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三十一章新生納貢費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一章新生納貢費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當蕭炎清晨從房間只出來時,卻是瞧得樓閣大廳處,兩道人影正在閃掠交錯,雄渾鬥氣自兩人體內而出,蕩漾在大廳中。

在大廳的一處椅子上,薰兒正笑泠泠的望著兩道人影,聽得腳步聲,突然轉過頭,望著走在樓梯的蕭炎。不由得連忙迎上來,柔聲笑道:蕭炎哥哥起來了?

恩蕭炎笑著點頭了點頭,對著大廳中的兩人笑道:這兩傢伙一是幹什麼?

或許是因為這次「獵p賽」的緣故吧,昨天夜裡修練吳昊與琥嘉姐,都是一前一後的普級到了七星大斗師。早上起來便是想要切磋,於是就。。。薰兒掩嘴笑道。

哦普級了?

聞言,蕭炎眉頭一揚,旋即驚嘆的搖了搖頭,這兩個傢伙不愧是迦南外院中的佼佼者,這等天賦,遠超常人,甚至,光論修鍊天賦的話,都是能與消炎不相上下的。

「那薰而、兒呢?現在是何級別?」偏過頭,消炎將目光投向薰兒,笑著道,這個小妮子從小就展現出令他都嘆為觀止的修鍊天賦,當初他離開烏坦城時,薰兒還僅僅是一名斗者,而現在方才2年多時間,卻是以至大斗師級別,這種速度,若非是消炎有著葯老所助的話,恐怕也是很難追趕上,況且,薰兒的年齡,可還比消炎小呢。

「我?也是在7星大斗師級別呀,不過經過這次的」火能捕獵賽「,倒是隱隱有種即將晉級的感覺,想必3,4天時間內,應該便是能夠順利晉級8星大斗師。」薰兒端起身旁的茶杯,淺淺的抿了一口,沖著消炎含笑道。

「嘖嘖,這一個個」

消炎最終忍不住發出xx的聲響、這個死人小團隊中,貌似都不是尋常貨色,一個個不僅天賦驚人,潛力巨大,而且消炎敢說,這三人,恐怕都是有著自己的底牌殺手,若是遇見幾位危難罐頭,或許那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將會讓人大吃一驚,對於這點,他倒是並未持多大懷疑,畢竟胡佳的爺爺可是外援的副院長,接近斗皇巔峰的實力,對於他這個唯一的孫女,自然是不可能不侵囊所授的。

而吳文的背後那人,聽若琳導師說,似乎是執法隊的同齡、

這隻不對,幾乎是加喃學院的武裝軍隊,平日專門處理那些窮凶吉爾的黑角域兇徒,能夠成為這種隊伍的同齡,想必他的實力不會比復原長弱到哪去。

熏兒就更不用說了,連現在的消炎都還摸不清⑦背後的龐大實力,

當然,從連葯老都略有忌憚的語氣中,他也能模糊感覺出那種巨大輪廓。

以三人的背景,所擁有的底牌。消炎可不是認為會比自己少多少

幾人自己能夠藉助秘法打敗都令強者,想必他們也是能的吧?

「砰,砰」

就在消炎心中為自己這支小團隊的實力而暗嘆不已時,忽然間一陣急促的敲門不合時宜的聲響了起來。

異火的抬起頭,消炎江目光掃向大門,熏兒乖巧起身,快不行去,而聽見敲門時,吳文與胡嘉也是停下了切磋,抓起一旁的不僅擦拭了一下汗水,來到消炎身旁,端起桌面上的茶水。一飲而荊

「發生什麼事了?」喝水之餘,吳文聲音含糊的問道。

「看看就知道了」消炎笑了笑抬起頭來,確實見到打開門的熏兒與在門外之人交談了一會後,正快步走回。「怎麼了?熏兒」胡嘉江一條紫帶束在腰間、將那原本就前夕的柳腰勒的更纖細了、對這熏兒笑吟吟的道。

「外面是十幾個新生,說是要建消炎哥哥」熏兒微皺眉頭道

「新生?有事?算了,讓他們進來吧。」消炎喂喂一怔旋即道。

「嗯。」

聞言,熏兒微微點頭,對這門找了招手、頓時十幾道人影便是蜂擁而盡,旋即對這消炎等人圍了起來,臉龐不知道因為什麼而氣,竟然是紅彤彤的、

「許啊哦眼學長,同為新生,您可一定要幫幫我們啊,這內院的老生,也太欺人太甚了。」一名青年臉龐激嗆歟消炎依稀記得,這個年輕人在獵捕賽與黑煞隊對戰士,他是那群與一名黑煞對成員對戰士,新生最後還能站立的三人之一,名字似乎是叫阿泰吧。

「怎麼了?說清楚。」消炎皺了皺眉頭,道

「從今天早上開始,便是有著」「那些老生團隊進入我們新生區域,嚷嚷著要收什麼新生納貢費,沒人兩天火能」我們也知道初來乍到不必要做到太過尖銳,忍忍便好,也沒說什麼,所以都將「或能」繳納給了他們,可結果沒想到打發走了那批人之後,更多的老生團隊接連不斷的闖進我們新生區域,堵在門口處讓我們再度繳納,到現在已經來了三批了,這樣下去,我們新生跟著學長您拚死累活得到的那點火能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得全部被收個精光1那名叫做阿泰的青年咬著牙憤憤不平的道。

「這些傢伙也太過分了吧。」胡嘉俏臉微塵,牽手重重排在了椅子扶手上。

消炎雙手捧著茶杯,眼眸須彌這,卻並未開口說什麼。

「消炎學長,我們來找您,也並非想讓您讓的我們避免那種騷擾,我們也明白,作為內院的新生,被老生欺壓是難免的,我也脫朋友打聽過,往年的新生雖然也是要繳納一些所謂的什麼新生納貢費,可卻也沒想我們這樣,來了一批又一批,而聽我那朋友所言,今年這般原因是因為我們新生在火能列布塞的表現讓老生心生不爽,所以才會出現這種局面。」阿泰苦笑這說道

「說這些,可並不是在職責消炎學長,您帶著我們免除了火能獵材老生欺壓,在這屆進入內院的新生心中,消炎學長如今聲望最高,所以,遇見這等麻煩事,我們也只能請您出面,希望能讓的我們新生不在受這層層剝削,不然的話,我們連進入天焚鍊氣塔的修鍊費用都不夠,還談何在內援修鍊?阿泰緊緊的盯著消炎,道「若實在不行的話,我們新生寧願將那所謂的「新生那公費」教給消炎學長也不給那些混蛋1

「「給我繳納納貢費?」那豈不是讓我也和那些老生混為一流?」消炎淡淡的笑了笑,手指輕輕的擊打在茶杯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沉吟扮相后,他抬頭沖著阿泰小道:「既然那些老生堵在出口收納貢費,那麼相比我們幾個也不會落下,這樣吧,你們先去江新生聚集起來,我們馬上趕到。」

「如此,那便多謝消炎學長了,日後若有事,我們這屆新生,微消炎學長是從1聞言,阿泰以及隨從而來的十來名新生頓時大喜,急忙對著消炎躬身行禮,然後依言快速的退出此處閣樓大廳。

望著那些推出去的新生,消炎這才磚頭,望著熏兒三人,道「你們看這件事情?」

「你是隊長,你拿主意吧,總不能做毫無反抗的被他們欺凌吧」

胡佳微皺道:「而且若你不管的話,那你在這些新生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聲望,或許就得馬上倒塌,人心大失氨

「昨天蘇長老就說過,內院中勢力分佈眾多,以後我們還要在這裡待很久,憑藉我們死人,或許有些勢單力薄,現在倒是拉攏人的海基會,憑藉你在新生心中的聲望,只要你敢領頭冒著被打壓的風險,或許這屆新生將會有十之八九會跟隨你」熏兒沉吟道。

「你是想讓我自己組建勢力?」消炎有一些驚訝的道。

「總比加入別人好也正如你先前所說,我們應高也是逃不過繳納那所謂俄日的工那費,既然如此,那還不如將人嗎整合起來,雖然現在新生力量稍弱,可這幾十個人加起來,一般的小團隊,至少是不敢再來騷擾,不管如何說,總是少去了許多麻煩。」熏兒攤了攤手笑道、。

「熏兒說的倒也可行,與其讓新生陸續被別的實力同化,還不如把他們都聚集在一起,為我們所用。」吳文微微點了點頭。

消炎微微皺眉,雙手不斷的在茶杯之上搓動著,而瞧得他沉吟的模樣,熏兒三人也不在出演打擾,只是靜靜的等著他的決定。

「呼。。。」

沉默持續了將近幾分鐘,蕭炎終於是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站起身來,沉聲道:「好,依你們!現在是拉攏新生的最好時機,一旦損失,日後想要再拉,便是將會困難十倍1

「走1

語罷,蕭炎手一揮,便是大步對著門外行去,其後,薰兒三人對視一眼,皆是一笑,旋即快步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