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七十五章迦南學院執法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章迦南學院執法隊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七十五章迦南學院執法隊

三百七十五章南學院執法隊

那株詭異的死靈樹滲透而出的陰森氣息。讓的那停在小鎮門口的一干人骨子有些發寒。在黑角域中。這株死靈樹的名聲。幾乎已經達到了某種讓人聞風喪膽的的步。很多在黑角域中待了一些年頭的人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次黑角域與南學院間的一場殊死血戰。當年那場血戰的確切起因。已經沒有太多的人去考究。而唯一能夠讓的人知道的。便是那場血戰後。兩名斗王以及一名斗皇強者的屍體。被以一種近乎殘酷的手段。掛在了這株死靈樹之上

至從那之後。南學院周邊範圍。便是陷入了一片與外界格格不入的寧靜的帶。再沒有任何黑角域的強者。敢攜帶著滿臉殺氣。闖進這些小鎮。即使偶爾幾次的騷亂。那騷之人。也會在不到一個小時后。成為一具屍體被插在死樹上

這些年間。死靈樹的惡名。也是幾乎擴散到了整個黑角域。因此。即使是那些窮凶極惡之徒。也是很少再有膽量這對於他們來說。便是墓的的所。

站在小鎮門口。蕭深吸了一口氣。將心中的寒意驅逐而出。也不理會那些躊躇著不敢進入鎮門的人。腳步一抬。便是進了這代表著南學院入口的「和平鎮」。

在蕭炎腳步剛踏進鎮門時。他便是察覺到一道奇異波動從自己身上掃了過去。

沒有太過會那道帶著檢驗味道的奇異波動。蕭炎抬頭望著小鎮的街道上。街道中。有著不少行人。街道兩旁。擺著各種小攤。一些小孩在街道上穿梭打鬧嬉笑這一副安詳洽的氛圍。與黑角域中。幾乎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表現。

街道上的那些行人自然也是發現那從鎮門走進的蕭炎雖然眼中隱藏著一分警惕。不過卻並沒有太大的驚恐等反應。

目光掃過街道。蕭炎剛欲行進其。心頭忽然一動。抬頭將視線投向小鎮那些房屋之頂。卻是見到十幾道影子正猶如猿猴般。矯健的對著鎮門方向閃掠過來。

片刻之後十幾道影便是閃在了小鎮大門處。目光掃過蕭炎等人。其中一名領頭的中人淡淡的道:「凡是進入和平鎮的人。必須報出自己身份姓名等等。則。將會直接被驅逐出去。」

眼睛從這十幾人身上飄過。蕭炎發現除了那位領頭中年人之外。其他的十幾位中。有男有女。都頗為年輕。看面貌。也就二十二左右。

這些年輕人還一穿著淡藍色衣衫。另外。在那衣衫胸口處。皆是佩戴著一枚蔚藍色章。徽章中。雕刻著一把沾染著些許殷紅血液的匕首。

此時這十幾名年人正拿著備以及淡淡排斥的目光。盯著蕭炎等人。

「另外在報了各自名字身份后。便將這丹藥服吧。」中年人一揮手。一瓶淡紅色的丹藥便是出現在了手中。他隨意的瞥了一眼那些臉色有些變化的黑角域中人。冷冷的:「放心。這是什麼毒藥。只是由學院煉藥系而煉製出來的一種感應殺氣的丹藥。若是你們在小鎮內心存殺機。那這丹藥便是會從你體內散發出紅光。們執法隊將會順著紅光尋找而來。而們也應該知道南學院是如何對付那些將黑角域風氣帶到這裡的人在你&#39打算離開小鎮時。可以到鎮中心的解藥發放點領取解藥。不過解藥一到手。便會有執法隊一路監督著你們離開小鎮。

的中年人這話。門口的眾人由的臉色微變。以他們那種經常在刀口上舔血的敏感神經。怎麼可能讓自己去吞服一些莫名其妙的丹藥。那豈不是將自己的命交到手中么?

然而就在一些桀之人忍不住的想要出聲反對時。那中年人身後的十幾名年輕男女。頓時嗆的一聲。整的抽出腰間所佩長劍。顏色各不相同的鬥氣自他們體內透而出。最,劍尖指向鎮門。大有一言不合便直接動手驅逐的勢。

「和平鎮的規矩一向如此。若是不想的話。那進吧。不然進了又違反規矩。那說不定一旁的死靈樹上。便是要多掛點東西了。」中年人負手淡漠的道。隨著其話落。一股強橫氣息緩緩自其體內滲透而出。

「這人實力恐怕至&#39也在七星大斗師以上吧」感應著中年人那股雄渾氣勢。蕭炎低聲喃喃道。

瞧對方那沒有絲毫鬆動的模樣。那鎮門口的一人臉龐上忍不住的湧上一抹凶氣。不過們眼角瞟向那一旁的死靈樹后。卻是渾身打了一個寒顫。剛剛醞起來的凶氣。頓時煙消雲散。咬了咬牙。一些依然不甘就這般吞服丹藥的人。則是無奈的退了出去。

隨著那些人的退去。下的人。雖然不願。可卻只的走進。然後走向中年人。在報出各自姓名后。領了一盲葯。當著執法

。吞了下去。

望著那些乖乖吞下丹藥的人。中年人淡漠的臉色這才略緩了緩。不過他似乎對黑角域的人是不待見。因此始終沒有露出過什麼好臉色。

「那個本的學生。能不能不吃這東西?」就在中年人習慣性的將丹藥遞給站在面前的一位年輕人時。後者忽然問道。

「呃?」聽的這話。周圍的人以及那十幾名執法隊。頓時便將錯愕的目光投了過來。望著那張年輕的清秀面孔。中年人滿臉懷疑的道:「你說你是本院學生?」

「當初在過了那學院招生測試后。便是請了一段時間假期。所以只能自己過」蕭炎聳了聳肩。笑道。

「你是自己穿過角域走到這裡來的?」聞言。中年人頓時一愣。滿臉驚詫。要知道一般學院的新生。在到達黑角域之外后。便是會由學院派人一路護送過來畢竟。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混亂的方。一個初出茅廬的新。恐怕連黑,大草原都走不出來。便是會被無數暗刀子給解決了。

對於中年以及其身後十幾名年輕男女的詫異目光。蕭炎笑了笑微點了下下巴。

的蕭炎點頭。中年人眼中的詫異是盛了許多目光上下掃過蕭炎。道:「報你的名字。年齡。招生導師。」

「蕭炎十八。導」眼眨了眨。蕭炎海中浮現當年那溫婉如柔水一般的成熟女人。不由笑道:「琳導師。」

「十八歲?十八歲便是敢獨自橫黑角域。小子。不管你的話究竟是真還是假。這般魄力。我倒還是第一次看見。」中年人揮了揮手。剛欲對著身後的人吩咐讓他們查檔案時一名皺眉苦苦思索著什麼的年臉色卻是忽然一變。失聲道:「蕭炎?難道你就是瑪帝國那個請假一請便是兩年時間的蕭炎?」

青年的失聲。讓周圍的人一愣。旋即皆是滿臉恍然。將那有些怪異的目光投向蕭炎。這個還沒進學校便是直接請了兩年假期的刺頭學生早已經在這一年中。整個學都是聽說了他的名聲當然。蕭炎名聲之所以能夠在迦南學院里這般「深入人心」。自然是與薰兒脫不了多少干係

「蕭炎?兒學妹中的那個蕭炎哥哥?」幾名青年在愣了愣后。那望向蕭炎的目光中。突兀的多出了些許莫名意味。這種神情。炎以前在烏坦城時。也曾從那位加列少爺眼中看到過。

「嘿。這個妮子我還沒來學院呢。結果便是給我弄出了這些莫名其妙的情敵?」瞧的那幾位青年眼中的神情。蕭炎頓時一樂。在心中哭笑不的搖了搖頭。

「如果你們所說的是加瑪帝國烏坦城的蕭炎的話。那麼應該便是我了。」蕭炎沖著那位同樣一臉詫異的年人攤了攤手。笑道。

「你先和我們去辦事處查查檔案吧。如果你所說不假的話。那倒是不用吞服這東西。對了。叫霍德。是南學院執法隊二小隊的隊長。也是學院的一名黃導師。」在蕭炎說出烏坦城名字時。中年人便是相信了幾分。不過為了穩妥起見。他還是讓的蕭炎跟著他對鎮中的學院辦事處行去。

「霍德導師。」微笑著打了一聲招呼。見到霍德點了點頭后。蕭炎便是在附近那十執法隊員異樣眼光中。上去。

「嘿。這傢伙真的就是那個蕭炎?」不遠不近的跟在霍德身後。那十幾名學院執法隊員望著蕭炎的背影。不由的互相竊竊私語了起來。

「看起來應該不假吧。貌似也不是很帥埃為啥讓的薰兒學妹那般記?甚至為了他。還直接拒絕了我們頭兒的追求。」「也別真小看了這個蕭炎。他能夠單身闖進黑角域。並-全來到這裡。這足以說明一些西。至少。現在的我們若是在黑角域中逗留個十天半個月。我不敢保證自己能手腳健全的回來。」一名面目平凡的青年。盯著蕭炎背影。瞥了一眼同伴。淡淡的道。

這位面目平凡的青似乎在執法隊中有著不小的望。因此。一聽見他這話。其他十來名執法隊員都一怔。也是默的點了點頭。作為這與黑角域接觸的一個小鎮。他們平日可見多了黑角域中那些瘋子。

「請假一請便是兩年時間。這個伙。也是奇不過。我想。接下來學院里。或許的多很多好玩的在那學院里。不知道有著多少人正在盼首等待著。那能被優秀的讓很多男人都感到自慚的薰兒學妹整日念叨的蕭炎哥哥。竟有何神通呢」雙臂抱在胸前。青年輕聲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