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五十章大裂岩與焰分噬浪尺的對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章大裂岩與焰分噬浪尺的對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五十章大裂岩與焰分噬浪尺的對碰!

朗聲回蕩場中。而一股異樣狂暴的能量波動,也是驟然在廣場中蕩漾而起,一時間,首先感應到這股波動的人,便是裁判席上的諸位長老,當下臉色都是猛然有所變化,目光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豁然轉向,最後停留在了場中那手持重尺,昂然而立的黑袍青年身上,那股狂暴的能量波動源頭,正是此處!

台上諸位長老面面相覷,旋即喉嚨輕輕滾動了一下,這股能量波動,幾乎比先前那道破壞力極其恐怕的火蓮,都要強上幾倍不止!

「這個傢伙究竟有著多少底牌?」這一刻,就算是以眾位長老的實力,都是不免生出一種棘手的感覺,雖說如今蕭炎實力僅僅只是斗靈,但是在場的長老,除了極少數之外。捫心自問,在面對著蕭炎那層出不窮的強橫鬥技時,怕沒有一個不感到頭疼的。

場中,隨著那能量波動越加狂暴,一絲絲猶如實質的淡紅色熾熱能量,突然從虛無的空間中滲透而出,最後纏繞在蕭炎周身,瘋狂旋轉,若隨著這些淡紅色能量的旋轉,一股狂風突兀的湧現,旋即四面八方的席捲而出,那股狂風之猛烈,甚至是連一些塊頭頗大的石頭,都是在地面上連滾了好幾圈。

到得此刻,幾乎是全場所有人都是注意到了蕭炎這邊的異變,當下一道道驚愕的目光都是瞬間投了過來,一些尋常學員眼力平凡,一開始倒是瞧不出什麼,但是高台上那些實力在內院出類拔萃的佼佼者們,在瞧見那繚繞在蕭炎周身猶如蠶繭一般的火紅能量,先是一怔,旋即臉色驟然大變,隨著一道道唰唰的聲響,幾乎所有人都是從椅子上坐了起來,滿臉的驚駭欲絕!

「咕1嚴浩眼睛瞪得猶如死魚一般,眨也不眨的盯著場中那被一股極其狂暴紅色能量包裹的黑袍青年,喉嚨滾動了一下。好片刻后,方才有著一道透著冷風的嘶啞聲音傳出來:「他他這是什麼鬥技?」

從這般異狀中,任誰都是能夠看出來,此刻的蕭炎,明顯是在施展一種比先前那火蓮更加恐怖的鬥技!

一旁,臉龐上一直掛著輕風雲淡般笑容的林修崖,笑容也是徹底消失不見,一張臉龐,極為凝重與震驚的緊緊的盯著場中,那股恐怖的能量波動即使是他,也是略微感到一陣心寒的感覺!

「能夠引起天地能量波動的鬥技可是至少需地階,方才有可能。」深吸了一口氣,林修崖努力的壓抑著內心的翻騰,聲音略有些艱難的道。

地階?!

簡單兩字一出口,就是連韓月縴手都是忍不住的掩住了紅唇,冷艷俏臉上,布滿著震撼與難以置信,玄階高間然僅僅只是一階之差,然而其中的差距,卻是宛如天地之別,玄階鬥技。大多都是藉助施展者本人實力而發揮威力,然而地階鬥技,卻是已經能夠藉助天地能量達到毀滅般的破壞力,一個人,一個天與地,這兩者,幾乎毫無可比之性!

毫不客氣的說,玄階鬥技雖然頗為珍稀,可這能夠進入強榜的人,哪個不是掌握著一兩種玄階鬥技?然而地階卻是還未真正見人施展過!

這種階別的鬥技,不僅罕見,並且修習也是極為困難,當年蕭炎修鍊焰分噬浪尺,即使是有著葯老在一旁手把手的教導,那也是吃足了無數苦頭,方才勉強達到小成,前段時間修鍊三千雷動,那也同樣是需要經歷風雷之力鍛體之險,若非蕭炎有著青蓮地心火護體,別說將三千雷動煉至小成,就算是連那最初的入門,都是進不了,從這之中,便是足以瞧出玄階與地階鬥技之間那種無可彌補的恐怖差距。

「姚盛,你你們怎麼了?」在高台對面,柳菲也是被周圍突然站起身來的姚盛等人嚇了一跳,美眸順著轉向場中,不過以其的實力,卻還並不能察覺出蕭炎周身繚繞的那種實質狂暴火紅能量。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蕭炎蕭炎好像在施展一種地階鬥技1姚盛突然的感覺到自己喉嚨變得極為的乾澀了起來,連帶著聲音,都是極為生澀。

地階鬥技四字入耳,柳菲那剛欲微張的小嘴,頓時與臉頰上的表情,同時的凝固了下來,許久之後,方才顫顫巍巍的將目光投向場中那臉色冷冽的黑袍青年,她雖然實力比不上姚盛等人,但是也極為清楚地階鬥技是如何的可怕。

「表表哥會贏的吧?」微微挺起身子,柳菲笑道,只不過,那笑容的勉強,即使是連她自己都是覺得好假。

一直對柳擎表現出極強信心的姚盛,卻是在此刻沉默了下來,地階鬥技,四個大字所蘊含的意味,猶如重石一般,壓在其心口,令得其連喘氣都是顯得有些粗重。

感受著姚盛的沉默,柳菲俏臉頓時變得煞白,緊咬著嘴唇,那盯著場中黑袍青年的目光中。竟然是有著一絲悔意,在當初與蕭炎起衝突時,後者不過是一個初入斗靈,連上強榜資格都沒有的新人,然而如今,這個令得她極為不屑與忌恨的新人,卻是一路踩著眾多強者登上強榜之位,先前更是直接逼得一向傲氣十足的表哥將壓箱底的裂山槍使用了出來,然後現在,再度施展的地階鬥技,終於是徹徹底底的將柳菲的所有倚仗。踐踏得一文不值!

面對著這麼一位幾乎隨時有可能將自己心中的不敗神話打敗的人,繞是以柳菲的嬌蠻,也是不由得產生一絲悔意,後悔為什麼偏偏要與這個可怕的傢伙產生過節

當然,事情已到這種地步,任何後悔都已是無用,場中那箭在弦上的戰鬥,已經沒有絲毫迴旋的餘地。

蕭炎並不知道,因為他這僅僅是鬥技施展開始,便是引起了無數人心中的翻騰,此刻,他的目光,依然是眨也不眨的盯著遠處那手持裂山槍,直指自己的柳擎!

蕭炎身體上所繚繞的那股狂暴的火熱能量,在出現的霎那,便是令得柳擎眼瞳瞬間縮至針孔大小,以他的經驗,自然是能夠分辨出那種能量代表著什麼不過戰鬥已至此,就算對方蕭炎突然間實力暴漲至斗王階別,他也只能揮槍而上,他的性子,從不容許他退縮,特別對手還是一位真正的新人!

一口壓抑在胸口的濁氣被長長的吐出,強烈的淡金光芒,緩緩自柳擎體內暴涌而出,那璀璨刺眼的強光,猶如一輪耀日般,令得人不敢直視,並且,在那強光中,一股極其鋒銳的槍芒勁風,凌厲無匹的涌升而出。

面對著蕭炎那突如其來的恐怖鬥技,柳擎依然用行動表明了立場,而且,他也明白,就算蕭炎真的掌控著地階鬥技,那也絕對不可能發揮其百分之百的威力。而他的這最後底牌,卻是磨合了多年,配合著同源鬥氣施展,那威力,柳擎自信,絕對能夠達到玄階鬥技的真正的巔峰,就算要與地階鬥技碰撞,他也絲毫不怯,反而,這還激起了他一股血性,今日,他偏要讓眾人知道,玄階鬥技面對著地階鬥技,也是有著一拼之力!

眼中精芒暴射,真正的大戰臨近,柳擎感覺到自己渾身血液都是在此刻沸騰了起來,這種久違感覺,也就是當年在與林修崖爭奪時,方才出現過!

「哈哈,蕭炎,來,讓我瞧瞧,我們今日究竟誰勝誰負1

爽朗的大笑聲,帶著無匹霸氣,充斥廣場,將場中的氣氛,猛然推至沸騰的高潮,看台上眾人,激動得臉色漲紅,一些自制力稍差之人,更是忍不住的站起身來,嘶聲力竭的對著場中大聲吶喊著。

「柳擎學長,前十名額,蕭炎要定了1

黑袍青年昂然抬頭,在柳擎這等霸氣之下,未曾有著絲毫的膽怯,身軀如槍般挺拔,顯得極為氣宇軒昂,一時間,倒也是令得看台上不少美貌學姐眼眸泛上異彩。

「好,那就看你有沒這實力與資格了1璀璨金光越來越盛,到得最後,幾乎將柳擎整個身體都是包裹而進,唯有那如雷聲般的笑聲,浩蕩傳出。

望著那幾乎囊括了半壁場地的璀璨淡金光芒,蕭炎手中重尺緩緩探出,頓時,那繚繞在其周身的狂暴火紅能量,變得更加雄渾起來,甚至,在其周身處的空間,都是在此刻微微扭曲。

一股股近乎實質般的狂暴紅色能量,突然在蕭炎一道輕喝聲中,猛的對著玄重尺源源不斷的灌注而進

隨著如此恐怖的能量灌注,只見得那原本渾身漆黑的重尺,都是微微泛起了一種詭異的暗紅,看上去,黑尺就猶如繚繞著暗紅火焰一般

「咚1

突兀間,一道地動山搖的震響忽然響起,眾人目光急忙望去,原來遠處的那團璀璨金光,此刻已經緩緩直立其了身體,腳掌落在一塊巨石之上,頓時,巨石便是被泄露而出的隱晦能量,震裂成一堆粉團。

「蕭炎,你能接我這招,強榜第三,雙手奉送1一道被包裹在金光之中的槍影探出,遙指蕭炎,柳擎那極具自信的傲然聲音傳出。

「你能接我這招,前十,蕭炎自動放棄1幾乎徹底轉化成暗紅顏色的玄重尺,緩緩指向柳擎,重尺移過處,空間都是泛起了一陣波動,蕭炎面色潮紅,桀驁的放聲大笑。

「哈哈,好,好,好1

狂笑響起,璀璨金光突然開始變得內斂,瞬間之後,原本極為刺眼的金光,便是閃電般的回縮到裂山槍之中,而隨著如此龐大能量灌注,那裂山槍槍尖處,一股宛如液體般的金色能量,猶如精靈一般的自動流淌。

「一招,定勝負吧1

手臂猛的一震,長槍斜指天空,旋即重槍帶著嗚嗚破風聲,猛然砸落,重槍落地,一股極為可怕的暗勁順著地面泄溢而出,頓時,周圍廢墟巨石,頃刻間,在周圍一道道驚駭的目光中,化為粉末。

「大裂岩1

如驚雷般的暴喝陡然響起,裂山槍尖處,金光猶如山洪般,猛然爆發!

鋪天蓋地的金色璀璨光芒,帶著尖銳無比的刺耳音爆聲,閃電般的劃破空間,直射遠處蕭炎,金光所過之處,整個場地中的巨石,猛然崩裂!

柳擎全力一擊,竟然恐怖如斯!

而面對這種磅攻勢,滿場變色!即使是裁判席上的眾位長老,都是臉色一片凝重,這等鬥技,幾乎已經是達到了地階鬥技的邊緣,這個柳擎,的確恐怖

漆黑眼瞳之中,幾乎被鋪天蓋地的金色璀璨槍芒籠罩,作為首要目標,蕭炎能夠感受到,那金色光芒之中,蘊含著何等恐怖凌厲的攻勢!

不過,蕭炎同樣是有著絕對的信心,任何攻勢,在玄重尺下,也得消散!

一口略微熾熱的空氣被深深吸進肺中,蕭炎腳步在那眾目睽睽之下,緩緩踏前一步,手中玄重尺高舉過頭,手臂之上,青筋畢露,宛如一條條蠕動的小蛇般!

望著蕭炎高舉的重尺,滿場的觀看者,都是在此刻屏蔽了呼吸,臉色激動得一片漲紅!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牢牢注視下,下一刻,蕭炎手臂一顫,手中玄重尺,轟然落下!

「焰分噬浪尺1

「給我破1

兩道狂喝驟然響起,頓時,重尺之上,一道足足幾丈龐大的暗紅尺芒,以一種勢如破竹的恐怖之勢,暴射而出!

尺芒射出的霎那,空間如被投入巨石的湖水般,轟然間波動,本來就已經如同廢墟般的場地,一道半米寬大的裂縫,沿著尺芒射出的軌跡,在一道道駭然目光中,急速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