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三十三章血地八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三章血地八裂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場中,白程那猛然間變得極其血紅的臉龐,也是弓起了看台上眾人的注意,當下一道道目光都是變得驚愕,竊竊私語也是隨之響起。

蕭炎眉頭微微皺了皺,他能夠高手到白程那突然間變得強橫許多的氣勢,而且翻騰在其身體上的鬥氣,明顯也是在這一削變得強猛了一倍之多。

「秘法沒想到這傢伙也有修習,不過這增幅比起天火三玄變,卻是差了好多,看這般鬥氣強度,似乎也是僅僅只能提升一星的實力吧,並且看其臉色,明顯是催動血液沸騰而漲動的力量,這般作法,可是秘法之中較低的一種了。」蕭炎低聲喃喃道,一般來說,秘法之中也有高低之分,類似他這種激發異火能量而增加己身實力,能算得上乘,而類似白程這種催動血液而借於力量,卻是落了下乘,甚至,一些稍為狠毒的秘法,還會對使用者留下難以抹除的傷害。

不過不管是上乘還是下乘,秘法始終都是極為稀罕之物,在關鍵時刻,它能夠起到決定性般的作用,更甚者,還能主宰一場戰鬥的勝負之分。

臉色血氣翻騰,片刻后,白程緩緩抬起那對被血氣籠罩的眼睛,陰森森的盯著對面的蕭炎,手掌緊握長槍,摻雜了些許血色的淡黃色鬥氣順著手臂蔓延而下,將整個長槍都是包裹其巾,一絲絲血色能量在其上遊走不定,宛如一條條極為細小的血蛇一般。

長槍上抬,遙遙指向對面的蕭炎,感受著體內流轉不停的雄渾能量,白程嘴角不由得裂起一抹猙獰笑容,笑聲沙啞如同刀劍劃過玻璃般,令人耳膜刺痛。

被白程長槍鎖走,蕭炎眉頭不著痕的皺了皺,身為當事人,他能最清楚的感覺到前者此刻與先前的不同。

「這種秘法,似乎還是有些可取之處。」心頭閃過一道念頭,蕭炎那緊緊盯著白程的眼瞳猛然一縮,腳掌下銀色光芒急速閃現,而隨著銀光閃掠,蕭炎的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就在麓炎身形消失的霎那,一道被血黃光芒所包囊的人影猶如鬼魅般的閃掠而至,血色長槍如同一抹血紅閃電,無聲無息的出現,最後猛然洞穿蕭炎現在所站立之地的一塊地板。

場中突然間螟發的戰鬥,僅僅是發生在電光石火間,除了少數人之外,其餘的大部分都是只能看見場中一閃便逝的人影,最後,便是驟然出現的血紅長槍。

「好快」看台上,不少人都是在此削咽了口唾沫,驚異的喃喃道,他們清楚,先前白程那道宛如鬼魅般的攻擊,換作他們面對的話,恐怕只有在身體被長槍洞穿之後,方才能夠察覺到吧?

血色長槍所落地十米之外,蕭炎身形浮現,臉龐略帶著一分驚異的望著那手持血紅長槍,出現在自己先前所停留之地的白程,在使用出那種秘法之後,他似乎不僅實力提升了許多,甚至是連速度,都是隨之暴漲,先前的那一擊,若非自己是有著「三千雷動」這般身法鬥技的話,想要躲避,絕不會如此輕鬆。

「1一擊落空,白程陰冷的抬起眼來,望著不遠處的蕭炎,手臂猛的一抖,頓時長槍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振動而起,槍尖一挑,那被洞穿的石板,便是脫離鉗制,帶著些許碎石,對著舞炎旋轉著暴射而去。

眼眸微眯,蕭炎後退一小步,手中重尺高舉過頭,旋即力劈而下,一道無形勁風在尺頂成形,瞬間后,離尺而出,將那塊飛射而來的石板轟擊得四分五裂,淡灰的石灰粉,緩緩灑落。,嗤1石粉灑落間,一道血光猛然浮現,血色長槍在霎那間舞動出朵朵血色槍花,每一道槍花,都是蘊含著凌厲殺機,直指蕭炎身體各處要害。

感受著幾乎遍及身體各處的凌厲槍芒,蕭炎臉色也是略微有些變化,手中重尺揮動軌跡再次一變,原本大力的劈砍,頓時化為一股源源不斷的纏綿勁道,與那一朵朵槍芒重重接觸。

「叮!叮1

金鐵聲交響司,火花四濺,不過這一次,每當長槍與重尺接觸時,蕭炎腳步便是會急速後退,並且隨著其腳掌的落下「堅硬的地板上,也是蔓延開絲絲細小裂縫。

「砰1

又一次槍尺交鋒,蕭炎腳掌猛然狠狠跺下,落腳處,地板徹底崩裂,重尺之上一道青色火焰閃騰而上,最後被重尺所攜帶,夾雜著蕭炎全力一擊,重重的對著面前鋪天蓋地的血色槍芒暴砸而去!

「嗤,嗤1

這一次的碰撞,蕭炎終於未再被勁氣震得後退,那縷青色火焰猶如一頭裂誓般,凡是與之接觸的血色槍芒,都是會在瞬間就被吞沒盡了。在清色火焰的協助之下,重尺幾乎是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毀了面前鋪天蓋地的血色槍芒,而隨著血色槍芒被迫,那隱藏在其後的一道身影,頓時便是出現在了蕭炎目光之中。

四目在能量湮滅間對視,皆是蘊含著冰冷與殺意。

「血地八裂1

陰森的喝聲猛然自白程喉嚨中傳出,而隨著其聲音的落下,那張原本被血色所充斥的臉龐,霎那間便是變得蒼白了起來,不過,其手中長槍,卻是在此削徹徹底底的轉化成一柄極濃鬱血色能量所包裹的血槍,一絲絲血腥味道,從槍身之上蔓延而出,令聞者作嘔。

長槍之上,血紅光芒在此削內斂得可怕,陰沉血腥將之演染得如同血液凝固而成一般。

手臂猛然顫小,最後,槍尖之處,血紅光芒在看台上無數道震撼目光中暴涌而出,八道足有牛丈巨大的血色光弧,各自以一叮,極為奇異的路線的暴射而出,若是仔細看的話,則是會發現,這八道血色光弧,竟然是正好隱隱構建成一個牢籠形態,將被攻擊者的退路,盡數包裹。

八道血色光弧帶著呼嘯風聲劃過場地,沿途所過之處「堡硬地板上直接出現了八道尺許寬長的深深溝壑,碎石四射,灰塵瀰漫,原本整潔的戰台,在此釗被破壞得一片狼藉。

灰塵不斷削升騰,僅僅眨眼時間,便是將蕭炎所在的方位徹底包囊,而那八道血色光弧,也幾乎是在習時,帶著凌厲的殺意,狠狠的暴射進其中。

「轟1

八道血弧射進蕭炎所在的地所,頓時間,宛如驚雷般的炸聲,在場地中轟然響徹而起,無數碎石從灰塵中暴射而出,濺射到四周的看台上,引起一片混亂。

血弧的攻勢枉為強悍,那份破壞力,也是令得人極為驚訝,這等攻勢,就算是普通的七星斗靈,抵擋起來怕也是有些棘手吧,沒想到在使用了秘法之後,白程的攻擊力竟然能夠強悍到這般地步。

高台上,一道道目光皆是帶著幾分訝異的望著場中那聲勢驚人的祗道血色光弧,這種強度的攻擊,就算是他們之中的一些人,陽也是有些難以應付。

「白程的「血地八裂」比以前強了不少啊,看來那傢伙是要倒霉叮

高台一處,一臉陰柔的姚盛瞥著場中的血色光弧,冷笑道。

「最好當場被殺。」一旁的柳菲,臉頰上也是浮現一抹幸災樂禍,頗有些惡毒的詛咒道。

柳擎眉頭皺了皺,目光緊緊的盯著那被灰塵瀰漫的場中,片刻后,卻是搖了搖頭,淡淡的道「你們太小看蕭炎了,不知為何,我總是感覺他有種難以琢磨的感覺,這次的大賽,我的對手除了林修崖之外,恐怕還會多個蕭炎。」旁邊兩人聞言,頓時一臉愕然,他們沒想到柳擎對蕭炎的評價竟然如此之高,柳菲嘟囔了幾句,很是不願自己討厭的人被柳擎如此看重,可因為後者的威望,倒是不敢質疑他的話,只得在心中不斷的詛咒著蕭炎被打敗打殘。

任似乎沒反應?難道?」嚴浩皺了皺眉頭,目光緊盯著蕭炎所在的灰塵地帶,那八道血弧攻擊的確極為強橫,若是一葉,不慎,蕭炎說不定還真會被重傷。

韓月握著欄杆的縴手微微緊了緊,美眸眨也不眨的停在場地中,施展出「血地八裂,的白程幾乎已經是強弩之末,若是瀟炎能夠抗下這波攻擊,那麼勝利絕對會屬於他,但若是不能的話林修崖眼眸虛眯,片孰后,卻是突然一笑,輕聲道「這個傢伙,果然底牌不少氨隨著林修崖的話語落下,場中瀰漫的灰塵終於是逐漸淡去,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灰塵中隱隱的顯出了一道人影。

白程手持長槍站立原地,臉色慘白如白紙,他的秘法無論是持續時間還是其他,都是比不上舞炎的天火三玄變,所以,在施展出最強的鬥技之後,他是徹底失去了戰鬥力,此刻,他也只能祈禱自己的攻擊能夠將蕭炎徹底擊敗。

不過,他的願望,在灰塵中隱隱出現的人影時,終於是轟然破裂,特別是當那道人影還踏著低沉著步伐聲,緩步走出時,其心也是越來越沉,一抹絕望浮現臉龐。

在看台上,無數目光注視下,人影緩步踏出灰塵瀰漫區,頓時,整個廣場的溫度,都是在此刻變得熾熱了起來而當眾人瞧得出現的人影那奇異模樣時,一抹驚愕也是隨之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