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一十八章魂殿參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八章魂殿參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房間內,寂靜再度浮現,許久之後,相通了一些因果的蕭炎緩緩地吐了一口氣,聲音低沉的問道:「大哥如何了」

「我們一路被追殺,以我們的實力,若是繼續下去,蕭家會覆滅怕都是沒有絲毫的意外,不過好在最後關頭,卻是有著援兵出現,救下殘存的蕭家。」蕭厲說道此處,蒼白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些慶幸。

「援兵?珈瑪帝國中還有敢與雲嵐宗對抗的勢力?」聞言,蕭炎一怔,皺眉道。「援兵出現在漆黑森林中,剛開始我們也並不知道,知道後來追兵被擊退後,來者才兩處身份,那人你也認識,便是曾經跟在你身邊的那位老頭。」

「海波東?海老?」蕭炎略微一愣,一位總是一臉冰冷的老者容貌,緩緩浮現其腦海之中,恍然的微微點了點頭,將一抹感激收在心中,海波東出手就下殘存的蕭家,這份恩情,可是不小,日後,怕是要好好地還給人家。

「大哥雖然也是深受重傷,可還好,在那位老爺子的幫助下保住了一條人命,他似乎在米特爾家族中擁有極高的地位,因此後面殘存下來的蕭家族人,便是在他們的偷偷庇護下,轉移到了雲嵐宗的絞殺之外,我來加南學院所乘騎得飛獸,也是米特爾家族所借,不然的話,憑我們現在的經濟實力,我就只能徒步來加南學院了

」不過這黑角域的確不愧是大陸最混亂的地方,嘿嘿,期間被陰了幾次,差點就把小命留在那裡了,這些傷,也是在黑角域中所受,那些傢伙,都是餓狼一般狠得人埃&quot蕭炎緊咬著嘴唇,黑角域之中是如何血腥混亂,他親身經歷,自然清楚,蕭厲為了來向他通報家族變故,倒還真算得上是萬里迢迢,跋山涉水了。

蕭厲苦澀一笑,道「如今漠鐵傭兵團幾乎是徹底完蛋,蕭家倒是還好一些,但也是元氣大傷,實力不再復以往,偷偷摸摸度日,苟延殘喘。」蕭炎握著蕭厲手掌,輕輕地聲音中壓抑著仇恨:「二哥,這血仇,我會報。」

「自然是要報,雲嵐宗將我蕭家逼成這樣,若是不殺了那雲山老狗,怎對得起幾位長老的拚死相護?」蕭厲臉龐浮現一抹陰毒,森然笑道:「只要我們三兄弟還活著,就要雲嵐宗雞犬不寧1

蕭炎默默點頭,心中卻是稍稍寬慰了一點,至少,大哥與二哥,並未出事,這實在不敢想象,若是大哥,二哥也是在雲嵐宗的圍剿中喪生,他是否還能像現在這般保持著理智。「蕭厲表哥,我。。。我父母可還好?」一旁,蕭玉忽然出聲,聲音中帶著一份顫抖。

「呵呵,玉兒啊,幾年不見,倒是越來越漂亮了。。。」望著眼睛泛紅的蕭玉,蕭厲臉龐上的陰毒盡去,沉默了一會,有些慚然的道:「蕭伯母還好,可伯父卻是在戰鬥中被斷了一支手臂。。。」

眼睛再度紅了一圈,不過還好並未出現蕭玉所預料的最壞情況,因此她那已經極為脆弱的神經,倒是並未就此崩潰,輕輕點了點頭后,便是在一旁沉默不語。

「二哥,你先把傷養好,家族血仇,不得不報,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再莽撞,先前只是有些氣血沖腦。」蕭炎再度從納戒中取出一枚丹藥遞於蕭厲,低聲道。

加過療傷葯,蕭厲毫不猶豫的塞進嘴中,眼睛直直的盯著蕭炎,沉聲道:「別人可以莽撞,你卻不可以,現在你是整個蕭家唯一的希望,父親的失蹤,也是需要你的力量,我和大哥修鍊天賦都不如你,所以我們可以死,但你卻不能!你若是真有什麼意外,蕭家便是徹底的完了1

微微點頭,蕭炎微笑著拍了拍蕭厲的手臂,對著蕭玉道:「你先照顧著二哥,我與薰兒有話說。」說完,他對著薰兒微微揚了揚下巴,兩人緩緩退出了房間。

「告訴我那所謂「魂殿」的一些信息,以你背後的背景,想必應該聽說過。」樓頂之上,蕭炎臉色再度變得陰沉,對著薰兒淡淡的道。

「魂殿?你怎麼知道他們的?」聽得從蕭炎嘴中蹦出的這名字,薰兒臉色頓時有些變化。

「我曾經偶然遇見過,二哥所說的那些黑影攻擊方式,與我所見的那「魂殿」之人幾乎一模一樣,我想,他們之間應該脫不了干係。」蕭炎揮了揮手,眼睛盯著薰兒說道:「告訴我。」

在蕭炎那目光凝視之下,薰兒遲疑了一會,終於是苦笑著點了點頭。行手鋝開額前的青絲,整理了一下腦海中與那所謂「魂殿」有關的信息后,方才緩緩的道:「「魂殿」是大陸上一個極為神秘與詭異的組織,他們最喜歡乾的事,便是滿大陸的尋找那些靈魂體,然後將之擒拿,至於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多靈魂體,我也是不清楚……這個組織痕遍布大陸,只是沒想到竟然連加瑪帝國這種保守國家,都是會被他們侵入而進。」

「魂殿似乎存在時間不短,所以他們同樣知道大陸上許多的隱秘。我想,他們之所以會找上蕭家,應該是與蕭炎哥哥手中的陀舍古帝玉有著關係。」薰兒輕嘆了一聲,接著道:「蕭炎哥哥手中的那一塊陀舍古帝玉,其實僅僅只是一部分的「鑰匙」,還有其他部分,中東遺落在大陸別處,我族有一部分,另外……這個「魂殿」,同樣是擁有著一部分。」

「這些「鑰匙」蘊含著極大的秘密,可這究竟是何秘密,我也絲毫不知,我唯一能夠告訴蕭炎哥哥的,便是不管是我族還是「魂殿」,對於這些「鑰匙」,都是極為看重,當年為了這「鑰匙」的爭奪,我族也與「魂殿」展開過爭奪,雖然最後勝利,可卻並未如願以償。」

「如今「魂殿」對蕭家下手,恐怕也是不知從何處得到了那部分「鑰匙」的消息,不然的話,以蕭家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吸引他們出手。只是令人有些意外的倒是雲嵐宗怎會和「魂殿」有所瓜葛。」薰兒輕聲道。

「但是聽二所說,那位叫做海波東的老爺子能夠將那些追兵盡數擊退來看,「魂殿」應該並未派遺真正的強者,當然,我族隨時在關注著他們的舉動,因此真正的強者。他們倒也是抽不出身來。」

「鑰匙,鑰匙,又是該死的鑰匙1拳頭狠狠的砸在面前的牆壁上,蕭炎怒聲道。

「蕭炎哥哥,記得我上次與你說的話,陀舍古帝玉在你手中的事,不要與任何人說,甚至,連蕭厲表哥都還要告訴,不然一旦不小心泄露。「魂殿」的追殺,就猶如附骨之蛆一般,永無止境。」薰兒上前一步,柔軟身體都是貼在了蕭炎身上。壓低了聲音正色道。

緊咬著牙齒,蕭炎望著那近在咫尺的清雅容顏,嗅得那飄進鼻中的淡淡香氣,手臂猛的一攪,狠狠的將薰兒摟進懷中,在最親近的人面前,他終於是掩飾不住內心的自責,聲音嘶啞的道:「若是當年不年少氣盛與納蘭嫣然定什麼三年之我,恐怕也不會將事情變得今天這般,也不會連累得家族破敗,親人失散1

「人不輕狂枉少年,蕭炎哥哥並沒有錯。」

溫柔的將臉頰靠在蕭炎肩膀,薰兒柔聲道:「懷璧其罪,就算蕭炎哥哥與雲嵐宗沒有衝突,那「魂殿」怕也是會遲早找上門來,而且以他們那狠竦手段,定然會一鍋連端,到時,蕭家便不是元氣大傷,而是徹底覆滅了。」

「現在的你,唯一能做的,便是讓得自己徹底的變強,正如二哥所說,家族的仇恨,蕭戰頻頻的失蹤,都是全得靠你,你是如今蕭家的支柱,你若是倒了,這個家族,就再也沒有站起來的機會1

一句句溫柔的聲音,卻是猶如生力劑一般,令得蕭炎那被仇恨與殺意所充斥的心中逐漸的恢復往日的清明,許久之後,蕭炎終於是仰頭長長吸了一口冰冰的空氣,鬆開攪著薰兒腰肢的手臂,清秀面龐上,少了一點往日隨時攜掛的笑容,多了幾分淡淡的冷厲,此時的蕭炎,在家族變故的這般打擊下,算是徹徹底底的脫離了年少的稚嫩。

人,總是經歷了打擊,方才會真正的蛻變與成長。

「放心吧,日後我不會再莽撞。等我有足夠的實力,我會回去,到時,所有債務,要那去嵐宗,百位嘗還1蕭炎手掌撫摸著薰兒嬌嫩臉頰,聲音卻是陰冷而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