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五十二章陀舍古帝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二章陀舍古帝玉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望著蕭炎那一臉錯愕以及震驚的模樣,凌影笑著點了點頭,沖著薰兒微微彎身:&quot小姐&quot

逐漸的從錯愕中回過神來,蕭炎聽得凌影對薰兒的稱呼,不由得將目光轉向後者,眼中略有了一些茫然,眉頭微皺的道:」你們「

「呵呵,蕭炎少爺,自從你離開烏坦城之後不到半年時間,我便是聽從小姐的派譴,來到加瑪帝國,並且尋找到了你的蹤跡,然後一路暗中保護你。「凌影笑了笑,道:」你不要責怪小姐自作主張干涉你的事情,只是那時候你勢單力薄,單身獨闖加瑪帝國,很是有些危險性,來到迦南學院后,小姐實在是有些放心不下,於是便是讓我前去暗中保護。「

」本來我是家主安排組小姐的最後防護,那段我不在其身旁的日子,或許是小姐周圍防備最差的時候,現在的你或許也能模糊知道小姐背後的勢力的龐大,因此打著小姐主意的人也並不少,不過好在這迦南學院不愧是名聞大陸的古老學院,倒也示讓得小姐出什麼岔子,不然的話,我恐怕將會受到家主極其嚴厲的斥責。「凌影含笑道,他這話的潛在意思,便是想讓得蕭炎清楚薰兒為了他的安全付出多大的風險,而不是再因為這事,對薰兒產生什麼不滿的情緒,與蕭炎接觸過一段時間的他心中清楚的知道,這個傢伙對暗地監視很是有些排斥。

對於凌影話中之意,蕭炎自然是聽了出來,當下輕嘆了一口氣,手掌拍了拍一旁的薰兒的腦袋,苦笑道:」你這個妮子我能有什麼事情?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瞧得蕭炎臉色並未有什麼責怪,薰兒心中悄悄鬆了一口氣,嫣然一笑,並未開口辯解。

「凌老,上次分別倉促,些次見面,蕭炎再次為你老的出手說聲感謝了。」蕭炎站直身子,對著凌影微微彎身,沉聲道。

」呵呵,蕭炎少爺何必客氣?我也只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凌影連忙擺了擺手道。

」蕭炎哥哥,此次讓得你與凌老見面,主要是前段時間我讓得他回去仔細調查了一下族中高手出動,其中並未發現有斗皇強者在幾個月前進入過加瑪帝國「薰兒輕聲道。

聞言,蕭炎一怔,他原來只是心中有些懷疑父親的失蹤與薰兒背後的勢力有關係,但經過與她談論之後,那些懷疑倒也是淡了下去,可沒想到這妮子竟然還真的大費周折的派遣人去調查。

」蕭炎少爺,你父親失蹤之事,的確與我們無關,蕭家或許應該說很久以前蕭家,與我們有著一些頗深的淵源,但這淵源之中,思怨太多族中的確曾經有強者建議直接將你蕭家所有人全部帶回去,可最後因為爭議的巨大,而選擇了放棄。」凌影沉吟了一下,緩緩的首:「最後幾年,也很少有人再提起這事,所以,你父親失蹤之事,應該是另有其人所為。「

蕭炎緊皺著眉頭,嘆了一口氣,聲音低沉的首:」可我蕭家如今只不過是一個帝國二流家庭而已,怎麼可能會驚動斗皇強者對其出手?如些說來,或許最大的嫌疑還是得落在雲崗宗身上,唉,那個該死的大長老「

蕭戰是在那雲嵐宗大長老的追擊中失蹤的,而且當時並未有其他人在場,所以人究竟是失蹤的,還是被暗中虜走,除了他,恐怕沒人知道,可如今當事人已經死了,蕭戰的行跡,則是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了起來,但是,不管如何,這事無論怎樣看待,都是與雲嵐宗有著一些關係。

當初在暴怒之下,蕭炎有些失去理智的當場擊殺大長老,事後便是被雲嵐宗傾力追殺,一路逃亡,最後逃出加瑪帝國,期間卻是根本沒有半點空閑時間來深思這之中的一些蹊蹺,如今再度提起雲嵐宗,冷靜下來的蕭炎,心中則是開始有著幾分懷疑,但是從哪大長老臨死前的表現來看,又不是像是在撒謊。

「唉」使勁的甩了甩頭,蕭炎嘆了一口氣,不管如何,父親失蹤之事,都暗中與雲嵐宗牽扯著些許迷霧,這事,或許會在日後再度回來加瑪帝國時,會得到一些端倪。

而現在么,被一路追殺出來的他,尚還未具備那種與整個雲嵐宗抗衡的實力,所以,些時蕭炎唯一能做的,便是安靜苦修,隨時將那隕落心炎得到手中,他清楚,若是按照正常修鍊的話,沒有個五年時間,他或許根本不可能具備回去向雲嵐宗復仇的實力,所以他的指望,全部都落在了那隕落心炎之上,只要有了這第二種異火,那麼修鍊神秘焚決的蕭炎,或許便是能夠得到真正與雲嵐宗抗衡的力量。

「雲嵐宗」凌影嘴中也是念叨了一下這個當初不被他太過重視的勢力,渾濁老眼中卻是忽然閃過一抹異樣神爭,瞬間后,便是歸於元形。

「雲嵐宗又和他們扯上關係,當初被他們追殺出加瑪帝國,我說過,我遲早會回去!而到時候定要將這事搞得水落石出不可1蕭炎狠狠的握著拳手,聲音之中壓抑著暴怒與殺意。

薰兒微微點頭,輕聲道:「我會讓得人注意雲嵐宗..蕭炎哥哥也不用太過著急,安心修鍊方才是征途。」

蕭炎臉色略有些陰沉,片刻后,點了點頭,手掌揉了揉額頭,再度與凌影交談了一會後,興緻有些不太高興的他,便是緊皺看眉頭獨自離開了薰兒的房間。

望著蕭炎離開的背影,薰兒縴手輕揮,一股勁風將房間門帝得緊緊關上,旋即似是有些怕不保險,一道金光從掌心中射出,最後得房門覆蓋。

「凌老,你似乎知道了一些與雲嵐宗有關的東西?」將隔音工作做好,薰兒忽然輕聲道。

聞言,凌影一愣,遲疑了一會,方才點了點頭,壓低了聲音道:「這次回去,我特地查探了一下雲嵐宗的一些情報,確實從中發現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東西」

「說。」薰兒眸了微眯,震人心魄的淡淡金芒從眼中掠過,揮手道。

「這個一直龜縮在加瑪帝國之中的努力,似乎和「那些傢伙」暗中有著一些極為隱晦的來往」凌影緩緩的道。

「那些傢伙?」薰兒微微一怔,旋即俏臉微變:「你是說他們?」

「嗯。」凌影點了點頭。

「雲嵐宗怎麼會和他們牽扯上?再怎麼說,雲嵐宗也是曾經出過一些在大陸上擁有不小名氣的頂級強者啊,又怎會與他們糾纏?」薰兒詫異的道。

「不清楚不過似乎來往時間也不算太過長久,或許只是和上一任雲嵐宗宗主,也就是如今的斗宗強者雲山有過來往吧而這事,雲嵐宗內,知道的人恐怕都不多,我在想,甚至連如今的雲嵐宗宗主,雲韻,都是不知道雲山與他們之間的來往不然的話」凌影說到這裡,遲疑了一下,望著薰兒那恬靜的臉頰,輕聲道:「不然以她和蕭炎少爺間的一些關係,不可能會什麼都不表現出來」

薰兒微微點頭,申請依然平靜,沒有因為這句話而有什麼變化,只是聲音似是冷了一些:「如果他們真是和雲嵐宗有牽扯的話那麼說不定蕭戰叔叔的失蹤,會和他們有著一些關係,畢竟他們也知道蕭家有著關於「那東西」的一部分鑰匙,不過這些傢伙也明知道我們與蕭家的關於,可卻還敢如此肆意妄為,可當真是越來越猖狂了。」

「嗯。」

凌影點了點頭,目光盯著薰兒,有些遲疑的道:「小姐。您已經在蕭家十幾年了當初族中讓你來到蕭家,本意是想讓得你暗中取得蕭家的那部分鑰匙,可你確實來了加迦學院,如今已經這麼多年了,卻沒有任何有關鑰匙的消息,這次回去,我可是聽見族中有一些不太滿意的意見出現了若非是礙於蕭家祖輩曾經與族中有過血誓,恐怕一些人都得打算用強了。」

薰兒眸子輕抬,靈動眼眸中有著金色火焰跳動,聲音平淡的道:「不用理會他們。」

聞言,凌影苦笑了一聲,只得點頭。

「關於雲嵐宗與「他們」之間的牽扯,也暫時不用告訴蕭炎哥哥,等到他有實力與雲嵐宗抗衡時,再說也不遲,如今說了,怕會對他不好。」薰兒提醒道。

「是。」凌影點了點頭,恭聲應道。

「嗯你先離開內院吧,這裡強者太多,若是發現了你的行跡,總是少不了一些麻煩。」薰兒揮了揮手,吩咐道。

「是。」凌影再度點頭,道:「我會在深山中待著,小姐若是有事,發族中特殊信號便成。」

凌影話語說話,身形一顫,身體便是發現一陣詭異的扭曲,最後化為一道陰影,無聲無息的融進房間內的黑暗中

在凌影消失之後不久,薰兒這才輕嘆了一口氣,眼中有些奇異的金色火焰緩緩褪去,縴手揉了揉臉頰,讓得那淡然的臉頰多了一分柔和,然後轉身行出了房間。

出了房間,薰兒目光四下騷動,最後停在了樓閣的最頂層處,緩步走了上去。

走上頂層,此時天色已經漸暗,黑漆漆的天空上偶爾點綴著幾顆星辰,一輪淺月掛在天際,散發著淡淡月華。

蕭炎坐在北角地面,手中把玩著一枚散發這奇異毫芒的古玉,在月光的照耀下,古玉表面上的那些奇異紋路,似乎也是在猶如呼吸一般,時亮時淡,不過這並沒有吸引過蕭炎的注意力,他的視線,只是緊緊的盯著古玉之中那一點不斷游的靈動光點,這個光點,代表著父親的生亡,在這種時候,也唯有這依然還散發著生機的光點,方才能夠讓得蕭炎真正的潛心修鍊。

「蕭炎哥哥。」

少女清脆的聲音,忽然在不遠處響起,蕭炎抬頭,望著微笑著走過來的薰兒,也是站起身來,薰兒微笑著走向蕭炎,然而當其移動的目光忽然因為光亮而停在蕭炎手中那塊古玉上時,走動的腳步卻是徒然頓下,清雅的俏臉之上,一抹驚愕緩緩浮現。

「這這,這是陀舍古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