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五十三章陀舍古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三章陀舍古帝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陀舍古帝玉?

聽得那從薰兒嘴中冒出來的奇怪詞語。再看著她臉頰上的驚愕。蕭炎眉頭微皺。手掌緊握著手中這塊溫涼的神秘古玉。:「你認識這東西?」深深的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薰兒臉頰上的神情變幻不定。許久之後。方才一咬銀牙。快步走至蕭炎身旁。低聲道:「炎哥哥。這玉。你是從哪的來的?」

「家族遷移時。長老所給。讓我保護。

」蕭炎望著兒那異樣的神色。眉頭皺的更深了一些。沉聲道:「怎麼了?」

「原來就是這東蕭家所握的那部分鑰匙。原來就是陀舍古帝玉」兒目光緊的注視著蕭炎手中的古玉。心中念頭如潮水一般急速翻湧。半晌后。她緩緩閉上眸子。旋即睜開時。眼的驚愕已經逐漸平淡。

「蕭炎哥哥。這陀古帝玉。日後你不要在任何面前拿出來。記祝是任何人。」兒緊握著蕭炎的手掌。臉頰上的神色有著一抹前所未有的鄭重。

「雖然這個大陸上或許認識這東西的人只有極少數。但是若被其他人知道了你身懷陀舍古帝玉的話。恐立刻會招來殺身之禍。甚至連這南學院。也說不定會眼紅出手。」兒聲音說極低。似乎生怕被人偷聽去了一般。

的薰兒那鄭重神。蕭炎臉龐也是凝重了許多。手掌握著這塊神秘古玉。一股淡淡的溫從中散發而出讓他心中刻保持著冷靜。點了點頭。他低聲道:「這東西為什麼會叫陀舍古帝玉。它不是我蕭家族長身份象徵么?」

兒微微點頭。輕聲道:「經過這長久的歲月。許現在蕭家已經沒有人知道這塊玉的底細因此只按照口口相傳的將它當做是一種族長信物。並且將一,靈魂印記儲存其中。以方便讓的族人隨時知道族長的生死情況。」

「那它究竟是什麼來歷?聽你這般說。這所謂的陀舍古帝玉似乎還是一種極為了不起的東?它又如何會在我蕭家之中&#39」蕭炎沉聲問道。

「何止了不起」心中苦笑了一聲。薰兒卻是搖了搖頭:「蕭炎哥哥。因為一些緣故。現在我並不能告訴你太多的事情不然的話。對你沒有半點好處。你若相信薰兒的話。那麼就聽我一次以後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拿出這塊玉。」

眉頭皺成一條線。蕭炎望著薰兒那略帶著些許哀求的臉頰片刻后心頭一軟。只嘆息點了點頭。手一翻。便是將那塊神秘無比的古玉收進納戒之中。

見到蕭炎將古玉收好。兒這才鬆了一口氣。輕道:「蕭炎哥哥。好生保管它雖然你手中的這塊陀舍古帝玉並不齊全可同樣隱藏著極其龐大的能量以及神效。只不過今為止蕭家的列位長輩只是研究出了它能儲存靈魂印記的這一點微不足道的功能。日後。或許它會給你巨大幫助。」

蕭炎微微點頭。眼灼灼的盯著薰兒。一時間。兩人卻是忽然沉默了下來。

被這沉默氣氛弄的渾身有些不自在。特別是在蕭炎那灼灼視線下。兒心中不由泛起一抹苦笑。嘆了一氣。仰起頭光直視著蕭炎。聲音輕柔的道:「蕭炎哥哥。有些東西。我的確隱瞞了許多。可相信兒。那絕對不會對有半點壞處」

「相信我。只要等到蕭炎哥哥有實力與雲嵐宗抗衡時。我會將所有的事情都全部告訴與你。包括薰兒背後的勢力。以及和蕭家的淵源。」

眼睛緊緊的盯著薰兒。好半晌后。蕭炎緩緩點了點頭。手掌揉著兒腦袋。低沉的道:「好。我等著你對我全部托盤的那一天。」說完。他便是率先轉身。徑直對著樓梯走下。

望著蕭炎消失在樓處的背影。薰兒再度苦笑了一聲。咬著銀牙低聲道:「唉。算了。不要再管族中的任務了。讓我從蕭炎哥哥手中取走「陀舍古帝玉」。我可辦不到反正此事沒有其他人知道。族中的人。應該也猜不到它會在蕭炎哥哥手中。」

漆黑房間之中。淡淡的月華從窗口處揮灑而進。將房間內照射的有些朦朦朧朧。

蕭炎盤坐在床之。靈魂力量全力破體而出。靈魂感知力把這所房間里裡外外都是包裹在其中。房間中的每一處黑暗。都是被其來回搜尋。而如此謹慎的持續了將近十幾分鐘后。蕭炎方才一彈漆黑戒指。頓時。一縷淡淡光芒飄。片刻后。凝聚成蒼老的身影。

「老師」的葯老身影。炎嘴巴一動。欲開口。葯老便是揮了揮手。沉吟道:「我知道你想問與那「陀舍古帝玉」有關的事情但是這東西。連我也只是模糊聽說過。倒也從未見過」

聞言。蕭炎略有些失望。試探的道:「那老師可知道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我所能告訴你的。便是這個陀舍古帝玉。或許與千年前那個陀舍古帝有些關係」葯老沉默了許久。方才緩緩的道。

「陀舍古帝?」

蕭炎一怔。嘴中喃著重複了一這名字。片刻后。有些疑惑的道:「是一個人?」

「或許稱之為神都為過。」葯老嘆了一口氣。氣中有著一股莫名的敬畏。

心頭一震。蕭炎喉嚨滾動了一下。自然是知道。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神靈。若說是有。那也只是一些鬥氣修鍊到了能與天的相抗衡的巔峰境界的生靈。

「難道。他他是一名斗帝?」

最後兩個字。蕭炎聲音中都是了幾分顫抖。在這個大陸上。不管是誰。只要提起這個代表著無以倫比以及至高無上的巔峰一詞時。都是會忍不住的心生一股敬畏。

「嗯。」

葯老的靈魂體也是在此刻顫抖了幾下。低沉的聲音在房間中回蕩著:「鬥氣大陸上。斗聖強者或許是鳳毛麟角。可斗帝卻是極難出現。那個不可跨越的障礙。的不少天資令的天的都為之驚艷的修鍊界巨。都是黯然而退。拋已經遺失的上古時期不談。如今的時代。除了千年前那位陀舍古帝。大陸。以我所知。還未出現第二位」「斗聖與斗帝雖一階之差。可卻是宛如天的之別。這麼多年。那些有著資格衝擊這一境的巔峰強者。卻最終以失敗收常」

「而你手中的這「陀舍古帝玉」。或許便是屬於那位傳說中的陀舍古帝所遺留之物吧?雖不太清楚它的確切用途。而且看模樣。它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光是它前主人的這個名頭。便是足以引動大陸強者趨之若的前來搶奪。所以。你那女友讓的你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拿出這東西。還是有著一些道理的。」

葯老臉色也是顯的有些凝重。他也未曾想到。蕭家竟然會擁有這等足以掀動大陸的奇物。而且。他也更是明白的知道。若是這事情傳了出去。蕭炎將會面臨何等嚴峻的情勢。這個東西所吸引而來的強者。可不是那雲嵐宗可以相比。恐怕隨便來一人。都會到他巔峰時期的等級。而憑此時蕭炎的實力。無疑是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陀舍古帝」

深嘆了一口氣。蕭苦笑了一聲。忽然間有種虛幻的感覺。原本以為只是一塊普普通通的族信物。如今卻是忽然和那一尊只存在於傳說中神一般的人物有了關係。這般近乎突兀的變化。實在是令的蕭炎感到有些不太現實。

「我知道這事情衝擊太大。你便當今天這事沒有發生吧。這事只有我們三人知道。想必不會泄露出去。日後。這塊陀舍古玉或許會對你有著幫助。可現在。你的實力。根本遠遠不足以觸摸到它的奧妙。所以。便先讓它安靜的呆在納戒中吧。」望蕭炎的神情。葯老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蕭炎苦笑著點了點頭。如今。也只能這樣了。只不過忽然間身懷這等巨寶。也難免他會感到心裡忐忑。

「從明天開始。你進入天焚鍊氣塔進行閉關吧。早日達到斗靈級別。也好為搶奪「隕落心炎」增加一些成功率。」葯笑著道。

蕭炎點了點頭。沉默了一會。心中倒是釋然了一些。所謂的斗帝啊什麼的。距離他實在是太過遙遠不可攀了。他現在。最想要到的。還是那天焚鍊氣塔中的隕落心炎。那東西能給自己實實在在的力量。而這所謂的陀舍古帝玉姑且不說它究竟是不是那位傳說中的陀舍斗帝所遺留下東西。就算是。但蕭家那麼代祖輩都未研究出什麼。蕭炎可不相信自己隨便琢磨一下。便是能夠研究透徹。所以。與其將期望放在這根本還不確定有何作用的陀舍帝玉之上。還不如增加實力。將主意打到隕落心炎上。

如此。反而還要更加靠譜以及現實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