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一十七章族中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七章族中變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房間之中,氣氛壓抑得有些令人窒息,林焱等人望著蕭炎那首次在他們面前所展露出來的暴怒,皆是有些暗暗咂舌,這傢伙,平日看起來總是一副笑容滿面的平和模樣,和沒想到真要怒起來,竟然還這般可怕。

眼睛死死的盯碰上臉色蒼白的蕭厲,半晌后,蕭炎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抑住心中的震怒,轉頭對著紅著眼睛的蕭玉沉聲道:「究竟怎麼回事?二哥不是該在加瑪帝國嗎?為什麼突然來到迦南學院?」

「前兩日蕭厲表哥忽然出現在學院門口,託人通告了我一聲,我趕出去時,便是看見他這副虛弱模樣,在見到我時,他僅僅說了一句話,便是昏迷了過去。」蕭玉低聲道。

「什麼話?&quot蕭炎心頭一跳,聲音沙啞的道。

「通知蕭炎,蕭家出事了。1

「轟1

一股強猛氣勢驟然間自房間之中暴涌而起,距離蕭炎頗近的蕭玉,也是被震退了幾步,旋即俏臉震驚的望著那臉色突然陰沉得可怕的蕭炎,這股氣勢……甚至比若導師,都是要強悍許多啊!這半年時間不見,蕭炎竟然強到這般地步了?

「蕭炎哥哥,不要激動1一道倩影急忙閃掠蕭炎身旁,縴手緊緊的抓住蕭炎手臂,淡淡的金光湧現,而在這金光照耀下,蕭炎那有些失控的氣勢,這才逐漸的變得平緩了下來。

有些急促的喘息了幾聲,蕭炎手掌依然是忍不住的輕微顫抖著,蕭家在他離開前,便是被他秘密的遷移到了大哥蕭鼎所在的傭兵團,如今身為漠鐵傭兵團二團長的蕭厲卻是出現在距離加瑪帝國萬里之外的迦南學院中,那也就是說,整個漠鐵傭兵團連帶著蕭家,應該都是遭受到了極為恐怖的毀滅性打擊。

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中,鮮血順著指縫滴落而下,蕭炎望著床上臉白如紙的蕭厲,自責猶如刀絞一般,令得其心中傳來陣陣疼痛,沒想到將蕭家遷移到大哥之處,卻是反而將他們害了。

泡房書間吧內,氣氛壓抑而低沉,蕭玉微紅著眼睛,家族出事,其父母怕也是難逃毒手,這等變故,也是令得她徹底失去了足見,如今的蕭家,不知道在加瑪帝國還殘存幾人,或許,如果情況更糟的話,說不定便只有他們幾個在外的小輩。一想到原本偌大的家族,如今卻是落得這般凄慘,蕭玉終於是忍不住心中的悲痛,輕聲低泣了起來。

輕輕坐在床邊,蕭炎壓抑住顫抖的雙手,手掌握住蕭厲的手臂,一絲鬥氣傳進其體內,半晌后,卻依然是那般沙啞冷厲:「二哥受了不輕的內傷,怕是與人交手被重傷的緣故,不過好在並未有性命之憂。」

從納戒種取出一枚治療內傷的療傷葯,蕭炎將之塞進蕭厲嘴中,片刻時間后,瞧得後者臉色蒼白淡了少許,這才輕輕鬆了一口氣。

「現在便等二哥蘇醒吧,等他醒來,便是能夠知道蕭家究竟發生了何事。」臉龐陰沉著,蕭炎輕輕的聲音中,卻是有著令人骨子泛寒的陰冷殺意。

「難道是雲嵐宗乾的?」薰兒低聲遲疑道。

「如果是雲嵐宗,那我蕭炎,會與它不死不休,直至其宗們覆滅1蕭炎嘴角忽然拉起一抹猙獰笑意,聲音宛如九幽之下傳來,不含絲毫感情。

薰兒輕嘆了一聲,加瑪帝國中,會對蕭家出這般狠手的,怕除了雲嵐宗外,很難再有其他勢力了

在等待蕭厲蘇醒期間,房間內氣氛依然壓抑沉悶,乃至於琥嘉幾人在暗嘆了一聲后,都是略有些不適的悄悄退出,將這房間留給了蕭炎等人。

「咳。。。」

寂靜無聲的房間中,忽然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響起,做於床旁的蕭炎猛的抬頭,便是見到了蕭厲那緩緩張開的眼睛。

兩目對視,血肉相連的兄弟之情讓得兩人臉色是稍稍變暖了許多。

「終於是看見你了啊,小炎子,我還以為走不到這裡來呢。」靠在柔軟的枕頭上,蕭厲臉龐上初見蕭炎的狂喜逐漸收斂,笑了笑,嘆息道:「三個月時間,若非靠著一頭飛行獸,恐怕從加瑪帝國走到這裡,至少也需要一年時間吧。」

望著蕭厲那張蒼白臉龐,蕭炎鼻子忍不住的有些泛酸,半年之前的二哥是那般的意氣風發,充滿戰意,如今,卻只留下眼中越加濃郁的狠厲,

「二哥,發生什麼事了?大哥呢」

蕭炎握著簫厲手臂,輕聲道。

臉龐上的笑容緩緩消失,片刻后,簫厲仰頭輕笑一聲,笑聲中卻是有這及其濃郁的悲痛與怒火,而在他這般凄涼笑聲下,一旁的蕭玉,眼淚更是直往下滾。

是雲嵐宗??蕭炎的手臂急速的顫抖著,暴怒與殺意,充斥在心頭,幾欲掩埋他的理智。

在蕭家遷移大炮漠鐵傭兵團之後的兩個月中,倒是一切平靜,那雲嵐宗的搜索,也並未擴散到邊界處來,但就在我們都以為緊繃氣勢即將告一段落時,殺戮,卻是悄然來到。

那天晚上正是漠鐵傭兵團每月歡慶之色,卻是變成了血宴,那晚圍殺漠鐵傭兵團的有不少人,雖然他們掩飾了自己的身份,但是雲嵐宗那種獨特的功法所產生的劍意,又是如何能夠掩飾?簫厲淡淡的笑了笑,臉龐上有著刻骨銘心的仇恨:「來圍剿漠鐵傭兵團的人實力也強悍,傭兵團的弟兄幾乎死傷殆盡,蕭家的族人雖然有著幾位長老拚死保護,可也損失不校」

「雲,嵐,宗看來雲山那個老雜種,真的是想趕盡殺絕啊1漆黑的眼瞳幾乎被血絲所布滿,臉色猙獰的可怕,蕭炎身體急速的顫抖著,一股濃郁的殺意充斥著整個房間,片刻后,他猛然站起身來,卻是被熏兒急忙一把拉住:「蕭炎哥哥,你要去那?」

「回加瑪帝國!我要雲嵐宗所有人陪葬1陰森森的聲音,帶著濃郁殺意與猙獰。

「你現在回雲除了白白送死還能有什麼用?蕭家如今遭受大難,除了你,還能有誰能挽救?你若死了,如何與蕭叔叔交代?」見到蕭炎那副猙獰的模樣,薰兒知道,他因為暴怒又是有些失控了起來,當下急忙大聲道。

「蕭炎,你給我站住!大哥讓我拼著這條命萬里迢迢過來尋你,可不是讓你這樣給我跑回雲1蕭厲怒聲斥罵道:「這血仇,必須得報,你有無可拜你推卸的責任,但你現在回雲,能殺得了雲山么?」

泡蕭炎身體僵硬,頭髮從額頭上散落下來,一股壓抑到極致的暴怒與殺意令得他幾欲瘋狂。

書「而且,這事,似乎也並不這麼簡單1蕭厲陰沉著聲音道。

吧聞言,蕭炎這才恢復了一些冷靜,嘶啞的聲音猶如破風箱一般:「什麼?」

「那夜狙殺我們傭兵團的,除了雲嵐宗之外,似乎還潛藏著別的什麼……」蕭厲眼中厲芒閃爍,陰毒毫不掩飾的刻畫在那張蒼白臉龐上:「那些傢伙雖然之中,可我還是能夠感受到那種陰冷的氣息。他們就猶如一團看不見容貌的黑影一般,而且他們的目標極為明確,全部指向我們蕭家族人,他們的攻擊,無可抵禦,偶爾間一道漆黑鐵鏈從黑暗中射出,這些黑色鐵鏈極為詭異,連鬥氣都是能夠洞穿,每一次鐵鏈在黑夜中響起嘩嘩聲,便是會有著一名族人被射穿身體拖走。」

「這些神秘的黑影,每一次拖走一名蕭家族人後,便是會搜索他們的身體,看他們的舉動,倒不像是受聘而殺人,反倒是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一般。」

「黑影?鐵鏈攻擊?」陌生的辭彙進入腦中,卻是讓得蕭炎被殺意充斥的腦子猛的一陣冰冷,腦中急速運轉,一幕幕象急速閃掠而過,最後,畫面陡然停頓!

那是黑域平原上的那黑風暴中,偶然所見到的黑影,黑色鐵鏈……

身體逐漸的泛起寒意,葯老與蕭炎的聲音,幾乎同時在其心中帶著凝重響了起來:「魂殿1

「為什麼他們會盯上蕭家?蕭家與他們沒有半點瓜葛啊1蕭炎身體僵硬,頭髮垂落而下將面龐遮掩而住,心中帶著一絲陰冷的喃喃道。

葯老此刻也是沉默了下來,他也想不通為什麼魂殿這種龐大神秘的勢力會去和一個小小的蕭家有牽扯,若是說是因為他的話,也是不太可能啊,畢竟魂殿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在蕭炎身旁。

「我們並不知道他們究竟要尋找什麼,但是大長老在死前,卻是告訴我了大哥。」說到這裡,蕭厲猛的抬頭望著蕭炎,道:「他讓你務必將家族之玉保存,絕不可落於外人之手1

腦子驟然浮現一片冰涼,一絲冷風從蕭炎嘴中吐出,森然的聲音,在心中緩緩響起:「原來……他們的目的是……「陀舍古帝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