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七十一章天火三玄變第一重青蓮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一章天火三玄變第一重青蓮變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七十一章天火三玄變第一重:青蓮變。

三百七十一章天火三玄變第一重:青蓮變。

從銀色捲軸到手。再到被搶奪而去。期間不過是電光火石間而已。而在的那戲謔笑聲傳出后。范凌終於是從那突如其來的變故中回過神來。臉色陡然陰沉。緩緩抬頭。目光森然的望著樹榦上的黑袍人。在瞧那在拍賣場所見過的熟悉打扮后。不由一怔。旋即陰冷的道:「是你?」

在范凌說話之時。那場中還余有戰鬥力的十幾名血衛。皆是極有默契的四下閃掠而開。剛好將黑袍人包圍其中。而那名羅長老。也是一臉陰冷。一對冰冷眼瞳中。充斥著殺意。不管來人究竟是何目的。不過既然他撞破了他們的行動。那便絕對不能放任他活著離開。

「呵呵。范凌少宗主。我們又見面了。」黑袍下的清秀臉龐上。划起一抹戲笑容。蕭炎玩著手中的銀色捲軸。並沒有在意那分四面將之包圍的血衛。輕笑道

「交出捲軸。留你全屍。」手中如血般鮮艷的長刀遙指向蕭炎。范凌陰沉的話語有著噴薄而出的陰冷殺意。

蕭炎聳了聳肩不但沒有理會。反而手掌一翻。那在掌心旋轉的銀色捲軸。便是被收進了納戒中。好。好。」

的蕭炎舉動。范凌嘴角一陣抽搐。蒼白的臉色上。湧上一抹鐵青。接連兩個蘊著凌厲殺意的好字。從嘴中吐了出來。

在范凌這兩字剛剛落下之時。那成形將蕭炎包圍的十幾名血衛。陡然齊聲發出一道厲喝。手中長刀上。陰森的血色鬥氣自體內涌盛而出。最後將血刀盡數包其中腳掌猛然一踏樹榦。幾道人影。對著蕭炎暴射而去。

眼角掃過那從四面八方圍攻而的血衛蕭炎手掌緩緩探出。緊握上了背後藏在黑袍內的玄重尺柄。微著眼眸感受著越加接近的森寒氣勁。片刻后。眼眸驟然開。一股雄渾氣息自其體暴盛而出。旋即一道龐大的黑影帶起壓迫氣息掀開了黑袍遮掩。猶如一圈黑色風輪般。以蕭炎為中心點。狠狠擴散而開。

「叮叮。叮」

黑色風輪所過處。火花四濺。那血衛手中長居然直接被其上所蘊含的巨力震脫手出。唯有少數幾位實力較強的血衛。還能勉強握住手中武器。不過那也是在虎口被破裂的前提。旋轉的腳掌突頓祝黑色風輪就此消散。抬眼望著那沖近面前不過半米距離可卻依然臉兇悍的血衛。蕭炎嘴角掀起一抹冷笑。腳掌猛踏樹榦。隨著一道能量炸響。其身體幾乎化成了一道閃電黑影。穿梭在十幾名血衛的攻勢之中。

「」身形穿梭間不有著悶聲響起。-一次的悶響傳出便是有著一名血衛口吐鮮血的從茂密的樹枝中落下。重重的砸在的面上。掙扎了幾下。卻依然是無力的軟倒了下去。

抬頭望著半空中的閃電激戰。范凌那原本陰寒的臉色。此刻卻是忽然平靜了許多。腳尖輕挑在的面上的一把染血長刀。手一探。便是將之緊握手中。隨手撕裂衣服。緩緩的拭著刀上血跡。淡漠的道:「四星大斗左右這,實力。便是敢來我范凌嘴中搶食。夠膽量。夠豪氣」

「羅長老。這個人。交給我來吧。你在一旁。萬一他有逃跑的打算。攔住他。」

「嗯。少宗主-&#39點。」

一旁那名老者微微點了點頭。扶著另外一位暫時失去了戰鬥力的韓長老。退後了幾步。從先前蕭炎與血衛的出手中。他也是大致看清了後者實力。雖然在力量以及敏捷兩項上。這個黑袍人比前那黑骷墓的大斗師強上不少。不過管如何說。也僅僅只是大斗師。而范凌。卻早是一名真價實的靈強者。

「。」半空上。最後一名血衛也是轟然砸落。龐上被鮮血所布滿。眼睛逐漸閉上。

隨著最後一名血衛的落敗。蕭炎身體逐漸落下的來。手中重尺斜指。殷紅的鮮血順著尺。逐漸滴落而下。

「我想。你一路跟蹤我們。該是為了那殘破的圖的緣故吧?」隨手拋去手中染血的布巾。范凌忽然淡淡的道。

重尺微顫。黑袍下的那張清秀臉龐。突兀的多出了幾分冷意。

「嘿嘿。看來本少運氣還真的不錯。誤打誤撞下。竟然都能弄到寶貝。既然你如此在意這東西。想必它也不是普之物。等回去后。我會讓父親好生觀察一下。以他的閱歷。應該能夠瞧出這殘破的圖的一些端。」蕭炎的舉止雖然極為細微。不過卻依然被一直緊緊注意著他的范凌收進眼中。當下不由的冷笑道。

「你或許沒這機會了」黑袍下。平靜的聲音。緩緩傳出。青色鬥氣。自蕭炎體內急速滲透而出。最後將整個身體都是包裹

「是么?像你這種被寶物佔據了理智的莽漢。我在黑角域見的多了。不過他們最後的下常貌似都不怎麼好。」挑眉出一道陰冷笑聲。陰寒的血色鬥氣。也是緩緩自范凌體內湧出。一股血腥味道。頓時間瀰漫了這片空的。

隨著血氣的瀰漫。凌背略微有些彎伏。猶如一頭髮現獵物的猛獸一般。瞳孔中逐漸泛起血絲。也是讓的其看上去多了一分野獸氣息。

腳掌深深的插進的面。某一刻。一道低吼猛然自凌喉嚨間傳出。腳掌一蹬。身形猶如那離弦箭支一。瞬間出現在了蕭炎面前。手中被血色鬥氣包裹的鋒長刀。帶起一道撕裂空氣的尖銳勁氣。狠狠力劈而下。

在范凌這記力劈之下。空氣之中。刺耳的音爆聲。綿不絕。

巨大黑尺猛的揚。其上青色鬥氣濃郁的宛如粘稠液體一般最後於刀重重的交錯在一起。

「轟。」

金鐵相交聲響。在一大股火花濺射間響起。一股青紅兩色夾雜的能量漣漪自刀尺交處。擴散而出。直接是將兩人立腳之的的土。狠狠削飛了將近半尺。

漫天泥屑飛射。感受著那近乎麻木雙臂。蕭炎黑袍下的臉龐略微有些變化不愧是斗靈者。這般力不知超過了斗師何幾。只是為什麼這個伙的鬥氣有種虛浮之感?以蕭炎的實力。在不使用任何斗之下。雖然能夠與斗靈強者相抗衡幾回合可卻消耗為龐大的斗。可先前那范凌看似兇悍無匹的一記攻擊。卻並未有著蕭炎預料中的那般強橫。

「這傢伙好強的力量」刀,接觸。凌腿與蕭炎閃電般的互鬥了幾腳。然後在對方重尺橫斜下。退後了幾步。感受著腿部殘餘的淡淡疼痛。心中不由有些驚異。

「父親所說果然假。我們血功法雖然霸道詭修鍊進展頗快。可卻是太過依賴外力。以致體內鬥氣難以達到凝實之境。與人對戰。總是有些吃虧。不好在這個家只是大斗師級別收拾起來並不難。」心中快速閃過一道念頭。范凌卻是忽然丟棄了手中武器原本蒼白的臉龐。也是變詭異的殷了起來。而隨其臉龐的變化。雙掌上。血色急速湧現。最後一絲絲的滲透進入掌心內。僅僅眨眼時間。一對與先前那范擊殺青長老時所相同的血掌。是出現在了范凌手臂上。

「不管你究竟是。今天。你都已經沒有半絲後悔的機會。不過為了感謝你給我帶來那殘破的圖隱有秘密的好消息。等你死後。我不會讓你成為乾癟的屍體。」

雙掌間。令人作嘔的血腥味道不斷散發而出。范凌抬起頭。沖著蕭炎森然一笑。腳掌轟然落的。身體化為一陣血霧。旋即對著蕭炎暴射而去。雙掌揮動間。血霧幾乎瀰漫了此處空的。

「化骨血掌?」

的范凌那變的猶如鮮血般的詭異雙掌。場外的兩名血宗長老。不由一怔。對視了一眼。道:「沒想到宗主竟然將這等鬥技。也是教給了少宗主埃那個黑袍。也算是自己撞上槍口了氨

「嘿。活該。剛搶我血宗之物。若是換作我來。接活生生抽干渾身血液。」那名失去了戰鬥力的韓老陰測測的笑。

黑袍下的一對漆黑眸子。死死盯著那暴射而來的血色霧氣。嗅的那瀰漫的血腥之味。出色的靈魂感知力。讓的蕭炎清楚的感應到血色霧氣中。那對血掌的兇悍威力。

「小傢伙。小心點。以你現在的實力。可還不是斗靈強者的對手。」葯老的提醒聲音。在蕭炎心中響起。「那可不。」

輕笑了一聲。蕭炎竟是將眼眸緩緩閉上。體內氣旋中心的納靈處。一縷縷青色火焰猶如火山一般。噴涌而出。最後沿著一種玄異路線。在體內高轉而起。

「你想?」

隨著青色火焰的詭旋轉。突兀。閉目中的蕭炎。隱隱感受到一股充斥著狂暴因子的雄渾能量。在火焰運轉間。急速從身體各處滲透了出來。

鋪天血氣。而來。那血霧中的陰寒勁氣。也是瞬間臨體。

然而。就在血霧將蕭炎身體包裹而進之時。黑袍下的眼眸。陡然睜開。青色火焰自眸中暴射而出。一股不比場中任何人弱小的雄渾氣息。猛然自蕭炎體內湧出。

雙掌閃電般的探出黑袍。青色火焰繚繞而上。蕭炎心頭響起一道炸雷般的厲吼。雙掌攜帶排山倒海般的熾熱氣息。重重對著身前血霧轟了出去。

「天火三第一重:青蓮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