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三十八章對戰姚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八章對戰姚盛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三十八章對戰姚盛

第二輪的比賽。激烈程度遠超第一日的淘汰賽,能夠走到這一步的人,大多實力都是極強,然而即使是以這種實力,想要獲取勝利,都是得拼盡全力,有的,甚至還是拼得兩敗俱傷,方才僥倖得到微弱的勝勢。

隨和第二輪比賽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場中參賽者一個接著一個的上場,在經過極為激烈兇狠的比試之後,一人歡喜,一人愁。

高台上,蕭炎望著場中那被對方壓製得盡落下風的吳昊,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今天他的運氣卻算是有些倒霉了,抽籤所抽到的對手,竟然是一名強榜前十的頂尖高手,這種將近一個階別的差距,繞是以吳昊使出拚命三郎的勁頭,也是一步步的落入下風。到得此刻,局勢幾乎已經完全被掌握在了其對手手中。

「吳昊能走到這裡已經算是不錯了,如果是遇見二十名左右的對手,倒還能拼一拼,不過運氣卻是差了點,撞見了一名強榜前十的高手,不過就算敗在對方手中,想必以吳昊的性子也不會有多少惋惜。」薰兒微微搖了搖頭,笑著道。

「嗯。」蕭炎笑著點了點頭,吳昊本就沒有沖著前十而來,他參加大賽的主要目的,只是想與內院真正的強者較量,如今他的對手,已經徹底的滿足了他這個心愿,所以,就算敗了,他也不會黯然。

「倒是蕭炎哥哥,可是要小心一點姚盛,這人也有幾分麻煩,對戰時,可得小心一些。」薰兒柔聲提醒道。

「放心吧。」蕭炎微微一笑,他曾經與姚盛交過一次手,而且有林修崖的一些提醒,因此,他對這人倒還頗為了解,自然不會心存小覷之心。

「全場二十四人,也就是說經過今天的比賽。還能遺留下十二人,按照大賽的特殊規矩,這十二人中,將會隨機選出六人展開決定前十名額的交鋒,勝者,便是能與另外幸運的六人直接進入前十。」薰兒輕聲道。

「呃?這樣說的話,豈不是另外未被抽中的六人,則是能夠不經過比拼,便能進入前十?」聞言,蕭炎頓時錯愕的道:「這對於被抽出的六人來說,是不是有點不公平?」

「呵呵,哪有絕對公平的事,況且能夠進入最後一輪的人,無不是真正有著進入前十實力的人,當實力都具備之時,自然也是需要有著一點運氣的成分。」薰兒嫣然笑道。

苦笑著點了點頭,蕭炎忽然挑眉道:「六人比試,勝者三人,加上未比試的六人,似乎還少了一人吧?」

薰兒輕笑一聲,道:「你倒是忘了那一直說要罩著你的紫研了?以她的實力。那第一的位置,怕是無人能撼動吧。」

蕭炎一怔,旋即莞爾點頭,他倒是將這個最重要的小傢伙給忘記了。

轉頭將目光投向場中,蕭炎不由得苦笑了一聲,此時的吳昊,已經徹底被對方壓製得沒有反擊之力,在一次鬥氣對轟間,其身體之上籠罩的雄渾鬥氣頃刻間被擊散,其對手下手也並不狠,僅僅只是施展勁道,將之震出場中。

身體出了場外,吳昊也頗為乾脆,對著台上獲勝者一抱拳,然後揉著手臂上發青的地方,裂嘴笑呵呵的回到了高台上。

「那傢伙可真強,不愧是強榜前十的高手,我拼盡了所有手段,在其手中卻僅僅只能堅持三十個回合,而且這還是對方有所留手的結局。」上得台來,吳昊便是沖著蕭炎等人驚嘆道。

「沒事吧?」望著這傢伙滿臉舒暢的表情,蕭炎忍不住的搖了搖頭,這個傢伙,被打成這樣都還如此興奮。

「嘿嘿,皮肉傷,休息幾天就好。」吳昊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剛欲說話,卻是忽然聽到一句從裁判席上傳下來的蒼老聲音:「下一場比賽,七號1

「呃?好像該你上場了?」聽得高台上傳下的話。吳昊一怔,旋即推了推蕭炎,嘿嘿笑道。

蕭炎也是聽見了那道聲音,當下也是有些愕然,沒想到這麼快便是輪到了自己,緩緩偏過頭來,目光掃向了高台對面,那裡,姚盛也是怔了一怔,旋即一張陰柔的臉龐,頓時布滿陰笑。

「那傢伙還真是囂張。」吳昊撇了撇嘴,旋即拍著蕭炎的肩膀道:「可別輸了啊,不然以那傢伙的性子,怕是要少不了一番羞辱。」

「放心,他沒這機會。」蕭炎目光盯著那也是將陰冷視線投過來的姚盛,冷笑道。

「蕭炎,可別輸了。」一道輕笑聲從不遠處響起,蕭炎等人偏頭一看,原來是林修崖等人。

作為矚目的焦點,林修崖的舉動自然是令得高台上一道道目光投射到了蕭炎身上,聽他這話,似乎接下來出場的便是他?

沖著林修崖等人拱了拱手,蕭炎腳尖輕點地面。淡淡的銀芒在腳底成形,低沉的雷鳴聲中,一道黑影驟然間閃掠場中。

望著那出現在場中的蕭炎,看台上眾人先是一怔,旋即滿臉驚喜,經過昨日與白程的那番激烈戰鬥,已經沒有人再對蕭炎的實力有所小覷,現在瞧得他再次出場,都是有著一種又要大飽眼福的預感。

「哼,下場倒是挺快。」高台另外一邊,柳菲冷笑著望著出現在場中的蕭炎。不屑的一撇嘴,轉頭對著磨刀霍霍的姚盛,道:「你若是輸給了那傢伙,以後就別在我身邊出現。」

姚盛嘴角一挑,陰柔的臉龐上浮現一抹狠辣:「放心吧,菲兒,我會當著你的面,把那傢伙打得跪地求饒。」

聽得姚盛這般說,那柳菲方才滿意的一笑,對於前者的實力,她倒是未曾有多少懷疑,美眸投向對面的青衣少女,在心中惡狠狠的道:「小賤人,看蕭炎被打敗后,你還有什麼好囂張的1

「小心點,蕭炎可不是尋常對手。」一直閉目養神的柳擎眉頭微微皺了皺,睜開眼來望著即將出場的姚盛,沉聲道。

「老大放心吧,這種貨色並不需要你親自出手,有我足夠了。」姚盛嘴角掛著陰冷的笑容,對於柳擎一直將蕭炎那看得這麼重視,他頗有些耿耿於懷,如今終於能夠正面遇見,他要讓柳擎知道,這個傢伙,不過就是一個紙老虎而已,一戳就破,根本不值得惦記

語落之後,姚盛身形一躍,徑直跳下高台,在即將落進場中時,雙腳處兩股略微偏黑的鬥氣暴涌而出,將其速度減緩許多,最後雙腳輕輕的沾著地面,未濺起半點灰塵。

「竟然是姚盛?據說他如今的實力可足以排進強榜前十五啊,這可是一個真正的勁敵埃」

「是啊,姚盛比起白程。可是強了不少,這場比賽,怕是看頭不小,不知道蕭炎能不能繼續晉級」

「不知道呢,姚盛那傢伙的鬥氣,就是一些強榜前十的高手也頗為忌憚呢,這次鹿死誰手,現在可還看不出來」

隨著姚盛的入場,看台之上,頓時響起了陣陣的竊竊私語,顯然,對於這兩人的對決,他們還是頗感意外的。

並未在意周圍的竊竊私語,蕭炎手掌緩緩握上肩膀處的玄重尺柄,旋即猛然揮下,重尺劃過空氣,帶起一陣尖銳的破風聲響,無形勁氣甩在地板之上,出現一道淡淡的痕。

抬起頭來,目光瞥著對面一臉陰柔,正沖著自己不懷好意冷笑的姚盛,蕭炎臉龐上,也是緩緩勾起一抹難以察覺的森冷,姚盛三番四次的挑釁,早已經令得蕭炎心中存有芥蒂,當初也是摞了話,大賽上見真章,如今真的碰上,他自然是不會有絲毫的留手。

「幸運的傢伙,一路走來,竟然還這般順利,不過,你的好運,就讓我來幫你終止吧。」姚盛細密的眼睛腫掠上陰冷寒光,雙手一翻,兩把漆黑色的匕首閃現而出,匕首約莫半尺長,刀身之上,有著幾個造型古怪的凹槽,凹槽之內,隱隱泛著暗紅之色,猶如鮮血的凝結,透著一股血腥味道,刀刃處,也是泛著滲人的寒芒,若是仔細觀看的話,則是能夠發現,在那匕首之尖,居然還隱隱有著一點極為深沉的淡紫顏色,看這般模樣,分明是塗有劇毒。

匕首在姚盛手中飛快的旋轉出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弧度,宛如兩條漆黑的毒蛇一般,極為靈活與毒辣。

對於姚盛冷笑的話語,蕭炎臉龐上並未有多少波動,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便是將目光投向了裁判席上,等待著比賽的開始。

見到蕭炎又是這幅令他極其生厭的平淡模樣,姚盛臉色略微陰沉了許多,雙匕緩緩交叉,輕輕一劃,淡淡的火花迸射而出,帶著森冷的光澤

當初蕭炎與姚盛在天焚鍊氣塔中有過衝突的事,不少強榜上有名的學員都知道,因此,如今一見到兩人對碰,都是提起了興趣,目光轉移向場中劍拔弩張的兩人。

蘇千緩緩站起身來,目光掃過場中兩人,片刻后,手掌輕揮,淡淡的聲音,在全場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響了起來。

「比賽開始1

滿場氣氛,在此刻,轟然引爆!

蘇千的淡淡聲音,就如同點燃炸藥的火星一般,將場中劍拔弩張的氣氛,徹底的打破!

「嗤1

場中,率先發動攻擊的,自然是姚盛,只見其身體上略顯黑色的鬥氣猛然爆發,而其身形,則是化為一道模糊影子,對著蕭炎閃電般的掠來。

雖說姚盛囂張,但是不得不說,這個傢伙的確是有著一些囂張的本錢,光是這般速度,便已經令得蕭炎略有些詫異。

短短几十米的距離眨眼便至,眾人只是幾個呼吸間,便是看見那道模糊黑影已經欺進蕭炎身體,當下心中都是捏了一把汗,看姚盛的武器便能知道,他極其擅長近身攻擊,而蕭炎的尺子雖然威力強橫,但是卻依然施展的空間,距離太近,則會被對方封得死死的。

當然,這一點,蕭炎自然也是能夠想到,因此,就在姚盛進入其周身三米距離時,他也終於是有所動靜,只見其腳掌處銀光閃掠,其身影便是猶如瞬移一般退後幾步,手中重尺猛然橫削而出,強猛的勁力,直接是令得尺身之處出現一圈淡淡的光弧,尖銳的破風聲,嗚嗚的響個不停。

蕭炎能夠在這般近距離與自己拉開差距,明顯也是令得姚盛有些意外,感受著迎面而來的壓迫勁風,他冷笑了一聲,腳尖一點,身體陡然上浮,手中雙匕閃電般的對著下方狠狠刺去。

「叮1

雙匕重重的刺在剛好從身下削過的重尺之上,火光濺射間,一股強猛勁力輕易的將重尺壓了下去。

雖然匕首並不擅長硬攻,不過姚盛真實實力遠勝蕭炎,因此在體內鬥氣增幅下,小巧靈活的匕首,卻是能夠將蘊含著極強力量的重尺壓下,而這,便是等級高實力強的好處。

雙匕點中重尺,姚盛雙臂一彎,一曲,藉助著尺身上的力量,身體在半空凌空一翻,旋即雙腳朝天一蹬,身形猶如捕食的蒼鷹一般,閃電般的直射蕭炎腦袋,手中鋒利雙匕,帶著令人皮膚髮麻的森冷勁風。

面對著姚盛這驟然變化的狠辣攻擊,蕭炎眉頭一挑,腳下銀光閃掠,身形再度瞬間後退幾步,手中重尺幾乎是慣性般的由下至上,狠狠劈去。

一擊失效,姚盛也是有些驚訝,身體在半空猶如水中的魚兒一般,奇異的一扭,而那重尺,便是貼著其身體,險險的搽飛而去。

同樣攻擊被對方閃避開去,蕭炎收尺後退,抬起頭來,卻是瞧得那姚盛也是已經落下地面,安然的站在其面前不遠處。

兩人這輪交鋒,時間不長,可卻頗為兇險,只要雙方稍稍出現差錯,那重尺與匕首,便是會令得對方出現不輕的傷勢。

其中的兇險程度,看台上大多數人都是看不出來,這番交鋒間,他們只能看見兩道人影飛快的交錯,旋即一人躍上半空,瞬間后又是落下地面,再度形成對恃局面。

當然,高台之上的眾位參賽者,對於這輪交鋒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當下在兩人分開之時,不由得響起一些叫好聲。

場中,姚盛手中兩把匕首輕輕搓動,目光望向蕭炎,倒是多了一分凝重,在先前閃電般的交鋒中,後者那極其豐富的戰鬥經驗,絲毫未能讓得他佔據到半點便宜。

「不能斗得不分上下啊,不然菲兒可得不高興了。」目光閃爍著,姚盛心中念頭急轉:「對方速度與戰鬥經驗並不亞於自己,現在我的優勢便是真實等級比他強,那麼,便用等級壓他吧1

念頭落下,姚盛身體微微一抖,頓時,一股泛著點點腥味的黑色鬥氣,猛然自其體內暴涌而出,鬥氣繚繞在其周身,這黑色鬥氣頗為怪異,看上去似乎有些粘稠的模樣,蠕動間,有著淡淡的黑色水跡從中脫離而出,落在地板上,形成小小的水漬。

隨著姚盛鬥氣的湧出,頓時一股壓迫氣勢由之產生,旋即籠罩了半個場地,在這種壓迫之下,等級低於前者的人,不論速度還是鬥氣回復,都是會減弱一些,而這,也是等級高面對等級低的對手慣用的手段。

當然,這種氣勢壓迫對於蕭炎自然是沒有多少效果,經過吞噬異火后而變異的鬥氣,能夠徹底的屏蔽這種壓迫。

飄逸的青色鬥氣緩緩從蕭炎體內蔓延而出,一股由鬥氣而產生的壓迫也是隨之湧出,佔據著場中的一處小角落,而其他地方,則是完全被姚盛的氣勢極為霸道的佔據。

氣勢交鋒,蕭炎幾乎是完完全全的被壓在下風,而這,便是真實實力所導致的差距,雖然蕭炎戰鬥力不弱,但在這等氣勢交鋒中,戰鬥力卻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不管你多有厲害,這便是等級的差距。」望著那在氣勢交鋒中被壓得反抗不得的蕭炎,姚盛忍不住的得意笑道。

蕭炎淡淡的瞥了一眼得意中的姚盛,雙手緩緩結出奇異手印,瞬間后,輕喝聲在心中響起:「天火三玄變,青蓮變1

喝聲落下,澎湃的青色火焰猛然從蕭炎體內暴涌而出,將之渲染成一個火人,瞬間后,火焰有是閃電般的縮進蕭炎體內,不過隨著火焰的回體,蕭炎體內鬥氣頃刻間暴漲,一頭黑髮無風自動,而因為體內鬥氣的暴漲,那股氣勢也是隨之漲動,一時間,居然是能夠與姚盛各自佔據半壁場地。

「旁門左道1氣勢壓迫被蕭炎扳回,姚盛臉色微微一變,嘴上卻是不屑的冷笑道。

「能打敗你的,便是正道。」蕭炎同樣回於冷笑,施展了天火三玄變,他在鬥氣雄渾程度上,已經不比姚盛遜色多少,現在,也再不用擔心自己的全力一擊,會被對方用匕首輕巧的卸開了。

「姚盛,你可不能輸給這個廢他1高台上,望著那氣勢猛然間暴漲起來的蕭炎,柳菲俏臉頓時一急,顧不得許多,跳起身來就是大聲喊道,不過她最後的那個廢物還未喊出來,便是察覺到對面一道冷若冰山的目光直射而來,她眼睛飛快的一瞧,原來又是那個叫做薰兒的青衣少女,本來按照她的性子,定然不會顧及她,可當其看見對方那道隱隱間閃爍著金色火焰的冷漠眸子時,心中卻是升起一股寒意,嘴中那個廢物,也是被生生的咽了下去。

見到她那個侮辱詞句並未喊出,對面的那道冷漠目光,方才緩緩收回。

「哼,得意個什麼勁,等那個廢物敗在姚盛手中,看我如何羞辱他!我有表哥保護著,還怕你個小賤人1被對方一個目光嚇得吞下話,柳菲臉色鐵青的坐回椅子,在心中惡狠狠的道。

聽得高台上柳菲的聲音,姚盛盯著蕭炎的目光,更是變得陰冷許多,腳尖微旋,為不可察的黑芒在腳掌處凝聚,片刻后,腳尖猛然一點地面,身形唆的一聲,瞬間欺近蕭炎。

「嗤,嗤」

進入攻擊範圍,姚盛沒有絲毫的遲疑,手臂急速抖動,雙匕猶如兩條毒蛇般,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道殘影,對著蕭炎全身狠狠刺去。

「叮,叮,叮」

腳下銀芒閃爍,蕭炎藉助著「三千雷動」的玄妙,腳步在小範圍的輕巧移動,手中重尺也是猶如一塊盾牌般,將整個身體都是護在其後,而那暴刺而來的無數匕首殘影,則是源源不斷的刺在重尺之上,一道道清脆的叮噹聲響,猶如一曲異樣的音符。

手掌緊緊的握著重尺,蕭炎手臂之上,青筋聳動,那匕首雖然看似輕巧,可落在重尺上,去宛如重石砸落一般,再加上如此密集的攻擊,就算是以蕭炎的力量,也是有些感到手腕發麻。

不過好在如此高密度的攻擊,同樣極為消耗吳昊的力氣,這般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在持續了五分鐘左右後,終於是逐漸減緩,再過得片刻,匕首殘影驟然消失,重尺上的壓力,也是頃刻消減。

重尺狠狠的一個橫掄,蕭炎退後幾步,胸膛起伏的望著對面不斷喘氣的姚盛,再低頭瞟了一眼玄重尺,望著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細小白點,頭皮都是有些發麻,這種攻勢,實在是太過密集了,若非是藉助著玄重尺本身寬闊之效,這等攻勢,怕是只能選擇退避

「這個傢伙,還的確是有著一些本事」緩緩的吐了一口氣,蕭炎目光瞥著對面的姚盛,經過交鋒,對於後者的戰鬥手段,他倒是了解了一些。

「姚盛,用全力啊,不要跟他磨磨蹭蹭1

聽得高台上再度響起的女子催促聲,姚盛眉頭微微一皺,旋即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目光陰沉的盯了蕭炎一眼,手印一動,只見得一股濃郁的黑色鬥氣從其體內暴涌而出,然後將其整個人都是包裹在其中。

黑色的鬥氣不斷擴散,最有猶如一個龐大的鬥氣團一般,並且鬥氣團還有節奏一般的收縮膨脹,猶如正在醞釀著什麼東西一般。

望著姚盛這般有些詭異的舉動,蕭炎心中也是升起一抹警惕,體內鬥氣躍躍待發。

「黑水界1

低沉的喝聲突然從黑色鬥氣中傳出,旋即,黑色鬥氣團猛然高速旋轉而起,嗚嗚聲響回蕩在整個場地中。

並且,隨著其旋轉間,蕭炎錯愕的發現,無數黑色水液,自其中飆射而出,轉瞬間,便是幾乎把整個場地布滿而去。

因為不清楚這黑水究竟是什麼東西,所以蕭炎也是不敢讓其沾身,因此身體急速後退著,閃避那些射來的黑水。

閃避持續了片刻,蕭炎身體驟然一頓,急忙低頭,卻是發現自己雙腳,不知何時已經踩進了一堆黑水之中。

使勁的抽了抽腳,蕭炎錯愕的發現這詭異的黑水中竟然蘊含著一股不弱的吸力,並且,這黑水也是有著極強的腐蝕性,這才僅僅眨眼時間,蕭炎鞋子便是被腐蝕了一層底,若非他反應快的指揮鬥氣將腳底包裹,恐怕整個鞋子都會在頃刻間被腐蝕。

「整個場地都是我的地盤,你如何落腳?這場比試,你輸了1突然間,有著冷笑聲響起,蕭炎眼瞳微微一縮,只見得面前黑水爆濺,姚盛的身形從中詭異射出,手中鋒利的匕首,狠狠的對著蕭炎雙臂削去。

高台上,望著那被黑水粘得動彈不得,只能硬抗姚盛攻擊的蕭炎,頓時間,一道道驚呼響了起來。

聽得高台上的驚呼,姚盛嘴角得意越加濃郁,手中匕首速度驟然加快,然而,就在其即將擊中目標時,一股狂風猛然迎面襲來,匕首落處,卻是空空如也

一擊落空,姚盛身體急忙下伏,旋即貼著黑水幾個詭異扭動,身形便是暴退了十幾米的距離,到得此時,方才抬起目光,卻是錯愕的發現,場中並無蕭炎的身影

「人呢?」

看台上,同樣是一片疑惑聲,一道道目光四處張望。

姚盛陰沉著臉龐,目光微微下垂,卻是突然看見一團黑水中的倒影,身體瞬間僵硬,旋即猛的抬起頭來!

只見,那天空之上,黑袍青年懸空而立,背後一對碩大的紫黑雙翼,緩緩扇動,恍若天神。

隨著姚盛的抬頭,看台上,所有目光也是同時上抬,當看見天空上那背生雙翼的蕭炎后,皆是在此刻呆了下來

「鬥鬥氣化翼?」

不僅是看台上,就是高台甚至裁判席上,都是有著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吐出,所有目光中,都是充斥著震撼與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