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二十七章最後的大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七章最後的大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四百二十七章最後的大戰!

隨著那兩個冰冷的字音從羅侯口中吐出,整片亂石堆以及山坡上,都是陡然安靜,從這劍拔弩張的氣氛來看,眾人心中清楚,今日這事,恐怕並不能善了,一場慘烈大戰,在所難免。

蕭炎目光緊盯著羅侯的臉龐,半晌后,微微點了點頭,聲音也同樣是變得了許多:「既然羅侯學長不願放行,那便只有得罪了。」

手掌緩緩握上玄重尺柄,旋即猛然一抽,黑影撕破空氣,強烈的勁風將地面上的一些碎石都是掀飛了開去,尺端斜指地面,青色鬥氣自蕭炎體內涌盛而出,事已至此,他們已經不可能因為任何變故而放棄,所以唯有戰之一途!

隨著蕭炎的舉動,一旁的薰兒三人,體內鬥氣也是開始了急速涌動,一**強橫氣勢不斷攀升,氣息遙遙鎖定位於最中央位置的羅侯,擒賊先擒王,這支白煞隊最棘手的人,便是這個羅侯,只要將他打敗,其他的,倒是不足為慮。

「蕭炎四人,我來擋,葉寒,你們四人,攔住那些新生,對戰時,不要分散開來,新生人雖多,可卻不懂配合,只要固守一起,憑藉你們同系鬥氣相融的利處,勝算不會校」淡淡的白色寒氣不斷的從羅侯身體上滲透而出,他目光瞥了蕭炎四人一眼,偏頭對著一名白煞隊的隊員說道,老辣的眼光,一眼便是看出了新生的弊端。

「是1聞言,四位白煞隊成員沉聲應道,體內鬥氣涌動,一僂僂寒氣也是自他們體內冒出,看這模樣個白煞隊中,竟然全部都是修鍊的冰系鬥氣。

望著那四人身冰冷的寒氣,蕭炎微微動容,同系鬥氣互相配合,那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是能夠增幅不小,從這一點上來看,這支白煞隊的整體實力,都要比沙鐵的黑煞隊強上幾分,難怪能夠成為最後的守關之人。

「這個羅侯然敢以一敵四,此人若不是狂妄的話么便應該是有著一些底牌與實力了。」心中念頭轉動了一會,蕭炎低聲對著薰兒三人沉聲道:「這場戰鬥,並不需要熱身,所以,你們也就不要再留手了:儘快打敗他,那就不要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然遲則生變。」

「嗯。」

三人:微點頭。體內鬥氣也是猶如洶湧洪水一般。飛快地穿梭過經脈之中。一**充盈地力量之感。瀰漫在三人周身。那狀態只要身體稍稍一動。便是會有著澎湃地鬥氣順著心意而展開雷霆般地攻勢。

亂堆中著雙方鬥氣地各自漫體。那劍拔弩張地氣勢是隱隱地更加尖銳了。

山坡之上。所有老生都是保持著安靜在地白煞隊已經是這屆「火能獵藏最後一關。若是連他們都不能擋住新生攻勢地話。那麼蕭炎等人。或許就得打破那「火能獵捕賽」是新生進入內院之前最悲慘日子地詛咒了。

「蕭炎他們能打敗白煞隊么?」山坡一處。蘇笑望著下方如針鋒對麥芒地兩方。不由對著一旁地沙鐵低聲問道。

「不管如何。總是有勝算便是。而其他地。我也不好說。畢竟不論單人實力或是整體實力。白煞隊都要比黑煞隊強上不少。蕭炎他們能夠打敗我們。可卻不一定在面對白煞隊時。也佔據著上風沙鐵搖了搖頭。同樣不清楚結局地他。只能給了蘇笑一個有些模糊地答案。

對於這個含糊答案。蘇笑也只得無奈一笑。轉頭將目光繼續投向氣勢尖銳對觸地亂石堆中。

匯聚了所有目光的亂石堆中,氣氛越來越緊繃,所有人的臉色,都是緩緩凝重了起來,體表的鬥氣光芒,伸縮吐現,就猶如此時眾人的心情一般,難以平靜。

輕風吹拂而過,一塊山岩之上的碎石忽然滾落而下,重重的砸在另外一處岩石上,頓時蹦碎成了碎塊。

突如其來的清脆聲響,無是在平靜的湖面中投下了一塊巨石,頓時間,巨浪翻滾而起,亂石堆中,幾十股色澤各不相同的鬥氣涌盛而出,色彩斑斕而絢麗,鬥氣的狂涌,直接是導致場中壓迫力大漲,一些挺拔的青草,都是直接被這些鬥氣而產生的壓迫力而彎了腰。

「動手1

氣勢澎湃間,兩道相同的喝聲,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從蕭炎與羅侯嘴中傳出,而隨著這兩道聲音的落下,緊繃的氣氛,驟然破裂!

人影閃掠間,蘊含著火熱戰意的低吼聲,在亂石堆中徘徊不散。

在喝聲剛剛落下的霎那,蕭炎手掌便是猛然緊握尺柄,腳掌狠狠一跺地面,青色能量在腳底炸開,洶湧的能量波動所造成的推射力,直接是讓得蕭炎化為了一道黑影,筆直的對著亂石堆中央地帶的羅侯暴射而去。

蕭炎身形剛動,其後薰兒三人便是僅僅而隨,四人之間的間隔距離,都是保持在一米範圍之內,在這個距離中,四人能夠隨時隨地聯手應付來自任何地方的凌厲攻擊。

「沖啊1

蕭炎四人身後,是一大堆大吼著衝過來的新生隊伍,雖然他們的陣型零散,可卻因為人多,氣勢反而是場中最強的一簇。

四名白煞隊的成員,臉龐淡漠,並未因為蕭炎等人人多氣勢壯而有絲毫畏懼,雙手一顫,四根半丈長的白色鐵棍,便是閃現而出,一聲低喝,鐵棍觸地,四人借力彈射而出,飛快的與蕭炎四人身而過,最後四根鐵棍猶如風旋一般狂猛而舞,生生的將後面幾十名新生全部給攔了下來。

聽得後方呼呼作響的風聲,蕭炎沒有回頭,眼睛死死的盯著那身體安靜矗立在一塊岩石上面的羅侯,手中重尺,猛然一握,旋即力劈而下,頓時道凌厲青色鬥氣罡芒,頓時從尺端暴射而出。

鬥氣外放,大斗師的標誌性攻擊方式,這也就是相當於修鍊者的遠程攻擊。

青色鬥氣罡芒之後,薰兒三人也是揮擊出三道強

,四道罡芒劃破空氣阻礙,帶起壓迫勁風,狠狠對著了過去。

臉龐淡漠的望著四道洶湧射來的鬥氣罡芒,羅侯手掌微顫即一根通體如寒冰所鑄,約有將近丈許長的寒鐵棍是閃現了出來,雙手緊握棍身,棍尖暴刺而出,頓時間,只見得一片棍影連綿不斷的出現在半空中一道棍影都是結結實實的砸在四道罡芒之上,如此反覆幾次四道蘊含著雄渾氣勁的罡芒,竟然便是被其生生的轟散了去,這般實力,讓人驚嘆不已。

「不愧是斗靈強者,好凌厲的攻擊。」

羅侯的這番攻勢,讓得蕭炎臉色微微一變是從這番化解四道罡芒的舉動上來看,這個羅侯的實力乎就是要比在黑角域時,蕭炎所殺的那位血宗少宗主要強上不少當然,這裡自然是有著那位少宗主提升實力的方法太過取巧因此造成體內鬥氣虛浮的緣故,真要與人拚鬥起來,那個傢伙的實力也就頂多是在大斗師巔峰而已。

心中閃過念頭飛速消逝,蕭炎臉龐凝重,手中重尺嗤的一聲撕裂空氣,化為一道黑影,帶起沉悶的壓迫聲響,身體成半躍之狀,由上而下,狠狠的對著羅侯力劈了下去。

「嗤

蕭炎之後,蘊含些許金色火焰的能量手印,綠色長鞭,血色重劍,也是各自帶起強橫勁氣,成扇形之狀,將羅侯周身空間盡數包圍。

望著下方蕭炎四人那密的攻勢,山坡上的一些老生忍不住的有些色變,因為他們心中清楚,這若是換作他們來的話,恐怕就這首次接觸,他們就得落敗了。

「這四個傢伙然很強,尤其是那個黑袍青年一些老生心中皆是忍不住的發出一道嘆息之聲,親眼見到這些新生的出手,他們方才明白,為什麼這一屆參加「火能獵材那些老生,會敗得如此凄慘,而至此,他們也才感到恍然,原來不是參加「」火能獵捕賽的老生實力弱,而是這一屆的新生實力太強。

在山坡上眾人心中念急速轉動時,場中那靜立不動的羅侯,終於是有所動作,只見得其雙掌緊握寒鐵棍,一縷縷猶如霧狀的寒氣從棍身上繚繞而出,一道冷喝低沉響起。

「渾圓旋棍1

隨著羅侯聲落下,只見那繚繞在寒鐵棍之上的霧狀寒氣頓時翻騰而起,鐵棍旋轉起一個玄奧弧度,頓時,寒氣在鐵棍的高速旋轉間,幾乎是形成了一個圓形的冰盾般,將羅侯的身體完全包裹而進。

「,1

四道兇悍攻擊,由上至下,然落在那由寒鐵棍的高速旋轉而形成的冰盾之上,頓時,沉悶的聲響,響徹了整個亂石堆。

強橫的勁氣順著冰盾蔓延而下,最後被羅侯借巧的卸在了落腳地的岩石之上,於是,後者利馬爆裂出了一道道裂縫,最後轟的一聲,炸裂成了碎石。

「滾1

身體略微彎曲,羅侯一聲冷喝,高速旋轉的寒鐵棍驟然一凝,旋即棍尖急速點出,再度化為漫天棍影,狠狠的點在蕭炎四人武器之上,乍然爆發的勁力,直接是將四人震得連退了兩步。

以一敵四,依然不落絲毫敗象,斗靈強者與大斗師之間的差距,果然是難以丈量。

「吼,好樣的,給這些狂妄的新生一點顏色看看1瞧得蕭炎四人首次攻擊失利,山坡之上,頓時響起道道喝彩聲。

身體凌空翻滾了一圈,旋即雙腳落在一處岩石上,蕭炎抬頭望著那一臉冷漠的羅侯,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對方的實力比他預料中的還要強,而且再加上棍本身便是擅長防禦,因此就算是他們四人聯手,短時間內,恐怕都很難將之拿下。

「怎麼辦?」

同樣是退後到了身旁的兒三人,皆是微皺著眉頭的問道,對方那猶如烏龜一般的防禦讓得他們有種老虎吃刺蝟,無從下手的感覺。

蕭炎瞥了一眼後方的混亂戰圈,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那四名白煞隊的成員的實力也同樣是出乎了他們的意料根鐵棍,揮舞起來,猶如四面鐵盾一般,新生的攻擊落上去,不僅未取得效果,反而還被上面所覆蓋的奇異勁氣反彈了回去。

因此,這場戰鬥僅僅方才開場不到五分鐘時間,便是有著不下五名新生被棍所沾身,最後全身發軟的躺了下去且看這情況,幾乎每隔一分鐘左右是會有著新生失去戰鬥力。

階級之間的差距,在此處戰圈顯示得淋漓盡致,將近四十來名的斗師級別新生,卻是竟然奈何不得四名大斗師級別的老生,這種懸殊差距得人不得不有些感嘆這兩者間的差距。

這戰鬥方才一開始,局面便是開始發生了偏移令得蕭炎臉色略有些難看。

「那些新生,的確是一盤散沙啊,這一屆,若非是有著蕭炎這個號召力極強的人在,恐怕也將會和往年一樣,被老生搶個精光。」山坡上鐵望著那幾十人打四人,不僅未有絲毫成果而不斷出現損傷的新生,不由得搖了搖頭。

「嗯」

一旁,蘇笑幾人點了點頭一屆的總體實力與往年也強不了多少,不過往年,卻並未出現蕭炎這種有魄力把所有新生聚集起來的出色人物,不過饒是如此,在面對著白煞隊這條最強攔路虎時,光憑他那一支人員殘缺的隊伍,依然是有些力不從心埃

「這場戰鬥,不能拖,拖得越久,對蕭炎他們越不利,看那些新生的表現,根本不可能把白煞隊圍困死,反而按照這般下去,遲則二十分鐘左右,便是會徹底解決掉,而到時候,一旦白煞隊的隊員騰出手來,蕭炎他們便是再沒有翻身的餘地了。

」沙鐵無奈的道,雖然他很高看蕭炎的那詭異青色火焰,可不管那火焰如何克制羅侯的冰系鬥氣,但是後者那玩得出神入化的棍法,卻依然是足夠把他們阻攔下來,看來先前他的那點

禍,出現得有些過早了。

在沙鐵幾人談論著蕭炎等人所面臨的劣勢時,蕭炎同樣也是發現了這一點,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輕聲道:「看來不能再拖了埃」

「嗤1

手中重尺,狠狠的插進岩石縫隙間,蕭炎偏頭對著薰兒三人沉聲道:「攔住他,給我一點時間1

語罷,蕭炎屈指一彈,一枚紫色藥丸被射進了嘴中,微微嚼動,旋即便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吐出了一團紫色火焰,落在手掌上。

望著蕭炎竟然然間吐出了一團實質的紫色火焰,山坡上頓時有些嘩然了起來,本來還在為蕭炎等人的劣勢而惋惜的沙鐵等人,也是滿臉錯愕,他們可沒想到,蕭炎除了能夠使用青色火焰之外,居然還有一種紫色火焰

石台中的蘇長老與慶長,也是在此刻略感驚訝的挑了挑眉頭。

沒有理會滿的嘩然,蕭炎左手緊握著紫色火焰,右手緩緩升起,手指輕輕一搓,頓時,飄逸的青色火焰,再度撲騰一聲,化為一團青火,停留在了右手中。

隨著青色火焰的出場,片區域的溫度,陡然間便是升高了起來。

升騰兩色火焰,照耀在那些目瞪口呆的面孔上,顯得分外滑稽。

「這是

石台中,悠的靠著椅背的蘇長老與慶長老臉色在青色火焰出現的霎那,瞬間便是變了,身體猛然挺直,眼睛死死的盯著那飄逸的青火,片刻后,互相對視了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瞧出了一抹震驚:「異火?」

他們的見識,自然遠非沙等人可比,因此青蓮地心火剛剛出現,便是被兩人認出了底細。

「這個該死的琥乾,竟然連這種消息都沒有告訴我們,真是個老糊塗」眼中震驚依舊殘留,蘇長老與慶長老低聲喃喃道。

眼睛死死的盯著蕭炎手中的兩色火焰,羅侯那一直冷漠的臉色終於是變得極其凝重了起來,因為修鍊的是冰系鬥氣的緣故,所以他對溫度的變化很是敏感,在青色火焰出現的那一霎,他幾乎是驚駭的發現,自己體內的寒冰鬥氣,居然是變得遲緩了一些!

「這是什麼火焰?竟然能夠影響我體內鬥氣的流轉?」

羅侯臉龐凝重之餘,也是多了一抹震驚,手掌緊握著寒鐵棍,使勁的催動著鬥氣的流轉,努力的想要擺脫那種阻塞的感覺。

瞧得蕭炎手中的兩色火焰,薰兒三人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皆是點了點頭,旋即三人成三角陣型之狀,直接對著羅侯暴沖了過去,鬥氣狂涌間,已然是將體內鬥氣發揮到了極致。

面對著薰兒三人那凌厲攻擊,羅侯也並不敢怠慢,雖然心中極其忌憚那後面的蕭炎,可此刻,也只得揮舞著手中寒鐵棍,將三人的攻擊盡數接下,然後進行兇悍反擊,以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打敗三人,到時,失去了同伴的蕭炎,便是將會戰力大減。

當然想法是好,可薰兒三人卻並非是那些普通新生,經過這幾日的對敵配合,聯手間已然是有了幾分訓練而出默契,三人聯手,雖然依然攻不破羅侯的鐵棍防禦,可至少,也是能讓得他抽不出身去干擾蕭炎。

有了薰兒等人的拖延,蕭炎雙掌已經開始在眾目睽睽之下逐漸接觸了起來,而瞧得他這般舉動,那些學院老生雖然未感覺到什麼,可石台中的蘇長老與慶長老,卻是臉色大變了起來,以他們的歷練,自然是非常明白,這種火焰間的融合,將會產生多麼龐大的力量當然,他們更是明白,這種融合,是如何的危險

「這個瘋狂的小子們需要出手阻攔么?」慶長老喃喃了一聲,旋即轉頭對著蘇長老問道。

蘇長老緊皺著眉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蕭炎那淡定從容的臉色,片刻后,微微搖了搖頭,道:「他似乎有把握

「這怎麼可能?就算是斗皇強者,也不敢幹這種事啊,一旦火焰失控爆炸,那破壞力,堪稱恐怖啊慶長老沉聲道。

「看著吧蘇長老目光沒有半點異動,僅僅是低聲說了一句。

「你」見狀,慶長老只得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體內磅鬥氣卻是已經開始運轉而起,隨時準備著應付突髮狀況,畢竟這裡,還有很多學生觀戰呢。

在所有目光的注視下,蕭炎手中的青色火焰與紫色火焰終於是接觸到了一起,頓時間,一絲絲青紫火苗從接觸點急速蔓延而出,兩者接觸處,空間都是被這股強猛力量生生的撕裂得有些扭曲了起來。

臉色淡然的望著糾纏的兩色火焰,蕭炎輕車熟路的雙手重重一拍,旋即,隨著一道清脆的悶響聲,兩色火焰被強行融合成了一團青紫火焰,靈魂力量從眉心處蜂擁而出,將之維持在一個玄奧的平衡點之上。

青紫火焰不斷的扭曲著,旋即在蘇長老與慶長老那駭然的目光中急速縮小,最後,在縮小到拳頭大小時,方才緩緩停住,火焰微微蠕動,最後緩緩破裂開來,一朵美輪美的青紫火蓮,飄蕩在了蕭炎面前。

「薰兒,你們退吧。」

青紫火蓮在蕭炎手掌上空半寸處懸浮著,蕭炎臉色略微蒼白了一些,輕聲道。

隨著蕭炎聲音落下,那正與羅侯苦苦僵持的薰兒三人頓時閃掠而退,幾個縱掠間,便是出現在了蕭炎身後。

「結束了

」微微抬頭,蕭炎望著那一臉驚駭的羅侯,蒼白的臉龐上露出一抹冷笑,手指輕輕彈在火蓮之上,後者頓時猶如流星一般,劃過長空,在所有目光的注視下,帶起一道絢麗的青紫尾巴,對著羅侯暴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