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二十五章隕落心炎提前的暴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五章隕落心炎提前的暴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聽得那道響乇在耳邊的蒼老喝聲。蕭炎略微一怔,旋即也是猛的從石台上坐起了身子,飛快的將火晶卡從凹槽上取出,心中驚愕的喃喃道:「怎麼了?」

「塔內能量變得暴躁了許多,想必應該是隕落心炎的緣故。」葯老的聲音,帶著些許驚喜在蕭炎心中響起。

「隕落心炎?」聞言,蕭炎頓時愕然,錯愕的在心中道:「不是說至少還有幾月時間么?難道暴動時間提前了?」

「看這情況,還未徹底爆發,現在應該只是隕落心炎的一些稍大的翻騰吧。」葯老笑了笑,道:「不過看這翻騰勁,便是能夠確定我所說不假,多則半年,少則兩三月,這天焚鍊氣塔中的隕落心炎,就將會徹底的暴動,而到時候,我們奪取隕落心炎的機會,或許就得來了。」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心頭也是悄然變得滾燙了許多,不過此時並非想這事的時候,現在塔中暴動的能量已經不再適合修鍊,所以還是儘快離開吧,不然的話,萬一出現個什麼其他事故,把他也給卷了進去,那可就有些令人無語了。

從石台上躍下,迅速的衝出這一號修鍊室,一出房門,頓時一股暴躁的熾熱能量迎面撲來,讓得蕭炎臉龐有種火辣辣的疼。

此時的走廊,略有些混亂,一些修鍊室不斷的被打開,旋即一個個滿臉茫然的黨員從中竄出,然後互相對望,眉頭皆是緊皺著,這種情況。可還是他們第一次遇見。

「嘿,蕭炎,你沒事吧?」在蕭炎剛剛出來后不久,不遠處的九號修鍊室便也是跟著打開,林焱猶如人心候子般靈活的竄出,目光四處一望,當瞧得蕭炎時,連忙喊道。

「沒事。」

沖著竄到身旁的林焱笑了笑,蕭炎搖著頭道。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以前天焚鍊氣塔可從來不會出現這種狀況的。」林焱捎了捎頭,有些疑惑的道。

蕭炎微微搖頭,卻是忽然轉過頭來,將目光投向走廊盡頭那漆黑大鐵門之上,此刻,他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青蓮地心火在急速跳動,火焰跳動間,一縷縷青火卻是突然的湧上蕭炎眼睛,瞬時間,一對漆黑眸子便是化為了一對青火雙眼。

青火湧上,蕭炎便是感覺到眼睛泛起了一股溫熱感覺,旋即,他便是驚異的發現,那鐵門之後的黑暗,竟然是在這對青火眼瞳之下逐漸的消散,於是,那黑暗深處的一些動靜,也是出現在了蕭炎視野之中。

那是一片扭曲的空間,空間中,無形的火焰猶如精靈一般,瘋狂的蠕動著,猛然間,有著極為奇異的吼聲響起,緊接著,無形火焰猶如火山噴發一般,暴涌而出,直衝塔尖!

「小空間結鏡,封1

十幾道低沉的蒼老聲音,在黑暗之中響起,緊接著,一股磅浩瀚的雄渾能量湧現而出,最後在那片扭曲空間之上形成一片色彩斑斕的光驀,無形火焰重重的碰撞在光驀之上,兩都都是劇烈一顫,一圈圈足以令得一名大斗師當場震死的強橫能量漣漪急速擴散而出,最後砸在四面漆黑的牆壁之上,緩緩的湮來而散。

光驀在無形火焰的衝撞下,表面猶如水波一般,不斷的動蕩著,可看似即將蹦碎的模樣,卻始終未曾真正的化為虛無能量,一時間,竟然與那極為恐怖的無形火焰相僵持了下來。

「你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們。大長老已經說了讓你們立刻離開塔中,怎還在拖延?」就在蕭炎為這兩者間極為兇悍的對碰而目不轉睛時,突然一道低喝聲響起,令得蕭炎眼前一陣恍惚,眼中青色火焰瞬間消退,而那鐵門之後,也是再度回歸黑暗,任誰也看不清裡面的那種高強度抗衡。

「那無形火焰,應該是隕落心炎本體了吧,威力果然恐怖,若是沒有收到阻攔的話,恐怕這天焚鍊氣塔都會被它給拆了……那光幕,則是塔中長老聯合結成的吧?真是變態,竟然能夠強行封印隕落心炎這等天地奇物的爆發,不過可惜,不能一直看見雙方的比斗,不然的話,日後與隕落心炎接觸,也好有些底。」心中惋惜的嘆了口氣,蕭炎偏頭,卻是見到一名滿臉急色的長老站於走廊出口,對著他們這些還停留在此的學員厲聲喝道。

聽得這位長老的喝聲,林炎聳了聳肩,也沒耍嘴皮,拉著蕭炎手臂,連忙對著外面走去,塔中能量越來越暴躁,待在這裡,他總是有些覺得不安。

有些不舍的看了鐵門之後一眼,蕭炎也只得跟著林炎快速的離開了這動靜越來越大的天焚鍊氣塔中。

………………

隨著人流,蕭炎等人也是湧出了天焚鍊氣塔,此時的塔門口,幾乎是處於人山人海的狀態之中,一片黑壓壓的人頭以及吵雜的喧鬧聲,令得剛剛從塔中出來的蕭炎有種耳膜漲破的感覺。

門口這些人,明顯也是從塔中跑出來的,因此彼此間都是帶著一點驚慌與忐忑的談論著先前塔中的變化,第一次在塔中經歷這般變化,足以令得他們心中有些后怕。

蕭炎並未加入這些毫無意義的討論,目光只是靜靜的望著那破土而出的一大截塔尖之上,或許是因為塔身上所附加的一些封印緣故,因此一出塔門,那種能量暴動的感覺便是淡化得難以察覺的地步,不過憑藉著青蓮地心火與隕落心炎之間的某種牽引,蕭炎依然能夠察覺到,此時的塔中,正在進行著極其激烈的封印與反封印的衝撞。

「不知道內院的長老們能否壓制住隕落心炎這次的暴動,若是能的話,我或許還能有一些準備時間,若是不能的話……恐怕現在就得動手了,只是這倉促之下,怕是成功率並不會有多高。」蕭炎緊皺著眉頭。他自然是知道,若是一旦隕落心炎衝破了天焚鍊氣塔,那麼他便只能趁機出手,否則的話,這隕落心炎已經具備了靈智,一旦脫困,定然會自動潛伏,到時候他得到哪裡再去尋找?」

「放心吧,隕落心炎這次的暴動並不算很強勁,況且內院的這些長老也並非省油燈,有那大長老主持,這隕落心炎想要突破封印還有些困難。」葯老笑著安慰著蕭炎尋緊繃的心。

聽得葯老開口,蕭炎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走吧,蕭炎,待在這裡也沒用。長老們會解決這些事的。」一旁,林焱忽然道,有一層空間封印包裹著天焚鍊氣塔,他自然是感覺不到其中的激烈交鋒,因此並不想在此過多等待。

蕭炎略微沉吟了一下,卻是微微搖了搖頭,如今他怎可能走得開?因此只能隨意找了一個借口,搪塞了過去。

瞧得蕭炎不願走,林焱也只能無奈一笑,道:「你想留在這裡那便留著吧,我得先回去了,嘿嘿,記住哦,四天之後便是「強榜」大賽開始的時候了,如果在比賽上遇見,你可別奢望我會留手哦。」

雖然此時心情緊張,可蕭炎依然是有些莞爾,沖著林焱笑了笑,望著他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消失后,方才再度轉頭,將注意力放在天焚鍊氣塔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逗留在塔外的人也是迅速減少,不久之後,原本的人山人海便是彎得空空蕩蕩,只有著蕭炎一人還站在塔外的一顆樹尖上,閉上感應著塔中激烈得令人目瞪口呆的交鋒。

雖然藉助著青蓮地心火之助。蕭炎能夠感應到塔內的能量動靜,可也並不能如同先前在塔內一般。清楚的看見兩者間的對碰,因此,當僵持在持續到天空夕陽斜掛時,他終於是感應到塔中狂暴的能量,開始了逐漸的減弱。

「看來長老們取得了暫時的上風。」感應著再度安靜的隕落心炎。蕭炎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有了內院長老的拖延,他便是能夠騰出時間來令得自己有著充分的準備。

輕笑了一聲,蕭炎放下懸在喉嚨處的大石,轉身就欲回磐門,然而其身體剛剛從樹尖轉過,便是驟然僵硬了下來,目光驚愕的望著那懸浮在其面前不遠處的一位黑袍老者。

老者一身黑袍,白須白髮,眸子間清冷如刀鋒,目光僅僅是在蕭炎身上一掃,便令得其渾身毛孔驟然緊縮了起來,而最令得蕭炎驚駭的是,此人居然正是上次在深山被葯老煉製地靈丹所驚動而來的那位老人!

喉嚨微微滾動了一下,蕭炎竭力的壓制著內心情緒的波動,在這等強者面前,情緒稍稍有所波動,便是會被察覺,因此,好片刻后,他方才吶吶的拱手道:「這位長老,不知為何攔住學生?」

黑袍老者瞥了蕭炎一眼,目光中有著莫名的意味,半晌后,淡淡的開口道。

「剛才塔內的動靜,你應該都看見和感應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