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一十一章火能的作用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十一章火能的作用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四百一十一章火能的作用

四百一十一章火的作用,

兩雙拳頭。{p-a-o-s-h-u-8.c-o-m}各自夾著雄渾激蕩的鬥氣。瞬間之後。轟然對撞。瞬間。一股勁氣漣漪從接觸之處。猶如波浪一般。暴涌而出。頓時間。兩人立腳之的的枯葉。便是被盡數掀飛而起。漫天飄蕩。

「噗嗤1

雙拳交接,那名藍衣青年終於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蕭炎拳頭之上的力量是何等恐怖,在拳頭接觸的霎那,一股麻木感覺,便是從手臂蔓延而上,最後一股令人色變的勁力暴涌而出,順著拳頭接觸點,傳進了前者體內,於是,一口殷紅的鮮血,便是被藍衣青年吐了出來。

一口鮮血噴出,藍衣青年腳步急退了幾步,臉龐上也是劃過一抹凶氣,身體一震,淡藍色的鬥氣自其體內急速湧出,最後便是在其體表形成了一副藍色的鬥氣鎧甲,然而就在其鬥氣鎧甲剛剛成形的那一刻,猶如鬼魅般的黑影再度出現在其面前,一聲冷笑傳來,旋即藍衣青年只覺得眼前一花,緊接著,一股巨痛自胸口處蔓延而出,最後,他便是感覺到自己的身形猛然倒射了出去,片刻后,重重的砸在樹榦之上,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艱難的低頭一看,卻是驚駭的發現,剛剛召喚出來的鬥氣鎧甲,竟然是在對方這一擊之下,徹底崩裂了開去。

身體猶如大蝦般蜷縮著,藍衣青年還未抬頭,便又是聽得幾道沉悶聲音在耳邊響起,然後,他的四名同伴,也都是滿臉帶血的滾到了身旁到得此時,他的臉色方才徹底的多出了一抹恐慌。

抱著胸口藍衣青年面前然出現了一雙腳掌,淡淡的聲音,也是響了起來:「想繼續挨打的話,那就都縮著吧,我不介意再甩幾腳。」

聽得這話藍青年渾身一顫,然後趕忙帶著幾分顫抖的抬起頭來,望著那站在面前的黑袍青年以及其身後的兩男兩女中有著幾分驚懼:「你們想幹什麼?」

「我問,你們答。」蕭炎居高臨下的俯著這五名臉帶驚恐的老生,手掌緩緩握上背後的玄重尺柄,旋即猛然一抽尺帶著巨大的壓迫風聲,插在藍衣青年面前的土地上,寬大的尺身,給予了後者極大的壓迫之感。

「你想問什麼?」那名藍衣年咽了一口唾沫,也是緩緩的鎮定了一點,不管如何正按照規矩,在這個森林中不準出現殺人那種事情然的話,那隨時隨刻關注著森林中動向的長老們會立刻現身而且違反規矩者,將會視情節而定來分辨懲罰的輕重因此,他除了有些擔心會受皮肉之苦外,倒對性命那些沒啥好提心弔膽的。

「這個森林有多大?」炎沉吟了一下。先是問了一個最簡單也是極為重要地問題。若是森林面積大地話。那他們就得打好長久作戰地準備。而若是小地話。或許就可以改變策略。直接對著目地地蠻橫衝撞過去。

「很大。」藍衣青年地回答。讓得蕭炎心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有森林地大致路線圖沒?」蕭炎瞥了藍衣青年一眼。卻是忽然手一擺。偏頭對著薰兒四人道:「你們各自抓一個人到一旁去盤問。然後待會我們來對證。若是誰說地答案與其他幾人不一樣地話。那就不能怪我們心狠了。雖然在這裡並不能傷人性命。可失手打個重傷。應該不算違規吧?」

最後地話。蕭炎自然是轉身對著藍衣青年五人微笑著說道。

蕭炎地話。直接是讓得藍衣青年五人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了起來。這樣地舉動。幾乎便是將他們想要說謊地念頭徹底打消了去。

琥嘉四人依言地各自拎著一個老生。對著一旁行去。吳昊在轉身地時候。血袍下忍不住地傳出一句話來:「好手段。」

蕭炎笑了笑,轉身將目光停在面前的藍衣青年身上,緩緩的道:「現在回答吧。」

「有大致的路線圖,不過算不得精細,這個地圖,還是在參加獵捕賽時在內院中購買的,足足花了我們一天的「火能」。」藍衣青年苦笑了一聲,乖乖的從納戒中掏出一張粗糙的紙片,遞給了蕭炎。

「你們不是對「火能」看得極重么?竟然捨得花一個來買這麼粗糙的東西?」接過紙片,上面那縱橫得猶如幾個大黑叉的線條,讓得蕭炎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這也能算做是路線圖?

「沒人捨得,不過這是內院強制性必須買的,不買不行。」提起這個,藍衣青年嘴巴便是一個哆嗦,臉龐上浮現一抹肉痛,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道,當初在買這破東西時,他的心都是在滴血啊,要不是因為參加獵捕賽能夠從新生手中搶到「火能」,他是打死都不會花一天的「火能」來購買這狗屁的路線圖,內院的那些王八蛋簡直就是吸血鬼埃

「參加獵捕賽的老生,一共有多少人?」蕭炎將路線圖收好,皺眉問道。

「也是五十人,五人一組,一共十組。」藍衣青年眼睛看了一下另外四邊的~問,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可拿不住自己的那些同伴會說實話還是假話,不過想起兩者間的幾率,他還是只得選擇說實話。

「實力如何?都是和你們差不多?」蕭炎繼續問道。

蕭炎的話,讓得藍衣青年翻了翻白眼,什麼叫做都和你們差不多?

「有八支隊伍和我們相差不多,我們都是去年進入內院的學生,而還有兩支,則是往屆的老生,他們在內院待的時間比我們久,因此實力也比我們更強橫,我想,恐怕和你差不多藍衣青年略有些怪異的看了蕭炎一眼,似是在嘀咕為什麼這個新生竟然會這般強,要知道,去年他們那一屆新生剛剛進入內院時,就算是派前五名的那幾個傢伙是在這個森林中被搶了一遍,雖然他們也是有過反抗過最後卻都是因為彼此間的不和,而導致難以形成規模性的反擊,因此最後被分割打敗,哪有像今年這樣詭異,老生反過來被新生搶?

想起這鬱悶事衣青年便是有著罵娘的衝動,同樣是新生,這之間的差

就這麼大?

「和我差不多?」聞言炎眉頭緊皺了起來,兩支隊伍的成員都是與自己差不多,那就有些麻煩了啊,看來想要輕鬆闖過這「火能獵叉是有點難度的。

「那兩支隊伍很好辨認,一個隊伍全員黑裝,一個隊伍全員白裝,每年的獵捕賽,都會有兩支強力隊伍參加,內院中管這兩個最強隊伍叫做黑白關煞,最近十年中乎還從沒聽說過有哪支新生隊伍能夠闖過他們的阻攔。」藍衣青年話語中,略帶著些許敬畏。

「黑白關煞?」嘴中念叨了一下這名字炎微微點了點頭,轉頭與兒幾人對視了一眼后問出了最重要的問題:「這所謂的火能,在內院中究竟有何用?為什麼你們都如此瘋狂?」

「火能是內院之中最重要的東西,因為這也是為什麼新生在進入內院修習后,實力會突飛猛進的原因。」這個問題讓得藍衣青年遲了好片刻,方才在蕭炎手掌握上玄重尺柄時,無奈的開口道:「在內院之中,有著一座深埋地底的「天焚鍊氣塔」,在塔裡面修鍊,能夠取得事半功倍的奇效,而且越往塔底下面修鍊,那修鍊速度,便是越快,當然,費用也是昂貴得離譜

「而想要進入「天氣塔」,那就必須需要火晶卡中的「火能」充當費用,火能是以天數顯示,你們手中的火晶卡,便是夠你們在塔中修鍊五天的修習費用,而五天過後,你們就只能自己去賺勸火能」了,當然,在每個月第一天,內院也會給每人發七天量的「火能」,當做是生活費吧。」說到最後一個詞語時,藍衣青年臉色頗有點古怪。

聽完藍衣青年的話,蕭炎臉錯愕,沒想到這內院的修鍊方式如此奇s=,想要進入那所謂的「天焚鍊氣塔」修鍊,居然還要繳納費用,而這所謂的費用,則就是火晶卡上的火能

「原來想要修,就需要火能做費用,難怪這些傢伙對我們手中的火能如此垂涎蕭炎苦笑了一聲,瞥了一眼藍衣青年,輕聲道:「那如果把所有火能用光了,那該如何獲得?難道只能等下一月內院發了?」

「當然不是,在內院中,你能夠有各各樣的方法獲得火能,比如掃塔,抄捲軸等等,當然,憑藉這些獲得的火能有些少,因此,一些有實力的學生,便是會去獵殺魔獸,用魔核來換取火能,或者找人挑戰,只要對方答應,便是能夠在內院的競技場中比賽,勝的人,便是能夠獲得從輸者手中扣除的火能,總之要獲得火能的辦法不少,但是,都有一個前提,那便是你有足夠的實力,不然的話,不僅賺不到火能,反而會把自己賠個精光。

」藍衣青年攤了攤手,略:遲疑了一下,又道:「還有一個賺取火能的辦法,那便是登上內院的「強榜」,顧名思義,這是一個衡量實力的榜單,也是內院最有含金量的榜單,榜單有五十個名額,只要你能夠登上,那麼便是可以每個月獲得由內院頒發的獎金,獎金與排行名次掛鉤,越往上的,自然便是越多,這是最讓人舒坦的獲得火能方式,因為只要你能把名字掛在上面,那麼便是能夠整日縮在「天焚鍊氣塔」中修鍊,不用擔心火能的枯竭,所以,所有內院的學生,都是在對著這個「強榜」奮鬥與努力,那競爭力,簡直劇烈得讓人目瞪口呆,很多人往往都是第一天上榜,第二天就被後來者拚命挑戰了下去。」

深深的吐了一口,蕭炎微微點頭,面上雖然平靜,然而心中卻是已經開始被那個神秘的內院勾起了真正的期盼與好奇之心,這種極為奇異的制度,不愧是誕生強者的搖籃!

在外院之中,學員很難感受到這種爭,因此,雖然外院中也不乏一些天賦傑出之輩,可卻始終不可能真正的與內院想比,因為這裡的制度,幾乎專門是為了培養強者而制定!

「火能呵,看來的確是一個極其勾動人心的東西,現在連我,都是對這個火能的誘惑勾起了心中的垂涎。」蕭炎輕聲笑了笑,轉頭將目光望向薰兒四人,而此時他們也正好將目光望過來,五雙目光交織,都是瞧出了各自眼中的火熱,顯然,這個內院,也是真正的讓得他們心動了起來,而那個火能,也是被他們牢牢的記在了心中。

在內院,有火能,那麼便是象徵著修鍊速度的加快,也是象徵著距離強者的路途越加接近!

「火能是好東西氨

心中輕輕的呢喃了一聲,蕭炎嘴角忽然勾起一抹令得藍衣青年心寒的邪笑,他緩緩低頭,笑吟吟的望著後者,和聲道:「多謝這位學長的告知了,不過接下來,請將你手中的火晶卡交給我,好嗎?」

微張著嘴望著蕭炎的笑容,藍衣青年臉色大變,鬥氣猛然涌動,然而其還未有所動靜,巨大的黑影帶著壓迫風聲重重砸下,最後停在了藍衣青年臉色蒼白的臉龐之前。

望著那碩大的尺身,藍衣青年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半晌后,臉色灰暗的一屁股坐了下去,手掌哆嗦著從納戒中,將一張淡藍色的火晶卡拿了出來。

笑眯眯的接過這張淡藍色的火晶卡,當目光瞧得其上面的那個「二十八」的紅色字數后,蕭炎臉龐上的笑容,更是變得濃郁了許多。

蕭炎握著一黑一藍兩者卡片,然後重重一搓,光芒閃爍間,漆黑卡片上,由五變成了二十六,而那張淡藍色的卡片,則是縮水變成了七

「從現在開始,這獵捕賽的獵人與獵物的位置,可以倒換過來了,因為現在的獵物,已經開始對獵人感興趣了

望著漆黑火晶卡上的二十六,蕭炎輕聲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