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六十一章赫長老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一章赫長老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蕭炎臉龐冷漠,手中青紫火蓮,狠狠的對著一臉驚駭,恐懼的雷納砸了下去,看其那兇悍勁頭,竟然是沒有絲毫留情的打算。

「住手1

然而,就在當火蓮間隔雷納僅僅只有兩尺距離時,一道蒼老低喝猛然由遠而近傳來,由於喝聲中所蘊含鬥氣之強,導致這片區域的學員頓時被震得耳膜一陣發疼。

聽到喝聲,蕭炎臉龐微變,心中急速閃過念頭,猛然下砸的手掌強行僵在了半空處,不過饒是如此,火蓮之上的熾熱溫度,依然是在一瞬間將雷納德頭髮燒成了一堆灰燼。

「嗤1

在蕭炎手掌停止的剎那,一道極為強悍的勁風猛的自半空閃掠而來,不過卻並非是對著蕭炎所發,而是重重的射在雷納身體之上,頓時,在這股兇悍勁氣之下,雷納德身體猶如那斷弦的風箏一半,在半空中翻了個滾后,重重的砸在牆壁之上,當下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將漆黑的地板渲染成一片暗紅之色。

而前的雷納被一擊打飛,蕭炎也失去了攻擊目標,只得緩緩挺直身子,手掌拖著一朵巴掌大小的青紫火蓮,隨著場中目光一起轉向那喝聲傳來之地。

在光線明亮的通道盡頭,幾道影子閃掠而來,當先以人明顯是一位老者,其速度極為快捷,眾人僅僅看見其身形幾個閃躍間,便是已經出現在了這處事發之地中。

「赫長老?!他怎麼會被驚動出來?」

瞧得出現的這位身形略有些佝僂的老者,一些圍觀學員不由得臉色微變,旋即失聲驚呼了出來,這些守塔長老在內院地位極高,一般這種學員互相間鬥毆的事情他們根本不會出面,沒想到今天,這位第三層的最大管事,竟然會現身,這讓得這些學員不由得有些驚訝。

在老者閃掠而來后不久,四五道身影緊緊而隨,這幾人都是塔內的導師,同樣額、也是感覺額到這邊那恐怖的能量波動,方才趕過來的。

「你們在幹什麼?1身形有些佝僂的老者,凌厲目光環顧四周,冷聲喝道。

聽到老者的喝問,周圍的學員都是緊閉起了嘴巴,這些長老在內院的聲威,那是不可侵犯的,得罪了他們,准沒好果子吃。

「赫長老,怎麼會驚動你老人家?這裡只是普通的切磋而已埃」略有些甜美的嬌聲打破沉默,原來是那柳菲快步上前,沖著赫長老笑著道。

「普通切磋?哼,若是再來晚點,恐怕就得出人命了1赫長老冷斥一聲,移動目標停在了蕭炎身上,而當其目標掃到蕭炎掌心中的那朵青紫火蓮上時,眼瞳驟然一縮,他能感覺到那火蓮之中所蘊含的恐怖能量。

「小傢伙,能先把你手中的火蓮先化解去不?這裡的事我會主持公道」對著蕭炎走了一步,赫長老便是停了腳步,在這個範圍內若有任何突發情況,他都能瞬間解救。

「全聽長老吩咐。」聽得赫長老的話,蕭炎略微遲疑了一下,便是點了點頭,他也清楚這些長老在內院所擁有的能量,自然也不願意輕易得罪他們。

右手緩緩覆蓋上懸浮在掌心處的青紫火蓮,靈魂力量暴涌而出,然後侵入其中,將其內緊密結合的一些火焰能量,再度分離了開來,隨著如今實力的增長,蕭炎對這佛怒火蓮也是掌控的越來越爐火純青,以前連融合都掌握不好,現在,卻是已經有了收放自如的本事。

隨著靈魂力量的侵蝕,青紫互聯開始出現了劇烈的波動,而瞧得火蓮的波動,那郝長老的臉龐頓時緊張了許多,猶如鷹爪般的乾枯雙掌微微曲卷,凌厲的鬥氣在掌心中若隱若現,隨時準備著出手。

不過好在並未出現郝長老所預料的最差情況,青紫火蓮在波動了一陣后,便是逐漸變得虛幻,片刻后,竟然便是憑空消失在蕭炎的掌心之中。

見到那恐怖的火蓮終於消失,郝長老悄悄鬆了一口氣,緊繃的身體也是緩緩放鬆了許多。

「小傢伙,你是叫蕭炎是吧?」在鬆氣之餘,郝長老上下打量了一下蕭炎,再想起先前的那恐怖火蓮,眼中閃過一抹訝異,對著蕭炎到。

微微一怔,蕭炎沒想到自己的名字連這位郝長老都聽過,當下忙笑著點了點頭:「小子蕭炎,見過郝長老。」

「呵呵。」笑著點了點頭,面對著蕭炎,郝長老那冷厲的臉色明顯緩和了許多,問道:「這裡發生了何事?」

「郝長老,這處修鍊室您也知道,是菲兒常用之處,今天被這人霸佔,雷納大哥只不過是想替菲兒討個公道,但沒想到這人下手如此之狠,先前若不是長老出聲,恐怕雷納大哥就得命喪此處了。」聽得郝長老詢問事情始末,那柳菲急忙上前一步,俏美的臉頰上略有些委屈的道。

因為長久在第三層修鍊,所以柳菲與赫長老倒是有著幾面之緣,而且因為前者生得貌美,因此平日偶爾說話,赫長老倒對其頗為溫和,如今她率先開口,自然是打著幾分想讓赫長老處罰蕭炎的念頭。

若是放在平時,換個普通學員,赫長老或許也就念著男人不和女人計較的份上,斥責前者一番,但是今天這犯事之人可是蕭炎。大長老點名了要讓得他們照顧的學員,所以,那柳菲的願望,明顯是要落個失望結局了。

果然,聽到柳菲的斥說,赫長老只是淡淡的翻了翻眼皮,並未理會,只是將目光掃向蕭炎,笑著道:「蕭炎,你說說吧。」

見到赫長老竟然沒有理會自己,那柳菲不由得一怔,旋即悻悻的退了回去,她清楚這些長老的實力,若是換做她表哥親自來的話,或許還能給幾分面子,可以她的實力和修鍊天賦還是省省吧。

淡淡的瞥了一眼惡人先告狀的柳菲,蕭炎臉龐上劃過一抹毫不加掩飾的冷笑,對著赫長老一拱手,將先前的事情始末,詳細的說了一遍,因為有著眾多旁觀者,所以需要也並未添油加醋,僅僅只是按照實情說了一遍。

隨著蕭炎的訴說,赫長老的臉色不由得略有些難看了起來,微微偏頭,他冷冷的瞥了一眼正從牆角處爬起來的雷納,而被他這一瞥,那原本還囂張的雷納頓時臉色白了許多。

在一旁的柳菲,聽得蕭炎竟然把她也是抖了出去,當下俏臉不又得再度難看了一些。

「雷納,身為學長,卻是不守塔中規矩,責罰三十天「火能」,三天之內繳清,否則一月之內,禁止進入天焚鍊氣塔。」在蕭炎將事情始末說完之後,赫長老微微點了點頭,旋即在眾多視線注視下,將目光轉向雷納冷聲道。

而聽得赫長老嘴中吐說出的處罰,周圍學員不由得愣了一愣,旋即將憐憫的目光轉向了臉色蒼白的雷納,這個傢伙,這次可是要大出血了。

「柳菲,雖然並非主犯,可卻有這慫恿知錯,責罰十天「火能」,三天內繳清,否則同上處罰。」

冷厲目光再度轉向柳菲,喝聲,確實讓柳菲有些獃滯了起來,他沒想到赫長老竟然連自己都是要處罰。

「蕭炎,雖事出有因,可下手過狠,責罰五天火能,以示警戒。」赫長老最後目光再轉向蕭炎,輕聲喝道。

聽見赫長老對蕭炎的這不同不癢的處罰,周圍等人再次感到驚愕,綿綿相許了一眼,旋即似是明白了什麼的保持了默然,切磋間下死手,按照規矩,可是要受到極重處罰的,有些倒霉的,甚至會一兩個月不準進入天焚練氣塔中修鍊,這與蕭炎那處罰的五天「火能」想必起來,自然是天差地別

眾人都是沒想到,那蕭炎竟然還有這般後台,而柳菲和雷納,這次也算踢到鐵板上去了。

「赫長老,你對蕭炎的判決是不是有些太輕了?切磋間下死手,可是要被禁止進入天焚鍊氣塔的1柳菲臉頰鐵青,聲音都是變得尖銳了許多。

「若是不服判決,可是去尋找大長老或者院長…」赫長老看了柳菲一眼,淡淡的道。

聞言,柳菲氣急,這大長老平日極少出現,她去哪尋找?至於院長,從進入內院到現在,她從未見過那神秘院長一次面,更遑論去找他申冤?

「好了,今日之事,到此結束,日後若是有人再不守塔中規矩,那便不要怪我要從重處罰了。」赫長老目光掃過四周,而與其目光接觸的人,都是趕忙低頭應是。

赫長老看了蕭炎一眼,然後便是轉身對著來時道路走去。

「小傢伙,下次與人切磋,不要再這般拚命,想要立威固然是好,可過猶不及礙」望著離開的赫長老,蕭炎剛欲彎身恭送,弟弟的蒼老聲音,便是在其耳邊輕輕徘徊起來,而聽得這聲音,蕭炎一怔,旋即默默點頭。

隨著赫長老的離開,這片區域再度陷入了一陣尷尬的安靜,那些再度望向蕭炎的目光中,也是多出了一份敬畏,這並非是因為赫長老對他的袒護而產生,而是因為先前蕭炎所施展的恐怖火蓮,明眼人一眼便能夠瞧出,先前若是蕭炎攻擊不停頓以及赫長老不出現的話,現在的雷納,恐怕早就變成了一具死屍。

並未在意周圍的目光,蕭炎轉身再度對著那間高級修鍊室走去,在路過柳菲時,腳步一頓,淡淡的道:「不打你,只是因為你是個女人,若是換做男人,你下場比雷納好不了多少…」

說完蕭炎一拂衣袖,徑直走進修鍊室之中,留下咬著銀牙,一臉鐵青的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