過了,他卻還沒見到人影!氣死我了!若不是你這妮子整天纏著我,我乾脆就把他名字給劃掉算了1

「若琳導師,放心吧,今年蕭炎哥哥一定會趕過來的。」聞言,薰兒忙道。

「就算來了又有什麼用?他缺席了兩年的學院修行,難道他在外面的修鍊速度,還能比學院那些經過諸位先輩百般評估的修鍊模式更快?」若琳導師無奈道:「想要成功取得名額,至少便是需要大斗師實力,而且這還是在他運氣好,沒有提前預見某些變態的前提下。」

「若琳導師,你可不能小看蕭炎哥哥哦,當年他可是憑藉斗者實力,就在你手中走了二十回合的哦。」薰兒明眸微彎,笑眯眯的道。

「望吧,這次的晉階大賽,可不是上次那般簡單,整個學院有資格爭奪的人,將近三百多人,想要從中闖出,沒有幾把刷子,還真是挺困難。」若琳導師撇嘴道,對於那個竟敢放她鴿子的刺頭學生,她始終有些耿耿於懷。

「那便請這一次,導師也將蕭炎哥哥的名字寫上去吧。」薰兒拉著若琳導師的手臂,嬌笑著撒嬌。

「唉,真是拿你沒辦法,兩年了,整天嘴裡都念叨著那傢伙,這迦南學院比他出色的男孩可並不少,比如說到這裡,若琳導師忽然眼角斜瞥了一眼一旁微笑而立的白山。

兒含笑,卻是如若未聞。

「就知道你不會理會也是知道這個效果,若琳導師也將那玩笑話收了回去,低聲道:「走吧,快要早課了,跟我回去,我想,你也不願意在這裡被白山糾纏吧?」

笑著點了點頭,兒拉著若琳導師,兩人互相低聲談論著什麼,緩緩對著小道另外一邊行去。

白衣青年,一直安靜的站立在小道旁,面帶微笑的望著逐漸遠去的兩人,半晌之後,臉龐上的笑容終於是淡了許些,修長的手指隨意的夾住那從樹頂飄落而下的一片枯黃樹葉,淡淡的道:「蕭炎?就是那個請了足足兩年假期的新生么?呵,也好,正好讓我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資格讓得薰兒學妹對你這般牽挂?這般優秀的女孩,庸人,是沒有資格擁有的。」

語罷,白山緩緩轉身,負在身後的手指猛然輕彈在樹葉上,頓時,黃影暴射而出,最後閃電般的插在遠處的一塊巨石上,看似脆弱的樹葉,卻是足足將近有一半射進了堅硬的巨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