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四十二章一纏一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二章一纏一罡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四十二章一纏一罡

在柳擎入場之後不久。蕭炎也終於是等到了林修崖的出場,對於這位在強榜排名上比柳擎還要靠前的強者,蕭炎心中一直抱著頗大的好奇,當初在深山中,因為對手是斗王階別的魔獸,再加上一直躲避的緣故,所以林修崖倒是並未顯示出與其排名相符的鋒銳,但是從他在受到雪魔天猿狂暴后重重一擊中,依然活蹦亂跳的情況來看,這傢伙的實力,也是屬於極為恐怖那種。

林修崖的出場,無疑是今日比賽中為數不多的高潮,並且其在內院之中的人氣,就算是柳擎都是較之不上,平日一副平易近人的溫和模樣,極容易讓得人對其心生好感,就算是蕭炎這等心性堅韌之輩,也是對其難以產生敵意,因此,就在他剛剛入場時,周圍看台上便是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一些女學員更是臉色潮紅,目光帶著羞澀與歡喜的望著場中那挺拔而立,一襲青衫的青年。

若說內院眾人對於林修崖與柳擎都是充滿著敬畏的話,那麼或許對前者是敬意偏多,而對後者,則是畏懼之意居多。

兩人截然不同的氣質,決定了他們所受歡迎的程度。

蕭炎斜靠著欄杆,目光饒有興緻的望著場中正沖著四面微笑的林修崖,心中也是有著一分期待。

在林修崖出場后不久,他的對手也終於是姍姍來遲,一名在強榜上名列十三的頂尖高手不過此時的這位高手,有著與先前柳擎對手一般的苦澀臉色,本來以他的級別,只要運氣好一點,進入前十算不得太難,可惜,如今抽籤遇見林修崖這等攔路虎,那前十名額,基本是註定無緣了。

..

這場戰鬥,從一開始便是沒有多少懸念,雖然蕭炎很是希望那位排名十三的高手能夠將林修崖逼得稍稍露出一些真本事,但事與願違,即使後者施展出了渾身解數,可場中的林修崖依然是那副淡然模樣,青衫飄飄,一雙如同女子般修長整潔的手掌,時不時的緊握。舒展,偶爾間,雙掌會形成詭異形狀。

而對於那雙一直緊貼著身,猶如跗骨之蛆的手掌,其對手也是沒有絲毫辦法,不管他如何掙扎,可自己的攻擊始終被限制在那對手掌之中,甚至,戰鬥從開始到結束,他竟然沒有沾到林修崖的一片衣角。

高台上,蕭炎微眯著眼睛望著林修崖那猶如柔軟蛇體一般,伸縮自如的手臂,藉助著地勢的緣故,他能清楚的戰鬥情況收進眼中,因此,他能非常肯定,林修崖那等詭異的纏綿手臂攻擊,應該也是一種極為不弱的近身鬥技。

「嘿嘿,柳擎有雙絕,一爪一槍,而能夠一直壓他一籌的林修崖。也是有著兩種並不遜色的絕活。」林焱的聲音忽然出現在蕭炎身後,瞧得後者轉過頭來,他得意的一笑:「想知道么?」

「想說就說唄。」蕭炎聳了聳肩,無所謂的道,清楚林焱性子的他可是明白,這種時候你越是表現得好奇,這個傢伙就偏偏不肯說。

果然,見到蕭炎那副隨意模樣,林焱也是無趣的搖了搖頭,走上前來,手臂撐著欄杆,望著下方場中成一面倒的戰鬥,笑道:「一纏一罡1

「一纏一罡?」眉頭微挑,蕭炎輕聲喃喃著。

「林修崖修習了一種頗為古怪的鬥技,纏蛇手,就如同你所看見的那般,他能夠使用這鬥技將你的攻擊全部壓制在一個很小的範圍中,實力稍弱者,幾乎會被他玩得攻擊都要隨著他心意而走。」林焱嘖了嘖嘴,頗有些驚嘆的道:「這纏蛇手與柳擎的大裂劈棺爪不同,若說後者剛猛無匹,那麼它便是屬於那種以柔克敵的類型,我曾經與他戰過幾次,不過每次都被那詭異的纏蛇手搞得焦頭爛額,論起難纏程度,這纏蛇手比柳擎的大裂劈棺爪更強。」

蕭炎微微點頭,目光瞥著下方場中,果然是發現林修崖的雙臂蠕動間,猶如蛇身一般。詭異而靈活,被這雙手臂黏上,想要將之甩脫,怕不是件輕鬆的事。

「牛皮糖」嘴角動了動,蕭炎給林修崖的鬥技起了個最貼切的名字。

「那所謂的一罡呢?」目光閃爍了一下,蕭炎輕聲道。

「嘿嘿,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林修崖的那一罡就猶如柳擎的槍一般,很少有人能令得他施展出來,不過按照我的推測,應該是某種極為厲害的劍罡鬥技吧,我聽人說過,那東西很厲害當年連柳擎都是敗在這上面,這麼多年過去了,想必那所謂的一罡,也是更加恐怖了吧。」林焱捎了捎頭,訕訕的笑道,話落後,語氣間倒是頗為期待。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輕嘆道:「不愧是內院僅次於紫研的強者啊,就算是隱藏了殺招,也是令得尋常人望塵莫及。」

「這沒什麼好奇怪的,除了少數特殊人之外。他們兩人幾乎能說是如今內院最老的一批學員,有這等成就也並不奇怪,倒是你,從進入內院到現在連一年時間都沒到,卻是具備了擠進前十的實力,說起來,你才是最大的怪物,我想,若是再給你足夠的時間,就算是那個蠻力王,都不是你的對手。」林焱有些古怪的看了蕭炎一眼。話到最後,卻是眼睛不斷的向四周瞟去,似乎生怕他嘴中的蠻力王會突然出現一般。

蕭炎笑笑,道:「算了,紫研的位置我可不去想,不然惹得她發怒了,一拳下來可不好受。」

林焱聳聳肩,道:「你也能感覺到柳擎與林修崖是如何的重視你,想必即使他們嘴上不說,可心中還是對你這般年齡便是有現在的成就感到很是驚訝的。」

蕭炎笑了笑,輕聲道:「我在這裡,可並停留不了多長時間,內院只是暫時停留的地點而已」

「是你那家族的事吧?嘿嘿,我也從一些長老嘴中得知過一點你的信息。」林焱望著蕭炎的目光,忽然變得熾熱了許多,那份熾熱中,甚至是有著一分崇拜的意味:「一人獨挑一個擁有斗宗強者的宗派,最後還安然離去,真不知道你這個變態是如何辦到的。」

微微一怔,蕭炎旋即恍然,以迦南學院的勢力,恐怕自己在進入學院那一天,便是得到了一份關於自己的情報吧,況且挑戰雲嵐宗這等事情,在加瑪帝國早就鬧得轟轟烈烈,隨便一打聽便是能夠知道。

蕭炎笑了笑,卻並不想再這個話題上說些什麼。

「按照時間,我如果進入了前十,或許會在內院當一年左右的長老,到時候你若是要回加瑪帝國並且不嫌麻煩的話,我可以跟你去廝混一下,反正遊歷大陸,也是我日後的打算。」林焱拍了拍蕭炎肩膀,嘿嘿笑道。

錯愕的抬起頭望著身旁一臉笑容的林焱,片刻后,蕭炎倒是頗為欣喜的點了點頭,以林焱的實力。怕是遲早能夠進入斗王階別,一個斗王強者,別說加瑪帝國,就算是放眼大陸,也是很有些含金量的,自己日後與雲嵐宗的衝突爆發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事,若是能夠在身邊凝聚一批真正的強者,那對付雲嵐宗,也會顯得輕鬆許多。

「到時候一定叫你。」

在兩人談話間,場中的戰鬥也是逐漸接近尾聲,這場戰鬥,幾乎從頭到尾都是在林修崖的掌控之中,其對手在那雙柔軟如蛇般的手臂中,幾乎是被黏得暈頭轉向,因此,戰鬥在持續了將近十分鐘左右時,這場帶著一絲玩耍性質的的戰鬥,便是徹底的落幕。

當林修崖手掌悄然印上其對手胸膛,一股柔力猛然爆發時,眾人知道,這場戰鬥,已經有了不出意料的結局。

「走吧,接下來的戰鬥已經沒什麼好看的。」望著下面被林修崖震出場的對手,林焱沖著蕭炎揮了揮手,率先轉身對著場外行去,邊走邊道:「現在便等待著明天的前十爭奪戰吧,不過就是不知道哪三個倒霉的傢伙會被剔除」

笑著點了點頭,蕭炎目光投向場中,正巧林修崖的視線也是對著這邊射來,兩道目光在半空交織,彼此微微一笑,不過那笑容間,卻是各自蘊含著些許期盼的火熱,顯然,兩人對於對方,也都是極為重視,或許,這也能算做一種強者般的惺惺相惜吧,雖說蕭炎的表面實力並不具備這種資格,但是林修崖等明眼人卻知道,這個年齡比他們小了一些的青年,卻是有著足以堪比他們的恐怖戰鬥力。

「希望明天別遇見太過讓人頭疼的對手」心中這般嘀咕著,蕭炎轉過身來,與薰兒等人對著高台之外行去,最後在場中依然喧嘩的歡喝聲中,逐漸的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