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零四章冰火龍鬚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四章冰火龍鬚果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木門之後,是一片被淡淡熒光所籠罩的寬敞房間,級步走進,蕭炎目光四處望了望,臉龐上卻是逐漸湧上一抹驚嘆,這整個房間的內壁,都是被一層乳白色的玉所包裹,甚至於腳底下的地板,都是用一塊塊極為整齊的白玉毫無縫隙的拼湊而成,而那些淡淡的熒光,則正從這些白玉之中所散發而出。

「真是大手筆埃」蕭炎嘴中發出嘖嘖的驚嘆之聲,這些白玉階值頗為昂貴,不過用來保存藥材卻是有著極為不錯的效果,在這種密閉空間中,那些珍貴藥材幾乎不會流失半點的藥效,並且儲放時間,也是能夠大大的延長,這等布置,遠非蕭炎使用的納戒儲放可以相比的。

被白玉所包裹的寬敞房間之中,設有好幾道走廊,走廊兩旁擺放著同樣是整體由白玉所打造的高大櫃檯,蕭炎隨意的走進一條走廊,目光對著櫃檯之中一瞟,頓時一種種外形奇異,一看便知是屬於那種極為罕見的藥材安靜的矗立其中,隱隱間有著不同味道的葯香飄逸而出。

「陰含魔焰草…紫靈塑體花…這個,好像是叫…寒血果?」

腳步順著櫃檯緩緩的走過,其中所擺放的一株株奇異藥材,令得蕭炎臉龐上的驚訝越來越濃,到得後來,甚至一些藥材他連名字都叫不出來,但是從藥材體內所散發而出的葯香來看,卻是絕對屬於那種萬中無一的靈藥。

花了將近十分鐘,蕭炎方才走完一這一條走廊,雖然其中並沒有他所需要的龍鬚冰火果,但是其他那一種種極為稀罕的藥材,卻是讓得蕭炎心臟的跳動回速了許多。

喉嚨滾動著咽了一口唾味,若非是理智尚在的話,恐怕他都是有些忍不住的將這些藥材盡數收進納戒之中,但是這等想法在心中一閃便是被他壓制了下去,如果真幹了這種事,恐怕這內院他是再呆不下去了,如此的話,想要得到「隕落心炎」的事也得就此泡湯了,這些藥材雖然珍稀,但是與後者相比起來,卻是失色了許多。

眼睛緊緊的盯著一株通體如血,形狀扭扭曲曲宛如一條蜿蜒蟒蛇般的奇異乾枯樹枝,蕭炎嘴中唾液的分泌速度似乎變得快了許多,他認識這東西,葯老曾經與他說過,「血蟒枝」,一種很是罕見的藥材,並且還是煉製「斗靈丹」的主要材料。

「斗靈丹」,幾乎是大陸強者中最受追捧的一種六品丹藥,這種丹藥只能在斗王階別間服用,而期間服用一枚,便是能夠毫無風險的上升一個等級,當然,在這個階別之間,也只能服用一枚,再多服,便會因為丹藥的抗性,而白白浪費,想想,到了斗王那個階別,想要提升一個級別,就算是需要個幾年時間也並非不可能之事,而這小小一枚丹藥便是可以省去這些歲月累積,並且還沒有任何負作用,容不得那些斗王強者不為之瘋狂。

「唉,看得碰不得。」

努力的讓得自己將視線從這株「血蟒枝」上轉移開去,蕭炎苦笑了一聲,然後強行扭轉身子,強迫著自己對著另外一條走廊走去,尋找著自己所需要的藥材。

整個寬敞的白玉房間之中,錯錯落落的有著將近六七條走廊,其中所儲放的藥材數量也是有著百多種,並且都是屬於那種罕見之類,隨著蕭炎一條條走廊的逛過去,在即將到達最後一條走廊時,移動的腳步終於是再度停了下來,眼神灼灼的望著面前的櫃檯。

櫃檯之內,有著一個精緻的玉盤,玉盤之上,一個巴掌大小的果子放於其上,這果子頗為奇異,一半為紅色,一半為白色,紅色一邊即使是隔著兩尺距離,蕭炎依然是能夠感受到其中所滲透而出的熾熱,而白色一邊,卻是散發著截然不同的冰寒溫度,兩種幾乎是兩個極端的屬性,都是極為完美的融合在一個果子之上,不得不說,這大自然當真是無比奇異。

另外,在這蘊含著冰火兩種屬性的果子表面上,隱隱有著一道道線條痕漫延而出,這些線條錯錯落落,似乎有著某種隱藏的規律,可細細看去,卻是一團亂麻,無可琢磨。

驚喜的看著這枚奇異果實,雖然蕭炎並未親眼見過那所謂的龍鬚冰火果是何模樣,但是從葯老的描述中,依然能夠斷定,面前的這東西,應該便是他苦尋而不得的最後一株藥材:龍鬚冰火果!

「終於找到了,這內院果然收藏豐富,連這等稀罕藥材都能夠儲備。」蕭炎臉龐上的喜悅難已掩飾,興奮的搓了搓手,就欲伸手將這枚「龍鬚冰火果」取出。

然而就在其手掌剛剛伸出時,一隻極為纖細的小手猶如憑空出現一條,在蕭炎那驚愕無比的目光中,將玉盤之上的「龍鬚冰火果」拿了出來。

目標被奪,蕭炎竟然都是沒有反應過來。目光愣愣的望著那空空如也的玉盤,瞬間之後,猶如觸電般猛的轉過頭來,目光略帶著幾分駭然的望向身旁。

當那駭然的目光,瞧得身旁那小手的主人後,蕭炎嘴角頓時微微抽搐了一下。

出現在蕭炎身旁的,是一個只齊他腰間的白衣小女孩,小女孩年齡似乎不過十二三歲,一頭淡紫的長發垂直而腰間,她的臉頰極為白嫩,粉雕玉琢般的極為模樣,一對黑水靈大眼睛對著蕭炎眨了眨,猶如有著一股魔力般,讓得蕭炎心中的駭然頓時間便是消散了去。

蕭炎喉嚨滾動了一下,目光級級移下,卻是發現此時小女孩左手抓著一株猶如金屬般的金色藥材,右手,則正是緊緊的抓著他此行的目標,冰火龍鬚果。

眼睛眨了眨,蕭炎回想著先前的一幕,心中忽然的湧上一抹震驚,這個小女孩,空間是何時來到自己身邊的?若非先前她伸手拿取冰火龍鬚果,恐怕蕭炎依然不知道,自己身旁站著一個人…

白衣小女孩睜著無辜的大眼睛看著蕭炎半晌,然後忽然拿起手中那株猶如金屬般的藥材,放進小嘴中,看樣子,竟然是想一口咬下去。

「不要1見到小女孩這般舉動,蕭炎近科條件反梢簧,他認識這東西,一種名為金剛菩「的珍稀藥材,能夠用來煉藥,但是其本體卻是堅固如金鐵一般,別說用牙齒咬,就算是尋常火焰,也是奈何它不得。

但是對於蕭炎的喊聲,小女孩卻是沒有絲毫理會,整齊雪白的小牙用力咬下,旋即…清脆如山岩斷裂的聲響,在寬敞的房間之內回蕩了起來。

蕭炎獃滯的望著「金剛菩」之上的一個細小缺口,在缺口一處,依稀還能看見幾個牙印,一滴滴的金黃色液體從缺口處滴落而出,掉落在雪白的白玉板上,極為的刺眼。

「咯吱,咯吱…」

小女孩嘴巴包著咬下來的「金剛菩」,牙齒不斷的咬動著,一絲金黃色的液體從其嘴角溢出,最後划落下巴,那堅固金鐵的「金剛菩」,在這個小女孩嘴中,卻是猶如尋常的零食一般,輕易的便是被咬得粉碎,最後咽進肚內。

獃滯的神色持續了許久,終於是緩了過來,望著面前這白衣小女孩嘴角的金黃液體,卻是大為心疼,這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用粉嫩的手背隨意的搓去嘴角的金黃液體,白衣女孩瞥了蕭炎一眼,烏黑大眼睛中隱隱有些淡漠的味道,然後,她再度舉起另外一隻手上的「冰火龍鬚果」,小嘴微張,看樣子竟然也是想將這東西也是一口咬了。

小女孩的舉動,頓時將蕭炎駭得魂飛魄散,這「冰火龍鬚果」他好不容易方才尋找到,若是被她這樣一口咬了,他何時才能遇見第二枚?

「別吃1再度喊了一聲蕭炎也是怪不得面前小女孩詭異情況,手掌急忙探出,就欲奪回「冰火龍鬚果」。

其手掌剛剛伸出,小女孩那握著「金剛菩」的小手也是閃電般的伸出,最後伸出兩根雪白粉嫩的手指,將蕭炎手掌輕輕夾祝

雖然小女孩的舉動頗為輕巧,但是當那兩根手指夾住蕭炎之後,後者臉色卻是驟然一變,當下臉龐上駭然終於是忍不住的浮現了出來,這…這個小女孩究竟是什麼怪物?這般年齡便是有這種尋常斗王強者都不具備的力量,這…心中念頭急轉著,蕭炎卻是感覺到自己後背布滿了一片冷汗。

夾住蕭炎手掌后,白衣小女孩小嘴動了動,如小孩般清脆動聽的稚嫩聲音,帶著一分淡漠的在房間內響了了起來,甚至,不知是否錯覺,蕭炎覺得這稚嫩聲音中,居然有著點點殺意。。。。

「你想搶我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