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八十九章家傳玉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家傳玉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八十九章家傳玉片

吳昊嘶啞的淡漠聲音,將全場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黑袍青年身上,這些目光中充斥著幸災樂禍,期盼等等各種各樣的情緒,反正不管如何,吳昊的這一句話,再度使得蕭炎成為了全場焦點。

目光緊緊的盯著場中的血袍人影,蕭炎眼眸微眯,旋即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下,緩緩站起身子,臉龐之上,沒有因為對方的實力強橫而有絲毫怯戰。

四目在半空中交織,淡淡的雄渾鬥氣,不約而同的自兩人體內湧出,細微的能量漣漪,也是從兩人身體表面擴散而出,那些都是因為體內鬥氣在瞬間急速涌動而造出來的場景。

瞧得那隱隱開始氣勢對恃的兩人,周圍看台上的學員們頓時有些激動了起來,這兩人若是打了起來,那絕對是一場龍爭虎鬥啊!

蕭炎一旁,薰兒:微蹙了下眉頭,張了張嘴,欲言欲止的模樣似是想勸阻一下蕭炎,可最後又擔心因為她的出口,那些學員又將會認為蕭炎只會躲在女人背後,因此,到口的話語,最終還是沒有說出。

「嘿嘿,打吧,最好弄個兩敗傷,也好讓得我省些力。」看台另一邊,白山冷笑著望著場中對恃的兩人。

「真要打起來,好玩咯,可惜,那老頭子肯定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紅衣少女雙臂放在欄杆上,目光在蕭炎與吳昊身上掃過,惋惜的道。

而似也是伴隨著她的所想,就在中蕭炎吳昊兩人氣勢逐漸加劇時,一道蒼老的喝聲,猛然響起,將兩人好不容易提起來的氣勢,轟然間震成了虛無。

「你們兩個,給我安份點:在是選拔賽,不是私自挑戰的地方1

醞釀而出地氣勢被強行。蕭炎與吳昊兩人身體同時一陣顫抖。旋即各自退後了一步。抬頭目光順著聲音來處一望是瞧見了中央位置處。那位發須皆白。臉上略帶怒容地老人。

「是副院長琥乾。外院中除了院長外。便是他權利最大要與他頂撞。不然留個壞印象總是不好。」兒低低地聲音。忽然地在蕭炎耳邊響起。

蕭炎微微點頭目光先是在場中地吳昊身上停留了一瞬后。便是垂下視線。緩緩坐了回去。

「吳昊。你也退下去日便是選拔賽地最後一天。到時候自有你們對戰地時候1瞧得蕭炎退回。琥乾將目光轉向場中地血袍人影。喝道。

聽得琥乾地喝聲。吳昊眉頭略微皺了皺。眼睛卻是緊緊地盯著看台上地蕭炎而後者。也是面不改色地回看著他此對視半晌。他手一晃色重劍便是被收進了納戒。嘶啞地聲音緩傳出:「希望你明日不要讓我失望。我不希望薰兒等待已久地人。是個廢物。」

蕭炎淡笑。沒有回答。而那吳昊在說出此話后。也就不再停留。轉身便是對著場外行去。

瞧得那被副院長強行拆開的一場即將開打的龍虎鬥,看台上的學員們頓時失望的搖了搖頭。

「好了,比賽繼續。」將兩人遣開之後,琥乾手一揮,吩咐道。

隨著他吩咐聲落下,裁判席上,頓時再次將名單念了起來。

在接下來的十幾場比賽中,蕭炎終於是親眼見到了薰兒的出手,不過,在觀看了一會之後,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妮子明顯僅僅只是顯露了一部分實力與對手戰鬥,然而即使是這般,在纏鬥了十幾回合后,便是不出意料的取得了勝利。

望著那滿臉俏皮之色的從場中退回來的薰兒,蕭炎翻了翻白眼,她的這番舉動,讓得蕭炎想要從她的出手間,把其確切實力分析出來的打算給落空了去。

在兒出場之後不久,白山以及那名紅衣少女也是上場了一次,這兩人的確不愧是若琳導師鄭重提醒需要注意的人,兩人的對手,分別是一名六星斗師以及一名七星斗師,與白山對上的那名六星斗師倒還好,在與白山戰了十幾個回合后,便是自動的選擇了認輸,結果安然無恙的下了常

而紅衣少女的那名對手則是倒了大霉,兩人剛剛把初步的禮節行完,然後等到那裁判的開始聲音還未完全落下,紅衣少女便已經詭異的出現在了後者面前,輕飄飄的一掌,卻是蘊含著令人臉色大變的強橫勁氣,一巴掌將那名有著鬥氣紗衣護體的七星斗師,狠狠扇出了場地,最後還在地面上連滾了十幾米遠,方才狼狽的止祝

坐在看台上的蕭炎,望著紅衣少女那彪悍得有些另人咋舌的舉動,不由得一臉錯愕。

隨著白山與紅衣少女的出場后,接下來的比賽,便是沒有太多的亮點,因此,在再次觀看了幾場后,蕭炎與薰兒等人,便是率先退出了喧鬧的廣場,兩人緩步走在學院之內,享受著這闊別了兩年多時間的單獨相處的溫馨時刻。

在天色逐漸暗下來時,蕭炎與兒便是再度回到了若琳導師的那處雅緻樓閣,這次回到樓閣,卻是見到了一個當年讓得蕭炎記憶尤深的熟人。

廳房中,一位身姿修長的少女,亭亭玉立,一套淡紫色的單衣以及齊腿的短裙,將少女的活潑朝氣展露無,那張在幼時便噙著嫵媚與清純的臉,如今更是顯得頗具魅惑,水靈靈的大眼睛,如同會說話一般。

從少女臉頰上噙著的笑容來看,她似乎在學院還混得不錯,當然,以她的容貌,無論走到哪,都是有著大批的追逐者,不過,此時這平日在別的男生面前極為平靜的少女,卻是在瞧得蕭炎進門后,便是緊張得站了起來,怯生生的叫了一聲蕭炎表哥。

在蕭媚面前站了一會,望著那張比以前更加美麗與充滿魅惑的臉頰,蕭炎淡笑著點了點頭,沒有過多的熱情,當年在自己變成廢物后,面前少女所選擇的那種避嫌舉止,將幼時的他徹底傷害因此,這也讓得蕭炎對她很是有些抗拒性,雖然經過兩三年時間,那種抗拒性也淡了許多,不過繞是如此炎也並未露出太過親熱的表情,陪著薰兒蕭玉等人在廳房中與蕭媚聊了一會後,便是隨意找了個借口,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少女坐在柔軟的沙發中,望著那緩緩上樓的背影貝齒緊咬著紅唇,眸子中充斥著黯淡與悔意,有些事錯了后,便是再也彌補不了,在當初蕭炎未成為廢物之前,蕭媚與蕭炎間的關係不客氣的說,甚至能夠與那時的薰兒相比肩,可是從天才隕落後,她卻是選

條與薰兒截然不同的方向,薰兒是依然不離不棄,而頗為現實的在兩人之間,劃出了一條極傷人心的界限

而那條界限至今依然存在,任她如何修補是有著刺眼的裂縫。

望著蕭媚那黯淡的臉色,薰兒也只得保持著沉默對蕭炎極其了解,這個看似溫和的男人,內心卻是無比高傲,蕭媚當年傷了他,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主動還是被動,她,都是永遠失去了徹底修復雙方關係的機會。

傷了他的人,不管日後對他如何,他恐怕都會很難接受,這一點上,蕭媚如此,那納蘭嫣然,也是如此,在當年蕭媚選擇疏離與蕭炎的關係以及納蘭嫣然前來蕭家退婚時,薰兒都說過一句話:「希望你日後不要後悔

而至今,兩個曾經傷過蕭炎的女人,的確是後悔了,然而,卻是晚了,拋棄了的東西,這個內心驕傲的男人,不會也不屑再去觸碰。

想到這裡,薰兒是忽然輕舒了一口氣,她有些慶幸自己當年的選擇,不然的話,不管自己再如何優秀,恐怕都不會再闖進那個男人心中。

安靜的房間之中,淡淡的光從窗戶傾灑而進,蕭炎盤坐在床榻之上,周圍空間略微波動,一縷縷能量順著其呼吸鑽進體內,然後被煉化成鬥氣,儲存進氣旋的斗晶之中。

修鍊持續兩個小時,蕭炎這才緩緩睜開眸子,一縷青色火焰自漆黑眸子中閃掠而過,旋即快速消逝。

「斗晶中的鬥氣,越來越多,按照這修鍊進度,恐怕再給我十天時間,便是能夠到達六星大斗師吧。」手掌微微握了握,蕭炎低聲喃喃道。

「唉,實力還是遠遠不夠眉頭皺了皺,蕭炎手掌一晃,一塊古樸玉片,出現在了手心中,玉片呈淡綠之色,在玉片之中,有著一光點正在其中緩緩遊走,這個光點,便是象徵著蕭炎父親蕭戰的性命,光點亮盛,則是生命無憂,光點若是消散,那便是魂飛魄散之時。

緊握著古樸的玉片,蕭炎有些恍惚與傷感,幼時不管他是天才抑或是廢物,父親也從未拿過異樣目光看待他,在家族中遍布白眼嘲諷時,父親依然保持著對他的寵溺,而每當尚還是小男孩的蕭炎受傷時,他便是會笑眯眯的拍著小男孩的肩膀,笑著說,男子漢要堅強,眼淚和頹廢,是不會讓人成為強者的。

般種種,讓有著另外一種成熟靈魂的蕭炎,認同了他,並將他放在了心中極重的位置上。

「父親,我會找到你的。」緊緊的握著古樸玉片,蕭炎眼神緩緩冷了許多,不管那擄走父親的是何方神聖,日後,他都必須要他付出代價!

隨著心中情緒的波動,蕭炎手掌上猛然升起一縷青色火焰,突然出現的青色火焰讓得蕭炎一怔,旋即臉色大變,心頭一動,青色火焰便是急速消散,蕭炎急忙攤開那握著玉片的手掌,卻是錯愕的發現,原本以為極為脆弱的古樸玉片,竟然是抵禦住了青蓮地心火的恐怖高溫。

「這眼中閃過一抹驚,蕭炎頭一次拿極為仔細的目光打量著這塊一直被蕭家所傳承下來的古老玉片,據長老說,這玉片,只有族中族長方才有資格持有,甚至是連他們,都是對此知之不深。

眼睛仔仔細細的打量著古樸玉片,藉助著月光,蕭炎忽然發現,在月光的照耀下,這玉片上似乎有著一些極其繁複的神秘印紋,蕭炎目光看得久了,竟然有種目眩的感覺。

甩了甩頭,將那感覺甩出腦子,隨著這般仔細打量,蕭炎心中驚異卻是越來越盛,這塊玉片,似乎並不是想象中只能用來存儲族長一縷靈魂的功效,手指順著玉片邊緣緩緩撫摸著,片刻后,蕭炎手指猛的一僵,在玉片的上方邊緣處來回的摸了摸,這裡的邊緣與其他幾邊不同,其他的地方是自然形成,而這裡,卻更像是一塊整玉被強行切開了一般。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看來只能等下次回家族時,好好向幾位長老詢問一下了,蕭家,似乎也有些東西是我們這些小輩所不知道的。」心頭升起一抹惑,蕭炎盯著這古老的玉片許久,也是沒有半點發現,當下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小心翼翼的將玉片收進納戒。

在蕭炎收好玉片之後不久,手指上的漆黑戒指卻是顫了顫,旋即葯老那虛幻的身影,緩緩的飄蕩了出來。

「我沒在這迦南學院感受到異火的氣息。」一出來,葯老便是有些無奈的道。

「呃?」突如其來的壞消息讓得蕭炎臉色頓時一變,皺眉低聲道:「老師不是說在迦南學院里,能得到隕落心炎的信息么?」

「當初我的確是在迦南學院這塊區域發現了異火氣息,不過如今再來,卻是沒有了那種感覺。」葯老苦笑道。

「難道被別的人得到手了??」蕭炎臉色有些難看,那隕落心炎可是他實力大漲的關鍵埃

「應該不是,雖然感覺不到隕落心炎的確切氣息,可憑著異火間的獨特吸引力,我能用骨靈冷火模糊察覺到,在迦南學院方圓千里內,還殘存著隕落心炎的微弱氣息,不過就是不能確定方位。」葯老搖了搖頭,沉吟道。

「方圓千里得找到什麼時候?」蕭炎嘴角扯了扯。

「我想,以迦南學院中的那些老傢伙,應該不可能沒有察覺到隕落心炎的存在,我總覺得那內院和這有點關係葯老緩緩道。

「內院?」蕭炎一怔。

「嗯,內院才是迦南學院的核心,你若是能夠混進其中,我想或許能夠得到一些隕落心炎的消息。」葯老沉默了一會,建議道。

「唉,我盡量吧輕嘆了一口氣,既然都已經來到了迦南學院,那麼他自然不可能選擇空手而回。

「嗯,以後我會少出現,你那小女友身旁有著強者潛伏,我不方便出現太久,免得被發現」葯老對著蕭炎說了一聲后,身體一晃,便是鑽進了漆黑戒指中。

望著葯老消失,蕭炎微微皺了皺眉頭,抬頭望著窗外的月光,喃喃道:「內院?那裡真的有隕落心炎么?」

「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吧。」

周初,諸位弟兄,不知可否來一兩張票?土豆拜謝。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paoshu8。,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泡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