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六十九章大路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大路激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六十九章大路激戰

「殺1

對於范:的陰森喝聲,那位天蛇府的青長老沒有絲毫遲,臉色陰沉的一聲厲喝,雄渾鬥氣自體內暴涌而出,強橫氣場,直接是將附近地面的樹葉雜物,震得盡數倒射而出,看其這般氣勢,實力恐怕已晉斗王級別。

而在她的這道喝聲下,其身旁將近二十幾名天蛇府的強者,也是嗆的一聲,拔出武器,鬥氣奔涌,一僂縷顏色各不相同的蛇形鬥氣,在體表循環遊走,最後猛然爆發出恐怖勁力,對著周圍那些紅袍戰士衝擊而去。

一綠一紅兩股洪流,在大路中央,狠狠對撞,一股能量漣漪自接觸處,猶如波浪一般,暴盛而開。

臉色麻木凶戾血宗戰士,狠狠劈刀間,充滿血腥煞氣,沒有發出半點聲響,而那天蛇府的強者,也是陰沉著臉,體內鬥氣運轉到極致,被鬥氣所覆蓋的武器,帶起劃破空氣的嘶嘶聲響,刁鑽而狠毒的刺向血宗戰士全身各處要害。

雙方的強者都並非庸人,僅實力強橫,而且明顯訓練有素,雙方衝殺,雖無巨大聲響,可卻暗蘊生死血拚,時不時便是有著利器刺進**的那道細微悶響,旋即鮮血飛灑。

青長老此刻色冰冷,手持一把蛇形長劍,彎曲的劍弧每一次的詭異旋轉,都是會自一名血宗戰士脖子處滑溜而過,然後帶起一道血痕以及噴薄而出的鮮血,而她在那鮮血飄落間,輕閃漂移,猶如一條蘊著劇毒的曼陀羅沙蛇一般,敏捷而狠毒。

道之上,屍體逐漸堆滿,其中大多數都是血宗的人過其中也並不泛天蛇府的,然而不管青長老如何帶人衝殺,那黝黑的森林中都是有些源源不斷的血宗戰士衝出,將她那想要竄進森林的念頭打破而去。

眼冷漠的一劍洞穿一名血宗戰士胸膛長老眼光速度掃過四周,心頭略沉的發現,原本將近二十位的天蛇府強者得此刻,竟然已經僅僅只剩下八人。

手中蛇劍對著身後暴刺而出。將一名要偷襲而來地血宗戰士喉嚨洞穿。肩膀微微一震。一對由綠色鬥氣凝聚而成地雙翼迅速浮現而出。腳尖輕踏地面。青長老身體便是猛然拔升天際。然而她剛欲轉身逃離此刻道影子突兀自其上空閃掠而過。旋即一道陰寒地磅勁氣。自天空暴壓而下。沿途由於勁氣過於強橫。竟然是使得半空中響起了一連竄地音爆之聲。

感受到頭頂來地磅勁氣。青長老臉色微變。雙掌上抬。掌心間綠光大盛上而下。將整個身體都是包裹其中。

「1

磅勁氣降臨而下。狠狠地砸在青長老身體上地綠色光罩之下。後者一陣劇烈顫抖。片刻之後終於是禁受不住這等轟擊。隨著一道細微聲響空炸裂。而其中地青長老是發出一道悶哼聲響。臉色蒼白地下降了許多。

「哈哈青長老。本宗說過。今天。誰都別想走1天空上。紅影閃動。范癆背後一對如鮮血般地鬥氣雙翼。極為地刺眼。雙翼扇動時。甚至都能隱隱聞到風中地血腥味。

陰森笑著。范:沒有再給青長老喘息地機會。背後血翼振動。身體猛然俯衝而下。宛如一頭看見獵物地吸血蝙蝠一般。

瞧得那撲來的范癆,臉色蒼白的青長老也只得恨恨一咬牙,抽劍迎了上去,由於其體內鬥氣的全速運轉,兇悍無匹的鬥氣直接導致周身的空間都是發出了細微的波動,看來,為了能夠從斗皇級別的范癆手中逃生,這位青長老,已經是將己身實力發揮到了極限。

望著下方道路中的殘酷死戰,再小心的看了一眼天空上那幾乎是成一面倒的戰勢,隱藏在叢林中的蕭炎忍不住的搖了搖頭,喃喃道:「看來天蛇府的人,今天想要逃生的機會很小啊

「嗯,血宗能夠沒有驚動任何勢力的將大部隊埋伏在此,定然是花費了不少心機,就算那天蛇府的人再如何謹慎,今日也難以逃脫埃」葯老點了點頭,道。

「那個范凌也是在下面,不過他身邊總是有著兩名斗靈強者守護著麻煩埃」蕭炎目光掃過下方的戰場,那裡,那范凌正手持一把血刀,滿臉猙獰的將一名天蛇府的強者砍成兩截,而在他身旁,兩名老者不管如何,都是沒有離開他周身一米的位置。

「不要急著對那范凌出手,不然的話,一旦被范癆所察覺,那便是有些麻煩了,因為那該死的魂殿的緣故,我已經不能再向以前那般肆無忌憚的將靈魂力量借與你,所以,以後遇見這些強者,都得謹慎而為了。」葯老沉聲提醒道。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輕嘆了一口氣,只得壓下心中的許些急躁,安靜的關注著下方局勢的發展。

血宗

果然多,不過天蛇府的那群人,明顯單個實力要較勝~因此,雖然身上布滿了傷痕,可依靠著默契的配合,看似搖搖欲墜,可卻始終支撐著不被衝垮,能夠跟隨著青長老前來黑角域這等混亂區域,果然都是有著幾把刷子。

不過地面上雖然緊緊堅持,可天空上,青長老以斗王級別的實力,卻根本不可能是斗皇強者范癆的對手,而且後者身法快捷得堪稱鬼魅,僅僅方才交戰不到十回合,青長老那蒼白的臉色,便是越加慘白。

「1

再次在半空中被迫於范:硬轟了一掌,那自手掌接觸處涌盛過來的強橫勁氣,直接是讓得青長老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體急退,而那范:,更是趁你病要你命,緊追不捨。

急退間,青長老猛然抬頭,原本美麗的臉頰此刻卻是布滿猙獰,玉手一晃,一隻寒玉盒便是出現在掌心中,厲聲尖喝道:「范老鬼,你要是再敢過來,老娘就當場要這陰陽玄龍丹變成粉末1

「啪1前撲的身形然釘住,范癆陰測測的望著青長老,緩緩的道:「你若是敢毀了陰陽玄龍丹,本宗就廢你鬥氣,然後將你鎖在血宗,當成豬狗飼養,專門伺候我血宗男人1

平緩的語調,所吐出來的語,卻是惡毒得令人渾身發寒。

想起那種生如死的下場,饒是以青長老的定力,也不由得有些變色,握著寒玉盒的手掌,更是忍不住的顫了顫。

在青長老被范癆這惡毒話駭得略微分神之際,那范癆身形猛然一顫,竟然是憑空消失了去。

范:身體剛剛消失,青長老便是有所察覺,當下臉色猛變,然而其還來不及後退,一道模糊紅影便是在其面前浮現而出,一隻如鮮血般赤紅的手掌暴射而出,最後狠狠切在了青長老手臂之處,頓時,一道骨頭碎裂的聲響,憑空響起。

「啊1

手臂傳來的劇痛,直接是讓得青長老不住的發出一道凄厲尖叫,那手掌的寒玉盒,還來不及收回,便是被范癆閃電般的奪走,然後狂笑著急退。

後退時,范癆速打開了寒玉盒,頓時一道金光射出,見狀,他臉龐上的得意與狂喜越加濃郁,快速合上盒蓋,然後對著下方的范凌投擲而去,大聲道:「凌兒,帶著它先撤,血宗血衛,護送少宗主回暮之城!這裡由本宗來攔住1

聽得喝聲,范凌急忙躍身,一把將寒玉盒抓在手中,飛快的塞進納戒里,也不遲疑,手一揮,頓時幾十名血衛便是從戰圈中脫身而出,一行人以范凌為頭,掉頭對著南方急掠而去。

「啊!范雜種,老娘今日拼了這條命,也不會讓你好過1最重要的東西被奪,青長老臉頰鐵青,仰天發出一聲凄厲尖叫,比先前雄渾了將近兩三倍的恐怖鬥氣,自體內鋪天蓋地暴涌而出,隨著鬥氣狂涌,青長老皮膚下,居然有著許些鮮血溢出。

眼睛怨毒的盯著對面微微皺眉的范癆,青長老披頭散髮,緊握著蛇劍,背後雙翼振動,身形化為一抹流光,帶起漫天尖銳音爆之聲,對著范:狂猛攻去。

「臨死反擊么?嘿,管你如何掙扎,也絕非本宗對手。」瞧得實力猛然暴漲的青長老,范癆冷笑了一聲,雙手微曲,一把幾乎猶如是鮮血凝構而成的長刀,在掌心中浮現而出,手掌握上長刀,刀身微震,血腥氣息利馬蔓延而出。

緊握血刀,范癆沒有絲毫退縮之舉,也是選擇了以硬碰硬的方式,化為一道血色影子,帶起鋪天血氣,與那青長老,狠狠撞在了一起。

頓時,爆炸聲,響徹天際!

在那范凌拿到東西撤退之後,蕭炎便也是悄悄的縮出了叢林,猶如靈猴一般,在森林中穿梭著,緊緊的吊在范凌那群人身後,而在聽得那忽然在天空響徹的巨響之後,他腳步微停,目光轉向後方天空,那裡,一綠一紅兩色光芒,幾乎各自佔據了半壁天空。

「希望天蛇府的人別死光了吧」

輕嘆了一口氣,蕭炎不再停留,轉身再次將目標鎖定在視線盡頭處的一大批紅影身上,他與天蛇府並沒有什麼太深的淵源,自然也不可能出手相救,在黑角域中,別說所謂的路見不平一聲吼,就算你吼完一聲繼續若無其事的先前走,那也同樣只會招來無數砍刀。

而且,此時蕭炎自身都是難以保全,再去多管閑事,明顯是種極為愚蠢的事情,所以,他也只能暗暗在心中嘟囓一聲而已。

他現在唯一的目標,便是不擇手段的奪回范凌手中的那份殘圖!

還有一更,繼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