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三十八章黑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八章黑洞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四百三十八章黑洞

望著那竟然暫時放下潔癖與蕭炎手的韓月。一旁的柳長老也是略感愕然。片刻后回過神來。若有深意的看了韓月一眼。旋即笑著道:「蕭炎埃在這內院中。你可是少數幾個能與月丫頭握手的男學員哦。」

「那可真是榮幸。」蕭炎微微一笑。雖然握著那白玉般的縴手很是舒服。可他僅僅是在禮貌性的握了握后。便是鬆了開來。笑著道。

「蕭炎學弟。今年這屆的新生在你的帶領下。可算是出盡了風頭埃」韓月也是收回手來。輕聲道。

「若是早知道會有後來的這些麻煩。這風頭不出也罷。」蕭炎嘆了一口氣。苦笑道。

「看來已經是有老生去找你們麻煩了吧?」聞言。韓月不由的有些詫異。旋即恍然點頭。嘴角溢出一抹淺笑的弧度。

蕭炎無奈的點了點頭。

「蕭炎學弟想必應該對內院的一些情勢知道點吧?那應該也知道有勢力庇護的優勢吧?不知是否有沒有意思加入一方勢力?」韓月明亮眸子緊緊的盯著蕭炎。似是隨口的問道。

「呃」

聽得這話。蕭炎不由得攤了攤手。苦笑道:「恐怕我是加不進去了。因為這一屆的新生都賴著讓我組建了一支名為「磐門」的新勢力。所以韓月學姐的好意。炎只能心領了。」

「你自己組建了勢力?成員還全部是新生?」蕭炎的話剛剛落下。不僅韓月一臉錯愕。就連一旁的柳長老。也是對著前者投去了極為驚詫目光。

「嗯。」瞧兩人表情蕭炎乾笑著點了點頭。

「蕭炎學弟。你這事或許引來很多麻煩的。」韓月柳眉緊蹙著。片刻后。沉聲道。

「呃?內院中貌似並沒有規定不能組建由新生匯聚的勢力吧?」聞言。蕭炎一怔。瞧的韓月那凝重的神色不由的微皺著眉頭道。

「唉,的確沒有這種規定。不過每年進入內院的新生。幾乎便是佔據了整個內院將近百分之六十的新鮮血液。因此。很多內院的勢力。每年都會吸收一些新生。以此來增加實力,歷年如此。差不多已經成了慣例。」

「而現在。你卻是這一屆所有新生都收攏在了一起。這便導致其他勢力,今年無法再吸收新鮮血液,這舉動,肯定會遭來很多勢力的不滿,而在暗中得罪了這麼多勢力之下。你那「磐門」恐怕將會受到不小的排擠。所以。我說。你會引來很多麻煩」韓月無奈的搖了搖頭。替蕭炎解釋道。

一旁。柳長老也是微微點頭,示意韓月所說不假。

聽得韓月的解釋,蕭炎臉龐也是逐漸凝重了許多。由於對內院的不熟悉,導致他竟然是忘記了這一茬。現在的磐門剛剛正式成立。沒想到便是幾乎將大半個內勢力的罪了個遍。以現在「磐門」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應付這麼多潛在敵人。

「唉。這倒是莽撞了」輕嘆了一口氣。蕭炎沉吟了一會。沖著韓月笑道:「不過事與至此。我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若是真有勢力想將「磐門」搞垮。那我蕭炎也不束手待斃便是。」

韓月嘆息著點了點頭。她倒是沒到蕭炎竟然會這麼快便是組建起自己的勢力來。這讓得她只能將拉攏的念頭吞回肚去。蕭炎潛力雖然不錯,可畢竟才入內院,現在實力也不過方才大斗師級別。如此行止。無疑是將會樹立很。可如今他們這「磐門」的勢力。卻根本不足以應付如此眾多的對手。

「以後若是有需要幫忙的的方,可以找我,我儘力而為。」韓月沉默了半晌。抬眼對著蕭炎緩緩的道。

「呵呵。那便多謝韓月學姐了。」聞言。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不管如何說。能夠在他們「磐門」處於這種孤立境的還能這般說話。雖說話語中不知道有沒有敷衍的託辭。可至少從表面上來。她倒是個可以結交的人。

「也別急著謝我。我所能做的。或許也並不多。而且這還全是看在你的潛力的份上。」韓月搖了搖頭。聲音清冷的道。

「明白。若我只是普通內院新生。恐怕兩位也不會這般客氣對待。」蕭炎淡淡的笑了笑。他不是傻子。某些事。他看比誰還清。若不是因為自己的天賦與潛力。身居老之位的柳長與在內院中擁有不弱勢力的韓月,是絕對不可能對他另眼相看的,這就是內院,實力為尊的法則貫穿所有的事與人。

蕭炎的話語雖然直白。可韓月與柳長老都是微微點頭。大家都是明白人。說話還遮遮掩掩反而落了下乘。

「好了。蕭炎學弟。你便先與柳長老逛逛天焚鍊氣塔吧。我還得去第六層。就不再滯留了。日後有機會-談。」韓月對著蕭炎微微欠身。旋即便是轉身對著古塔的一處緩緩行去。

笑著點了點頭。蕭炎目送著韓月的離開。待的她的背影消失在柔和光芒的盡頭后。方才收回目光。

「嘿嘿。蕭炎。覺的月丫頭怎麼樣?」一旁,柳長老笑咪咪的看著蕭炎收回目光,笑問道。

「不錯埃想必韓月學姐內院的追逐者是成群結隊吧。」蕭炎道。以韓月的容貌以及那番氣質。定然不可能會缺乏追求者的。

「追求者倒的確不少。不過能被她看上眼的。卻是極少。她對你的態度。貌似是個不錯的開始哦。以你的天賦。再加上在天焚鍊氣塔中修鍊。恐怕一年時間。便能夠進入斗靈級別。而到時候。說不定也是能夠成為最有力的追求者哦。」柳長老戲謔的道。

「呵呵韓月學姐的確不錯。可我卻是沒有那份心思」蕭炎笑著搖了搖頭。望著柳長老詫異的神色。也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笑著將問題轉了開去:「柳長老還未向學生介紹這「天焚氣塔」呢。」

「哦。差點忘記了,呵呵……跟我來吧。」被蕭炎提醒。柳長老連忙一拍腦袋。歉意的笑了笑。旋即轉身在前引路。蕭炎緊跟而上。

這個深埋在的底。僅僅只露出一截塔尖的天焚鍊氣塔。塔內的面積寬敞有些出乎蕭炎的意料,隨著這一路的走動,蕭炎發,恐怕光是這第一層的塔內空間,便是足夠五百人同時修鍊。

在成圓形分佈的塔內空間中。搭建著大小不一的修鍊房間。不過此時的這些修鍊室,大多都已經被人佔滿,而且這些房間的門口上方,都是掛著一些小紅牌子,不過牌子之上所寫的字。卻是不盡相同。蕭炎駐步看了一下。原來這些小紅牌子之上著高級,中級,低級三種代表級別的辭彙,想來,這應該便是阿泰口中所說的天焚鍊氣塔中修鍊室的等級分別吧。

隨著由東向南緩緩走動,蕭炎發現,似乎所有的高級修鍊室。都是接近塔內的中央位置。而在它們外圍,則是分佈著中級修鍊室以及更外圍的低級修鍊室。

「在這天焚鍊氣塔中,這些高中低級別的修鍊室一般都是的依靠自己實力爭奪,實力強,則是能獲的最好的修鍊條件,實力差,便只能去最外面的低級修鍊室修鍊。」指著一處掛著高級牌子的修鍊室,柳長老淡淡的笑道。

「在同一層塔內不管修鍊室的級別如何。它們的修鍊費用都是一樣。比如在這第一層內。低級修鍊室是一個「火能」修鍊一天時間。而高級修鍊室。也是如此……」

「花費相同的費用。所獲的的成效卻是天壤之別。這樣豈不是會造成強者越強。弱者難以追趕的局面?」蕭炎疑惑的問道。

「不面臨困境。人潛力是不會徹底爆發的。我們所需要的。就是這種另類壓抑。只要當壓抑到了極致。總會有一些徹底爆發的學員以極快的速度追趕上以前難以觸摸的強者。內院至今為止。這種事情。幾乎每年都會出現」柳長老搖了搖頭。笑道。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先前行走的腳步忽然一頓。順著其視線先前望去。卻是發現。他們已經走到了塔內的中央位置……

「這是……?」

有些錯愕的望著那出現在面前的深不見底的黑洞。蕭炎緩緩向前走了兩步。來到黑洞邊緣。小心翼翼的對著下面望了一眼。黑漆漆的陰暗。一直蔓延到視線的盡頭。那種近乎沒有半點光線的詭異黑暗。令蕭炎腦袋略有種眩暈的感覺。

這個黑洞。似乎貫穿了整座天焚鍊氣塔。若非是著塔尖的遮蓋。這個黑漆漆的深洞。或許從天上一眼便是可以瞧的清楚。

在這個漆黑深洞之中。細細感應的話。似乎能夠察覺到此處的空氣。比其他的方要熾熱多。那種感覺……就好像在深洞之底有什麼東西在源源不斷的散發著提供給整座天鍊氣塔的熱量一般。

伸出手掌虛抓了一把熾熱的空氣。蕭炎體內某種東西。卻是猛然跳動了一下。

喉嚨微微滾動。蕭炎腦袋略微朝前探了一點。眼睛死死的盯著深邃的黑暗。半晌之後。體內青色火焰猛湧上眸子。頓時間。漆黑雙瞳便是轉化成了青火瞳孔……

隨著青火湧上眼瞳。那下方無盡的黑暗。卻是極為奇異的開始變淡了起來。

然而。就當黑暗越來越淡時。蕭炎渾身寒毛卻是驟然豎了起來。

在那對青火眸子的注視之下。無盡黑暗之中。空間忽然開始有些細微的扭曲了起來。緊接著。這些扭曲的空間猶如無形的蟒蛇一般。以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對著洞口之處攀爬而上。

「蕭炎。退開1

就在扭曲空間即將爬而上時。一道喝聲猛的在蕭炎耳邊響起。旋即一隻乾枯手掌搭上其肩膀。用力一扯。便是將其帶的遠遠離開了這處漆黑洞口。

蕭炎剛剛被扯離洞口不久。他便陡然感覺到周圍急速升高的溫度。然後。只聽的一道極為尖銳的「嘶嘶」聲響從深洞處蔓延了出來。急忙抬頭一看。臉龐卻是驟然凝固了起來。嘴唇哆嗦著。嘶啞的聲音。艱難的從牙齒縫隙間溢了出來。

「這……這……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