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六十章拍賣會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拍賣會開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六十章拍賣會開始

出了黑印拍賣場,蕭炎便是一路徑直回了所住的旅館,在小房間中休息了一段時間,直到那拍賣場開始的時間快要到達后,方才退出修鍊狀態,精神抖擻的穿戴起寬大的黑袍,不急不緩的出了旅館,再度對著拍賣場行去。

當蕭炎再次出現在拍賣場門口時,那近乎人山人海的人流以及衝天而起的吵雜聲,罵架聲,讓得他略微有些獃滯,沒想到這拍賣大會竟然吸引了這麼多人,果然不愧是黑角域中的盛事埃

試探著擠了下人流,蕭炎便是略微有些無奈的退了回來,在這黑角域中可不比加瑪帝國,在這裡插隊,利馬便是幾十雙拳頭狠狠的打了過來,畢竟,黑角域中的人,脾氣可沒有外界的人那般溫順,一言不合,抽刀子砍人幾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退出慘叫聲叫個不停的人流,蕭炎目光在四處掃了掃,旋即停在了拍賣場大門之外的另外一處通道,那裡的通道與這邊想比,幾乎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場景,寬敝的通道地面上,鋪著一道紅色的地毯,周圍幾十名黑衣男子臉色冷漠的駐於此地,他們身上隱隱散發而出的暴虐陰森氣息,將旁邊的人流震懾得不敢擠過來,因此,竟然導致這邊的通道形成了一條真空地帶。

在蕭炎目光掃去之時,剛好瞧見一群人影步入那紅色地毯通道目光掃過這群人,最後停在了最中間的一位臉色有些過分蒼白與英俊的青年人身上,從外表上看,他的年齡似乎僅僅只在二十四五左右,不過從其體內偶爾滲透出來一絲令得空氣產生細微波動的能量來看,其實力恐怕至少也在斗靈級別!

「這人力挺不錯啊,而且然還這般年輕?看來這黑角域中,果然是藏龍虎埃」略有些驚詫的望著那臉色蒼白的青年,蕭炎心中喃喃道。

「嘿,看那邊是血宗的人啊?」

「果然是那群態的傢伙,中間那人,應該便是血宗的少宗主范凌吧?嘿嘿,據說前不久八扇門的一位長老的失蹤和他有些關係埃」

「全身血液乾枯,完全是副被人強行抽走的模樣,這種事就血宗的人會有興趣了,只是沒想到,他竟然還敢來八扇門的老窩。」

「他有什麼敢地?他老爹可是黑榜排名第五地強者。袁衣距離他也還差了好遠距離呢。況且血宗勢力也比八扇門強。他們敢在這裡動范凌?不怕他老爹一怒之下。帶人洗了黑印城?」

聽得那人流中出來地竊竊私語聲。蕭炎心中方才略有些恍然。目光再度瞥了一眼那臉色蒼白地青年。將那個名叫血宗勢力在了心裡。

似是察覺到某一道那略有些不同地注視。即將進入拍賣場地青年忽然腳步一頓。微微偏頭。冷漠得沒有絲毫情感地目光瞥了一眼不遠處那將全身都掩藏在黑袍中地蕭炎。頓時眉頭微微皺起。遲了一下。旋即眉宇間帶著許些惑。進入了拍賣常

「這黑角域果然沒多少正常人。」青年冷漠陰森地目光。讓得蕭炎有種被黑暗中地吸血蝙蝠盯中地錯覺。攤了攤手中苦笑道。

在繼那群「血宗」地人進入拍賣場之後不久。緊接著又是接連幾批人進入其中。而這些人。從周圍那些竊竊私語來看。無一例外地都是黑角域中地一方強橫勢力倒是讓得蕭炎有些大開眼界。

望著那空蕩而安靜地地毯通道。蕭炎再望了望這邊那水泄不通地大門不住地有些無語。

「媽的,不就是有張破貴賓卡嘛氣個屁啊,這狗日的八扇門錢眼開,老子也好歹拍賣了五十多萬的東西,也不見給一張。

」就在蕭炎目光掃向那地毯通道時,一旁一位也是被人流給擠了出來的乾瘦男子,他看了一眼那邊的地毯通道,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不過看其眼中,分明是嫉妒之色多一些。

「貴賓卡?」聞言,蕭炎心中一動,也是想起,先前那些人在進入通道時,貌似都掏了一張卡片出來袍中的手掌摸了摸納戒,一張翡翠卡片跳躍而出,蕭炎記得在鑒寶室,那老頭便是說這東西是二級貴賓卡吧?

「媽的,看什麼看?找死啊1似是感覺到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蕭炎將目光投過來了一下,那乾瘦男人頓時一臉兇相,惡狠狠的道。

沒有理會這個神經質的傢伙,蕭炎在他那錯愕的目光中,徑直走向地毯通道。

「嘁,這傢伙瞧得蕭炎的舉動,那名乾瘦男子頓時撇了撇嘴,先前他也瞧見了被人流擠出來的蕭炎,因此自然是不會認為這個穿戴寒~的傢伙,竟然能夠擁有黑印拍賣場的貴賓卡,畢竟,那張卡,除了一些實力不弱的實力有資格配備之外,便是需要在拍賣了兩百多萬的物品后,方才能夠勉強拿到一張三級的貴賓卡。

兩百萬,這個價格對於黑角域的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一個可望而不及的龐大數目,這一點,從蕭炎替多瑪護送了一路方才拿到五千金幣的報酬便是能夠瞧出,一個大斗師尚且如此,更遑論其他人,這個世界上,錢,也不是那麼好賺地,不

,黑角域中的某些大斗師,斗靈甚至斗王,也不會殺手了。

當然,這裡自然是將煉藥師這種讓人無比眼饞的職業給剔了出去,畢竟,煉藥師那苛刻的先天條件,便是限制了將近百分之九十的人對它的奢望。

而也正因為以上種種,那乾瘦男子瞧得蕭炎的舉動才暗中有些譏諷,然而,他的譏諷並沒有持續多久,臉龐上惡狠狠的表情便是陷入了僵硬,因為蕭炎僅僅是在地毯通道停留了半會時間,然後便是大搖大擺的走上了那條無比柔蓉毯。

「媽的貴賓卡也來擠,有毛病啊?」眼睛因為嫉妒,而顯得有些通紅,特別是在蕭炎進入拍賣場時,回頭對著這邊望了一眼后乾瘦男子更是氣得直抓頭,他分明的感覺到了那黑袍下的一對戲謔視線。

進入通道,光線略有些昏暗,順著走廊一直走到盡頭,然後轉個彎,頓時個巨無霸般的拍賣場地,出現在了蕭炎視線之內,讓得他輕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拍賣場地,以往蕭炎所見過的任何拍賣場都要龐大,那密密麻麻的座位,以及那幾乎是全部由璀璨水晶而搭建起來的拍賣平台,更是讓得人有些眼花。

「先生,請問您的席位號是?」蕭炎略微有些愣神時,一名模樣秀麗的侍女,快步走了過來聲問道。

蕭炎沒有回,直接是將那張翡翠卡片遞了過去,而那位侍女瞧得卡片的顏色后,眼中閃過一抹詫異,態度更是恭敬了許多,微微彎身,柔聲道:「先生是二級貴賓卡,請跟我來。」

說完,這位侍便是趕忙前忙帶路,而蕭炎晃悠悠的緊隨其後。

侍在巨大的場地內梭了將近十分鐘后在靠近水晶拍賣平台的地方,停了下來,指著一處席位,對著蕭炎微微一笑,便是躬身而退。

走進那寬並且布滿精緻毛絨的軟座椅炎一屁股坐了下去,柔軟的觸覺得他幾乎有種將身體蜷縮進其中的衝動,回頭望了一眼後方那些普通的椅子由得再度輕嘆了一口氣,這便是特權啊錢而衍生出來的權

坐在椅中,蕭炎頭忽然一挑,抬起頭來,目光掃向前方不遠處的一排席位上,只見那裡,先前在門口見了一面的血宗少宗主范凌,正目光略帶著一抹奇異神情的望著自己。

黑袍陰影下的眉頭略微皺了皺,蕭炎沒有理會他,徑直閉目,安靜的等待著拍賣會的開始。

「少宗主,怎麼了?」臉色蒼白的英俊青年緩緩收回了目光,他的一旁,以為面容同樣蒼白的老者,低聲問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那傢伙有些奇怪,而且看上去,我竟然心中有種奇怪的忌憚感覺?」說到這裡,范凌自己倒是嗤笑著搖了搖頭。

「呵呵,少宗主應該是察覺錯了吧,雖然我們血宗的功法極其陰寒,天生對於一些極致火焰很是畏忌,不過那種級別的火焰,整個黑角域中,也是沒幾個人擁有。」老者笑著道。

「或許吧。」青年點了點頭,那幾個擁有那種火焰的人,在黑角域中都是屬於巔峰強者,而這個黑袍人,明顯不在其列,當下也就不再胡思亂想,目光投向水晶平台,低聲喃喃道:「不知道那個消息是否屬於真的,如果是的話,父親說了,不管付出何種代價,都要將之得到手1

「嘿嘿,少宗主放心吧,宗主大人已經暗地有所準備,就算那東西落到了別人手中,那也絕對走不出黑印城十里之外1老者陰聲笑道。

「那感情好。」嘴角勾起一抹陰冷弧度,青年也是逐漸閉目,安靜的等著拍賣會的開始。

在范凌閉目之時,距離他們這裡不遠的地方,好幾處勢力,都是各自暗中低語,若是能夠聽見他們間的談話,卻是會發現一個共同點,那便是談話中,都是牽扯上了某一神秘東西,而那種東西,貌似便是這次拍賣會的最終之物!

當蕭炎在閉目將近半個多小時后,一道清脆的鐘吟聲,緩緩在場地之內響起,聽得這道鍾吟,蕭炎也是退出了修鍊狀態,頓時,吵雜的聲音,猶如魔音灌腦一般,席捲而來,讓得他狠狠的甩了甩腦袋,方才保持下平靜,抬頭望著璀璨的水晶台上,此時,上面,一位類似拍賣師的白髮老人,已經笑眯眯的佇立其上。

「終於要開始了啊望著那幾乎被擠得爆滿的巨大場地,蕭炎低聲喃喃道,漆黑眸中,略有些期待。

後面應該還有一更,不過或許會有些晚,另外,新的一周了,土豆懇請諸位看完更新后,能夠順手投幾張推薦票吧,這段時間,土豆保證過,如果不是意外情況,會保持著一日兩更的速度,偶爾還能三更爆發一下,從二號開始,月票排名從28位直接飆上第五,這個成績,實在是讓得土豆感動與慚愧,不管如何說,真的很感激你們在土豆低潮時,依然讓得斗破站在這般位置,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