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三十二章震懾與客氣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二章震懾與客氣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走出閣樓,是一條綠茵大道,而在大道的兩旁,則是這一屆其他新生的住所,當然,與蕭炎四人的小樓閣相比,他們的則要略顯簡陋一點,這樣看來,似乎這種待遇並非是每個人摹

此時的道路上沒有半個新生的影子,想必應該都是聚集到了出口處去了,蕭炎四人也不敢怠慢,腳尖輕點地面,身形化為一縷輕煙,對著大道盡頭急速掠去。

將近四五分鐘之後,急速掠行的蕭炎四人放緩了腳步,抬頭望著道路盡頭處,果然是瞧得大堆的人擁擠在此處,謾罵的喧嘩聲音不絕於耳。

微微揮手,蕭炎帶著三人行近人群,一些圍在此處的新生瞧得蕭炎四人,不由得滿臉大喜,剛欲歡呼,卻是被蕭炎的手勢打斷了,當下急忙閉嘴。

與新生們拱手打了個招呼,蕭炎四人擠進人群,目光透過人群縫隙,望向出口處。

此時的大道出口,正被七八個胸口佩戴著塔形徽章的老生所堵著。而他們身後,還有著大群看熱鬧的老生,顯然,對於新生的吃癟,他們是很樂於見到的,因為當年的他們,很多都走過這一關。

在那八名老生的對面,則是剛才來向蕭炎求助的阿泰,此時,他正帶著眾新生,臉色鐵青的與老生對峙著。

「不用再廢話了,小子,新生的納貢費是內院這麼多年的規矩,我們可沒對你們有所苛刻,所以,還是乖乖的交出來吧,破財免災,難道你們都不懂么?」一名年齡約莫二十五左右的青年,笑眯眯的對著對面臉色鐵青的阿泰等人,道:「每人兩天的「火能」,保你們在內院安安穩穩,這筆買賣可是很划算的哦。」

「哼,別以為我們是新生便不知道規矩,新生的確是該向老生繳納「納貢費」,可內院也有條不成文的規定,新生頂多只能給兩方勢力,而在繳納給了這兩方之後,其他勢力還想收取,便得找那兩方勢力說,再不關我們半點事情。」阿泰冷哼了一聲,怒聲道:「可你們今日,前前後後,來這裡的勢力已經不下五撥,我們還有個屁的「火能」給你們埃」

「嘿嘿,那是尋常情況,可你們這屆新生不是很強的么?這麼多年還從未聽說新生隊伍在「火能獵捕賽」上反搶老生隊伍火能的事情。既然你們這般特立獨行,那對待你們的規矩,自然也是要特殊一點才行埃」那名青年咧嘴笑道。

「再者,現在的你們可不像是普通新生那般窮,你們身上的「火能」,說不定比一些老生都要豐裕很多埃」

「你放屁,我們說過,不會再給一個「火能」,不管我們還有沒有「火能」,你都別妄想1阿泰臉色鐵青的怒罵道,其身後,眾多新生也是滿臉怒容,這些老生三番四次的剝削,也是將他們徹底觸怒了。

「嘿,好,很好果然是群硬骨頭。」聞言,那位老生不由的冷笑了一聲,陰測測的道:「小子們,你們別忘記了,這裡可不是外院,在內院中除了競技場之外,其他地方雖然不能傷人性命,可「切磋」之間總是會有皮肉之痛吧。」

「今天你們若真是不繳納的話,那我也不敢肯定你們走出這裡后,會不會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哦。年輕人,可不要意氣用事埃」

「你」瞧得那一臉陰笑的青年,眾新生心中再度冒起火光,眼中都欲噴出火來。

「不用肯定了,新生不會再給你們繳納半天「火能」,這位學長,你從哪來的,就請回哪去吧。」淡淡的冷笑聲,忽然的從新生群中響起。

「誰?」

臉色急速陰沉,那名青年目光陰冷的在新生中掃過,拳頭微微扭動,冷聲道:「這屆新生果然如其他人所說,囂張的有些沒邊了。看來身為學長,我們有義務讓你們明白內院的風氣埃」

「呵呵,也好,那在下便領教一下,學長該如何讓我明白?」笑聲再度響起,旋即新人中分出一條路來,四道人影從人群中緩緩行出。

「是蕭炎學長1

瞧的四人的出現,周圍新生頓時響起一陣歡呼聲,經過火能獵捕賽的成功,蕭炎在新生中的聲望已然相當之高。

「蕭炎?他就是那打敗了羅侯的蕭炎?」聽的周圍的歡呼聲,那圍在大道之外看熱鬧的一些老生也不由得驚詫的出聲,目光帶著幾分奇異的盯著那一身黑袍的青年。

「你就是蕭炎?」

見到那些忽然情緒高漲的新生,那幾名攔在道路出口的老生也是有些變化,顯然,對於蕭炎的名頭,他們還是頗為忌憚的,畢竟,那羅侯即使進入整個內院中,也是能夠算作排名前白的強者,甚至,有一次羅侯還擠入了「強榜」之中,雖說有著一點運氣成分,並且僅僅只在榜上呆了三天時間,可能夠上榜,那自然便是代表著他卓絕的實力,而連這位強人,都是敗在了蕭炎手中,因此,內院中的一些老生,還是對蕭炎有幾分忌憚的。

蕭炎淡淡的瞥著那名臉色變幻不定的青年,雙臂抱在胸前,笑道:「我就是蕭炎,這位學長不知道有何指教?」

「你打算做出頭鳥?雖然你打敗了羅侯,但也得知道,這內院中,比羅侯強的人,那可不少1在大庭廣眾下,那名青年也是不願丟了面子地退下,當下只得硬著脖子冷哼道。

「我們新生並無展現什麼囂張的意思。「獵捕賽」中,也僅僅只是因為一些老生所作所為過於過分,我們心中明白,初來乍到,收斂銳氣,是新人最好的融入方式,所以我們也不例外,該按規矩繳納的「納貢費」,我們會繳,但是,其他的那些苛刻規矩,我蕭炎再次說明,絕對不會有半點搭理,若是要用強,我們在場四十六名新生,就只能全力奉陪了1蕭炎目光微冷,環視四周,沉聲道。

轟!

隨著蕭炎音落,其後面的幾十名新生臉龐頓時湧上一抹激動,腳掌狠狠一跺地,鬥氣澎湃而出,一時間,幾十股鬥氣氣勢凝聚在一起,所形成的威壓,令得那幾名老生急忙後退了幾步。

「你蕭炎,不要以為自己人多便可囂張,我們可是「青山」的人,在內院得罪我們」被一群新生的氣勢駭得後退,那名青年的臉上不由得有些難看,當下怒聲警告道。然而他的警告還未落下,只聽得破風聲猛然襲來。旋即黑影掠過眼前,肩膀陡然一沉,前者便是赫然發現,一柄巨大的黑尺,已經架在了其脖子處。

「再說一次,該繳納的,我們新生已經繳納了,不該繳納的,從此以後,我們不會再繳納半個「火能」,我不管你是隸屬於哪個勢力,但若繼續在此廢話,那也就別怪我蕭炎下手狠了」蕭炎左手握著尺子,漆黑眸子緊緊盯著那被中吃重量壓得不斷下沉的青年,寒聲道。

望著消炎眼中的寒意,那名老生喉嚨微微滾動,一滴冷汗從額頭滴落而下,他能感覺到,對面這個年齡比他小很多的青年的話語中,有著一抹真切的森冷殺氣。

「嗤」

重尺微移,帶起破風聲響,轉回蕭炎後背,蕭炎緩步後退,最後退到熏兒三人面前。

「你等著1

望著後退的蕭炎,那名老生臉龐一陣白一陣青,半晌后,方才羞憤的一揮袖子,轉身撂下一句狠話,然後帶著人逃離了此地。

瞧得蕭炎將那群老生震退,眾位新生不由得再次發出歡呼之聲,望向蕭炎的目光中,更是無比火熱。顯然,此次蕭炎替他們出頭的舉動,算是徹底的讓這些新生認同了他的地位。

「諸位學長,我們這屆新生,並無什麼特別本事,也不想搞什麼特殊權利。至於「火能獵捕賽」,先前已經說過,僅僅只是因為那些老生過於過分的緣故如今進入內院,作為初來乍到者,我們也沒有什麼借勢囂張的意思。諸位都算是學長,那些該繳納的東西,我們新生不會少欠半個,因此,諸位也不必對我們這屆新生異樣看待,蕭炎再次謝過了。」蕭炎抬頭望著那道路口的圍觀老生,微微拱手,頗為客氣的朗聲道。

剛剛立過威,現在說話確實這般客氣,蕭炎這般作為,倒是令得那些老生有些面面相覷,片刻后,一些心智靈敏的老生,不由得暗暗點頭。這個蕭炎,倒的確是個人物,做事明分寸。

在蕭炎身後,熏兒三人也是微微點頭,不管他們在如何強橫,那也絕對不可能與整個內院老生為敵,若是蕭炎在立威之後,表現出有半分得意,或許這些事就得穿進不少內院強者耳中,而到時候,難免不會有人來刁難他們新生,此次來的僅僅只是一些實力稍低的老生,下次的話,或許就該是真正的強者了。

他們能夠打敗羅侯,可羅侯在內院中,實力也僅僅只是排名中游,因此,現在的他們,並不能高調行事,最重要的,是趕緊在內院中站穩腳跟,竭力修行,以提升總體實力,方才是長久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