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一十一章動靜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一章動靜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蔥鬱山峰之上,森白色的火焰在綠蔭之中若隱若現,恍若鬼火。

葯老臉色凝重的望著葯鼎中急速升騰的森白火焰,由於「黑魔」鼎品質極為不凡,因此最開始的溫鼎這一步的時間確實比尋常葯鼎多耗一些時間,但以葯老的煉藥術以及對骨靈冷火的操控程度,自然是能夠將這些時間給省去,因此,火焰在升騰了將近一分鐘時間后,葯老手掌對著面前地面上的幾株藥材一揮,頓時,通體火紅的地心火芝便是緩緩懸浮而且,最後徑直投入葯鼎之內。

地心火芝一進入葯鼎之內,雖然鼎中火焰熊熊燃燒,但他確實能夠感受到火焰溫度早已經被葯老壓制在一個頗低的程度,因此火焰看似兇猛,但是卻並未將地心火芝焚燒成一片灰燼,反而是在逐漸的枯萎中,宛如血色一般的細密水珠從火芝表面滲透而出,最後順著表面滑落而下,懸浮在火焰上方,不斷的滴溜溜翻滾著。

隨著火焰的不斷炙烤以及血色水珠的滲透,地心火芝表面的火紅之色也是急速消退,到的片刻時間后,火幟化為了枯萎的灰色,此時的它,其內所蘊含的精純藥力,已經被火焰盡數的逼了出來。因此,其本體也是徹徹底底的變成了一堆毫無作用的廢料。

手掌輕揮,枯萎的地心火芝從葯鼎之內掠出,最後摔落在一旁的草地上,落地瞬間,便是化為了一堆灰色灰燼,隨風而散。

「不愧是煉藥宗師,這邊提煉手法,遠非我可比。」望著那異地的灰燼,蕭炎暗贊了一聲,他往日提煉藥材,基本是直接就將藥材徹底的焚毀,這並不能說明是其火焰兇猛,而僅僅只能說是對火焰的控制程度並未真正大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而只有像葯老這邊,在其中藥力徹底枯竭的霎那,便是把持著溫度,將之拋出葯鼎,方才是能說真正的完美控制。

一團血紅的液體在葯鼎之內滴溜溜的旋轉著,宛如一枚血色珠體一般,這些血紅色的液體,便是從地心火芝之中初步提煉而出的精純藥力,其中所蘊含的能量,龐大得讓人咋舌。

在這些血紅色液體凝聚之後,確實並未如同以往蕭炎煉藥般安靜聽從煉製,反而是一縷縷血絲悄然蔓延而出,血絲之上蘊含著極為強橫的能量,沒一道血絲擊打在鼎內壁之上時,都會傳出一道道輕搓的金鐵碰撞聲響。

在這些血絲胡沖亂撞間,連葯鼎都是微微顫了顫。

蕭炎驚訝的望著葯鼎內密密麻麻麻爆射的血絲,忍不住咂了咂嘴,不愧是需要煉製六品丹藥的藥材,竟然還具備反擊的效果,看這些血絲的勁力,若是換作他所使用的那些普通葯鼎,恐怕頂不住幾次,就得被洞穿崩裂吧。

這些血絲的暴動,並未讓的葯老表情如何變化,淡淡的一揮手,葯鼎之內的森白色火焰猛然暴漲而起,而那些血絲一旦被火焰所碰觸,便是猶如受驚一般的急速退縮,如此以來,在火焰大規模的包圍下,原本密密麻麻的血絲也是再度被壓制回那團血紅色液體之中,在周圍那些火焰的虎視眈眈下,再也不敢隨意闖出。

「噗1

一簇森白色火焰從中脫離而出,最後懸浮在血色液體之下,火焰升騰間,爆發出極為熾熱的溫度,一時間,那血色液體團表面頓時沸騰了起來,一個個細小的氣泡不斷的鼓動著。

隨著氣泡的鼓動,頓時,一絲絲極為淡薄的灰色煙霧從中升出,這些都是蘊含在其中的雜誌,想要煉指出品質不錯的丹藥,這些雜誌就必須徹底剔除,否則到時候說不定還會因為雜質的參雜,而導致難以成丹。

剔除平常藥材的雜質,或許頂多只需要十幾分鐘而已,但是這地心火芝明顯不屬於這一列,因此,即使是有著骨靈冷火這般強悍異火的炙烤,它特僅僅是要死不活的吐出體內雜質,甚至到的後來,基本是要火焰炙烤十來分鐘后,方才會再度吐出一縷灰色煙霧,這等頑固的雜質,令得一旁的蕭炎有些咂舌,這還是葯老操控的成績,若是換作他來的話,恐怕光光提煉藥材,就得費去將近一天的時間,這六品丹藥,果然是極難煉製。

等待的時間是極為枯燥的,但是蕭炎卻是並未有太多的分神,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其目光沒有一刻移出過葯鼎之外。

隨著三個小時的提煉,那血色液體之中的雜質終於是被剔除殆盡,而雜質盡去的血色液體,不僅變得更加圓潤,而且其顏色也是變得透明了一些,仔細看去,還能看見其中翻騰的氣泡。

提煉完畢,葯老臉龐也是略微鬆了松,屈指輕彈,鼎內的那團血色液體利馬在一簇森白火焰的包裹下,懸浮而出,最後連同著火焰,一起灌注進了一隻玉瓶之中。

望著葯老這與常人不同的保存方法,蕭炎有些驚訝,目光看向那個玉瓶,確實發現在玉瓶口處,竟然是有著一層淡淡的火焰薄膜,當下一怔,略微沉吟了一下,似有所悟。

「這種保存能使得其中的藥液一直保持著出爐時的溫度以及精純,並且不會受到空氣中的雜質沾染,但是對火焰的操控成都也是很高,玉瓶性脆,若是溫度稍高,就會連玉瓶也是炙烤爆裂,措手不及下,反而會是的提煉的藥液徹底報廢。」再次揮手,將那株青木仙藤拋進葯鼎之中,葯老緩緩的道。

微微點頭,蕭炎將這小訣竅暗暗的記在心中。青木仙藤的提煉,絲毫不比地心火芝輕鬆,甚至因為本身材質的緣故,其對火焰的耐燒程度,即使是葯老都是有些感到吃驚,光是將青木仙藤的要離驅散出來,便是足足好去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而後來的提煉,則更是持久,四個小時,這個長久時間讓得蕭炎摸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這也就葯老如此雄渾的靈魂力量方才能夠有堅持吧,以他現在的實力,煉製但要頂多只能持續三個多小時,便是得休息,等到鬥氣再度回復后,方才能夠繼續煉製。

當青木仙藤化為一團翠綠色的液體被收進玉瓶之中時,夜色都已經籠罩了整座山脈,黑夜間,山峰之上的森白火焰,略微顯得有些刺眼。

提煉完青木仙藤后,葯老並未有著片刻的休息,直接是再次開始提煉,龍鬚冰火果。

望著葯老那緊繃的臉色,蕭炎揉了揉有些疲累的眼睛,振奮起精神。再度牢牢的注視著煉製,他心中清楚,觀摩這種等級的煉丹,對他有著極大的好處。可不能拜拜的失去了機會。

龍鬚冰火果的提煉時間,與青木仙藤相仿,當其提煉完畢時,天色已經至深夜,滿天繁星微微閃爍,傾灑著微弱的星光。

不得不說,煉製六品丹藥是一種及其繁瑣與疲勞的活。光是藥材的提煉,便是將近消耗了一天的時間。不過好在葯老實力雄渾,即便不停歇的煉製了一天時間,依然不見絲毫疲態,反而是蕭炎略微有些帶黑眼圈。

在第二日,那枚六級的冰系魔盒,也是徹底的被葯老煉製成了一堆蔚藍色的粉末,而僅僅這一項,便足足消耗了葯老十多個小時的時間,六級魔盒對火焰的反抗程度,遠遠必那些藥材的反抗要劇烈上數十倍,並且因為屬性相剋的緣故,其濃郁的水系能量甚至差一點就衝出葯鼎,不過還好葯老對此早有預料,因此方才未造成什麼損失。但這般折騰中,自然是消耗了大把時間、

蕭炎作於一旁,瞧得葯老與那六級魔盒間的抗衡,忍不住有些心悸。這若是換做他上的話。恐怕就算花費三四天時間,也難以將這頑固的魔盒制服埃甚至若是換做一些尋常火焰,說不定還會直接被那濃郁的水系能量給澆滅了。

不過不管時間若何難熬,提煉終於是徹底完成,在第三日的時間中,經過骨凌冷火的一個晝夜的炙烤,幾種藥材與魔盒粉末,終於是逐漸的減弱的排斥性,最後開始融合。雖說是融合,但是那融合速度卻是猶如龜爬一般,慢的令人難以忍受,在這期間,就是以蕭炎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途中假寐一次。

融合,是煉丹之中最重要的一步,只要期間稍稍錯上半點,好不容易提煉二處的藥材便會頃刻間焚毀,所以在這一步上,即使是以葯老的實力,也是不敢有著絲毫的分身。乃至於蕭炎偷偷假寐的時候,他都無暇理會。

這一步雖然兇險萬分,不過好在有著葯老這位煉藥宗師把持。因此,那最糟糕的情況,並未出現,在經過整整兩日的融合之後之後,一枚淡藍色的丹藥雛形,終於是在葯鼎之中緩緩成型、在這枚但要雛形成形的剎那,蕭炎清晰的感覺到,周圍天地能量猛然撥動了起來,那副境況,就猶如在平靜的湖面重丟人了一塊巨石般,巨浪翻湧。

對於外界波動的天地能量,葯老面色沒有半點變化,心神緊緊的關注著葯鼎之重的丹藥變化,在這關鍵時刻,容不得他有絲毫分神。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枚形狀有些不太規則的淡藍色丹藥雛形,也是逐漸變得圓潤起來,璀璨的豪光從重散發而出,將之渲染的猶如一枚藍色寶石一般。

在但要爆發璀璨光芒的那一刻,蕭炎略微有些駭然的發現,一圈圈猶如實質般的能量漣漪,以葯鼎為中心,源源不斷的對這四面八方爆涌而出,那般連綿不絕的態勢,頗為壯觀。

咽了一口吐沫,蕭炎沒想到這六品丹藥成形竟然會造成如此大的動靜。難怪葯老一定要在深山煉製。這若是放在內院,恐怕頃刻間就會吧全員的人都給吸引過來。

你退開一點,更大的動靜,還在後面呢!葯老目光緊緊注視著葯鼎之內,嘴中忽然提醒了一句。

聞言,蕭炎背後紫伝翼幾乎是在同時的彈射而出,雙翼一陣,身體便是閃掠到了山峰之外的半空出,

瞧得蕭炎退開,葯老手中印節猛地一變,低低的喝聲從嘴中傳出,頓時間,葯鼎之內,森白火焰陡然大漲,幾乎將整個葯鼎都是脹滿。而在那滿姆森白顏色見,一枚璀璨的藍色光電,確實越加刺眼。

藍色光點一縮一漲,而隨著其這般波動,一道道能量漣漪擴散的更加急速,從空中服飾而下,那些能量漣漪擴散出,山石翻滾,數目攔腰而斷,甚至於草皮都是直接被掀翻了開去,這般強橫破壞力,讓得蕭炎喉嚨忍不住的滾動了一下。

藍色光點的縮張越加快速,就猶如在醞釀著什麼一般,如此將近半個小時后,光點驟然縮至最小點。

隨著光點的這般急速縮小,葯老臉龐之上的凝重,必先前任何時候都是濃郁轟!

驟然縮小的光點在持續了幾分鐘之後,猛地在蕭炎緊盯著瞳孔中放大。最後,爆涌的藍光將整座山峰包裹,一聲驚雷般的爆炸生憑空響起,旋即,一道足有兩仗粗許的藍色光柱,子葯鼎之內,爆射天際。

目瞪口呆的望著那衝上雲霄的巨大藍色光柱,蕭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這動靜,也太大了點吧,即使這裡離著內院老遠,可恐怕也不可能逃開一些實力強橫的長老的感應吧。

希望不會吧內院的人吸引過來吧,不然的話,那就麻煩了,咽了一口唾沫,蕭炎望著那經久不散的光柱,苦笑著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