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三十四章青火盔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四章青火盔甲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灰塵瀰漫之中,一道人影緩步走出,顯眼的清色火焰率先出現,異樣的熾熱,籠罩著廣常

出現的人影,幾乎全身都被包囊在青色火焰之中,仔細看去,甚至連其中人影的確切臉龐都是看之不清,不過看那模糊體形,依然能夠分辨出火焰之中便是蕭炎。

此時的青色火焰,比以往靠炎施展的任何一次都要濃厚與兇猛,火焰翻騰,若是眼神毒辣之輩,則是能夠發現,此時的清色火焰,似乎在蕭炎身體上凝結出了一套極為堅固的青色火焰盔甲一般,任何攻擊,似乎都是將會在那極為熾熱的高溫下,化為無形。

火焰盔甲巨人踏著低沉的步伐,緩緩走出瀰漫的灰塵,空間都是順著其步伐的移動,而逐漸變得扭曲起來。

望著那出現在視線之中的青火盔甲巨人,滿場寂靜,雖然並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此時箭炎的氣勢,可比先前強上了不少,而且即使是相隔甚遠,可看台上的眾人依然是感覺到一股熱浪席捲而來,難以想象,若是與那火焰正面相碰,將會面臨何等熾熱的高溫。

「這就是這個小傢伙的異火么」裁判席上,蘇千蒼老的眼睛中光芒閃爍,半晌后,方才驚詫的喃喃道:「不過沒想到憑他這般年齡,居然便是能夠把異火捧控到這般純熟地步,當真是有些不可思議埃」

異火雖然罕見,不過以蘇千的見識閱歷自然是對它頗為了解,因此,他也是極為清楚異火是何等的霸道不遜,想要將之馴服,幾乎難如登天,並且就算馴服之後,想將之控制得如臂指揮,那也是一件極為困難之事,甚至一個弄不好,還會被反噬,而蕭炎此時所施展出來的火焰,明顯是將火焰壓縮到一個極致,最後將之由火焰,壓縮成實質盔甲之狀,這種方式,可是對操控力有著極為苛就的要求,他沒想到,以瀟炎這種年齡,居然便是能夠辦到這種事情。

蘇千也曾經結交過不少煉藥師,但是這些煉藥術皆是不凡的人,雖說他們所使用的火焰也都是來歷頗為不凡,但與真正的異火比起來,卻是差了許多,並且,在火焰的操控程度上,也並未超過蕭炎多少,要知道,異火的捧控,可比其他火焰要難以十倍以上呢,更何況那些人,大多都是在大陸頗有名氣的煉藥大師,而蕭炎,雖然天賦不錯,可此時,卻還不過只是尋常的無名小子而已。

火焰凝甲,這在煉藥系那獨特的「控火之技,中也是能夠算做頗為高深的控火方式,這東西對於火焰操控的苛刻程度,足以令得大多數煉藥師望塵莫及。

當然,這火焰凝甲也並不是什麼蕭炎突然靈光乍現領悟而出,這只是一個頗為簡單的道理,和大斗師的鬥氣鎧甲一般,只不過,這火焰凝聚出來的盔甲,其堅固程度,大多都是取決於施展者對火焰的操縱力以及火焰本源的強度而已,操縱力,這對舞炎來說,因為有著連葯老都驚嘆的強橫靈魂力量的緣故,自然不成問題,而火焰本源么還能有什麼火焰,比異火更加兇悍?因此,這由清蓮地心火凝固而成的火焰盔甲的防禦力,恐怕會達到一個頗為恐怖的地步。

高台上,林修崖,柳擎等人皆是滿臉驚愕的望著場中的清火盔甲巨人,在這一刻,即使是以他們兩人的實力,都是感到有些棘手,那覆蓋在盔甲之上的青火,無疑是一種極為恐怖的火焰,雖然未曾親自接觸,可他們依然能夠感應到,若是被這東西沾上,恐怕將會有著巨大的麻煩既然不能與之接觸,僅僅是施展鬥氣攻擊的話」怕對於這猶如烏龜殼一般的盔甲,也是難以取得多大的效果吧,這從剛才白程施展出如此強橫的「血地八裂」都未能使得盔甲出現多大損傷上便是能夠瞧出,這東西,有著令人目瞪口呆的防禦力。

毫不客氣的說,如今有了這個既不能直接碰觸,防禦力又恐怖的清火盔甲之後,蕭炎的戰力立刻飆升了不少,因為,面對著這種堅固防禦,就是柳擎等人,也是短時司內想不出應付之法。

在滿場陷入寂靜時,場中的清火盔甲巨人卻是忽然微微一顫,旋即火焰緩緩的收斂而進,而那隱藏在火焰之下的青色盔甲,也是急速變得淡化,片刻之後,便是完全消失,而其中的箭炎,也是再度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之中。

此時的蕭炎,衣衫略有些破爛,臉龐也是一片蒼白,不過那派黑眸子中,卻是布滿著難以掩飾的驚喜,先前僅僅只是隨意而為,沒根到他竟然還真的能夠將青蓮地心火壓縮成盔甲形式,並且,這清火盔甲的防禦力,也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這東西,對於他來說,幾乎是有種絕對防禦的特效只不過,這凝聚火焰盔甲,對於鬥氣以及靈理力量的消耗,卻並非是一個小數目,以蕭炎如今的實力,尚且還僅僅只能堅持不到五分鐘的時司,從此可知,這火焰盔甲,簡直就是一個,吞噬鬥氣與靈魂力量的無底洞。

「不過總算是意夕之喜,關鍵時刻,應該能取到保命的奇效。」

蒼白的臉色略微浮現一抹滿足笑意,蕭炎緩緩抬起頭來,望著對面手持長槍,一臉慘白的白程,笑容逐漸變冷,手中玄重尺猛然緊握,先前的那一擊,他能夠確切的感受到,對方是在真正的下殺手,雖說就算凝聚不出火焰盔甲,他也能在最後一刻,施展「三千雷動,躲避攻擊,但這傢伙的殺心,卻是令得蕭炎臉色徹底的陰冷丁下來。

似也是察覺到了蕭炎臉龐上陰冷,白程嘴角抽括了幾下,調動著體內為數不多的鬥氣,一對目光,依然惡毒而狠辣。

蕭炎體內鬥氣順著功法路線急速運轉,然後源源不斷的吸納著周圍天地間的能量,如今焚決雖然僅僅只是玄階中級,但是那對能量的吸納乃至鬥氣的造成速度,就是連玄階高級的功法,也是要差之一籌,而且再配合著青蓮地心火的提煉,蕭炎體內鬥氣的回復速度,同階別之中,若不是差距太大的緣敵,恐怕無人能在這點上比上他。

隨著兩人的再度對恃,場中氣氛再度變得緊繃以及劍拔弩張起來。

「吼1

低低的吼聲從白程喉嚨中傳出,眼睛之中,血紅殘留,手掌緊握長槍,瞬間后,身體微微前傾,手掌猛然狠狠砸在槍柄之上,頓時,血色長槍如同夕陽下的一道血芒,劃破空間,帶著尖銳的破風聲響,直接對著蕭炎腦袋暴射而去!

血色長槍在漆黑眼瞳之中急速放大,而就在其即將進入蕭炎周身十米範圍時,後者猛的一跺地面,頓時,一朵顏色頗為深沉的清色火焰,從其指尖暴射而出。

青火速度並不快,不過其威力,卻是讓人一臉驚駭,血色槍尖剛剛、與之對碰,眾人便是親眼瞧見,精鋼所制的槍尖,以一個極快的速度,化為鐵水,嗤嗤的掉落下地,將地板卜留下一個個的細小凹槽。

槍尖化為鐵水,緊接著是槍桿,最後是槍柄。。。於是,一柄精鋼所制的長槍,便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朵不太起眼的青色火焰,焚燒成了一灘鐵水,這一幕,令得不少人遍體生寒,這若是被人撞上去,豈不是連灰燼都不會留下了?

獃滯的望著那距離蕭炎臉龐僅僅只有不到三米距離時,便是徹底化為鐵水的長槍,白程身形頓時有些搖搖欲墜了起來,所有手段都已經施展殆盡,可對面那個混蛋,卻依然未倒下。。。。

眼睛死死的盯著蕭炎,當白程突然發現後者眼神陰寒如冰並且殺意滿活時,渾身皮膚,忽然泛起細小的小點,一股恐懼,再度從內心深處蔓延而出。

「這個混蛋想殺我?」心中閃過一道驚駭的念頭,白程急忙就欲舉手,大聲呼喊認輸。

然而,就在其手臂微微有所動作的霎那,蕭炎腳掌輕輕一跺,低沉的雷鳴聲在廣場中響起,旋即,眾人便是察覺到眼中銀芒閃掠,最後,一道黑色人影,便已出現在了白程面前。

「既然你想殺我,那麼我也禮尚往來吧。」望著那近在咫尺的恐懼面孔,蕭炎咧嘴一笑,一抹猙獰,倒射在白程那眼瞳之中,宛如惡魔。

身形驟然停滯,蕭炎整個身體都是離地半寸,身體在半空中成旋轉之勢,五指緊握,藉助著身體旋轉之力,帶著低沉的音爆之聲,猛然轟出!

「八極崩1

陰冷的喝聲,令得白程身體瞬司僵硬,眼瞳之中,被兇悍無匹勁氣所包囊的拳頭,急速放大。。。

「1

低沉的悶聲,陡然響起,滿場觀看者,望著那如同沙包一般,在堅硬的地板上,接出一道長達幾十米的淺淺痕,最後直接搓出戰場,裝在一處牆壁上不知死活的白程,再轉頭望向那保持著揮拳姿勢的黑袍清年,一股寒意,不由得從骨子裡滲透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