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五十二章落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二章落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五十二章落幕

望著那艱難的舉起手來。一張臉龐布滿血跡,努力睜著眼睛不使它閉上的黑袍青年,皆是吶吶無語,這個傢伙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啊,經受了如此恐怖的鬥技餘波反彈,居然還能殘存著一些意識。

蘇千臉龐上也是閃過一抹錯愕,此刻的蕭炎,明顯已經是真正的油盡燈枯,支撐著他睜開眼的,或許,就是那一定要進入前十的執念吧。

苦笑著搖了搖頭,蘇千沉吟了好片刻,方才緩緩的道:「這局比試,以平局結束,那也就是說,你們兩人,都算是並列進入了前十,所以你不必擔心。」

迷迷糊糊中聽得蘇千這話,蕭炎緊繃的心這才鬆懈了下來,眼皮迅速耷下,意識也是逐漸陷入黑暗之中

望著這次真正是進入昏迷狀態中的蕭炎。蘇千嘆了一口氣,以蕭炎和柳擎現在的傷勢,接下來的幾場戰鬥怕是都得缺席了,目光看了一眼地面上昏迷的蕭炎,蘇千忍不住的再度搖頭,這個小傢伙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點,以柳擎的實力,竟然也是被其搞成現在這副重傷狀態,這一幕,恐怕在場的人,大多都沒想到過吧。

「大長老,若是他們兩人以平局結束的話,那豈不是說這屆強榜前十有著十一人?那進入塔中接受心火本源鍛體的,也將有十一份名額?」一位長老遲疑了一會,開口詢問道。

蘇千微微點頭,淡淡的道:「十一份就十一份吧,雖說那心火本源很是珍貴,但這麼多年內院也儲存了幾份,如今撥一份出來,應該沒問題,不然的話,如何和這兩人交代?畢竟真要說起來,兩人其實都是出了戰場界限,勝負很難定奪。」

聽得大長老如此說,那位長老也不再說話,點了點頭,便是退後了去。

「接下來的戰鬥。啟用備用場地吧,不過蕭炎與柳擎,因為傷勢緣故,卻是不能再繼續參戰,但如今前十名額已經決定,大事基本已成定局,後面的強榜名次順序的戰鬥,沒有他們兩人參與,也無所謂了,畢竟真正的榜單,在各人心中都是有著一個天平。」蘇千目光環顧四周,淡淡的笑道。

蘇千話音落下,一眾人倒是有些鬆了一口氣的點了點頭,這兩個傢伙先前所展示出來的恐怖實力已經令得他們心寒,少了他們爭奪名次順序,那可是將會輕鬆不少。

當然,有這心情的也並非所有人,至少林修崖便是有些惋惜的嘆了一口氣,失去了柳擎與蕭炎這等對手,接下來的比賽,還有何期待之處?

在滿場一道道敬畏與崇拜的目光注視中。昏迷中的蕭炎與柳擎皆是被人背負著率先出了廣場,送回了歇息之所。

在蕭炎與柳擎兩人退場之後,比賽依然進行著,不過有了先前兩人那種驚天動地的戰鬥在前,後面的戰鬥雖然依然極為激烈,但是已經難於令得眾人產生太過震撼的情緒,而對於這點,那幾位參加名次爭奪的人也是極為無奈,畢竟蕭炎與柳擎的那番戰鬥,幾乎已經脫離了普通斗靈的界限,他們如何能夠將之超越?

名次的爭奪戰,一直持續到下午時分,方才逐漸的拉下帷幕,經過一番激烈火暴的戰鬥,新的強榜排名,已然出爐。

第一名,自然是紫研那個小怪物,以她那恐怖的怪力,別說學員,就算是一些長老,都是避之莫及,這第一名,就算是林修崖的傲氣,也是生不起搶奪之心。

第二名,也並未有著多少意外,失去了柳擎,當然,現在還得加上蕭炎這位異軍突起的黑馬,其他人也是對於這個位置撼之不動。因此,林修崖也是再次坐穩了這強榜第二的名次。

第三名,原本是柳擎,但如今他已退場,所以名次便是被嚴浩取代。

第四名的爭奪,倒是比前面的名次要激烈許多,不過在經過重重圍殺后,最後還是林焱出人意料的走到了最後,一舉從以前的第九名,上升到第四名。

接下來的六個名次爭奪同樣激烈,當比賽落幕時,最後六名,除了只有兩人是前任前十之外,其餘幾人,都是突然冒出來的一些後來者,因為抽籤的緣故,他們固然有著一點運氣在內的成分,但是那實力,卻依然是極為強橫,畢竟這強榜可不是尋常榜單,就算是有著足夠的運氣,想要走到最後,也是需要有著相應的實力襯托。

強榜排名落定。但是也正如蘇千所說,每個人心中都是有著一個衡量的天平,因此,雖然在真正的榜單上,蕭炎與柳擎同列第十,不過在眾人心中,就算是在那拿取了第三名次的嚴浩心中,也是清楚,這個名次,依然還是屬於那個一身霸氣的男子錯了,還有一個與他並列的蕭炎。

在那番驚天動地的戰鬥中。蕭炎用本身那超凡的戰鬥力,征服了每一個人,從此以後,內院之中不會再有任何一個人敢小覷這方才進入內院不到一年時間的新人,同時,那磐門聲望,自然也是水漲船高,林修崖與柳擎的勢力能夠成為內院兩個超然的存在,最重要的原因,便是他們兩人那遠超其餘強榜強者的實力,但是如今磐門,這個新生勢力,卻是同樣擁有了這麼一名有著超然實力的強者,日後,磐門的影響力,自然將會如日中升。

當比賽最後一場戰鬥落幕時,就在眾人帶著意猶未盡的神情起身想要離場時,一場額外的戰鬥,卻是令得他們臉龐上瞬間被驚愕所取代。

按照歷屆規矩,在強榜大賽完畢后,將會有著幾場類似切磋般的比試,在這比試中,參加者能夠任意選取新的強榜前十進行挑戰,當然,這裡的挑戰,自然是沒有真正大賽那般正規,說起來,也就是一些大賽落幕的助興節目罷了,而且雖然只是切磋,但也很少有人會真正的出場,畢竟這些能夠重重選拔出來的強者,實力自然是內院中的佼佼者,既然明知不敵,還要上的話,那豈不是有些自討苦吃了?

然而,今年這屆的這最後助興節目,卻是令得所有人陷入了一陣獃滯。原因無他,只是那挑戰者,是一名美得令人有種窒息的少女,再者,便是因為這位青衣少女所挑戰的對象,竟然便是林修崖!

當然,光光是這般,還並不足以令得全場陷入獃滯,而是那接下來的切磋比試

正常比試僅僅只持續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然而,就是在這短短十分鐘之內,那一直苦於大賽已無對手可尋的探花林修崖,便已潰敗下常

在一對淺淺玉蔥指停留在林修崖額頭半寸地方時,一股冷汗瞬間從後者額頭上冒了出來,他愣愣的望著面前那一臉平淡笑容的青衣少女,突然的感受到嘴中的乾澀,他心中並沒有任何一點懊惱,因為在先前的那番切磋中,他幾乎是步步敗退,看似極短的時間,但他卻是拿出了最強的底牌,但是,在其最強鬥技剛剛施展的霎那,那青衣少女纖指輕輕一彈,一道泛著火熱的金色光芒,便是將之震得煙消雲散。

在自己那最強鬥技被震散的霎那,林修崖便是明白這場戰鬥幾乎是毫無意義,兩者間完全不是一個等級,而接下來對方的攻擊,也是令得他將最後的希望拋棄。

「我輸了。」在一道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中,場中林修崖聳了聳肩,旋即苦笑道:「一直以為蕭炎才是這屆最黑的黑馬,沒想到,他的小女友,比他還要黑,你這實力,直接去找紫研學姐切磋吧。」

看台上,一雙雙眼睛猶如死魚一般的暴凸而出,皆是有些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特別是高台上的柳菲,那張臉頰上的表情方才是精彩得令人咋舌,當然,親眼看見那連自己表哥都是極為重視的對手卻是被自己經常暗中嘲罵的人輕易擊敗,那種巨大的落差,也的確是難以讓人接受。

「挑戰紫研,那小丫頭怕是要去找蕭炎哥哥哭鬧,到頭來受責罵的怕還是我。」天際夕陽灑落而下,在青衣少女纖細的嬌軀上籠罩上朦朧的光芒,望著那張清雅中帶著一絲恬靜笑容的無暇臉頰,林修崖心中突然如同被重鎚砸了一下般,那種感覺似乎叫做一見傾心?

這種感覺,令得林修崖有種失笑的衝動,一直將女人視為舉手可奪的他,卻是會有這種

「挑戰你,只是他說想看見我耀眼的一面,不過可惜,他卻是沒能看見」青衣少女緩緩收回林修崖額前的纖細玉蔥指,幽幽的道。

林修崖張了張嘴,原本內院那最為洒脫的他,現在在少女面前,卻是有種口拙的尷尬。

「放心吧,我對那強榜第二可沒什麼興趣,切磋完了,我還得回去照顧蕭炎哥哥。」學著蕭炎的模樣,薰兒沖著林修崖聳了聳香肩,旋即便是轉身,邁著細碎的步子,在那青裙的搖擺間,踏著灑遍地面的夕陽,緩緩的消失在安靜得可怕的廣場之中。

「如此優秀的女孩,為什麼以前都沒發現呢」

目光迷離的望著那逐漸消失在視野中的窈窕倩影,林修崖腦袋頓時耷了下來,心中對蕭炎升起一股複雜的情緒,如嫉妒,如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