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一十六章回外院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六章回外院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內院結鏡出口處,幾道人影閃掠而出,看其面貌。赫然便是蕭炎,熏兒等人,其後還有那好奇跟過來的林炎。

在蕭炎幾人剛剛從森林中閃掠出來時,淡淡的蒼老聲音便是在諸人頭頂響起:「想要出內院,必須要取得一位長老的手信,你們這麼大一群人,是想幹嘛來呢?」

聽的聲音,蕭炎等人連忙抬起頭來,卻是瞧得一處樹枝上,一位老者站立其上,仔細看去,正是當初在初進內院時看見的那位蘇長老。

「蘇長老,學生蕭炎,有急事需要去趟外院,手信尚未辦好,還請通融下!」蕭炎上前一步,壓抑住心中的緊迫。對著樹枝上老者恭聲道.

&quot哦?蕭炎?&quot聞言,蘇長老一愣,連忙將目光投注在蕭炎身上,瞧得那副有些熟悉的面孔后,原本淡然的臉龐上頓時多出了一抹笑容,:&quot呵呵,原來是蕭炎同學,怎麼?在內院待得悶了,想出去走走:&quot

&quot哪有這等閑情,只是出了點急事,需要出去看一看.&quot蕭炎苦笑了一聲.對著蘇長老拱手道:&quot老長,拜託了,&quot

蘇長老略微遲疑了一下,按照內院規矩,沒有手信,那是絕對不能隨便放人出去,不過蕭炎卻是不一樣,他是大長老親自交代要多給關照之人,而且雖然他一隻守在此處,但是也聽說了蕭炎能后煉製五品丹藥之事,因此對於後者,倒是表現得頗為殷切.

&quot本來按照規矩,無手信,不能放人,不過今日看在蕭炎同學面上,便破例一次吧.&quot沉吟片刻,蘇長老終於是一揮手笑道.

&quot多謝長老:&quot見到蘇長老點頭,消炎頓時大喜.

嘿,你這傢伙面子不小,這老傢伙我來了幾次,每次都板著一張死人臉,不給手信就不給通過,沒想到竟然會對你網開一面.&quot蕭炎身後,林炎有些驚詫的道.

蕭炎笑了笑,他也清楚,這些長老之所以對他這般客氣,多半還是因為它能夠煉製五品丹藥的緣故,畢竟身為煉藥師,他很明白五品丹藥對於這些實力在斗王階別的長老有著何等的吸引力.

&quot蕭炎哥哥,不要擔心,在迦南學員中,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太大的事情.&quot一直關注著蕭炎的熏兒,忽然輕聲道,雖然前者掩飾的極好,可她依然發現其眉宇間有著淡淡的焦慮.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低聲道:&quot但是蕭玉你也清楚,性子高傲,如非真有大事,絕不會來找我,不管如何說,我們都是一個家族得人,況且蕭家還因為我的緣故搞成如今這般,於對他們,我倒也是有些歉意&gt&quot

熏兒微微笑了笑,縴手輕輕握了握蕭炎手掌,示意不要太過擔心.

在倆人低聲談話間,其面前那空曠的地帶,空間忽然劇烈的波盪了起來,旋即空間有如被一隻無形的大手強行撕裂開一般,頓時,一閃銀光璀璨的大門,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之中.

&quot外面我已經發了信號,所以有著獅鷲獸待命,這內院之外的深山中魔獸眾多,若非有著獅鷲獸騎載,想要到達內院,恐怕至少也要耗費一周時間.:蘇長老輕飄飄的從樹枝上落下地面,沖著蕭炎等人笑道.

&quot多謝蘇長老了,今日之情,蕭炎必有所報.&quot對著蘇長老感謝的一抱拳,蕭炎也不多停留,率先便是對著銀色大門快步走去,最後光芒閃爍間,人影便是消失不見。

蕭炎之後,熏兒等人緊緊跟上,一片銀色閃爍中,森林之外便是再度變得空蕩了起來。

「看蕭炎這幅急匆匆的模樣,看來的確是有著急事,這是,怕是得向大長老彙報一下,」當最後一人消失在銀色大門之後,蘇長老沉吟了一會,便是轉身藤上天空,一對鬥氣雙翼浮現而出,對著內院之中急速掠去。

出了銀色大門,頓時,一望無際的連綿山脈便是出現在了蕭炎視野之中,在前方不遠處,一道深不見底的山澗橫探而出,最後消失在目光注視的盡頭。

在此時的山澗之旁,一頭巨大的獅鷲獸正撲扇著翅膀,獅鷲獸上,還有著倆名駕馭之人。

「呵呵,幾位便是要去外院的吧,請上來吧。」瞧得蕭炎等人出現,一名駕馭之人起身對著蕭炎笑著道。

「多謝了。」蕭炎也不廢話,手一揮,便是率先掠上獅鷲獸,身體筆直的站在後者那頗為滑膩的後背上,紋絲不動,其後熏兒等人都是緊跟而上,諸人實力都非尋常人物i,所以自然不會出現當初進入內院時,一些新生所出現的糗事。

瞧得他們這般穩健身法,那倆名駕馭獅鷲獸得人也是暗贊了一聲,不愧是內院的學生,這般身法,的確非外院的學生可比。

「坐穩咯」醫生吆喝,獅鷲獸翅膀猛的一陣

掀起一陣狂風,巨大的身體拔升天空,最後對著山脈之外的外院,急速飛掠而去。

外院,獅鷲獸停泊廣常

廣場周圍,因為獅鷲獸及其吸引眼光,因此有著不少外援學生簇擁在此處,而當這些學員瞧得那從一頭剛剛落下的獅鷲獸上魚貫而下的一群人後,頓時一愣,蕭炎,熏兒,琥嘉,吳昊四人在進入內院之前,幾乎是外院眾所周知的明星人物,即使如今時隔半年多時間,可依然有著不少學員記得他們,因此,在四人一露面后,周圍便是響起了陣陣的竊竊私語以及一道道熾熱的目光。

急匆匆的蕭炎自然是無暇理會這些目光,直接帶著眾人行出廣場,然後便是對著記憶中若林導師的所住處行去。

「嘿,那個青衣女孩子好漂亮啊,以前都沒見過呢,真是可惜,若是以前見到,說不定還可以一親芳澤呢,」望著消失在視線盡頭的一群人,一些聲音不由的大了許多,這半年時間中,又有著一批新生進入了外院,因此對於熏兒等人以前倒是從未見過,但是看先前一干人等的氣勢,因此這些初來的新生倒也不敢太過大聲,如今人一走,自然聲音就冒了出來。

「戚,小子真是皮癢,那是蕭炎學長的女人,憑你還想和人家親近:」一名看似年齡較大的學院,斜楞了一眼身旁冒出聲來的新生,冷笑道。

&quot炎是誰?我只聽過新生閻承老大,可不知道蕭炎。」那名新生也是個刺頭,當下也是灰以顏色的反擊道。

「新生王閻承?嘿嘿,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搞出來的玩意,還想和人家比,當初蕭炎學長在進入內院時,便已經是六星大斗師,如今在內院苦修半年,實力肯定又是精進許多,說不定已經達到大斗師巔峰,那閻承,又算老幾?一巴掌下去,他老母都不認識。」一名老生譏諷著道,那所謂的新生王,只不過是這屆新生聚會是選出來的,那閻承實力最為出類拔萃,所以便是被一群新生擁戴著生為了什麼新生王,雖然新生實力算不得強,但是勝在人多,所以在外院中也是有一股不弱的勢力。

聽得所謂的大斗師巔峰實力,那名新生臉色也是微變了變,他也清楚倆這之間的巨大差距,當下也不敢再說什麼輕薄的話來,夾著尾巴灰溜溜的逃了開去。

蕭炎等人自然不知道半年來外院的變化,而且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放在心上,以磐門如今的實力,就算在內院都是排的上名號,哪裡還需要理會外院的這些初進新生。

一路順著道路快速的對著若林導師所在地方行去,因為熏兒與琥嘉這倆人的緣故,因此一路也是吸引了不少目光,一些老生倒是認得幾人,不過一些新生,卻是滿臉好奇的駐步仰望,互相間不斷竊竊私議。

一路急匆匆的趕來,約莫十來分鐘后,若林導師的那座雅緻樓閣便是出現了蕭炎目光之中,悄悄鬆了口氣,腳步加快,片刻后,終於來到門前,輕輕的牆門敲響。

「嘎吱」

房門應聲而開,一張有些熟悉的憔悴花容出現在了蕭炎視線中,那挺拔嬌軀以及代表的修長圓潤雙腿,不是蕭玉還能是何人?

打開門的蕭玉瞧得門口的大群人,也是愣了愣,不過當目光轉到蕭炎面上時,頓時一怔,美眸之中,晶瑩逐漸醞釀,大有如暴雨般的滾落之勢。

「別哭,別哭,究竟怎麼了?我可是馬不停蹄的趕出來的」有始以來第一次看見蕭玉在他面前露出這般柔弱姿態,蕭炎也是大感愕然,旋即急忙道。

貝齒緊咬著紅唇,蕭玉最終並未哭出來,只是一手拉著她,急忙對著屋內跑去,而在她這般異狀下,蕭炎也是不敢有絲毫反抗,任由她拉著前行。

在蕭玉的帶領下,一行人穿過大廳,最後到達一處門前,前者這才放緩腳步,輕輕的推開了門。

望著蕭玉那副神色,蕭炎手掌突然輕輕顫了顫,緩步走進房間,旋即,看見了一張床以及床上躺著的男子。

男子約莫二十五歲模樣,此刻正緊閉的眼眸,臉色蒼白如紙,並且夾雜著一抹痛苦之色,身體偶爾會輕微的顫抖著,而這張面容,竟與蕭炎有著三分相像。

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張熟悉面孔,蕭炎拳頭確實猛然間緊握了起來,漆黑眸間,隱隱有著血絲蔓延出來,片刻后,一道壓抑著無比暴怒的低低聲音,從喉嚨間悄然傳出。

「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