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五十三章養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三章養傷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五十三章

在強榜大賽落幕之後的兩三天。整個內院依然是沉侵在那種驚天戰鬥所帶來的震撼之中,整個內院之中,到處都是在談論著強榜之中的那一場場戰鬥,而這之中,自然又是以蕭炎與柳擎,薰兒與林修崖的那兩場戰鬥,最是令得人津津樂道,特別是後者,每個人在說起此事時,臉龐依然是帶著一股震撼的神色,誰也想不到,這個雖然有著絕美容貌,可卻顯得頗為恬靜的少女,竟然會隱藏著如此恐怖的實力。

甚至,以前內院之中不乏有人因為薰兒的容貌,而暗中諷刺為花瓶的人,然而經過這件事,眾人方才明白,原來這磐門中,最恐怖的並非是蕭炎,而是那個一直對後者百依百順的美麗少女。

而藉助著薰兒與蕭炎所創的聲勢。在這短短兩三天的時間中,磐門的聲望與地位,幾乎是呈直線上升,每一位磐門成員行走在內院之中,無不是昂首氣壯,再無以前那段時間的小心翼翼,而旁人瞧得這些磐門成員,也同樣是臉帶艷羨之色,有了蕭炎與薰兒這兩位實力超然的強者做後盾,磐門勢力超過林修崖與柳擎等勢力,幾乎是指日可待。

不過在內院之中各種各樣的風聲傳得沸沸揚揚時,作為當事人的蕭炎與薰兒,卻是變得銷聲匿跡了起來

磐門小樓閣中的一處密室內,幾道人影立在其中,目光皆是望著密室床榻上閉目盤腿而坐的蕭炎,此時的蕭炎,臉色已經沒有了當日的那種蒼白,淡淡的紅潤看上去似乎其體內的傷勢已經痊癒,而且其氣息,也是恢復了以往的雄渾,甚至,若是仔細感應的話,還能察覺到,這股氣息似乎隱隱間有些不太穩定的跡象,這種上下起伏不定的氣息,對於一旁的薰兒幾人來說並不陌生,因為每當晉級時。他們也都是會出現這般狀況。

「蕭炎這傢伙都修鍊三天時間了,怎麼還沒好啊?就算是晉級,似乎也要不了這麼久的時間吧?」皺眉望著緊閉眼眸的蕭炎,吳昊開口道。

「尋常晉級自然是要不了多長時間,所以他這明顯是不尋常的晉級嘛,笨蛋。」清脆的嘟囔聲響起,扎著淡紫色馬尾辮的紫研沖著吳昊翻了翻白眼,故作老成的道,只不過她這番解釋,卻是令得薰兒等人啞然失笑。

「有什麼好笑的?這傢伙再不醒過來,我就又要去啃那些難吃的東西了。」紫研皺著小臉,很是苦惱的道。

薰兒揉了揉紫研的小腦袋,笑著將目光投向緊閉眼眸的蕭炎身上,道:「蕭炎哥哥這次受傷極重,體內鬥氣幾乎是在與柳擎的戰鬥中徹底的油盡燈枯,不過也正是如此高強度的戰鬥,方才令得他因禍得福,得到晉級的機會,並且也正如紫研所說,蕭炎哥哥的這次晉級並不似尋常晉級,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話。蕭炎哥哥若是晉級成功的話,怕並不止提升一星的實力。」

「你是說連升兩星?可這種情況很罕見的啊,一般除非是服用了什麼天材地寶的靈藥,否則光憑正常晉級,很難有這種效果的。」琥嘉一怔,有些錯愕的道:「而且就算是服用靈藥而導致的等級連升,那也是有著不少的水分,日後定然需要極大的努力,方才能夠將根基紮實。」

薰兒搖了搖頭,輕笑道:「這次的戰鬥,對蕭炎哥哥來說的確有著極大的好處,至於為何會出現這般狀況以及究竟會提升多少,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唯一一點的便是,這次之後,蕭炎哥哥實力將會大為精進便是,這對他沒半點壞處,你們也就不用擔心了。」

「好了,你們可還有其他事要干呢,這裡有我就行了。」美眸盯著蕭炎面龐,薰兒對著吳昊等人揮了揮手。

聞言,吳昊幾人也只得聳了聳肩,然後便欲離開。

「哦,對了,薰兒,林修崖又來磐門了,說是要探望蕭炎的傷勢呢。」琥嘉腳步忽然一頓,目光轉向薰兒,皺了皺黛眉:「這傢伙這幾天吃了什麼葯。沒事就往我們這裡跑,以前可從不見他有這麼熱情,難道你把他打敗了,還讓得他賴上了不成?」

微微一怔,薰兒隨意的點了點頭,旋即淡淡的道:「就說我沒空吧,你們打發了就好,蕭炎哥哥處在晉級關鍵期間,並不見客。」

琥嘉眼珠轉了轉,忽然湊近薰兒耳邊低聲道:「我覺得那傢伙好像對你的態度有些古怪啊,貌似,和當初白山,甚至吳昊那時一樣呢。」

明眸斜瞥了一臉古怪的琥嘉一眼,薰兒若無其事的道:「以後這話可別在蕭炎哥哥面前說,還有,告訴他,最近幾天蕭炎哥哥都沒空,讓他不必再來了,不然來了也沒人接待。」

「可憐的傢伙」琥嘉攤了攤手,沉吟了一會,道:「不過你不出一下面似乎有點不太好吧?他來了幾次,你都避而不見,不管怎樣。他與蕭炎也是有著一點交情」

薰兒柳眉微蹙,旋即無奈的點了點頭,轉身對著外面走去:「走吧,我去打發他。」

望著轉身就走薰兒,琥嘉吐了吐舌頭,同時嘴中嘟囔道:「看上誰不好,看上這個把所有心都掛在那小子身上的妮子活該啊活該。」

客廳之中,林修崖靜坐在椅上,手指緩緩的敲打著桌面,目光環視著周圍,不知為何。心情卻是稍稍有些急促。

目光環視間,一群人忽然從樓上涌下,林修崖急忙站起身來,當其目光掃到那緩緩行下樓的青衣少女時,一抹淡淡的喜意不著痕的從臉龐上閃過。

「林學長,蕭炎哥哥正在療傷期間,並不能出面,抱歉了。」薰兒緩步走下,來至大廳中,沖著林修崖以及其身旁的嚴浩淡淡的微笑道。

「呵呵,不礙事。」林修崖笑了笑,不得不說他的確很是有些俊逸,一身青衫更是襯托出幾分瀟洒氣勢,聲音溫和,難怪被眾多女學員稱為內院最具魅力的男人。

不過他這份儒雅笑容,似乎對於面前的少女沒有多大的殺傷力,後者優雅的坐於椅上,微斂著睫毛,目光始終未在前者身上停留過。

見到薰兒這般姿態,林修崖心中也是一聲苦笑,在幾次扯起話頭都是被對方不著痕的淡淡回了后,終於是沮梢豢諂,站起身來,從納戒中取出一個玉盒,輕放在桌面上,笑道:「這是一種療傷效果極其不錯的靈藥,想必對蕭炎兄弟有一些作用,薰兒學妹可不要拒絕。」

略微遲疑了一下,薰兒微微點頭,明眸首次停在了林修崖臉龐上,輕聲道:「那薰兒便待蕭炎哥哥謝謝林學長了。」

「呵呵,沒事」連忙擺了擺手,被對方那對眸子掃中臉龐,林修崖只覺得自己以往那種淡如輕風的淡然已經快要保持不住,當下一拱手,便是有些狼狽的帶著嚴浩離開了大廳。

薰兒對於他的離開倒是未曾表現出半點挽留之意,若無其事的收起桌上的玉盒。便是緩步行上二樓。

「可憐的傢伙」望著淡然風範不在的林修崖的背影,再瞧得根本沒半點波動的薰兒,琥嘉嘖嘖著咂了咂嘴,旋即滿臉同情。

「喂,你這傢伙人家不過打敗了你一次,你就動心了?」磐門之外,嚴浩望著一掃以前氣勢的林修崖,不由得一拍額頭,苦笑道。

林修崖尷尬的一笑,也是極為無奈,他也沒辦法啊,那種感覺,說來就來,連擋都擋不了。

「唉,看來你是要註定凄慘了,看她的態度,明顯對你沒半點感覺,整天蕭炎哥哥前蕭炎哥哥后,我可不認為你有什麼機會。」嚴浩嘆了一口氣,道。

林修崖沉默,他也清楚嚴浩所說,看這先前薰兒對他的態度便知,他在其他女人面前無往不利的風度與容貌,幾乎對其沒有半點殺傷力,而對於修鍊天賦,成就等等,蕭炎似乎並不比他弱,當日的那場驚天戰鬥,他自付若是換上自己,多半下場也比柳擎好不到哪裡去。

況且薰兒所表現出來的那股清雅淡然,幾乎就是沒有任何空子可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說明著,他林修崖幾乎沒有一點點的機會

「唉。」仰天長嘆了一聲,林修崖使勁的搖了搖頭,在嚴浩那錯愕的目光中爆了一句粗口:「他奶奶的,我好嫉妒蕭炎啊,那小子怎麼就這麼好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