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二十章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章變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四百二十章變故

望著出現在樹榦之上的五道人影,空地之上的所有人臉色都是變了起來。{泡.書。吧。首.發}

樹榦上的五人,全部都是身著一身漆黑的勁裝,遠遠看去,就如同五道如黑墨般的影子一般,在五人出現的那一霎,兇悍氣息便是自他們體內毫不掩飾的滲透而出,一股讓得蕭炎等人微微色變的壓迫氣勢,籠罩著整片空地,讓得人有種猶如被森林中野獸盯住了一般的不舒服感覺。

「沙鐵?你們竟然也跟過來了1在五道人影出現之後,那背靠著樹榦回復氣息的棱白臉色微變,特別是在他的目光掃過五人中央那身材龐大如猩猩般的男子之後,更是忍不住的失聲叫了出來。

「在路上撞見幾個新生,然後便是得到了消息。」五道人影之中,那位身材高大得頗具壓迫力的男子,淡淡的說了一句,旋即眼睛瞥著受傷的蘇笑三人,笑道:「嘖嘖,沒想到連你們三人都是敗在了這些新生手中,真不知道你們是如何在內院修行的。」

被棱白稱為沙的男子的話語,讓得棱白三人臉龐略有些泛紅,片刻后,后冷哼了一聲,道:「今年這屆的新生可不是以前可比,落敗有什麼好稀奇的?」

「算了,不和你廢話,接下來事,我來解決,不過不要妄想著事後我會將「火能」還給你們,這些是你們自己沒本事保住不得別人。」揮了揮手,沙鐵目光轉移,最後停留在了場中手持重尺的蕭炎身上,眼中閃過一抹詫異,道:「你就是蕭炎?這般年紀便是能夠打敗蘇笑等人,難怪能夠將所有新生都是聚集起來。」

沙鐵的聲音,是中氣十足,說話間,直接是將一些新生震得不由自主的揉著耳朵。

「你們應該便那所謂黑白關煞的黑煞吧?」蕭炎目光與沙鐵對視,沉聲道著話時,他的視線緩緩的從五道黑影身上掃過,心卻是逐漸的下沉了許多,他現,這五人之中,基本每一個人都有著與棱白相當的實力位叫做沙鐵的壯碩男子,則更是恐怖,若是蕭炎感應沒有出錯的話,這個傢伙恐怕是一個位於大斗師巔峰的強!

「你可以叫我們黑煞隊,是隊長,沙鐵。」沙鐵咧嘴一笑,白森森的牙齒中透著一抹野獸般的森冷,他直盯著蕭炎,道:「先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吧,這幾天森林中所生的新生反搶老生的事情經傳進了內院之中,現在你蕭炎還未進入內院,可便是在裡面擁有不小名聲了,此時的森林外面,已經不知道跑來了多少內院學生等著你們的出去,如果你們真能帶著充盈的「火能」走出這座森林,那麼你們這屆新生在內院中,就算是真的出名了。這本書」

蕭炎保持沉默。並未接他這話。

「當然。作為這屆「能獵藏最後兩支隊伍們地任務便是將所有出現地刺頭新生全部打倒。所以。若是你們想安穩地走出去。可以。交出火晶卡保證不動粗。如何?」沙鐵沖著蕭炎笑道。

「沒有其他地選擇?」蕭炎緩緩吐了一口氣淡地道。

「沒有。這是唯一地。

」沙鐵笑著搖了搖頭目光在下方新生中掃了一圈。道:「若是你們現在還能聚集四十名戰鬥力齊全地新生光憑我一支黑煞隊倒還真難以吃下。不過可惜。經過蘇笑他們先前地消耗。你們這新生隊伍。已經基本再難有什麼威脅力。只要打敗你們幾個。那麼這屆「火能獵捕賽」。便是可以畫上句號了。」

蕭炎眼眸微眯。握著玄重尺地手掌。緩緩緊了起來。而一旁。薰兒。琥嘉。吳昊三人。也是前行了一步。緊跟在蕭炎身後。場中那些零星站立地十來名氣息略有些虛弱地新生。在遲了一會後。都是咬了咬牙。湧向了蕭炎。這種時刻。容不得他們退縮。畢竟。他們可不會認為。若是蕭炎幾人敗了。這個一看就不是善類地沙鐵會放過自己等人手中地「火能」。

既然躲避不過,那麼就拼吧!

「怎麼?打算拚死反擊了?」瞧得新生的舉動,沙鐵眉頭一挑,粗獷的臉龐上湧上些許森冷笑意:「看來你們還是對自己的實力抱有幾分期盼,嘿嘿,也好,在這個鬼森林裡我們也有近三天沒動過手了,骨頭都開始有些癢了。」

「等等1

就在沙鐵扭動著拳頭之時,忽然有著一道喊聲響起,前眉頭微微一皺,目光順著聲音望去,卻是見到一位一身白衣的英俊青年,視線掃過青年臉龐,沙鐵略有些感到眼熟。

哥,不知還記得我么?上次你與我堂哥白風放假時出可還見過的。」白山手持長槍,對著沙鐵拱了拱手,含笑道。

「白風?你白山?」聽得白風這名字,沙鐵一怔,眼中掠過一抹忌憚,旋即目光停留在白山臉龐,終於是記了起來,略有些恍然的道。

「呵呵,正是。」見到沙鐵道出自己的名字,白山這才鬆了一口氣,笑著回道。

「你也是這屆的新生?」眼光瞥了一下白山的位置,沙鐵似是明白了點,若有深意的道。

「嗯。」白山訕笑著點了點頭,眼珠轉了轉,道:「沙鐵大哥,不知道能否看見我堂哥的面上

「看在白風的面上,你自然是可以離開,我與他有著幾分交情,當然不會去對你動手。」白山的話還未說完,沙鐵便是一揮手,笑道。

「呃被沙鐵打斷話語,白山微一滯,再聽得他後面的話,不由得有些遲,眼角餘光對著蕭炎等人瞟了過去,剛想再說點什麼,卻是剛好瞥見了沙鐵眉宇間的些許冷意,當下心中一凜。

「白山,凡事顧自己就好,我雖然是黑煞隊的隊長,可也是還要向我的同伴負責,能夠讓你離去,已經算是很對得起白風了,你可是要收斂一點埃」沙鐵緩緩的道,話語中的警戒之意甚濃。

聞言,白山臉_微變,旋即迅速恢復,微微點了點頭。

「好了,你速速離開此地,其他的事,不用多管。」對著白山揮了揮手,沙鐵道。

聽得他這,白山略有些遲疑。

「白山,你想要臨脫逃?」一旁,一直冷眼旁觀的琥嘉,瞧得白山的遲,頓時柳眉倒豎,冷聲喝道。

「我不與你們共同抗敵,便是臨陣脫逃?你還真以為我們是一個團隊了?這隻不過是一場各持所需的交易而已,而且,這個交易的最大贏家,還是蕭炎,我們幾人為了拚死累活,而好東西,則全是被他佔了。」聽得琥嘉的冷喝,白山頓時大怒,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不甘與妒忌,怒聲道。

「你」被白山一頓反駁,琥嘉也是大怒:「沒有蕭炎指揮,你能走到這裡來?憑你一個人,隨便遇到一支老生隊伍就能打敗你,哪裡還能像現在這樣,得到那近百的「火能」?」

「不用說了,既然他想走,那便走吧,這個隊伍本來就是臨時形成,沒有什麼約束力,一切自由,沒有了他,我們不見得就會落敗。」一旁,蕭炎拉住琥嘉,淡淡的道,他早就知道白山對他極其不服,強行留在隊伍中,遲早是個禍害,如今他要自己離開,那倒省去了蕭炎要對他心生戒備的麻煩。

「哼。」哼了一聲,琥嘉冷冷的看了白山一眼,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厭惡,以前怎麼就沒看出這個傢伙竟然是這種人?她最鄙視的,便是那種在強敵臨近之前,因為畏忌而選擇拋棄同伴的人,與白山相比起來,琥嘉卻是忽然覺得蕭炎順眼了許多,至少,后不會在危機關頭拋棄同伴。

吳昊微微抬頭,望向白山的目光中,略微噙著些許不屑。

「好,你們就跟著他吧,小爺可不奉陪了。」那些從新生眼中同樣射出的不屑,讓得白山臉龐微微抽搐了一下,恨恨的盯了蕭炎一眼,然後一揮手,身體一躍,便是閃上樹枝,最後竄進林間消失不見。

望著白山消失在樹林中,蕭炎淡淡的抬起頭來,目光直視著沙鐵,雖然白山的離去讓得他們戰力大損,可想要他就此便將「火能」交出去,卻是有些不太可能。

「我先前就說過,你那個同伴不太行。」一旁,棱白帶著一些不屑的聲音緩緩響起。

蕭炎聳了聳肩,沒有對此表什麼看法。

「認輸吧,沙鐵他們這支隊伍不是我們可比,而且現在你的同伴也離開了,你們本就不高的勝算更是大打折扣。」棱白嘆息道。

對於棱白的話,蕭炎雖然知道是實情,可卻並未有所鬆動,笑了笑,目光直視著沙鐵,半晌后,平淡的聲音,讓得場中的新生因為強敵來臨,而有些冰涼的心,再度充斥了火熱與戰意。

「我既然聚集了他們,那麼自然是要帶著他們成功的闖出去,不管對手多強,我蕭炎,也不會有半點退縮,所以」

「戰吧1

今天至少三更,拜求一下推薦票與月票,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