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九十五章出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五章出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競技場,內院最為火爆的一處區域,一般來說,競技場這種略微有些血腥的場所與學院的那種氣氛幾乎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針對存在,但是在這內院,絲毫不避諱這些矛盾,但也不得不說內院決策的明智,正是因為競技場的存在,方才使得內院之中出來的學員,並未向其他學院的學生一般,僅僅只是懂得表面上的戰鬥,一旦陷入殘酷生死之戰中,卻是腳跟發軟。

因為周圍有著那大陸最為混亂的地域包圍,所以,那種毫無與人血戰經驗的學員,只要落入黑角域之中,恐怕便是會落個凶多吉少的下場,對於這點,每年與黑角域都會發生不少衝突的迦南學院最為清楚不過。

競技場中,在那豐厚的「火能」前提下,每天都是有著無數學員奮鬥在此,雖然大多數人都是想要從戰鬥中獲得快感與突破,但是能夠在增加戰鬥經驗之餘得到額外的獎賞,這是每個人都極為樂意的。

每一天的競技場,幾乎都是能夠用人山人海來形容,其間喧鬧的各種吼聲,即便是身在場外百米之外,也是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今天的競技場,也是毫無例外的被無數身影所擠滿,放眼望去,儘是黑壓壓的人頭,極為喧嘩的吵雜聲在人耳邊響起,猶如魔音鑽鬧一般,令得一些不太適應的人,腦袋一陣脹痛。

在這龐大的競技場中,有著不少面積不小的檯子,但是今天,競技場內近乎有著大半的人群都是涌在了一處檯子之外,隨著場中兩道人影的狠狠碰撞所爆發出來的勁氣漣漪,一道道嘶聲力竭的助威吼聲,佔據了整個競技常

「老大,幹掉他1

「讓那些新生蛋子知道我們『白幫』的厲害1

在戰圈之外的看台上,一些帶著同樣徽章的學員,望著場中那大佔上風的首領,皆是滿臉狂笑的大聲喊道,在大喊之餘,一些人還不忘對著對面看台上的一大群人送去嘲諷的轟然笑聲。

遙望對面看台之上的人群,領先一位,卻是一位身著青衣的少女,少女極為美貌,然而最令人心動的還是少女那靜若清蓮的獨特氣質,這邊戰圈之所以能夠將大半個競技場的看眾都吸引過來,其中到也是不乏因為少女這番容貌與氣質的緣故。

雖然場中已方大落下風,但是青衣少女俏臉依然平靜,但是那纖細的柳眉間,卻依然是噙了一絲焦慮。

在青衣少女身後,站著大群胸口掛著相同徽章的學員,他們在聽得對方傳過來的嬉笑嘲諷之後,臉龐上皆是湧現一些怒容,不過礙於場中已方情況不太好,卻是只能咽下到口的怒罵。

「薰兒,吳昊看來也並非是白程的對手啊,這個傢伙也實在太衝動了。」在青衣少女身邊,一名身著紅色衣袖,身材極為火爆的俏麗女子,瞧得場中大落小風的那道人影,略微有些蒼白的俏臉上不由得湧現一抹苦笑,對著身旁的青衣少女道。

薰兒微微點頭,縴手緩緩緊握,水靈眸子注視著場中許久,輕聲道:「雖然吳昊最近突破到了九星大斗師,可畢竟與對方實力差距太大若實在不行,待會我去替代他。」

「你要親自出手?」聞言,琥嘉一怔,對於薰兒的實力,很少有人能夠真正的了解,因為似乎不管處於何等境地,面前的少女始終都是那副風輕雲淡,就如同底牌翻不盡一般。

「我不能讓蕭炎哥哥回來的時候看見磐門被人譏諷成這樣。」薰兒微微一笑,輕柔的聲音中,卻是帶著些許淡漠的冷意:「那個白程,本來是想留給蕭炎哥哥,但現在怕是得我自己先將他料理了。」

薰兒這話,就如同要收拾實力達到六星斗靈的白程,並不需要太大氣力一般,若是常人這般說,琥嘉定然會嗤笑一番,但是瞧得薰兒那平淡模樣,卻是生不出半點懷疑來,微微點頭,旋即轉過頭,將視線投向了下方的戰場之中。

「磐門?蕭炎組建的勢力?」在競技場的一處視野頗好的地帶,幾道人影斜靠著欄杆,望著下方場中的戰鬥,當聽得一道聲音后,其中一人不由得有些錯愕的道。

「嗯,磐門剛開始都是由新生組建,如今經過吸納,倒也是有著不少老生加入了其中,首領便是蕭炎不假。」銀色長發輕輕飄蕩,璀璨的顏色令得人眼睛有些刺痛,韓月瞥了一眼有些驚訝的林修崖幾人,說道。

「嘿嘿,這傢伙倒也是個人才,這才進入內院半年時間,便是有這等成就。」林修崖笑了笑,道:「不過看下面的情況,這『磐門』貌似佔據下風,那個新生的攻勢雖然凌厲而且還帶著幾分難得的殺伐氣息,但是與白程差距太大,可話說回來,憑他這大斗師巔峰的實力,能將白程逼得手忙腳亂,也很是了不起了啊1

「昨天接到一些消息,柳擎那個傢伙似乎派人和白程接觸了一下吧,本來因為蕭炎與韓閑的煉藥術比拼勝利后,白程便是有些忌憚起來,前段時間倒是還相安無事,可就在與柳擎的人接觸后便是這般猖狂,不得不說其中有些貓膩埃」一旁的嚴皓眼睛忽然瞥了一眼競技場中的一處地方,玩味的道,別看他外表粗獷,但是心卻是比常人都要細上許多。

「蕭炎和柳擎也有衝突?」聞言,林修崖不由訝異的道。

「也不算吧,蕭炎與柳菲倒是有過節,那個女人的小心眼你又不是不知道。」嚴皓淡淡的道,話語中對那柳菲似乎頗感不屑。

「呵呵,這倒是有些好戲看了,我看蕭炎那人,似乎也並不是一個喜歡受欺負的主,雖然實力方才大斗師,可與他對恃,連我都有種慎重感覺,想來其隱藏頗深埃」林修崖輕笑了一聲,雙臂撐在欄杆上,目光卻是隨意的飄向了先前嚴皓目光望處,那裡的陰影中,隱隱有著模糊的人影矗立,淡淡的凌厲霸氣卻是讓得林修崖等人辨認出了站者是誰。

嚴皓也是笑笑,笑容中似乎還頗有些期待兩者正面對撞的意思。

一旁的韓月倒是微微蹙了一下秀眉,旋即卻只得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再度將目光投向場地中的火爆戰鬥。

「1

場地中,一紅一白兩道人影閃電般的掠過,最後猶如兩顆流星一般,轟然的在場中撞在一起,頓時間,兩股雄渾鬥氣陡然爆發,在這股強猛勁氣下,連那堅硬的地板都是被崩裂出了一道裂縫。

「鏘1

清脆的金鐵聲響帶著火花從兩者對撞間響起,血色重劍與一桿深黃顏色的長槍重重對碰,一股肉眼可見的勁氣漣漪暴湧出來,旋即重重的撞擊在兩道人影身體之上。

「砰,砰1

低沉的聲響中,兩道人影皆是腳步後退,但是白色人影卻是僅僅兩步便是收穩腳步,低低的悶哼了一聲,肩膀一抖,便是將勁氣化去。

與白色人影相比,紅色人影則是要狼狽許多,不僅腳步接連退後了七八步,甚至在最後一步落下時,一抹殷紅血跡從嘴角溢了出來,氣息一陣紊亂波動,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老大好樣的1瞧得紅色人影吐血而退,看台之上,白幫的人群不由得爆發一陣陣歡喝之聲,旋即更多的譏諷罵聲,對著對面的「磐門」送了過去,將一干磐門成員氣得臉色鐵青。

「猖獗的小子,九星大斗師便想向我挑戰,不自量力。」手中深黃色的長槍一擺,斜指地面,聽得四周如雷鳴般的歡喝,白程觜一挑,冷笑道:「在真正強者眼中,你磐門始終不過是個跳樑小丑,能賺火能又能如何?火能再多,沒有實力,那也只不過是別人眼中的大肥羊而已。」

「呸。」一口吐去嘴中鮮血,吳昊陰沉著臉龐,眼睛泛著血芒的盯著對面冷笑的白程,那模樣,就猶如一頭嗜血的凶獸一般,在這等眼神注視下,即便是白程也是略有些感到身體泛寒。

眼中血芒閃爍,片刻后,吳昊似是下了某種決心一般,手掌抹去嘴角的血跡,然後將手上鮮血緩緩的搽拭在了血色重劍之上,隨著鮮血的沾染,血色重劍之上隱隱的出現了些許暗紅之色,並且其臉龐,也是逐漸的湧上一抹詭異的紫紅。

瞧得吳昊這般詭異舉動,白程眉頭一皺,手中長槍微震,遙遙指向前者。

就在吳昊準備進一步催動最後一步底牌時,青色倩影忽然輕靈的閃現場中,如白玉般完美的縴手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頓時,體內翻湧的狂暴力量,便是悄然安靜而下。

「讓我來吧。」輕輕的聲音,讓得吳昊一怔,望著面前那如柳葉般纖細的腰肢,他卻是搖了搖頭,沉聲道:「我能對付他1

薰兒淡淡的瞥了白程一眼,旋即偏頭微蹙著黛眉的望著堅持中的吳昊,而在前者這般平靜注視下,吳昊瞬間便是敗下陣來,苦笑了一聲,只得低聲道:「小心一點。」

「怎麼?磐門無人了不成?竟然要讓一個女孩子來上?蕭炎人呢?為什麼在這種時候卻是不見了蹤影?怕了不成?」瞧得閃進場中的薰兒,白程不由得祭。

「對付你,還不用蕭炎哥哥出手。」薰兒輕聲道,旁若無人的模樣,倒是令得看台上不少人感到驚詫,光是這份面臨強敵依然從容的氣質,便讓一些人對場中的青衣少女愛慕倍增,然而在替薰兒這般氣度驚嘆時,也不免對遲遲未現身的蕭炎感到一些怨念,身為一個男人,卻是讓得女孩子出頭

「磐門的人,都是這般狂妄么?今年這屆新生,真是最近幾年中態度最差的。」被一個少女,而且還是如此漂亮的少女,白程也是不由有些怒火。

薰兒這次卻是連話都懶得回答,縴手間,金色光芒逐漸大盛,其中所蘊含的強悍能量,讓得暗中不少人都是驚咦出聲。

瞧得薰兒掌心間的金色光芒,白程臉龐上也是閃過一抹詫異,旋即一聲冷笑,長槍一擺,濃郁的深黃色厚重鬥氣,便是繚繞而上。

場地中,金光與深黃色光芒大盛而起,片刻后,兩道光景同時閃掠而動,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暴掠而出,瞬息間,便已在場中相遇,然而,就當在眾人以為兇悍碰撞再度爆發時,隱約間有著淡淡的雷聲在競技場之內回蕩。

雷聲響起的霎那,場地中即將接觸的兩團光影之間,一道黑色殘影陡然浮現,雙臂如閃電般的輕探而出,最後印在兩者肩膀之上,先是一股柔力湧出,將薰兒輕飄飄的震退到了戰圈邊緣,旋即之後,另外與白程相接觸手掌,卻是猛然爆發出兇悍勁力,將後者震得雙腿急退。

黑色殘影的浮現,以及薰兒白程的震退,僅僅是電光火石間的事情,大多數人都只是覺得視線忽然花了一下,旋即便是愕然的看著兩道退後的人影。

「狂妄自然是有狂妄的本錢,白程首領若是覺得看不過眼,蕭炎陪你玩玩便是,與女孩子動手,未免也有些失身份。」淡淡的笑聲,突然在場中響起,眾人一怔,視線連忙移動,旋即望著那道不知何時出現在場中的黑袍人影,皆是滿臉愕然。

場地中,黑色殘影迅速凝實,黑袍人影微微抬頭,露出一張清秀的含笑臉龐,只不過這笑容之,任誰都能看出幾分冰涼殺意。

「呵這下好戲要開場了」

競技場一處,趴在欄杆上的林修崖眼睛猛的一亮,目光不由自主的轉向那處陰影之處,那裡隱藏的人影,似乎也是在此刻微微直起了身子,凌厲霸道氣息,稍稍盛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