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三十六章震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六章震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燈火柔和的古塔之中,一大群人圍在緊閉雙眼的蕭炎與吳昊身旁,互相間發出低笑的竊竊私語。

「讓開,讓開,柳長老過來了。」忽然有著喝斥聲在人群外響起,旋即一條小道趕忙被分了開來,在這「天焚鍊氣塔」中,各層中的長老地位最高,誰在這裡得罪了他們,那可沒什麼好果子吃,隨便藉助職位之便給你使點絆子,就得讓你欲哭無淚。

順著人群的分開,一名衣著樸素的老人緩緩走進,笑眯眯的目光在場中身體僵硬不動的蕭炎與吳昊身上掃過,笑著道:「真是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傢伙,初進「天焚鍊氣塔」,竟然都不預先報告,這苦頭,可吃得有些冤枉了。」

「嘿嘿,每年都有莽撞新生急不可耐的進入「天焚鍊氣塔」,活該有此苦頭」人群中,爆發出一些幸災樂禍的笑聲,塔內修鍊速度雖然頗快,可畢竟也還是有些枯燥,如今有得新人進來現樂子,這些老生自然樂意見到。

「新生初進內院,自然不懂這裡的規矩,有何好笑的?」

淡淡的清冷聲音忽然響起,眾人目光順著聲音一看,確實瞧見一名一身銀色裙袍的年輕女子,女子身材高挑,臉頰雖略顯清瘦,可卻是一張難得的美人臉,肌膚白皙如雪,眉目如畫,最令得人詫異的,此女一頭齊腰長發,居然是罕見的銀色,銀色長發配合著一身銀色衣裙,讓得她渾身上下都是散發著一種拒人千里的冷淡氣質,令人有種可遠觀不可褻玩嫣的感覺。

眾人目光掃見這名一直保持著沉默的銀色裙袍女子,眼中先是閃過些許男人對美人慣有的愛慕,不過在那愛慕之後,卻是還有一抹畏忌。隨著這名銀裙女子開口后,那些幸災樂禍的笑聲幾乎利馬消失,由此可見,這女子,應該在內院擁有不弱聲望與實力,不然的話,在這實力為尊的地方,光是美貌,並不足以讓得旁人對其有所畏忌。

「呵呵,原來是月丫頭,老頭子竟然未曾看見,這些都是一群閑得欠抽的傢伙,和他們有啥好講的。」那名柳長老聽得聲音,也是見目光轉向了銀裙女子,微微一怔,旋即笑道。「柳長老。」

對於這位長老,那名銀裙女子倒是未曾保持冷淡,臉頰上露出一抹如曇花般的淺淺笑容,令得周圍的學員在這抹笑容中略有些失神。

「月丫頭這次打算進入第幾層修鍊啊?」柳長老瞥了一眼全身僵硬的蕭炎與吳昊,旋即再度對著銀裙女子笑問道,對後者的態度,明顯比對其他的學生要和善許多。

「第六層吧。」銀裙女子略微遲疑了一下,回答道。

「第六層那可是至少要六星斗靈之後方才能夠下去的啊,難道韓月學姐已經到這級別了?」女子的回話,頓時便是讓得周圍人群中發出一陣陣驚嘩的聲音。

「呃」那名柳長老對於銀裙女子的回答也是略有詫異,精光暗蘊的眼瞳緩緩自後者身上掃過,片刻后嘆道「看來不出幾年,丫頭你便是有資格在內院競選者長老職位了啊這中修鍊天賦與速度,可實在讓人驚嘆。」

「全靠「天焚鍊氣塔」罷了,若是讓我自己單獨修鍊的話,恐怕現在頂多剛好進入斗靈而已,」銀裙女子搖了搖頭,隨即將目光轉向人群中的蕭炎和五號,紅唇微啟「柳長老,還是先讓兩人脫離心火炙烤吧,不然遲了對身體傷害可不校」

聞言,柳長老卻是搖了搖頭,笑道「先等等,丫頭,當年你第一次進入「天焚鍊氣塔」時,在心火中,堅持了多久?「

柳眉微蹙,韓月沉吟了一下,道:「十七分鐘,而且還是有人在我進入塔時,提醒了我的緣故。「

「初次進入「天焚鍊氣塔」,其實便是可以判斷出其潛力如何,第一次在心火的炙烤下,因為所有新生都並不知道如何才能使心火消散,所以,堅持得越久之人,那便說明它對心火的抗性越強,這對於以後在塔中進修有著極大的好處,當然,事無絕對,這也不算絕對精準,可也能當做一個大概的考量了。」

柳長老含笑道:「現在這兩人,似乎已經堅持了八分鐘了吧?恩,這已經算不錯了。」

「柳長老是想試試他們的極限?」

「恩,試試如果我所才不錯的話,這個黑袍青年,應該便是那個蕭炎吧,率領著這屆新生在」或能獵捕賽「中把老生連同黑白雙煞全部打敗的小傢伙,最近在我們這些老傢伙中,也經常有人說起他。」柳長老看了一眼蕭炎背後那巨大的玄重尺,笑眯眯的道。

「他就是那個蕭炎?」聽得柳長老這話,不僅周圍的老生髮出了一道道驚呼聲,就連那冷淡的韓月,眸中都是掠過一抹詫異。

柳長老笑著點了點頭,目光停在蕭炎兩人身上,雙手插在袖間,等待著他們的極限的到來。

「月丫頭。你若是有事,先下塔去吧,這裡有我就行。」等待時,柳長老怕耽誤了韓月的修鍊時間,便笑著與他說道。

「沒關係,我也有想悄悄這位還沒進入內院,名聲就已不小的心聲能堅持多久。」韓月微微搖了搖頭,一對清冷眸子在蕭炎與吳昊身上掃過,這些天,對於這屆新生的消息她也是聽了不少,能夠在火能獵捕賽,將所有老生隊全部打敗,這種事情,近年裡,似乎還從未出現過,因此,她倒是對這個有所聞名可卻未曾見面的新生領頭人有著一點興趣。

當然,不止她有這份興趣,在聽的柳長老爆出蕭炎身份后,周圍那些原本打算退開的老生,也同樣是止住了離開的腳步,一個個將蘊含著各色情緒的目光投注在場中兩人身上,他們同樣是想看看,這個傢伙是否有著傳聞般得實力。

由於有人將蕭炎的身份傳播開去的緣故,因此,在此期間,不斷有著聞風而來得老生。因此,這裡的圈子,越圍越大,若非這塔內空間極為寬敞的話,恐怕還真是會造成擁堵的局面。

隨著時間緩緩的流逝而過,那些圍觀者得眼神中,驚異也是越加濃盛,因為到現在,兩人竟然已經堅持了十四分鐘,而且兩人臉如火炭,可卻似乎還能還未曾到達極限。

「果然不錯。」柳長老揪了下鬍子,笑眯眯的點了點頭,眼中也是有著些許讚歎。

時間繼續流逝,然而,就在十六分鐘時,吳昊的身體,忽然產生了細微的顫抖,見到這一幕,周圍的學員清楚,吳昊怕是要到達極限了。

見到他的反應,柳長老伸出如鷹爪般乾枯的右手,隔空對準著身體已經開始略微有些顫抖的吳昊,指尖之上,一縷縷乳白色火焰緩緩浮現而出,火焰在指尖凝聚,最後形成一個不斷旋轉的火旋。

屈指輕輕彈在火旋之上,只見得火旋迅速離手而出,最後懸浮在了間隔吳昊心臟一尺左右的地方。

「出來1

隨著那縷無形火焰的離體,吳昊顫抖的身體頓時凝固,雙腿一軟,便是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如火炭般的臉龐也是迅速退散,嘴中猶如野牛一般,呼呼的吐著粗氣,此時不僅身體,精神都處於極度疲憊的狀態的他,可沒有半點心思來看周圍的人群。

「呵呵,十六分鐘,而且還是在毫無防憊之下被心火侵蝕,這成績算是不錯了,」望著坐下的的吳昊,柳長老笑著讚歎道:「這屆新生,似乎還真要比以往強上一些埃」

一旁,韓月微微點頭,這個新生對心火的抵抗力,恐怕還要超過她一頭,畢竟,雖然她堅持了十七分鐘,可當初第一次進入「天焚鍊氣塔」時,曾經有人告知她該當如何做,才能堅持到最久,因此,這樣算來,她還是作弊了。

「那個蕭火……竟然還能堅持?這種火抗力,都能與那個傢伙相比了。」眸子再度轉移到緊閉雙目的蕭炎身上,韓月驚詫的低聲喃喃道。

「難怪能帶著新生打敗老生隊伍,這個小傢伙,,果然有些本事。」

望著依然堅持,並且未露極限的蕭炎,柳長老笑了笑,雙手再度插在袖間,道:「好,今日老夫倒是,你究竟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然而柳長老的話音剛剛落下,眾人便是見到蕭炎身體猛然顫抖了一下,心中這才悄然鬆了一口氣,還好這個傢伙沒有做出與其率領新生打敗老生般的震撼事情來,不然的話,也太打擊當初只是堅持了不到十分鐘的他們了。

「唉。。。」

見狀,柳長老一怔,旋即略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苦道:「期望的確是有些過高了。。。」

「柳長老,將近十八分鐘左右,這般對心火的抵抗力,已經算是很好了,這在內院中,可找不出多少人。」瞧得柳長老的神情,韓月不由得有些無奈得道,他這話,還不讓的其他學員滿心羞愧么?

「嘿嘿,的確是很好了。。。」柳長老尷尬的笑了一聲,手一揮,又是一處乳白色火旋浮現而出,屈指一彈,火旋便是再度停在了蕭炎心臟處。

淡淡的乳白火光,將蕭炎那張通紅的臉龐印照得頗為奇異。

「出來1

又是一聲輕喝,火旋猛然旋轉,然而,就在此時,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卻是極為突兀的出現!

火旋旋轉,類似眾人意料的無形之火併未出現,反而是在遲滯了一瞬間后,一大股青色火焰,一口,便是將柳長老的那乳白色火焰吞噬了去。

白色火旋,不僅未能成功將青火如同先前那般強行攪碎,反而是毫無反擊之力的被吞噬了去,這詭異的一幕,令得周圍的學員目瞪口呆。

青蓮地心火在吞噬了乳白色火焰后,卻並未就此消散,在沒有人控制的時候,它似乎在起著自動保護主人的作用,因此,它在吞噬了對蕭炎存在威脅的乳白火旋后,跟隨者攻擊氣息引動,直接對著柳長老席捲而去,霎時間所爆發出來的能量,不禁周圍學員大驚失色,就是連柳長老,都是有些動容。

「散開1

青色火焰,席捲而來,感受著它的那無差別攻擊,柳長老急忙大喝道。

聽到柳長老喝聲,周圍老生急忙後退,頓時間,這處塔內空間大亂了起來,一個個人影急忙的後退著,生怕被那來歷不明的青色火焰席捲上身。

望著那席捲而來的青色火焰,柳長老臉龐凝重,雙手揮動,一股股乳白色火焰從其手中噴涌而出,最後以極快的速度形成一個火焰罩,手一拋,將蕭炎以及那席捲而來的青色火焰籠罩其中。

青色火焰依然是不依不饒的追擊而來,最後終於是所有人的注視中,與那乳白色火焰罩轟然碰撞!

「轟1

接觸的霎那,狂暴的能量暴涌而出,將那火焰罩震得急速顫抖,巨大的爆炸聲響夾雜著洶湧火勢氣浪,把整個夭焚鍊氣塔都是震得略微有些抖動了起來!

韓月身形在退後間,鬥氣飛速的在體表凝聚成能量光罩,而受能量衝擊的餘波,那光罩上也是不斷地蕩漾起漣漪,不過好在對其本身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身形急速退後了幾十步后,聽得那逐漸落下的巨響,韓月這才急忙將目光投向爆炸之處,當瞧得那處清晰場景后,微微一怔,旋即紅唇微張,滿心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