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八十八章挑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八章挑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八十八章挑戰

喧鬧的廣場,隨著血袍人影的浮現,頓時間便是變得安靜了許多,而再待得那血腥味道蔓延出來時,雖然此刻艷陽高照,可一些實力不濟的學員,卻依然是覺得渾身泛著寒意。

「這傢伙,恐怕又是剛執行任務回來吧,這身血氣,簡直比黑角域中那些傢伙還要濃郁了。」眸子望向場中的血袍人影,紅衣少女柳眉微蹙,低聲道。

「果然還是趕回來了么白山原本布滿淡淡笑容的臉龐,在瞧得血袍人影出現后,便是略微陰沉了一點,在迦南學院的外院中,他最忌憚的人,並非是那個讓人聞之色變的小妖女,也並非是性子淡然可實力卻高深莫測的薰兒,而是面前這個一身血腥氣息的男子!

在兩年時間中,白山與吳昊間的明裡暗裡交手,不下十次,可惜,每次都並未取得勝利,對方那種幾乎是為了殺戮而殺戮的氣息,實在是太過可怕,白山能夠預料到,若是給予這個吳昊足夠的成長時間,恐怕日後成就,將會極為恐怖,這些年間,在無數起迦南學院與黑角域間的衝突中,這個一身血袍的男子,一路浴血,踏著無數屍體,在那殘酷的生死戰鬥中,將己身潛力最大化的激活,一步步的從執法隊最普通的一名隊員,走到如今的地步!

在執法隊中,這男子有著一個令人又敬又懼的稱號:血修羅!以血與無數屍體鑄就而出的凶名。

「好濃郁的血腥氣,唉,吳天那個瘋子,真的是想將吳昊給培養成專以殺戮而存活的人么?」廣場中央的席位上,一名身著淡黃袍服的老人,皺著眉頭道:「這樣下去吳昊遲早會因為殺氣太濃而失去理智。

「應該不會吧,天狼雖然為人孤僻狠辣,可對吳昊卻是一直視為己出,這次讓得他來參加內院選拔賽,想必便是想讓得他暫時離開執法隊,內院那種怪才雲集的地方,應該能有人壓制住性子淡漠人命如草芥的吳昊。」副院長略微沉吟了一下,緩緩的道。

「希望吧般優秀的苗,若是折損了,那可是學院的大損失埃」先前那名老人嘆了一口氣,道。

「是。當初連院長都親自說過。只要給吳昊十年時間。若是他還能保持不被血氣侵蝕理智地話。實力恐怕將會到達一個極強地地步。」被稱為火老頭地老人。也是微微點頭道。

「呵呵。看來今年屆選拔賽。很是有幾名極其優秀地種子選手埃」副院長笑眯眯地道:「白山。吳昊兒。還有那橫空而出地蕭炎這幾人所展現而出地實力來看。比上一屆遠遠高出了一些檔次埃」

「你倒是把你家那令人頭疼地小女給忘記了?在這外院中。有幾人不怕她地?」一旁地老人。翻著白眼道。

聞言。副院長苦笑了一聲。目光轉向看台一處著那斜靠著欄杆地紅衣少女。眼睛鼓了鼓是忽然有些氣急敗壞地道:「對於她地天賦。我倒是極為滿意那性子。卻是讓人不敢恭維頭子我還等著她找個好男人生個帶把地娃。傳宗接代呢。誰知道她然對男人不理不睬1

聽得他地話。周圍三位老者不由得失笑。

「那白山。吳昊。陸牧甚至蕭炎。都是難得一見地天才。在同齡人中。也是屬於極為出類拔萃地級別。等選拔賽完畢后。進入內院時。按照規矩。前五名會有著特殊地考核。到時候琥嘉那孩子與他們呆久了。想必也會有些心動地吧。」副院長身旁地老人笑眯眯地安慰道。琥嘉。想必應該便是那紅衣少女地名字吧。

「白山天賦的確不錯,可心胸卻是略有不及,吳昊執著於戰鬥殺戮,這些年除了對薰兒有感覺外,也從未見他對其他女孩子動什麼情,陸牧么,他喜歡的不是琥嘉這種類型的女孩子,蕭炎就更別提了,有薰兒那種既美麗又優秀的女孩子,哪還會對別人生出情來?」副院長搖了搖頭,苦笑道。

聞言,其他三位老者也只得作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嘆息了一聲,副院長將這令人頭疼的問題甩出腦子,目光投向比賽場地中。

場內,隨著一身血袍的吳昊的出現,那裁判席上略微等待了一會後,便是喊出了比賽開始的口號。

裁判的喊聲剛剛落下,那位吳昊的對手,便是急忙向後退了十幾步,體內鬥氣急速涌動,最後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幅鬥氣紗衣,手中武器緊緊握著,目光死死盯著對面保持著不動的吳昊,眼睛連眨都不敢眨一下。

而周圍看台上的學員,瞧得他這般舉止,也並未出聲嘲笑,這些年間,血修羅吳昊的名聲,在迦南學院外院中,絲毫不比小妖女琥嘉與薰兒的名聲弱,甚至,從某一點來看,吳昊還要蓋過兩人許多。

血袍微微動了動,一對充斥著殺意的眸子,猶如草原上嗜血的狼群一般,而光是這一對沒有蘊含什麼情感的眼神,便是讓得那名對手頭皮有些發麻了起來,手心中,儘是濕滑的汗水。

「不棄權么?」血袍

然間有著嘶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聞言,那名叫做岩呈的選手,臉色略微有些難看,咬了咬牙,色里內茬的道:「儘管動手吧,我倒是試試,血修羅究竟有多強?1

語罷,岩呈似是怕這般再對恃下去,自己遲早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失去對戰的勇氣,當下腳掌一踏地面,身體猛的對著吳昊暴射而去,手中鋒利武器在鬥氣的增幅下,直接是將空氣撕裂了開去。

面對著岩呈的含怒一擊,血袍人影卻是動也不動,然而就在攻擊即將抵擋身體時,身軀突兀的晃了晃,頓時影便是詭異消失。

一擊落空,岩呈眼瞳微縮,沒有絲毫遲,手中武器再度對著身後刺去。

「叮1精鋼所制的尖,在剛剛對著後面刺去時,一把血紅色的重劍憑空出現,輕易的將之抵擋而下劍面積頗為不小,劍身足有三寸之寬,幾乎都是能夠與蕭炎的玄重尺相比了。

聽得重劍揮動時帶出的迫風聲,其重量恐怕也是不容小覷。

兩劍相觸,重隨意輕揮,其上所蘊重力,便是將岩呈手中的長劍拍得脫手而出,後者雖然竭力握住,可不僅未能成功,反而被劍身上所傳來的巨力震得虎口破裂血直流。

第一回合的接觸,武器是被擊落,這一幕,即使是看台上的蕭炎是略感驚訝,不管如何說岩呈也是處於五星左右的斗師埃

武器掉落,岩呈臉龐也是閃過一抹震驚,腳掌急退,然而剛其剛剛退出十步后,卻是陡然感覺到背後寒氣涌動,尚還未有所反應把泛著血色的重劍,便是架在了他脖子之上鋒利劍邊上傳出的森冷寒氣,讓得岩呈瞬間身子僵硬。

僅僅是兩個回合實力在五星斗師的岩呈便是落敗,這種結果得整個廣場都響起了一片嘩然,雖然沒有多少人對岩呈能夠打敗吳昊抱什麼奢望,可卻也沒有想到,這才支持了兩回合,就被人將劍架在了脖子上

「好快的速度著場中那手持血色重劍,平靜的站在岩呈身後的吳昊,蕭炎臉龐之上,浮現些許凝重。

「吳昊最擅長的,便是速度,而且,他還修習了一種玄階高級的身法鬥技:影血閃,他先前不著痕的出現在岩呈身後,便是借了身法鬥技的奇效,再者,他的力量也極強,這從他能將手中那巨大的重劍揮舞得此舉重若輕上,便是能夠瞧出。」一旁的薰兒,輕聲將吳昊的一些信息說了出來,她也是有些擔心萬一蕭炎與吳昊對上,會因為情報不足而吃虧。

「速度與力量都是不弱豈不是和我差不多了?」蕭炎眉尖一挑,瞥了一眼岩呈手中的重劍,再看了一眼背後的玄重尺,兩者都是同樣的重型武器,若是兩人對戰了起來,恐怕會是一場讓人咂舌的速度對速度,力量對力量的驚險戰鬥。

「這個傢伙,貌似是個比白山還要難纏的對手,日後得對這人多一分小心氨

「不愧是迦南學院啊,年輕強者層出不窮,若非我經過這兩年的苦修,還真是難以趕上這些變態傢伙。」蕭炎驚嘆的道,在加瑪帝國曆練時,年輕一輩中,除了納蘭嫣然藉助著宗門所助,能與他相提並論之外,便是很少遇見其他之人,然而如今這才來迦南學院沒幾天,旗鼓相當的對手,便是屢屢出現,這不得不讓蕭炎有些感嘆,這裡的確是天才的聚集地啊!

比賽場中,在吳昊將重劍架在對手脖子上時,一名裁判便是趕緊喊出了比賽結束的口號,選拔賽中,能夠容忍受傷,可院方卻並不希望看見死亡,所以,比賽中有著規定,並不能在對方沒有反抗力時下殺手,不然將會受重罰,然而這規定其他人或許會遵守,可對於殺人殺習慣了的吳昊,卻僅僅只是順手的事情,所以,那些裁判可不敢有什麼耽誤,生怕晚叫了一秒,那已經沾染了無數鮮血的重劍,會再度添上一抹殷紅。

聽得裁判的喊聲,吳昊手中的血色重劍顫了顫,旋即緩緩收回,而隨著重劍的離去,那岩呈則是全身虛脫的軟了下去,不斷的喘著氣。

沒有理會腳旁的岩呈,吳昊血袍微微抖動,一對淡漠的眸子,順著看台緩緩移動,最後停留在了黃階二班所在的位置,準確的說,應該是停在兒身旁的蕭炎身上。

在全場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他手中血色重劍抬起,最後遙遙指向了蕭炎,嘶啞的淡漠聲音,也是在廣場中響徹了起來。

「你便是蕭炎?」

「可敢下來與我一戰?」

淡漠的嘶啞聲音,卻是讓得整個看台一怔,旋即無數道目光唰的一聲,轉向不遠處的黑袍青年!

後面還有更新,正在碼,碼好就發在斗破的月票已經第二,這是以前從未達到過的位置,雖然我們在年終盤點上一敗塗地,可至少,我們在月票榜上,堅持住了,斗破的弟兄們,謝謝了。

ps:新的一周,請大家在看完更新后,能夠將推薦票投上幾票,土豆拜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