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四十章初次交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初次交鋒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四十章初次交涉

淡淡的話語,在黑夜中徊不散。

白衣男子眼神冰冷的盯著那一臉桀驁的青年,沒有再說任何話語,雙手微旋,淡淡的銀色鬥氣在掌心中醞釀著,並且,竟然還隱隱有著低沉的悶雷聲響,從中散發而出。

「雷屬性鬥氣?」聽得那從銀色鬥氣中散發而出的悶雷聲響,蕭炎眼中閃過一抹詫異,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擁有著和他二哥蕭厲相同屬性的罕見鬥氣。

手掌微動,淡青色鬥氣是自掌心中涌盛而出,蕭炎臉色平淡的注視著這白日見過一面的白衣男子,沒有絲毫的畏懼與膽怯。

「弱者,是沒有資格擁有1白衣男子淡漠的瞥了沒有退縮的蕭炎,冷笑了聲,腳尖猛然一點,身體陡然化為一抹銀光,劃破黑暗,快若閃電的暴射向蕭炎。

黑暗中,因為白衣男子的這般凌厲攻勢,竟然都是憑空響起了許些微弱的雷鳴聲響。

銀光在漆黑瞳孔中急速放大,蕭炎臉色依然平靜,手掌緩緩緊握,淡青色的鬥氣在拳頭之上緩緩吐縮,猶如一條條細小長蛇般。

「白山,你幹什麼?1銀光劃破黑夜,然而就在蕭炎準備毫不客氣的進行反擊之時,一道略微噙著許些怒氣的嬌喝,卻是忽然打破了黑夜的寧靜,緊接著,一道金光暴射而出,最後在半空處,將銀光攔截而下,兩種能量猛然對撞,劇烈的能量風暴,將面上的碎石吹得四處飛。

在嬌喝響起之時,蕭炎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緊握的拳頭緩緩放鬆,抬頭望著那被金光攔截后,閃身掠回一處樹枝上的白衣男子。

淡青色的倩,從樓閣中閃掠而出,瞬間后出現在蕭炎身旁,微蹙著柳眉,俏臉噙著一分薄怒的望著樹枝上的白衣男子。

「沒什麼,只是想與蕭炎學弟切磋一下而已。」在青衣少女出現之後,白衣男子目光便是一直停留在了她身上,冷冷的斜瞥了眼一旁的蕭炎,旋即淡淡的笑道:「兒何必此著急?以蕭炎學弟的本事,若是連我那隨意一擊都擋不住,還如何參加內院選拔賽?」

「白山學長,我敬你是學長,方才對你客氣有加,不過你若是再這般無理取鬧,那也休怪我不再留情面了。」兒緩緩平復下心中的一抹怒氣,輕聲道。

聞言,白山平淡的臉色微微一變,自從認識薰兒以來,雖然彼此間關係算不得太過親密,可按照他自己所想,至少兩人也能算做朋友,而如今聽得薰兒竟然以這般語氣對他說話,當下,即使是以他的心機,也是壓抑不住內心的情感,臉色變得難看了許多。

「你若是男人,就不要站在女人身後。」緩緩吸了口氣,將心中怒意壓抑住,白山冷冷瞥向蕭炎,嘴角一勾,不屑的冷笑道。

「白山!不要太過分了1薰兒俏臉微沉,縴手一晃,色能量,在掌心中急速凝聚,白山那三番四次對蕭炎的挑釁,已經觸及到了她的底線。

「妮子,後面呆著去,這些事,男人解決就好。」一隻手掌忽然伸出,抓住薰兒皓腕,回頭一看,卻是瞧炎臉龐上的淡淡笑容,以對蕭炎的了解,知道每到這種時刻,他便是極為認真,當下略微遲疑了下,只了點頭,退後了步。

「你真想打?」前踏了步,蕭炎扭了扭脖子,瞥著樹枝上的白山,輕笑道。

「你若想,我不會有意見。」白山輕彈了彈白色袖子,冷聲道,一見到總是對自己保持著距離的薰兒,竟然對蕭炎百依百順,他那一向沉穩的心中,便是湧上一陣邪火,以他的樣貌,實力,修鍊天賦,哪樣不比面前這個叫做蕭炎的傢伙強?可為什麼總是對自己不理不睬?

「我有意見1

冷喝忽然從樓閣中傳出,旋即若琳導師的身影掠飛而出,臉色略有些難看的望著白山,沉聲道:「白山同學,你這般胡來,可不合學院規矩,若是想要挑戰的話,等在選拔賽上一較高低便是,深夜潛來,行為不僅不軌,而且還落個下乘名頭。」

瞧若琳導師是被驚動了出來,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今天晚上這架恐怕是打不起來,當下只鬥氣收回體內,拉著薰兒,轉身便是對著樓閣中緩緩行去。

「蕭炎,希望你不會在選拔賽中被淘汰,弱者,是沒有獲得任何東西的權利,到時候,也希望你不要再躲在女人身後,薰兒認可的男人,不會是

?」望著兩人轉身的背影,白山淡淡的道。

「咻1

破風聲,驟然響起,一道勁氣劃破黑暗,狠狠對著白山臉龐砸了過去。

察覺到那迎面而來的破風勁氣,白山眼中閃過一抹寒光,屈指輕彈,一縷銀光暴射而出,最後與那破風勁氣撞在一起,旋即將之震成一團粉末,定眼一看,原來那破風之物,竟然是一塊碎石。

「不要再像女人一般利唆了,你就是白山吧?所謂的風雲人物,不過此,爭風吃醋倒是行家老手,現在也不用這般牙尖嘴利摞狠話,拔賽上見吧。」蕭炎淡淡的陰冷聲,緩緩響起。

「若是你敗了,離開她?」白山冷笑。

「你確定你是叫白山,而不是白痴?」那即將進門的蕭炎腳步忽然一頓,轉過頭來,憐憫的看了一眼臉色青的白山,然後搖了搖頭,拉著忍俊不禁的薰兒行進樓閣。

「唉,你回去吧。」望著臉色鐵青的白山,若琳導師忍不住的嘆了聲,這個人平日倒也極為沉穩,怎麼的今日在蕭炎面前,卻是變得這般浮躁?看來他對薰兒的念頭還是很深啊,不然的話,也不至於這般亂了分寸。

說完這話后,若琳導師便是轉身飄進樓閣,留下白山一人,臉色忽青忽白的站在樹枝上,受著那半夜的冷風吹。

站在樹枝上,白山深吸了口冰涼的空氣,拳頭緩緩緊握,喃喃道:「沒想到為了她,竟然能夠讓得自己寸這模樣,所以啊一定要是我的啊,那個蕭炎在選拔賽上擊敗他吧,我白山看中的女人怎能跑掉?並且,那般優秀的她,那蕭炎,有何資格配她?」

語罷,白山臉色這才逐漸平復,淡漠的瞥了眼樓閣,腳尖輕點樹枝,身體飄掠而下,旋即幾個點動,便是消失在了漆黑的夜中。

樓閣中的窗戶邊,蕭炎望著那遠去的白色影子,眼眸微眯,一縷冷芒閃掠而過,轉身望著身後的兒,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妮子,這兩年過好吧?」

「嗯。」縴手握著蕭炎的手掌,兒溫柔的點了點頭。

拉著薰兒在窗戶前坐下,蕭炎仰頭望著天空上的璀璨星辰,忽然輕笑道:「想知道我這兩年怎麼過的么?」

「嗯。」兒再次溫柔點頭,將蕭炎的手掌捧在雙手間,感受著那股淡淡的溫暖。

一隻手掌緩緩的撫摸著薰兒那頭柔順的齊腰青絲,略微沉寂了下,方才聲音略帶著幾嘶啞的將當初離開烏坦城后,所發生的事情,一件件的徐徐道來,當然,期間與某些女子的一些瓜葛以及異火等需要絕對保密的事情,他倒是選擇了糊的帶過。

出烏坦城,進魔獸山脈,闖沙漠,大鬧墨家,進帝都,煉藥師大會藝壓群雄,上雲嵐宗,敗納蘭嫣然,以一敵整個宗門,擊殺斗王強者,最後從斗宗強者手中生而走..一件件驚心動魄,令人熱血沸騰的事件,被蕭炎平淡的說出,然而話語雖然平淡,可其中所蘊含的種種險境,卻依然是讓得人有種內心被猛然緊握的感覺。

窗檯邊,淡淡的月光揮灑而下,照耀在青年與少身上,為他們披上一層薄薄紗。

在蕭炎話落之後許久,薰兒也是陷入了寧靜,腦袋輕輕靠在前者肩膀處,即使她早已經知曉了大部分的事情,可今再次聽到蕭炎道來,她卻依然是有種內心激蕩的感覺,這兩年時間,他也過苦埃

「蕭炎哥,等你再次回到加瑪帝國時,我相信,雲嵐宗將不能再阻攔你的腳步。」半晌之後,兒微笑著柔聲道。

蕭炎淡淡一笑,只是抬頭望著浩瀚星空。

在兩人之後不遠處的牆壁轉角處,若琳導師背靠著牆壁,豐滿胸脯緩緩起伏著,一臉震撼。

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