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九十一章調配藥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一章調配藥液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寬敞明亮的山洞之中,蕭炎望著面前擺放的一個大木盆,木盆之中盛滿這清澈見底的清水,在木盆一旁,有這一張簡易的木架,其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藥材,林林種種看上去恐怖足有幾十種之多,為了尋找這些藥材,足足費去了蕭炎將近三天的時間。

「地心誶體乳給我。」在檢查了以下所需藥材是否齊全之後,葯老對這蕭炎伸出來道。

聞言,蕭炎趕忙依言將東西放進葯老手中,後者我這拿盛滿「地心誶體乳」的玉瓶,微微掂量了一下。旋即扯開瓶蓋,頓時,一股淡淡的翡翠煙霧便是飄蕩而出,最後凝聚在瓶口。久久不散

葯老深吸了以口這霧氣,卻是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暖流從靈魂之中流淌而過,不由得笑著嘆道:「不愧是凝聚大地之力的靈物,竟然如此精純濃郁,難怪具有洗髓練骨這般奇效。」

笑著贊了一聲后,葯老將玉瓶微微傾斜,小心翼翼的倒了十滴猶如翡翠玉珠般的液體在那木盆之中。在這十滴翡翠液體離瓶之後,瓶中的液體立馬便是減少了將近四分之一。

而隨著十滴「地心誶體乳」的滴入,只見那木盆之中的清水,立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轉化成了濃郁的翡翠之色,並且,在那水面之上,還逐漸的滲透出了一股淡淡的霧氣。經久不散,看上去極為ud奇異。

好奇的望著木盆之中水液的變化。蕭炎捎了捎頭,愕然的道:「難道這次也需要在這裡面修鍊?」

「嗯。」葯老全神貫注的望著水液顏色的變化,隨口道:「地心誶體乳的能量太過龐大,憑你到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直介面服,所以只能採取這種方式,而且即使是這樣。也必須配合其他藥物的調和,方才能夠起到洗髓練骨之效,不然若是強行來的話,別說洗髓了,恐怕連你那條小命都會直接被洗掉。」

蕭炎訕訕一笑,自己身子骨沒那麼弱吧?

「把香燭草給我。」沒有理會蕭炎的暗中嘀咕,葯老在觀察一下水液的顏色和濃度忠厚,淡淡的吩咐道。

聞言,蕭炎手掌快速的伸上木架,從其上面拿起一株形狀猶如香燭般紅色小草,然後將之遞給了葯老。

握著這株香燭草,葯老手掌一晃,一團森白的火焰便是在其掌心成形,森白的火焰裊裊升騰,猶如一團冰焰般。

隨手將前者跑進火焰之中,僅僅是片刻時間,香燭草便是迅速枯萎,最後在骨靈冷火在炎烤中,化為了一滴紅色液體。

使用骨靈冷火將著地紅色液體幾番煉化之後,葯老屈指一彈,紅色液體便是落進了木盆之中。

隨著這滴紅色液體的落進,那本來猶如翡翠般的水面,也是悄然變的暗紅了一些。

「青蓮果」葯老再度淡淡開口,蕭炎急忙從木架上將這株果實藥材尋找了出來。

經過幾分鐘煉化,那青蓮果也是化為了一滴青色液體掉進木盆之中,令的其中水液也是多出了一抹淡淡的青色。

「蛇脫花」.

佛焰根.

一株株名稱不同的藥材不斷的從葯老嘴中吐出,而隨著其聲音的吐出,那木架之上的藥材也是急速減少,一個小時后,幾十種藥材,竟然便是已經完全變成顏色不同的液體被投入了木盆之中。

將最後一種藥材煉化之後,葯老也是輕鬆了一口氣,眼睛望向木盆之中,瞧得那變得五彩斑讕的水面,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對著一旁的蕭炎道:「脫去衣物,進入其中修鍊,直到水面顏色再度變回清水為止。」

蕭炎滿臉驚訝的望著那整合了幾十種藥材的精粹而匯聚成的五彩液體。心中不由得為葯老那神乎其神的凝練藥材手段感到佩服,這般手段,卻是與天賦無關,完全都是需要經驗的累積以及對各種各樣的藥材藥效的了解方才能夠達到。

「進入之後小心一點,雖然『地心淬體乳』經過這些藥材的修鍊的中和,效力變得溫順了許多,但其所蘊含的能量不減反增,所以你在修鍊之時,或許會有一些痛楚,熬過去會讓你受益匪淺。」葯老拍了拍手,笑道。

蕭炎點了點頭,快速的將身上衣物脫去,然後有些迫不及待的翻身躍進了木盆之中。

隨著身體侵入那五彩斑讕的水面,蕭炎身體頓時狠狠的打了一個冷顫,這水的溫度低得嚇人。如果不使用鬥氣護體的話,甚至是連皮膚都是會感到一陣刺心的痛楚。

「不要施展鬥氣包裹身體,那會阻礙藥力進入體內,這水的冰冷是因為我的骨靈冷火的緣故,對你沒什麼壞處。」就在蕭炎忍不住的想要使用鬥氣抗寒時,葯老的聲音卻是忽然響起。

聞言,蕭炎也只得無奈的點了點頭,身體浸泡在這五彩斑讕的液體之中,他倒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龐大能量,這如今尚還未進入修鍊狀態,水中充盈的能量就開始忍不住的往體內鑽去,令得蕭炎渾身有著麻痒痒的感覺,就如同有著螞蟻在身體上爬動一般。

狠狠的甩了甩頭,蕭炎壓抑住身體上的不適,這些年他吃過的苦頭不算少,因此這些酥麻感覺對他也造不成多大的阻礙,盤腿坐在木盆之中,雙手結出修鍊印結,眼眸也是逐漸閉上,呼吸悄然變得平衡而悠長,半響之後,身體上的麻癢感覺便是緩緩淡去,而蕭炎,也是進入了修鍊狀態之中。

木盆之旁葯老望著那進入修鍊狀態的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輕聲道:「洗髓煉骨固然有著絕大好處,可其中苦頭也是不小,熬過去便是大路平坦,熬不過,不僅會功虧一簣,說不得本身經脈還會被那股龐大能量衝擊得出現操作,到頭來落個得不償失的下場,雖說有些風險,可修鍊之途,沒有冒險與大無畏之心,如何能走遠?

隨著蕭炎進入修鍊狀態,那木盆之中的斑讕水面,卻是忽然間痛起了一個個細小的水泡,片刻后,水泡涌動得越加劇烈,那模樣,就猶如是身處沸水一般,雖然這沸水依然讓得蕭炎無比冰冷。

在水泡湧起的霎那,蕭炎身體卻是猛的一顫,他能夠感覺到,在此刻,水液之中無數股精純能量,猶如受到某種牽引一般,順著全身微微張開的毛孔,強行的對著體內涌灌而去!

由於湧進的能量實在是過於龐大,蕭炎甚至察覺到皮膚有些脹痛了起來,然而,這些湧進的精純能量並未因為他的感受而有所停滯,反而以更加兇猛的速度灌涌著,到得蛭后,一股股精純能量,由於無處可鑽。居然是在蕭炎皮膚之下胡亂的竄動了起來,而隨著它們的竄動,蕭炎身體之上的皮膚也是鼓起了一道道四處亂竄的痕,那模樣就猶如皮膚之下隱藏著一條條小蛇一般。看上去頗為可怖。

外表的猙獰恐怖蕭炎自然是察覺不到,他現在只能全力運轉心神,隨時關注著體內的任何動靜。

那些湧進體內的五彩斑讕能量,並未聽取蕭炎的任何指揮,而是極其有目標性的直衝體內各處骨骼。而凡是被他們撞見的骨骼,都是會在一瞬間變幻成五彩顏色,而在這五彩顏色之下,蕭炎能夠模糊的感覺到,有著什麼東西侵進了骨骼之中,並且還與其中骨髓摻雜在了一起。

對於這些能量的舉動,蕭炎沒有絲毫的阻止辦法,所以,他除了眼睜睜的看著體內越來越多的骨骼被渲染成五彩顏色之外,卻是沒有半點辦法。

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蕭炎體內的骨骼,幾乎便是完全被籠罩在了那斑讕顏色之中,一眼看去,到處都是瀰漫著五彩之色,頗為詭異。

就在蕭炎為這些能量這般舉動而感到有些疑惑之間,心尖卻是猛然狠狠的顫抖了幾下:他感覺到,骨骼之中,似乎在此刻突然間燃燒起來了一般,一股深入骨髓的灼痛之感急速蔓延而出,最後擴散到全身每一個角落之中。

牙齒緊咬,蕭炎那盤做在木盆之中的身體不住細微的顫抖著,皮膚之上,也是湧現了一陣異樣的紅潤,額頭處,冷汗密布,最後猶如小雨一般,順著臉龐滑落而下,掉入木盆之內,他現在方才明白,葯老為何會說有一些痛楚,但是,這一些痛楚是不是有點過頭了?

站在木盆之外的葯老看著蕭炎這般舉動,眼角也是忍不住跳了跳,旋即輕嘆了一聲,低聲道:小傢伙,可要熬住啊;若是洗髓成功,晉入斗王階別時,那可會省去絕大的麻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