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四百九十六章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六章激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突然出現的黑袍青年,也是令得喧鬧的競技場之內陷入了極為短暫的寂靜,而在聽得其嘴中吐出的話語后,眾人頓時明白來者何人,當下磐門的成員立刻爆發出驚雷般的歡喝聲,而其他的圍觀者,則是目光略帶著幾分興趣的打量著蕭炎,眼神之中倒是頗有些期待,蕭炎的煉藥術在經過與韓閑的比試后,倒是內院人人皆知,但是煉藥術的傑出,卻並不代表著本身的戰鬥力也是無人能及,在這個充滿暴力的場所,唯有最硬的拳頭,方才能夠讓得人對其心懷敬意,其他的什麼身份等等都是沒有半點作用!

因此,瞧得蕭炎現身,眾人倒都是有些想看看,這個煉藥術上傑出的青年,是否也有著足以讓人正式的戰鬥力?

薰兒在被震退的那一霎,戚受著那股熟悉的力量,其玉手間凝聚的強橫金光

卻是逐漸消散,任由那股柔力將自己送到戰圈之外,美眸望向場中的那道挺拔身形,這才將提起的心悄悄的放了下去。

「蕭炎哥哥,接下來,便是屬於你的時間了。」

「嘿,蕭炎,你終於是捨得出來了啊?」白程肩膀一抖,腳掌狠狠地一踏地面,便是將那股勁氣卸去,抬頭望著場中的黑袍青年,不由得冷笑道。

蕭炎瞥了他一眼,手掌翻動間,碩大的玄重尺閃掠而出,右手緊握尺柄,狠狠的一揮,頓時,強猛的勁風便是帶著嗚嗚聲響在場中響了起來:「看了白程學長對我很是想念啊,不過可惜,白程學長非是女兒身,不然我倒也是樂意得很。」

「哈哈。」

聽得場中蕭炎的戲謔聲音,周圍看台上不由得爆發一陣鬨笑。

眼角抽動了一下,白程冷聲道:「牙尖嘴利,這一次,我看你還能找什麼借口脫身?」

「不要找借口,吳昊對你發的挑戰書,我接下來了,這一天,我倒也是等了許久,以前恩怨,一併了了吧。」一聲輕笑,蕭炎重尺重重的落在堅硬的地板之上,強猛的重量讓得地面裂出一絲絲細小的縫隙,抬頭對著白程笑道。

「哈哈,好,有膽識,不過你要自取其辱,那也休怪我全力而為了。」瞧得蕭炎這次竟然沒有再逃脫,反而是主動迎戰,白程臉龐上頓時流露出一抹喜意,大笑道。

「白程學長,你的廢話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多。」蕭炎含笑,面容雖然祥和,可吐出來的話語,卻是令得白程臉龐越加陰沉。

「待會洗完你這張嘴不要吐什麼求饒的話。」陰森森的說了一句,白程卻是終於住了嘴,緊握手中的深黃色長槍,槍身微微一振,濃郁的黃色鬥氣自其體內暴涌而出,轉眼間便是將槍身籠罩其中。

「土系鬥氣么……」瞧得白程鬥氣的顏色,蕭炎眉頭一挑,這種熟悉的鬥氣最是悠長厚實,與同等級別的人相比,戰鬥時間無疑將會持久許多,並且此種鬥氣重在防禦,與人戰鬥,憑藉其鬥氣悠長以及渾厚,倒是能夠將對手拖的疲累不堪,與這種屬性鬥氣的人戰鬥,短時間內爆發狂猛力量進行壓制攻勢倒是最合適的方式。

微微扭動了一下身體,雄渾的青色鬥氣自蕭炎體內涌探而出,而隨著鬥氣的湧現,一股強悍氣息,也是自其體內蔓延了出來,夤善息的強度時,不少人愣了下來。

「斗靈?」

看台上,熏兒與琥嘉,吳昊兩人對視了一眼,眼中皆是有些詫異於驚喜,沒想到兩月不見,蕭炎竟然還真的突破到了斗靈階別,一月一級,這般修鍊速度,就算是整日在「天焚鍊氣塔」種閉關修鍊,也是趕之不上埃

「這傢伙……分開時間不到半個月,竟然到斗靈階別了?」林修崖等人同樣是滿臉詫異,當日在深山中見到蕭炎時,後者實力頂多便是處於大斗師**星的位置,雖說到了這一級別的人,距離那斗靈一級並不遠,但是親身經歷過這一步的他們,非常清楚的知道想要突破大斗師到斗靈的障礙,需要多麼艱辛的累積,因此,瞧得此時蕭炎的氣息強悍程度時,都不免有些感到錯愕。

「難怪這次會直接和白程對上,原來是晉階了的緣故,但是就算如此,他與白程之間,也是有著六星的差距,這可不是一個能夠輕易彌補的埃」嚴皓驚詫之餘,也是笑著道。

「我相信他能贏。」

一旁,韓月冷艷的臉頰上浮現一抹笑容,當初蕭炎尚還僅僅只是一名五六星的大斗師,便是能夠令得三星斗靈都是忌憚不已,如今實力大漲,晉入斗靈階別,就算是那白程比他高了六個級別,但韓月依然是有著不小的信心。

「我也對他有些信心,不知道那傢伙怎麼想的?」林修崖懶懶的伸了一下腰,眼光卻是投向那一個隱隱傻卮,嘴中笑道。

在看台上為蕭炎所展現的氣息而沸騰時,那白程也是愣了一下,眼中劃過一抹震驚,半響后,臉龐上逐漸多出一分凝重,冷笑道:「難怪這次更加囂張,原來是因為因為晉階了的緣故。」

蕭炎身予細微的顫動著,清脆的骨頭碰撞聲響在體內猶如故鞭炮一般,不斷的響起,如灶好一陣后,蕭炎方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感受著肌肉骨骼之中所蘊含的龐大力量,微微一笑,抬頭望著的白程,手掌悄然緊棍著尺柄,腳步彼紋向前走了幾步,手中重尺抱著地面,在發出沙沙聲響時,也是在堅硬的地板上帶出一道白色痕。

玲冷的望著遂浙走近的蕭炎,感受著那赴加極高的氣務,白程緊捉著遺色長槍的手掌,略微攀了緊,眼睛死死的盯著蕭炎的步伐,就在後者踏入其周身十李範圍兜離的宴那,一道低喝枉然白白程嘴中響起,雄譯的深毒色鬥氣猶如粘稠的磺色水流一般,從具體內暴誦而蟲。

腳拿重重一踏地面,白程身形化為一道道蜀,梧尖乏處,鬥氣忽速凝最,身體藉助衝力,與柃身相疊,在鬥氣的籠罩下,身體與長槍幾乎都是融各在了一起,長槍劃破空氣,嗤嗤聲響,聲感不校

六星斗靈強者,蓄力以及,其力道印鐵是巨石也得當場崩裂,面對著白程這開場鍛的兇悍攻勢,蕭炎倒是開未直接硬按,腳掌之上,淡淡的銀色光芒若隱若現,身彤晃動間,便是詭哥的請失在原地。

突然失去的攻去目標,令得白程臉色散變,這般連皮,他竟然僅僅是只能看見一絲黑錢閃掠而過,心中當下閃過一林驚疑,以前的蕭炎是絕對沒有這種速度,就算是因為晉階的因故,那也不可能將速度提升到這十地步。

心中念頭閃電鍛的閃過,白程手中長槍卻是驟然粘向,對著身後暴刺而去。

「叮1

清脆的聲響帶著火花,在場中濺射而出,白程那向後刺去的長槍,符那碩大的黑尺抵禦而住,祟尺之上所蘊合的強橫力量,竟然是直按符長槍壓得略有些彎曲。

「這傢伙力量也是暴漲了許多,充竟怎麼回事?就算是晉階,也不會嘻這般漲動啊?現在這傢伙不論力量,速皮,還夾反映程皮,與以前相比都是如同脫胎祛骨一般。」感受著長槍上傳回的力量感,白程臉龐在有悲變化時,心中也是猶如翻起了滔天駭浪。

蕭炎白然是不會理會白程心中的駭然,手中重尺帶著極其壓迫的破凡聲,根很的對著白程劈砍而下,原本極其沉重的重尺在其中手中,卻是舞得比白程手中的長梧更是靈話刁鑽,而在其這股強柱勤道席捲下,連白程一開始都是因為村子不及而略微顯得有些忙亂。

但是畢竟白社是六星斗靈強者,在蕭炎那重若-斤的攻勢乏下,他倒是逐漸的穩了下來,六星斗靈級別的雄洋鬥氣浩浩蕩蕩的湧出,竟然是符蕭炎那極其重量的攻擊給按了下來,並且隨著熟悉,酋者也是開始展開猛烈反擊,長槍揮舞間,猶如-條-藏座磺沙之下的毒蛇,刁鑽而狠毒,每每刺向蕭炎,都是首重一些要害部位。

場她中,兩道身形奔掠閃現,一青一道兩色鬥氣將哉圈渲染成兩色地界,每一次重尺與長槍的對碰,都會震巒一因由眼可見的勤氣漣漪,漣游擴散,廣場中那堅硬的地板上不斷的蔓延著叢生裂縫。

「1

重尺與長槍互架,蕭炎很很的與白程對轟了一章,勤凡擴散間,白程腳步急退了兩步,然而蕭炎卻是退後了四步之多,顯然,雖然具喜—量占憂,但是在對方俊用心六星斗靈的強橫鬥氣時,依然是甫些落入風。

看台之去,瞧得蕭失落入下凡,不由得響起一片噓唏聲,邵「白幫」的成員,更是藉機大肆嘲諷笑罵。

「哼,蠻力而巳,不堪入眼。」在對轟中佔得上風,白程長槍一招,冷笑道:「若是撩下采你還靠這點蠻力的話,還是自動滾下去吧。」

聞言,蕭炎嘴角也是泛起一林冷笑,在農目睽暌乏下,卻是猛的符重尺生生插進面前地面,雙手迅速的結農奇異的手印,隨著其手印的桔動,熾熱的音色火焰猛的白具體內席捲而出,音色火焰脊蕭炙包裹感一十火人,片制后,熾熱火焰卻是突無回縮,最後門屯般再度的窄進蕭炎體內。

「天火三玄史:青蓮變1

心中一道低喝,蕭炎身體福的一顫.枉暴的能量,陡然間白體內筋脈之中暴誦而癌,最後猶如滔謠譜水一般,滾淌至今身每一處角落。

感受著體內縣然間暴蹭的鬥氣,蕭炎嘴角一勾,手掌再度拄上玄重尺柄,望著對面的白程,輕笑道:「再朱1

話音落下,蕭炎便是砰的一聲,身彤化為一道黑戲,對著白程暴沖而去,喜一次腳掌的落下,都將會在地面上留下牛寸深的腳印,鄧股蟹烈釣沖勢,就猶如一頭人彤魔善一般,極具祝覺衝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