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六十八章埋伏截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八章埋伏截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六十八章埋伏截殺

茂密叢林中,一道黑影忽然閃掠上一處茂密樹叢中,目光透過樹枝縫隙,望向距此處僅有百米距離的一處大樹下,那裡,十幾道人影正在做暫時的休息。

叢林中,蕭炎抬頭望了一眼天色,略微遲了一下,呼吸平穩得沒有絲毫波動,雖然目標就在面前,可他卻並沒有急著出手,不提范凌本身便是一名斗靈強者,就是其身旁的兩位老者,實力明顯也是在斗靈級別左右,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實力不弱的護衛,即使是蕭炎有著葯老幫忙,也難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將之完全收拾,所以,他必須尋找到最好的下手時機,不然的話,一旦暴露,恐怕就有些麻煩了,畢竟,血宗的勢力,即使是放在整個黑角域中,那也是能夠算得上頗為強悍的。

蕭炎視線緊緊的鎖定著范凌等人,對方在休息了將近十來分鐘后,終於是再度起身,不過就在蕭炎以為他們會按照先前路線趕進時,一行人卻是忽然轉了個大彎,直接對著黑印城的西面方向奔掠而去。

「呃瞧得范凌等人的忽然變動,蕭炎一怔,旋即臉色微變,難道被發現了?這個念頭在心中閃了一下后,便是被自動排了出去,那范凌一行人中,實力最強的便是斗靈強者,根本不可能發現他的隱匿,況且,就算髮現了,那也不會出現這種改變路線的事情,畢竟,一名表面實力僅僅是大斗師級別的人,還不足以讓得他們這般懼怕。

「這些傢伙想干?」心中閃過一道惑,蕭炎腳尖輕點樹榦身體猶如黑夜中的蝙蝠一般,輕飄飄的落下大樹,然後再度緊緊跟上前方的隊伍。

前後兩批人,間隔著百米離,對著黑印城的西面方向急掠而去,而在這般奔掠了將近二十分鐘左右後葯老的沉聲,忽然在蕭炎心中響起:「小傢伙點,前面山凹處隱藏了不少強橫氣息,其中有一道甚至比先前在拍賣場中的那道斗皇氣息還要強橫不少,而且氣息陰寒如寒冰,和那范凌的氣息是相似。」

正欲前沖的,在葯老這突如其來的話語之下然一滯,蕭炎臉色大變的強行扭轉身子,將自己縮在了一顆樹后,心中驚駭的道:「我們中計了?」

「不像葯老沉吟道:「看他那隱匿氣息的模樣,倒像是在埋伏為了對付你一個大斗師,他們犯得著這般費力?」

「埋伏?」:微一愣炎略鬆了一口氣,皺眉惑的道:「可一名斗皇強者帶著一大堆人埋伏在這隱蔽之地幹什麼?」

眼光微有些閃爍。蕭炎目光忽然掃向黑印城地方向了一愣。旋即猛然猜到了什麼中不由得駭然地道:「這些傢伙會是想強搶拍賣物品吧?」

「唔。很有可能不管是地階技還是陰陽玄龍丹。這兩種東西。都有著資格讓得血宗費這般大地精力。而且這種攔路搶奪地事情。在黑角域中。也是屢見不鮮。」聞言。葯老也先是一怔。卻是並未否認蕭炎地猜測。

「那我們怎麼辦?那范凌已經開始進入埋伏範圍。看那依然平靜地山凹。明顯裡面都是血宗地人。既然老師都感應到了山凹中有一名比八扇門門主還強地強者。那殘破地圖。豈不是更難得到了?」蕭炎眉頭緊皺。無奈地道。

「先等等吧。靜觀其變葯老沉聲道。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眼睛四處掃了掃。然後將己身氣息壓抑到最低點。悄悄地閃到一處野不錯地高地叢林中。

身體縮在這簇叢林里。蕭炎藉助著地勢。剛好能夠將下方地森林凹地收進視野內。目光隱晦地掃過安靜得沒有絲毫雜音地森林。若非是葯老出聲提醒地話。恐怕就是蕭炎跟著范凌衝進了小森林裡。也不會發現那些隱藏地埋伏吧。

這簇小森林東面,是一道蜿蜒到盡頭的小道,而目光沿著西面掃過的話,則是能夠隱隱看見黑印城那模糊的輪廓,從地形來看,這小森林,貌似還是黑印城西面的一條必經之路,也難怪那血宗的人會選擇在此地埋伏。

身體猶如一具屍體般,靜靜的趴在樹叢中,蕭炎的呼吸,由平日的正常狀態直接壓縮到兩三分鐘一次,畢竟,在下方的那小森里中,可是有著一位斗皇級彆強者,若非是有著葯老的暗中幫忙,光憑蕭炎的實力,根本還不足以這般安穩的躲在對方眼皮底下。

在那范凌一行人進入小森林之後,這片有些偏僻的地段,便是陷入了極端的安靜,甚至是那些飛鳥,都是因為感應到林中蔓延而出的許些殺意,而簌簌發抖的將身體縮在窩中,不敢發出半點聲響。

詭異的寧靜氣氛,繚繞在這片區域,許久不散

蕭炎微眯著眸子,整個身體幾乎都是趴在了地上,某一刻,觸著地面的

然輕微的顫抖了一下,眼眸驟然睜開,抬頭將目光印城的那條小道,那裡,隱隱有著微弱的馬蹄聲響起。

「要來了么心中低低喃喃了一聲,蕭炎眼神也是逐漸變得銳利了許多,遠處道路上,一群騎著快馬的人影,正追星趕月般的對著小路另外一邊飛馳而去,沿途帶起衝天黃塵。

「嘎吱」隨著越加響亮的馬蹄聲,那寧靜的小森林中,忽然響起許些輕微的弓弦拉動聲。

視線盡頭,御馬賓士而來的人影逐漸浮現,而瞧得那領頭的一襲綠色裙袍的女人後,隱藏在叢林中蕭炎心頭忍不住的跳了跳,心中暗道:「這些血宗的人,果然是在打陰陽玄龍丹的主意啊過難道他們就不怕天蛇府的報復么?既然後者有實力爭奪這等寶物,那想必天蛇府的勢力在大陸上也不算弱吧?」

「嗯,還行」葯老淡淡的道:「想必下面森林中的那道斗皇氣息該便是血宗宗主吧,既然連他都出動了,那自然是沒打算讓這些天蛇府的人離開,而只要沒人活著回去,那天蛇府也只能暴跳如雷,畢竟黑角域中,這種半路截殺的事情乎每天都在發生。」

「一個不留?挺狠。」聞言,蕭炎咧了咧嘴,卻並未太過意外,這種事情,一旦走露了風聲便是雙方勢力的死戰,而且其中還牽涉到陰陽玄龍丹這等寶物定然是沒有半點調和的餘地,畢竟,花費了這等天價,天蛇府是絕對不可能就讓它白白的打了水漂。

十幾道人影瞬間便是划小路,片刻后,那安靜的小森林是出現在了她們視野中。

天蛇府那群頭之人,自然便是拍賣場中所見的那位美麗的青長老馳之刻,她抬頭望了一眼遠處的森林黛眉微皺,能夠成為天蛇府的長老實力與經驗自然是遠非常人可比,逢林慎入的道理,她倒也是知道,而且如今身上更是攜帶著將陰陽玄龍丹這種貴重奇寶,必定更要慎上加慎!

手掌豎起,青長老打了個手勢,賓士速度逐漸減緩,縴手一揚,身前空間微微波動,旋即一道翠綠色的能量小蛇自身旁浮現而出,然後便是落進草叢中,以一種極為快捷的速度,對著森林中游進。

能量蛇悄無聲息的游進森林,碧綠的蛇瞳剛欲抬起,一道破風聲便是驟然響起,旋即一支利箭狠狠的插在了其蛇頭之處,前者一陣掙扎之後,化為一片能量,逐漸化為虛無。

在能小蛇被擊殺那一刻,那已經到達森林之外不遠的青長老臉頰猛的一變,厲聲喝道:「小心!裡面有埋伏1

「哈哈,不愧是天蛇府的長,這鬥氣凝蛇的手段,果然出神入化埃」青長老的喝聲剛落,森林中,一道猶如夜梟般的大笑聲,也是同時傳出,旋即,雄渾氣息驟然衝天而起,一道血紅影子,自森林中暴射而出,最後穩穩的落在一大樹之尖,略微泛著紅芒的雙瞳,泛著難以掩飾的陰冷森然,掃向森林之外的青長老一行人。

「范嶗?」

瞧得那身披猶如鮮血般大紅袍的高大男人,青長老臉色大變,旋即色厲內茬的喝道:「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向我天蛇府宣戰?1

「哈哈,宣戰倒是不想,不過卻是對青長老手中的陰陽玄龍丹感興趣1紅袍男人笑了笑,只不過笑容中,透著一抹無論如何都是掩飾不了的森然。

「撤!所有人各自撤離,只要有一人逃脫,就立刻向府主大人稟報此事1聽得對方提起陰陽玄龍丹,青長老心頭驟然下沉,知道此事沒有絲毫相談餘地,當下不再遲疑,一身厲喝,旋即腳掌一踏馬背,身體率先化為一道影子,對著大路兩旁的叢林閃掠而去。

「咻,咻,咻」

在天蛇府的人分散而退時,森林之中,猛然間響起大片的破風聲響,無數泛著寒光的箭支,帶著兇悍勁力,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而在這般無間隙的箭勢下,繞是那青長老,都不得不遲緩下速度,身體閃動著將箭矢避開。

道路中央,先前四散射開的天蛇府人,竟然再度被逼得縮在了一起,而此時,道路四旁的黝黑森林中,正湧出了將近百名身著紅袍,手持血刀的血宗戰士。

這些血宗戰士臉色木然,猶如傀儡,只不過,在他們眼中,也是充斥著與范凌相同的陰森與暴戾。

「青長老,交出陰陽玄龍丹,本宗繞你性命!否則,死1

樹尖上,紅袍男人身形鬼魅閃動,瞬間便是出現在包圍網上空,陰森的喝聲,在道路上空徘徊不散。

抱歉了,昨天實在沒狀態,碼不出來,晚上應該還有兩更,不過時間不定。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paoshu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