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五十一章磐門的變化補上的第三更抱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一章磐門的變化補上的第三更抱歉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走出塔門。溫暖的陽光潑灑而下。讓的在塔內呆了足足五天時間的蕭炎甚至有種躺在的上不想動彈的衝動。手掌捂著臉龐。蕭炎視線透過手指縫隙望著那蔚藍的空。不由的使勁的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在天焚鍊氣塔內修鍊。固然能夠讓的人有著極快的速度。可是。那種暗沉。卻是實在是太過壓抑人心了。

雖然內院也是想到這點。因此將塔內光線弄柔和而不失陰暗。可不管如何。塔始終是塔。不論其中光線如何充足。可對於一個人來說。那還是一個猶如囚籠般的的所。只有在這外面。望著那廣闊天空。方才能夠感受到心情的開闊。

「難怪內院想法設法的要禁止學員不要在塔內久待。原來呆久了。真的會讓人心理出現畸形的」暗暗的嘀咕了一聲。蕭炎這才邁開步伐。順著道路。緩緩的對著磐門所在的區域行去。

「四天沒出來了不知道薰兒她們如何了。想必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吧……」心中這想著。蕭炎的步伐卻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許多。

這條道路來回走了好幾次。蕭炎也是不至於會出現迷路這等錯誤。因此。在經過半個小時的趕路后。那新生的住宿區。便是出現在了其視線之中。目光粗略一掃。在未曾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的方后。蕭炎方才將提在胸口的大石放了下去。急速的步伐。也是減緩了一些。

渡著悠閑的步伐緩緩走近住宿區,蕭炎腳步卻是忽然一頓。眉頭微皺的望著那站在住宿區門口處的四名學員。眼睛飛快的在他們胸口處掃過。卻是發現了一枚同樣的徽章。徽章呈淡青之色。其中雕刻著一把黑色狀的東西。

「這些傢伙是屬於什麼勢力的?難道又是來找麻煩的?」心中閃過一道念頭蕭炎臉色卻陰沉了許多。這些傢伙。未免也太欺負人了吧。三番兩次的前來亂。真當他們這些新生沒有火氣不成?

手掌微旋。巨大的玄重尺詭異的閃現而出。蕭炎握著尺柄臉色陰沉的對著那四名門口的學員大步行去。臉龐上的陰沉怒意。任誰都能清楚的看出。

此時,門口處的那名學員也是瞧見了蕭炎當下一怔。旋即四人竟然直接是對著他沖了過來。

微眯著眼睛望著徑而來的四人,蕭炎腳尖一蹬地,然而其身形剛欲閃掠而出。對面四人口中興奮的叫喊聲。便是讓的他滿臉錯愕。

「頭。你可回來了1

手中重尺猛的一觸地。蕭炎藉此方才將欲衝出去的身形止了下來。愕然的望著已來到身旁的四人。半晌后,方才有些不太確定的道:「你們……是磐門的人?」

「嘿嘿,嗯。」其中一名面貌雖然平凡。可卻一臉燦爛笑容的青年捎著頭笑著點了點。道:「薰兒學姐說了。既然身為一個勢力。那麼便是應該有著屬於己的徽章。她說這樣能加強成員對磐門的歸屬感。」

心中鬆了一口氣。蕭炎有些汗然。自己這首領當的也實在是太不負責了些。竟然連成員的面孔都記不祝先前甚至還差點直接動手了……

目光在四人身上掃過。如今走的近了。蕭炎方才發現。那徽章之上的黑色狀東西。不就是自己手中的玄尺么。而那淡青色的背景。則是剛好與他的青蓮的心火一個顏色。

「這個妮子心還真挺細的……」輕笑了一聲。蕭炎拍了拍身旁興奮的四人。道:「薰兒應該裡面吧?」

「嗯。薰兒學姐在。如今我們磐門也是擁有自己的護衛隊。每天四人輪流站崗守衛住宿區。而且在裡面還隨時有著十名成員待命。準備應付任何突髮狀況。而其他的成員。薰兒學姐便是派遣他們自由行動。趁早摸熟內院的形勢。」那名青年貌似很是能說話。一在前面引路。一面猶如倒豆子般的訴說著這短短四五天時間。磐門所發生的變化。

蕭炎安靜的聽著他訴說。心中卻是忍不住的一陣讚歎。這妮子倒還真是有些本事。這短短几天時間。是把磐門整的煥然一新。這種手段。一直習慣獨自一人的蕭炎。還真是搞不出來。

在進入住宿區入口時。其他三名磐門成員停在了這裡。繼續放哨。而那名很是能說的青年。則是一路在前引路。直到將蕭炎帶到最內部的小樓閣處。方才停下腳步。

「嘿嘿。頭你就自進去吧。我還的回去放哨站崗。薰兒學姐說了。只要放哨滿三天。且期間沒有出現什麼意外事故的話。那麼便是能夠領到一天的「火能」,現在這活。他弟兄們都搶著來呢。哈哈。」停下腳步后。這名青年笑著道。

望著他那張隱隱有迫切與的意的臉龐。蕭炎張了張嘴。心中終於是嘆服了下來。這個妮子。使點手段。竟然會讓的那枯燥的站崗工作被人搶著干。雖然這種手段並不是太稀奇。可這內院中。有幾個勢力有魄力拿「火能」出來做獎勵?他們自己還閑不夠呢。去過天焚鍊氣塔第二層的蕭炎非常清的知道。那下面的塔層。對「火能」的需求是何等的龐大。

「你叫什麼名字?」臨走時。蕭炎笑著問道。

「頭。我叫鐵木。以後有事情一定要叫我。就算打不過。但我們磐門弟兄人多!被蕭炎詢問名字,自稱鐵木的青年憨笑著捎了捎腦袋。略有些受寵若驚的回道。

「呵呵,好,你去忙你的吧。」笑著點了點頭。蕭炎望著那大步跑出去的背影。再度為磐門的變化嘆了一口氣。如今的磐門。充斥了一種頗為結實的凝聚力而這種力量。方才是一個勢力能夠強大的最根本原因。

心中微微一笑。蕭炎轉身推開樓閣的大門。緩步走了進去。

進入樓閣。蕭炎目光四處掃了掃。最後停在了二樓窗檯處那正小心翼翼的給一盆花朵澆水的美麗背影之上。

此時淡淡的陽光窗戶處傾灑而進。照耀在少女那修長纖細的身姿上。宛如陽光之下的一朵搖曳生姿的青蓮。清雅脫俗。卻又誘惑天成。

目光有些迷離的望著那道美麗倩影。蕭炎保持著沉默。不願打破這幅美麗畫面。

「蕭炎哥哥?1

畫面再美,終有回歸現實之時。在將手中水盆放下后。少女終於是瞧見了下方的黑袍青年。清雅精緻的臉頰不由浮現一抹淡淡欣喜與紅潤。

聽得少女清脆的聲音,蕭炎回過神來。沖著前者笑了笑緩步走上二樓,手掌揉著薰兒的腦袋。笑著道:「妮子。不錯埃沒想到這才四天時間而已。便是將磐門弄成這副模樣。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這也是有琥嘉姐功勞哦。」望著蕭炎那並無有什麼異色的臉龐。薰兒這才暗中鬆了一口氣,頗為自的挽著蕭炎的手臂,嬌笑道。

「還好有你們兩人,不然的話這磐門遲早會讓和吳昊搞的希希」蕭炎笑道。他明白自己的斤兩。而且。吳昊那個戰鬥狂人。明顯也不是什麼管理人才。

「對了。琥嘉和吳昊呢?」目光四處掃了掃。蕭炎疑惑的問道。

薰兒抿嘴輕笑。道:「嘉姐去內院的鬥技閣了。說是想這裡有沒什麼適合她的高階鬥技。而吳昊么他去競技場了。而且已經兩天沒回來了。不過蕭炎哥哥不用擔心。那裡有著我們磐門的人。有事情會有人來通報我們。」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望著那張巧笑焉熙的清雅臉頰。心動忍不住的一動。伸出手臂挽著那盈盈一握的纖細柳腰。然後在薰兒有些羞澀的臉頰下。將之摟緊懷中。

「辛苦你了,薰兒……」下巴抵在薰兒前額處。蕭炎輕聲喃喃道。

「蕭炎哥哥怎和薰兒這般客氣了?小時候……」薰兒嫣然一笑。然而話還未說話。便是被蕭打斷了去。

「小時候我的那些打誤撞的舉動。這些年。你已經百十倍的還給我」蕭炎嘆了一口氣。這個妮子。對自己的付出也是有些太大了點。原本以她的那種清雅如蓮的性子。應該很難將某個男人牽挂在心中。並且以她的出色程度。也真的很少有同齡男子能入其法眼。雖然她現在表面上的實力不過六七星大師左右。可蕭炎始終不會忘記。當年在烏坦城。尚還剛剛是一名斗者的她。卻是因為那加列家族請來的煉藥師柳席。而爆發出了大斗師的實三年之前。她便是達到大斗師實力……

三年之前,她便是能達到大斗師實力,三年之後……

想到這,蕭炎便是再度苦笑了一聲。

臉頰輕輕的靠在蕭炎胸口處。薰兒卻是不以為意。嘴角牽起一抹略帶著一分倔強的淺淺弧度。片刻后。忽然似是想起了什麼。臉色一正。從蕭炎懷中掙脫。然後拉著他快步走近她的房間之中。

「怎麼了?」薰兒的舉動讓的蕭炎一怔。疑惑的問道。

「讓你見一個人。」薰兒笑了笑。縴手輕輕一拍。見的房間之中的一處陰暗。忽然緩緩延伸了出來。然後匯聚在一起。急速蠕動著……

在蕭炎略有些驚詫目光中。陰影逐漸凝聚成一道蒼老人影。最後。一張略有些熟悉的笑臉龐。出現在了蕭炎眼中。

「呵呵。蕭炎小友。來無恙礙…」望著蕭炎越來越錯愕目光。老者不由的笑著道。

「你……你是老?」眼睛盯著面前的老者。片刻之後。蕭炎猶自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凌老。出現在蕭炎前的老者。赫然便是當初後者在闖雲嵐宗時。那位不知底細的神秘斗皇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