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七十四章幸不辱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四章幸不辱命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隨著韓閑的煉製結束,廣場之中也是不由得微微響起了些竊竊私語。

「那傢伙煉製成功了?」吳昊對戰鬥雖然極為熱衷,可這煉丹則是一竅不通,瞧得那韓閑走出石台,並且將手中的丹藥交給赫長老,當下眉頭不由得緊皺了起來。

「應該沒有吧,據說五品丹藥成型,可是有著一些異象的,但先前除了一陣普通葯香之外,並未出現半點異象,而且看赫長老那臉色,似乎也不像是見到五品丹藥而流露出來的表情。」熏兒略微沉吟了一下,微微搖頭,輕聲道。

聽得熏兒分析,一旁吳昊等人也是微微點了點頭,抬頭將目光轉向依然全神貫注煉製中的蕭炎,低聲道:「但是就算韓閑沒有煉製成功,可好歹交了一份東西,若是蕭炎還是如同前二次那般雙手空空,就算最後二人都煉製不成功,可勝利,依然是被歸到韓閑頭上埃」

「那就起到蕭炎哥哥能夠煉製成功吧。」熏兒苦笑了一聲,這種時刻,他也只能這般安慰到。

在廣場之中所有目光的灼灼注視下,蕭炎猶如未聞,眼鏡緊緊的盯著葯鼎之中,在那熊熊青色火焰之上,一大團淡紅色的精純藥液正在急速翻滾,即使相隔著厚實的葯鼎,可蕭炎依然是能夠透過延伸到鼎內的靈魂力量,清晰的感覺到這團藥液之中所蘊含的龐大力量。

「提煉已經完成,接下來,便是該融合了。」眼鏡死死盯著翻騰的淡紅色藥液,蕭炎心中輕輕呢喃道。

上一次便是失敗在這裡,所以這一次,清楚了失敗原因的蕭炎,靈魂力量分為二股,盡數湧入葯鼎,一股死死的壓制著火焰,另外一股,則是閃電般的將藥液包裹而進,然後猛然間爆發出極其強大的壓縮之力。

似是感受到來自周圍的壓縮力量,淡紅色藥液忽然劇烈的波動了起來,而隨著他的每一次波動,便是會有著極其強橫的能量漣漪從中暴涌而出,最後與靈魂力量所形成的無形大手碰撞在一起。

「1

石台之上,葯鼎微微一顫,一陣清脆的碰撞聲響從裡面傳出。

葯鼎顫抖間,蕭炎臉色也是微微變了變,腳掌猛的一地,隔空對著葯鼎的手掌突兀的朝前狠狠一握,那模樣,就猶如是要將面前的空氣捏碎一般。

隨著蕭炎手掌的緊握,葯鼎之中劇烈翻騰的藥液陡然一滯,周圍靈魂力量所形成的無形大手,頃刻間力量暴漲,原本一大團的藥液,此刻已經只有乒乓球大小,不過當其縮小到這般地步時,便又是陷入了劇烈反抗,無論如何都是不肯進入那最後一部。

白暫的臉龐,在藥液的殊死抵擋中逐漸的湧上漲紅,蕭炎沒想到這龍力丹竟然如此難以煉製,這般反抗程度,就算三紋青靈丹也是較之不上,不過蕭炎心中也清楚,如果自己這一次能夠將這龍力丹煉製成功,那麼自己怕是能夠直接晉入五品煉藥師的地步。

蕭炎臉色的變換,同樣是被廣場中的人群收入眼中,況且先前葯鼎顫抖的狀況也是被他們所瞧見,當下眾人皆是將心提到了嗓子眼,眼鏡眨也不眨。

「煉製五品丹藥便已是這般困難,真不知道更高拼接的丹藥,會是何等艱難?」靈魂力量在與藥液中所蘊含的力量僵持間,蕭炎心中快速的閃過一道念頭,旋即深吸了一口帶著熱度的空氣,臉龐瞬間被漲紅所充斥,隔空對著葯鼎的右手掌先是逐漸張開,然後再度顫抖著緩緩握攏,低沉的喝聲,自其喉嚨間穿了出來:「給我凝1

喝聲落下,蕭炎手掌陡然緊緊握上,而隨著其手掌握攏,葯鼎之中僅僅只有乒乓乓球大小的藥液猛的一陣顫抖,旋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縮小,只是眨眼時間,藥液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拇指大小的淡紅色丹藥雛形。

丹藥成型,最艱難的一步已經度過,蕭炎額頭之上冷汗滴落而下,急促的呼吸了幾口空氣,那死死壓抑的青色火焰,也是開始緩緩的釋放出熾熱的溫度,烘烤著那枚規則不一的丹藥雛形。

與韓閑所拿出的那枚半成品不同,蕭炎如今葯鼎之中的丹藥,飯菜是真正的雛形,這枚丹藥雛形的外表同樣不甚規則,但是色澤,卻與韓閑的那斑駁的半成品截然不同,後者的那枚半成品,人若是吃了,究竟是會得到短暫時間暴漲力量呢,還是會被其中那胡亂揉雜的藥材力量給衝擊得爆體而亡呢,這沒人知道,因為沒人敢吃那東西試試。

蕭炎葯鼎中的這枚丹藥,雖然尚還僅僅是雛形,但是卻已經初步具備了龍力丹的藥效,這時候服下他,雖然增幅的力量肯定比不上正品丹藥,但是,至少,他不會對人產生生命威脅。

從這幾點來看,這場比試,現在其實勝負已分。

望著那氣喘吁吁猶如脫水了一般的蕭炎,赫長老微笑著點了點頭,手掌緩緩附著鬍鬚,偏頭望了一眼臉色有些蒼白的韓閑,看來,後者也是清楚的明白,光憑他那枚半成品,已經勝不了蕭炎的丹藥雛形。

「呵呵,韓閑,我說的沒錯吧?」赫長老拋了拋手中韓閑的那枚斑駁半成品,忍不住笑道。

嘴角微微抽搐,韓閑聲音極其難聽的笑了笑,道:「長老,比試可還未到最後呢,煉丹程序,凝丹的確是最困難的步驟,但是後面還有不少讓人頭疼的步驟呢,只要蕭炎其中錯上半點,恐怕連最後的一次機會都得浪費掉,到時候,我至少還有枚半成品。」

「那我們便繼續看著把。」見到這時候依然嘴硬的韓閑,赫長老笑了笑,也不再廢話,磚頭將目光再度投向蕭炎。

葯鼎之中,青色火苗不斷躥騰而上,熾熱的溫度將葯鼎變成了火爐,而那枚外形不太規則的丹藥雛形,則是在這烘烤之中,緩緩的變得圓潤起來,而且在其表面上,光澤也是越來越璀璨,遙遙看去,就猶如一枚紅寶石一般,在青色火焰之中,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在凝丹成型之後,接下來的烘烤,潤色等等步驟,蕭炎皆是完美的完成,但是這般精細的操作,也是令得蕭炎額頭之上的冷汗越來越密集,臉龐也是在急促的呼吸聲中,多了一絲蒼白之色,這一切都是顯示著,蕭炎已經快到極限了。

原本還因為蕭炎一步步順利而驚險的走過來而臉色難看的韓閑,在瞧得前者的臉色后,臉龐上才多出一抹冷笑,心中不斷詛咒著他靈魂力量枯竭。

韓閑的詛咒,自然是不可能次次靈驗,,並且他也是低估了蕭炎的韌性,後者雖然呼吸越加急促,但是那對漆黑的眸子,依然清明,並未因為半點外界因素而有所動遙目光死死的盯著葯鼎之內,在那青色火苗之間,一枚暗紅色的丹藥若隱若現,此時的丹藥,已經內斂了先前的耀眼,看上去,普通如平常丹藥,絲毫沒有一個五品丹藥那顯赫名字的外形。

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那枚暗紅色丹藥,此時的這枚丹藥已經近乎圓潤,蕭炎心中清楚,這枚五品「龍力丹」,即將真正成丹!

火焰之中,暗紅色丹藥開始了滴溜溜的旋轉,而隨著其旋轉的加劇,青色火焰之中的熾熱溫度,正在匯聚成扭曲的無形小匹練,遠遠不斷的灌輸而進。

「鐺1

在旋轉之間,暗紅丹藥之中,忽然有著一圈暗紅色的能連漣漪暴涌而出,最後重重的砸在葯鼎內壁之上,發出清脆而響亮的聲音。

察覺到暗紅丹藥的這般變化,蕭炎臉龐逐漸凝重,他清楚,這是五品丹藥的成型而造成的能量混亂,當年在加瑪帝國飛往塔戈爾壁的途中,葯老在飛行獸上煉製五品丹藥也是出現過這種異象!

「嚓。」

清脆聲音落幕後,忽然後一道極為細小但是在蕭炎耳中卻猶如驚雷般的聲音悄然響起。

眼瞳微縮,蕭炎目光轉移到葯鼎表面,確實發現了一條緩緩蔓延而出的細小裂縫,當下心中不由得一聲哀嘆,這是多少次煉丹炸爐了?

「鐺1

又是一道能量漣漪從丹藥中擴散而出,那一條裂縫也是迅速分叉,緩緩的蔓延到了葯鼎全身。

裂縫越來越密,到得最後,就是連廣場中的人,也是發現了葯鼎的變故,望著那裂縫中透出的淡淡青色火焰,所有人都是輕吸了一口涼氣,一些女學員更是忍不住的捂住了嘴,誰都沒有想到,在這最後關頭,竟然會出現這種令人無語的變故。

赫長老臉色此刻也是變了變,眉頭緊皺,視線緊緊的盯著葯鼎,瞬間后,目光微抬,看見葯鼎之後那嘴角噙著一抹無奈笑容的青年。

韓閑此刻,臉龐先是一陣錯愕,緊接著,錯愕轉換成幸災樂禍的笑容,特別是在清晰的聽到一簇卡擦聲音后,笑容更是變得濃郁了許多。

「」

在所有目光注視下,葯鼎上蔓延的裂縫忽然緩緩停止,見狀,所有人剛欲鬆一口氣,便是再度見到,葯鼎之內,那盲葯,又是爆發出了一股最為狂暴的能量漣漪。

能量漣漪擴散而出,悄然的與葯鼎相觸、最後,眾人便是聽見一道低沉的爆炸聲響,葯鼎碎片,梭梭的漫天飆射。

「功虧一簣」

望著那因為炸爐而升騰起淡淡白霧的石台處,赫長老極其惋惜的嘆了一口氣,若是蕭炎的葯鼎品質再高級一些的話,他絲毫不懷疑這個傢伙能哦古成功的將這龍力丹煉製出來。

「哎。」

廣場中,所有人都是長嘆了一口氣,為這最後的失敗而感到不值。

愕然的望著那忽然的炸爐,片刻后,韓閑嘴角溢出了一抹笑意,然而就在他剛欲忍不住笑出聲來時,一道咳嗽卻是從白霧中傳了出來,旋即腳步聲響起,外形有些狼狽的黑袍青年緩步走了出來。

此刻的蕭炎,臉龐上略有些黑斑,黑袍也是被燒得出現了不斷曲卷和黑洞,緊握的手掌中,不斷的滴著殷紅血液,血液掉落在地板上,濺出一朵血花。

瞧得蕭炎此刻形象,幾乎所有人都是保持下了沉默,心中替他湧出一股不值來。

韓閑也同樣是被蕭炎的形象感到有些愕然,不過緊接著他便是回過神來,上前一部,沖著蕭炎聳了聳肩,笑著道:「蕭炎學弟,煉丹失敗是常有的事,你可不要介懷,那三種藥房。」

蕭炎淡淡的瞥了這個一臉幸災樂禍笑容的傢伙,緩步上前,旋即與他身而過,沒有絲毫理會。

蕭炎的無視,讓的韓閑臉色沉了一下,攤了攤手,嘀咕道:「失敗的人都這樣。」心中這般想著,他臉帶笑容的轉過身來,緊接著,笑容逐漸淡化,直至最後的凝固。

與韓閑擦身而過後,蕭炎來至赫長老面前,後者似乎還在想著如何安慰這個潛力不凡的小傢伙時,前者卻是伸出那被獻血沾滿的手掌,然後緩緩攤開。

隨著蕭炎手掌的攤開,一枚還沾有一絲血跡的暗紅色圓潤丹藥,安靜的出現在了無數道震驚的視線之下!

「呵呵,赫長老,幸不辱命。」

捂著胸口輕輕咳嗽了一聲,蕭炎那輕緩的聲音,緩緩的在廣場之上徘徊,卻是令得無數人對那黑袍青年,由心升起了一分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