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九十四章回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四章回院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山峰之巔,一道黑色人影如奔雷般的閃掠而動,淡淡的銀色電芒在人影腳下若隱若現,手中一柄碩大的黑尺帶著極具壓迫的風聲呼呼劈斬。然而雖然黑尺極為龐大,但是在人影手中卻是宛如一柄修長的長劍一般,揮舞起來,霸道之中不乏一抹靈活刁鑽。

「嗤!」

龐大的尺身忽然力劈而下,尖銳的勁風撕裂了空氣,淡淡的青芒繚繞其上,猶如一團青色火焰一般,令得尺風都是帶著一股熾熱之感。

黑尺怒劈而下,最後攜帶著狂猛無匹的勁氣,狠狠的劈斬在了向前的一聲青石之上,兩者相觸,轟然炸聲陡然響起,堅硬的青石在尺身所蘊含的那股強猛勁氣之下,「」的一聲便是徹底震碎,無數細小的碎石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僅僅片刻時間,足有半人高的青石,便是僅僅只有一小半地苦鑲嵌在山峰之上。

「呼!」

雙手保持著重尺力劈的姿勢。蕭炎臉龐上有著一抹紅潤,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臉上紅潤逐漸淡去。氣息再度回歸平穩悠長,隨著其氣息恢復,只見其手臂之上鼓起的青筋也是悄然落下,緊繃的肌肉間,強橫的力量之感緩緩淡去,直至最後的消散。

收回重尺,蕭炎腳掌之上的銀色電芒也是隨之消散,微微扭了扭頭。身體一陣胡亂抖動,聽得那骨頭間響起的里啪啦聲響,他不由得滿意的輕笑了一聲。

當日的洗髓煉骨,幾乎令得蕭炎本身力量暴漲了將近一倍之多,渾身不公骨骼越加堅韌,甚至是在肌肉微微扯動間,蕭炎都是能夠感受到一股強橫力量正在皮肉之下潛伏著,隱隱待發,隨著等待著噴薄而出。

洗髓煉骨不僅令得蕭炎肉體力量較之以前強上一倍之多,而且在敏捷。乃至神經反映之上都是比以前迅捷以及敏感了許多,再者,加上如今突破到斗靈階別,蕭炎更是能夠感受到體內那近乎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換作以前,蕭炎施展「三千雷動」,最多只能夠堅持十來分鐘,如今因為晉階,體內所儲存鬥氣大幅度增漲,卻是足足能夠將這時間延長五倍之多,從這裡,便是能夠看出大斗師與斗靈之間的明顯差距。

「斗靈的感覺不錯吧?」葯老身體虛浮在半空處,望著一臉興奮的蕭炎,笑道。

「果然是兩個不同的階別,這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過巨大。」蕭炎用力的點了點頭,以前的他,若非是擁有「佛怒火蓮」以及青蓮地心火這等奇特,光憑藉著其大斗師實力,別說想要戰勝三星斗靈,就算是一個初入斗靈的人,恐怕都是能將他收拾地極為狼狽,如今親身體驗了這斗靈的強悍,連蕭炎自己都是熱不住的對自己以前的那種越階挑戰帶到佩服。

「如今晉入斗靈,憑藉『焚決』功法的奇妙,怕是能夠與普通的兩星乃至三星斗靈正面相戰,而若再施展出『天火天玄變』的話,或許能與白程那種等級的強者相抗衡,如此說來,我的實力,倒也夠資格擠進那『強榜』之中。」拳頭時緊時松。感覺著其中所醞釀的強悍力量。蕭炎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容,進入內院不到半年時間,便是能夠擠進那最具備含金量的『強榜』之中,這種成就,足以令得蕭炎自傲,畢竟這內院之中,在修鍊天賦之上,無不是在外號稱天才之輩,在這種地方堀起,其難度可是相當之大。

用力的伸展了一下懶腰,蕭炎上前了一步,居高臨下的望著那茫茫林海,半晌后,忽然皺了皺眉,道:「在這深山中也是足足修鍊了兩個多月了,是時候回內院了,林焱口中的那所謂『強榜大賽』或許也快了,只要闖進前十,便有資格進入『天焚鍊氣塔』底下幾層,不知為何,我總覺得那所謂的『本源心火煉體』和隕落心炎有些關係。」

「那天焚鍊氣塔的確頗為神秘。在那之中即便以我的靈魂力量強度也是擴散不出去,所以暗中探測是沒有絲毫的效果,但是雖然不能探測。可我卻依然能夠感應到最底下幾層有著不少強者守護,強行硬闖的話。就算是斗宗強者,怕也是得功虧一簣,我們對於隕落心炎在塔中的情況知之不深,或是能夠深入塔中底層,或許能夠得到一些與隕落心炎有關的情報。」葯老沉吟著道。

輕嘆了一聲,蕭炎苦惱的揉著太陽穴,嘀咕道:「真是麻煩。」

瞧得蕭炎苦著臉,葯老也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這也沒辦法,迦南學院在鬥氣大陸聲望極為顯赫,一般甚至是連一些一流勢力都不會過於得罪他們,別說現在我僅僅只是靈魂狀態,就算是當年處於全盛時期,想要來搶奪迦南學院的東西。那也得再三細心掂量。」

蕭炎苦笑點頭,他費盡千辛萬苦。來到這迦南學院,為的就是那「隕落心炎」,所以說,蕭炎對於這東西,是抱著勢在必得之心,就算最後會得罪迦南學院,怕也是只能不顧,想要成為真正的強者,「焚決」的進化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而想要使得「焚決」進化,異火是絕對不能缺少的東西!

蕭炎目光轉向南方之所,那裡是內院天焚鍊氣塔的座落處,良久之後。漆黑某種的灼熱悄然退散,輕嘆了一口氣,肩膀微震,紫雲翼彈射而出,雙翼輕振,身形便是化為一抹黑影,急速的對著山脈之外飛掠而去,轉瞬間,便是化為小黑點消失在了天際之邊。

從山脈之中回到內院,足足費去了蕭炎將近三個,這般長時間的飛行,若非是蕭炎晉入了斗靈。恐怕也是難以一口氣便是直達目的地。

在距離內院尚還有幾百米距離時,蕭炎卻是小心翼翼的收回了紫雲翼。身形落在一處密林之中,瞧的四下無人後,這才放心的對著那已經能夠看見一些模糊輪廓的內院奔掠而去。

憑藉著胸口上的內院徽章,蕭炎毫無阻礙的進入了內院之中,望著視野之中逐漸錯落起來的人影,他不由得心中長長吐了一口氣,這兩月之中,除了林修崖幾人之外,蕭炎是再未見到其他半個人影。

進入了內院,蕭炎緊繃的心情卻是悄然舒緩了許多,快速的腳步也是逐漸放緩,步伐輕閑的對著磐門所在的新生區域緩步行去。

由於並未背負那標誌性的巨大黑尺,因此一路上倒是並未有什麼人認出蕭炎這名義上的「內院第一煉藥師」,所以,經過將後半個小時的步行,他倒是毫無阻礙的接近了新生區域。

隨著越加接近新生區,蕭炎眉頭卻是不可察覺的微微皺了起來,平常的這處區域,時時刻刻都是有著磐門的成員守衛,可是如今,卻是空空如也

腳步走進新生區,空蕩蕩的道路讓得蕭炎皺起的眉頭更是深了許多。本來輕閑的腳步也是陡然加快。

「阿泰1

在即將到達足以位置的樓閣時。蕭炎終於見到了一大群道人影急急忙忙的從前方轉角處出現,瞧得人群領頭者的面貌后,當下喝道。

聽得這熟悉的喝聲,本來一臉急匆匆一群人先是一怔,緊接著領頭的阿泰臉龐上利馬湧上狂喜,抬頭望向不遠處的那道黑袍人影,大喜道:「頭?您回來了?」

「頭!是頭回來了1在阿泰身後。一群人在瞧得蕭炎面容后,不由得歡呼了起來。

「薰兒她們人呢?」目光掃過阿泰等人的臉龐,卻是隱隱中發現了一抹怒火,蕭炎臉色微沉,腳掌微弱的銀光一閃,旋即身形便是陡然出現在了幾十米之外的阿泰面前,沉聲道。

「競技場?發生什麼事了?」蕭炎眼眸微眯,問道。

「媽的,還不是『白幫』的那群王八蛋。」提起這個,阿泰等人臉龐止便是猛然湧上怒火:「今天早上琥嘉學姐帶領磐門的成員進入『天焚鍊氣塔』修鍊,原本找好了位置,並且還在其中修鍊了一段時間。結果白幫的人忽然強行推門。仗著人多勢眾生生的把我們『磐門』的人攆了出去,琥嘉學姐和他們爭執,對面幾個王八蛋卻是出言侮辱,琥嘉學姐氣不過,就和他們動起了手,但誰知道對方竟然有兩名斗靈強者隱藏在一旁,琥嘉學姐雖然含怒擊傷了一位,可自己也是挨了對方一掌,受了不輕的傷。」

「磐門弟兄把琥嘉學姐帶回來后。吳昊學長聽了此事立刻大怒,直接還了人奔向白幫,據回來的弟兄說,接下來吳昊學長對白程下了挑戰書。現在薰兒學姐她們已經帶了人全部趕往了競技常」

「頭,白幫那些混蛋越來越囂張了,仗著我們幫沒有斗靈強者,三番四次來找碴1

「頭,這次一定要和他們拼了!不能再忍了1阿泰身後,一群磐門成員滿目怒火的大聲道,顯然對於白幫的挑釁,他們實在是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蕭炎手掌輕揮,所有的怒罵都是停止了下來,一道道目光帶著期盼的望著前者。

臉龐陰沉著,淡淡的凶芒在漆黑眸間認掠著,半晌之後,蕭炎嘴角一挑,豁然轉身,冷聲道:「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