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四十九章探查與會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九章探查與會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順著旋型的樓梯約五分鐘時間左右。面前的視線忽然開闊了起來。當身子再次轉過一處轉角時。是一層寬敞塔內空間。出現在了蕭炎視野之中。

這天焚鍊氣塔的第二層。與第一層面積相差不大。不過比起第一層來。卻是顯要略微冷一點。而且其中也沒有第一層的那種擁擠之感。雖然有著三三兩兩學員不斷的從中走過。可比起第一層那連走路都困難的境況比起來。無疑是要好上許多。

蕭炎的出現。令的周圍一些從修鍊室中出來進行短暫休息的學員有些感到詫異。不過也並未有什麼騷動。眾人的目光在蕭炎身上掃了掃后。便是各自轉移了開。互相間竊竊私語。似乎是在疑惑為什麼蕭炎在這種時候還能下來。

蕭炎收回四處掃動目光。也並未太過在意周圍的視線。渡著步子。對著這第二層塔內走進。

進入塔內。蕭炎吸了一口略微熾的空氣。他能夠感覺到。這第二層空氣中所蘊含的火。比第一層遠遠高上許多。這天焚鍊氣塔。似乎沒下一層。溫度便是高上許多。真不知道那最後一層。將會是何等的熾熱?那種地方。恐怕也就只有一些長老敢進入吧?

移動腳步。蕭炎沿著這成圓形圍繞的走廊緩緩走過。在走廊的左側。便是最外圍的低級修鍊室。但蕭炎志不在此。所以也未曾停下腳步依然是沿著走廊繼續內走著。如今將近七八分鐘左右。便是到達了靠內一些的中級修鍊室地帶。

站在一掛著缺人牌的中級修鍊室前面。蕭炎略一遲疑。卻並未立刻進入其中修鍊。在沉吟了一會後,卻是悄悄的對著這層塔內空間的中央位置行去。既然他在打著隕落心炎的注意。那麼便需要搞清楚那中央的無底黑洞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一路走出中級修鍊室地帶。然後走進高級修鍊室區域。這裡的修鍊室無疑比外面都要顯的精緻一些。而且數量也是大為減少。蕭炎細細數來發現高級修鍊室竟然只有十八間。而此時。這些修鍊室的外面。都是掛著代表有人修鍊的特殊牌子,顯然,這些修鍊室早已經被人佔據。

在高級修鍊室更裡邊,則是矗立著高聳的圍牆。在圍牆下方的鐵門處。三名胸口佩戴著導徽章的中年人正臉龐淡漠的矗立此地。瞧的那停在對面路口處的蕭炎。三人目光同時射去。其中的警戒之意甚濃。

望著那守衛森嚴的防禦。蕭炎心中無奈的搖了搖頭只的放棄想要打探的念頭目光隨意在周圍看了看。然後便是若其事的轉身對著來時的中級修鍊室區域行去。

雖然腳步在緩緩離開。可蕭炎卻依然是能夠察覺。那三名導師的目光。一直牢牢的停在自己的身上。這般謹慎的戒備。實在是令的蕭炎有些無語。

「看來中央位置應該是有著什麼不能公諸於眾的秘密吧。不然的話。也不會這般嚴密防禦。唉,這該死的隕落心炎。真是麻煩。」心中喃喃了一聲。蕭炎腳步微頓。抬頭望著左面方向不遠處的小型中級修鍊室。這種小型修鍊室只容納三至五人修鍊。與第一層那種空間明顯不可比較。

左右看了看。蕭炎現似乎只有這上面掛著一個缺人的牌子。當下便是移動腳步對著那處級修鍊室快步行去。

走近這處中級修鍊室。蕭炎輕輕的推開房門。然後輕手輕腳的進入其中。並且反手將房門合上。

修鍊室之中。柔和的燈光照遍了房間中的所有角落。在這所修鍊室中央。有著五方間隔兩三尺左右的黑石台。而此時,其中有四方石台。已經有人在盤腿修鍊。因此,蕭炎便抬腿對著那空餘的石台行去。

或許是因為開門的聲音,在蕭炎進入修鍊室之後。那四名閉目修鍊的學員便是睜開了眼來。目露警惕的望著走過來的蕭炎。待未曾再其身上發現代表勢力的徽章后。這才鬆了一口氣。

蕭炎目光也是在四人身上掃過。同樣發現他們胸口上並未有著任何勢力的徽章。想來他們應該是屬於自由者吧。也就是未曾加入任何勢力的學員。

然而雖然蕭炎並未佩戴有勢力徽章。可那四人卻並未主動開口說話。只是拿著目光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四名大斗師。不看他們那不甚穩定的氣息。想必應該是進入大斗師級別不久吧。」盤坐在漆黑石台中。蕭炎隨意的掃了其他四人背影一眼,旋即在心中喃喃了一聲。

手掌一翻,青色火卡出現在了蕭炎手中。

「青火晶卡?」在晶卡出現在蕭炎手中的霎那。四道驚呼聲。立刻在修鍊室中響了起來。這些聲音中。都是蘊含著些許驚訝。以及垂涎……

察覺到那從旁射來的四道垂涎目光。蕭炎眉頭不由得一挑。輕哼了一聲。一股雄渾氣息自體內暴涌而出。

感受著那從蕭炎體內湧出的強橫氣息。一旁四人臉色不由的略有些變化。趕忙各自收回垂涎目光。不敢再表現出絲毫的貪婪。從蕭炎所展現出來的氣息來看。無是要比他們要強悍許多。的將這些傢伙震懾祝蕭炎這才緩緩收回氣息。青火晶卡插進面前的凹槽之中。頓時淡淡的毫芒綻放而出。而在這毫芒暴射間。蕭炎卻是突然發現。那火晶卡上的火能數目。居然一次性的扣了兩天的火能!

眉頭微微一皺。蕭在心中喃喃道:「難道越往下。修鍊一天時間所需要的費用便是越多?這內院,還真是夠苛刻的。」

無奈的搖了搖頭。蕭炎眼眸逐漸閉上。雙手在身前結出修鍊印結。半晌之後。呼吸漸漸平穩。再度進入了修鍊狀態。

…………

寬敞明亮的巨大房間之中。十幾名老者錯錯落落的坐於其中。在柔和的燈光照耀下。能夠看清楚他們胸口處的徽章。赫然都是只有長老方才有資格佩戴的特殊徽章。

房間雖大,可氣氛是略有些沉悶。許久之後,坐於首位的一名有些看不清容貌的老者。輕咳嗽了一聲。率先打破房間中的平靜。蒼老的聲音。緩緩在房間之內回蕩著:「這幾天。那東西又開始有些不穩定起來……」

聽得他的這話,其餘的老者皆是眉頭緊皺了起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觀測。我發現「它」所散發的波動比以前顯的劇烈了許多。而且從其散發出來的情緒來看。也是越來越暴躁……」蒼老的聲音。依然自顧自的說道:「看這情形。恐怕近年內,它會有出現一次大反撲。如果弄的不好。恐怕將會是一極大的麻煩。」

「我們聯手再加固一防禦?要實在不行。就通知一下內外院的院長吧。這東西不能暴露。則的話。黑角域的那些傢伙。恐怕會紅了眼的衝過來搶奪。我們內雖然身在深山之中。可卻剛好距離北面的黑角域不遠。一旦出事。那幾個一直關注著內院的老傢伙。會立馬聞訊趕來。以他們的見識。這天焚鍊氣塔的封櫻或許逃不了他們的注意」一名老者沉吟道。

「防禦肯定是要加固的……但院長大人正在進行深層閉關。外院院長也是喜歡外出遊歷。現誰也不知道他身在何處。」各位的老人緩緩搖了搖頭。沉默了片刻。他忽然抬頭對著角落處的一名老者投去目光。道:「柳長老。那個擁有異火的小傢伙。如今如何了?」

「正在第二層修鍊。或許是因為他也擁有異火的緣故。竟然是不怕火毒的侵蝕。我也照大長老的吩咐。給了他足夠的關照。」那名與蕭炎有過一面之緣的柳長老連忙起身恭回道。

「嗯。」首位的黑袍老人微微點了點頭。蒼老的聲音顯略有些低沉:「唉。真是沒想到埃一個隕落心炎讓的我內院崛起。而現在一個年不過二十的小傢伙。居然也是盪似嫖鎩5閉媸僑萌訟奐蛋!薄爸釵懷だ稀H羰羌這個小傢伙。可以盡量給之方便。或許。說不定在日後隕落心炎暴動時。我們還的依靠他的力量唉。不能小看異火的能量埃如此奇物。聚天的之靈而生。擁有毀滅性的力量。一旦不慎。恐怕內院都是有著滅亡之禍埃

」全身上下包裹在袍之中的大長老。嘆了一口氣。說道。

「是1

下方十幾名被內院學員敬畏有加的長老。此刻都是站起身來。恭聲應道。

「嗯。好了。都各自散去吧。對了。記的隨時注意北面黑角域中那些大勢力的動靜。特是那幾個傢伙。血宗最近也是有些異動。聽說是那老傢伙兒子死了的因故。真是不讓人省心……」大長老揮了揮手。咳嗽了幾聲。道。

眾位長老微微點頭。旋即身形晃動。身形化為模糊黑影伴隨著一陣輕風刮過。便是消失在了這所嚴實的房間之中。

待得房間中人都已消失完畢后。那位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大長老。方才緩緩站起身來。而隨著其越加站直。身體居然便是越加虛幻。待他完全從椅子上站立起來后。身體。便是已經詭異的消失在了房間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