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七十章鷸蚌相爭蕭炎得利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鷸蚌相爭蕭炎得利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七十章鷸蚌相爭,蕭炎得利!

一群紅影猶如一股肆虐洪水般,從山林間呼嘯而過,那股濃郁的血腥氣息,直接是使得一些外出覓食的低階魔獸不敢靠上前來,只得遠遠的用著畏忌的目光望著那群從不遠處奔掠而過的人群。首發

在那紅色人群閃掠而過之後不久,又是一道黑色影子從樹立間跳躍閃現而出,他閃身停留在一處樹榦上,抬頭遠眺了一下那些埋頭狂奔的紅色人影,忍不住的皺了皺眉,低聲道:「這樣再拖下去,恐怕那范癆就得追過來了

略微沉吟了瞬間,蕭炎咬了咬牙,暗自道:「若是再沒有機會下手的話,那便只能強行動手了。」

語罷,他腳尖再度一點枝幹,身體便是輕飄飄落了下去,然後身形繼續吊著前面的隊伍。

兩支人數相差殊的隊伍,一前一後的從山林中奔掠而過,彼此間隔不過百米距離。

緊緊的吊在前方隊伍后,蕭炎心中默數著時間,如此幾分鐘過去后,他終於是忍耐不住,腳掌猛的一踏樹榦,速度剛與飆射,卻是猛然發現,前方范凌等人的隊伍,竟是忽然間停了下來,當下心頭一跳,速度減緩,悄悄的騰上樹枝,小心翼翼的接近了過去。

在森林中一處空地中,范凌揮手將隊伍速度止了下來,沉著臉望著面前的一位派出去探路的血衛,冷聲道:「前面有動靜?」

「少宗主,在我們正面方向的山間道中,有著人影痕,經過探測,似乎是黑骷墓的人。」那名血衛單膝跪地,恭聲報道。

「骷墓?」聞言,范凌臉色微變:「我們也被攔截了?他們是如何知道我們的行蹤的?」

「少宗主。看他們模樣。倒不像是在埋伏我們。反而象是在尋找偏僻地山間小道。以此趕回骷髏城那名經驗豐富地血衛略微遲了下。

「哦?嘿。拍到了地階鬥技。尋找偏僻小道悄悄趕回骷髏城。這倒還真挺符合那些傢伙地性子」眼睛微眯。想起那捲令他垂涎不已地「三千雷動」身法鬥技。范凌心頭忽然泛起一抹難以克制地火熱目光掃過四周。忽然問道:「他們人有多少?」

「正好十人。」

「灰骷那傢伙也在其中?」范凌緊接著問道。他口中地那位灰骷。正是昨日在拍賣會中。與他爭奪「三千雷動」地那位灰袍中年人。

「是地照屬下地判斷。對方應該有兩名斗靈強者以及大斗師。其他地則是斗師級別。」那名血衛沉聲道。

「兩名斗靈。兩名大斗師么」嘴中低低地自喃著。許久之後。范凌微眯地眼瞳中掠過一抹貪婪與獰笑。手一揮冷地道:「加快速度。追上黑骷墓地人。本來倒也沒打算打他們地主意。可他們卻偏偏要自己走這般山間小路。那也就怪不得本少心黑了。」

「少宗主宗主說了,我們此刻的最緊要任務是先將陰陽玄龍丹護送回暮城是再橫生枝折,恐怕對我們很不利埃」瞧得范凌竟然打算攔截黑骷墓的人位一直跟在其身旁的老者,不由得急忙勸阻道。

「羅長老用擔心,對方不論人數還是總體實力都遠遠遜色於我們,為了一卷地階鬥技,我們值得冒這個險。」擺了擺手,范凌淡淡的道。

「這聞言,那羅長老遲了一下,與一旁的另外一名老者對視了一眼,再瞧得滿臉堅決的范凌,只得無奈的點了點頭。

「到時候麻煩兩位長老拖住對方的斗靈強者,我率領血衛將其他黑骷墓的人解決掉,這次和先前圍殺天蛇府的人一樣,絕對不能走漏半個人1范凌冷聲道,殺伐果決,沒有半點遲,倒也能算得上一個人物,只不過,就是有些太過貪婪了點。

隨著范凌的聲音落下,那群血衛皆是默默點頭,沒有發出其他的半點異響。

滿意的點了點頭,范凌手一揮,率先帶頭衝進了森林之中。

在范凌等人消失之後不久,蕭炎的身形出現在了一顆大樹榦之上,望著前者等人消失的地方,臉龐上浮現一抹詭異笑容,低聲道:「貪心不足的傢伙,見到好東西便是想搶過來過這一次,你是註定要成為被搶的了。」

輕輕一笑,蕭炎身形飄下大樹,然後化為一道黑影,竄進了森林中。

蕭炎身形飄忽在森林之內,將近十來分鐘后,他忽然減緩了速度,身體隱藏在一棵大樹后,微微偏頭,將目光投了出去。

此時,在間隔其僅僅幾十米之外的一處空地上,幾十名滿身血腥氣息的血衛,正圍成圓圈之狀,將幾位袍服上竹著黑色骷髏頭的人給圍在其中,看那滿地的狼藉以及他們身體上的傷痕,明顯在先前的那短暫時間中,雙方已經火爆交戰了。

在距離這處戰圈不遠處,又是兩個小戰圈,四道人影彼此交錯而過,手中鋒利武器攜帶著兇悍勁氣,狠狠對劈,偶爾刀光劍氣落空,旁邊的巨石或者大樹,便是直接被攔腰斬斷,由此能看出,雙方可是在真正的進行生死對搏,沒有半點的切磋之意。

「已經打起來了么掃過狼藉的空地,蕭炎再瞥了一眼那兩處小戰圈,其中的一位身著灰袍的中年人,赫然便是昨日那拍賣場中的黑骷墓的人。

「黑骷墓的人,沒有天蛇府那些人經打啊在蕭炎心中嘀咕

滿身血氣的血衛已經再度開始了進攻,撲鼻而來的血幾乎令人作嘔,而在那幾十把明晃晃的血刀之下,黑骷墓的八人,除了兩名大斗師依然咬牙堅持之外,其他的皆是直接被亂刀砍死,死狀甚是凄慘。

「咻1

漆黑的冷箭忽然從一旁暴射而出箭攜帶著濃郁的血氣,閃電般的狠狠插進一名大斗師喉嚨處,其上所蘊含的巨力,直接是讓得箭身從後者喉嚨穿透而出,最後死死的釘在一處樹榦上尾急速擺動。

蕭炎目光順著冷箭射出方向掃去,原來那出手之人,竟然便是手持長弓的范凌,此時,在擊殺了一名大斗師后,他再度舉弓指向另外一名大斗師。

瞧得范凌長箭指來,那名大斗師臉色大變,體內鬥氣狂涌,轉瞬間便是在體表凝聚出了一副有些粗糙的鬥氣鎧甲,從這鬥氣鎧甲來看位大斗師的實力,恐怕也就在二星或者三星左右吧。

「嘿,憑這破斗鎧想擋住我的血蝕箭?」瞧得那大斗師的舉動,范凌不由得冷笑了一聲,弓成滿弦,手指一松,被血色能量所包裹的長箭暴射而出為一抹血光,猶如閃電一般,狠狠的與那鬥氣鎧甲碰撞在一起,頓時,令人牙酸的嘎吱聲響是響了起來。

嘎吱聲響並未持續多久,是噶然而止因為那血色長箭,竟然直接將鬥氣鎧甲腐蝕出了一個細小孔洞長箭,則是從孔洞中進了那名大斗師的喉嚨

淡漠的望那軟倒在地的大斗師,范凌再望一眼被這兩名大斗師臨死反撲,擊殺了將近十名的血衛,心中不由得有些心疼,這些血衛培養起來可是不易的啊

「還好有著三千雷動做補償心中叨了一聲,范凌這才好受了一點,偏頭冷冷的望著另外兩處被兩名長老拖得動彈不得的黑骷墓兩名斗靈強者,淡淡的道:「摩爾罕,自己將「三千雷動」交出來吧,我留你個全屍。」

色陰沉的將面前的對手攻擊閃開,那位被成為摩爾罕的中年人聲音嘶啞的道:「范凌,你們會後悔的1

冷聲笑了笑,范手中弓箭微擺,指向另外一名斗靈強者,箭尖血氣暗蘊,眼瞳在此刻緊縮而起,某一刻,終於是尋出了那名斗靈強者被己方之人逼出的破綻,手指一松,血箭暴射而出,瞬間之後,那名斗靈強者胸口處,便是被一支長箭狠狠射進。

「要死一死1

那名黑骷墓的斗靈強者倒也兇悍,被范凌冷箭射成重傷,嘴中鮮血不斷吐出,卻是一把丟了手中武器,瘋狂的頂著被對手一刀砍斷了手臂的劇痛,另外一隻手臂,死死的纏著後者,臉龐猙獰的大喝道:「骨爆1

「韓長老,快退1瞧得那臉色忽然詭異青紫的黑骷墓強者,范凌臉色一變,急忙喝道。

「1

范凌喝聲剛剛落下,那名斗靈強者轟然爆炸,爆炸的強橫能量波動,直接將附近地面掀去了將近半尺泥土,而那名血宗的斗靈強者,也是被炸得衣衫襤褸,皮開肉綻,臉色慘白得幾乎要一口氣掛過去。

「該死的1瞧得那雖然撿了一條命,可卻也暫時失去了戰鬥力的韓長老,范凌一聲怒罵,手掌一揮,陰冷道:「血衛聽令,圍殺摩爾罕1

「是1隨著范凌命令落下,那還剩餘的二十幾名血衛,手中血跡未乾的長刀再度豎起,然後帶起滿身血腥氣息,對著那摩爾罕圍殺而去。

圍殺與反圍殺,在這片空地之上,殘酷的進行著!

正面有著一名斗靈強者牽制,周身還有幾十名實力強橫的血衛偷襲,並且還得暗地小心場外的范凌的冷箭,在這般極端分心之下,那摩爾罕在僅僅堅持了幾分后,便是被那位羅長老逼出破綻,雖然也是拚命反擊,讓得那羅長老受傷不輕,可他卻是被後者那狠狠的一掌,徹底的打得昏死了過去。

「呸」

捂著胸口,那名羅長老長喘了幾口氣,吐出一口鮮血,看了一眼那僅僅只剩下十來名的血衛以及重傷的韓長老,不由得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想到這些黑骷墓的人也這般悍不畏死,一場苦戰啊

瞧得摩爾罕終於昏迷,場外一直拉著弓弦的范凌這才鬆了一口氣,手中弓箭隨手一丟,快步走上前來,隨手從一名血衛手中奪過長刀,然後滿臉猙獰的砍在摩爾罕的脖子上,徹底的將他給了結了去。

刀尖輕挑,將摩爾罕手指上的納戒挑了起來,范凌急忙在其中一陣翻動,半晌之後,臉龐上湧上一抹難以掩飾的狂喜,手掌一晃,一卷古樸的銀色捲軸,出現在了手中。

「哈哈,雷動三千,媽的,終於落到我手中了啊,等我習會之後,就算是斗王強者,又能拿我如何?哈哈1緊握著捲軸,范凌忍不住的仰天狂笑。

就在范凌失態狂笑間,一股吸力猛然憑空出現,那銀色捲軸瞬間飛掠而出,最後被一隻修長手掌,隨意接祝

「呵呵,多謝范凌少宗主一番辛勤了,不過這東西,還是在下幫忙保管比較好。」

一處樹榦上,一襲黑袍詭異閃現,在他的手掌上,那捲銀色地階鬥技,正在日光照耀下,反射出淡淡光澤。

(第三更到,抱歉了。有些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