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五十四章實力晉陞第一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四章實力晉陞第一更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五十四章實力晉陞

安靜的密室之中。薰兒安靜的坐於一旁,縴手托著香腮,青色袖擺下露出一截雪白的皓腕,一對猶如寶石般的明眸印射著點點柔和燈光,盯著那盤腿而坐,緊閉著眼眸的蕭炎。

如今距離強榜大賽過去已經將近五天時間了,然而蕭炎卻依然沒有從修鍊中蘇醒的跡象,這令得吳昊等人頗為擔心,幾次提議要強行將前者從修鍊狀態中驚醒,不過後來卻都是被薰兒阻攔,以她的眼力,自然是能夠隱隱感應到,蕭炎體內的鬥氣,正在日益澎湃,等到真正蘇醒時,實力定然會在這重傷之後大有精進,此時將之驚醒,無疑將會喪失這種絕佳的晉級良機。

「看來今天怕依然沒有結果了」在密室中等待了許久,瞧得蕭炎依然沒有任何蘇醒的跡象,薰兒也是輕嘆了一口氣,喃喃的說著。就欲起身離開。

然而就在薰兒剛剛起身的霎那,一股異樣的能量波動突然的在密室之中蕩漾而起,頓時,前者俏臉一喜,目光豁然轉向了蕭炎。

隨著那股波動傳出后不久,一股強橫氣息,猛然自緊閉眼眸的蕭炎體內湧出,這股氣息,不斷的攀升,在一個極短的時間中,便是超越了以前蕭炎巔峰時刻的氣息,並且還在繼續向上攀登著。

感受著蕭炎那急速攀升的氣息,薰兒臉頰上也是浮現一抹喜意,果然與她猜測不假,前幾日蕭炎片刻不停的吸納了極為龐大的能量在體內,而如今,在那股龐大能量的衝擊下,級別間的障壁,幾乎是被其摧枯拉朽般的摧毀。

氣息的猛然攀升足足持續了將近五分鐘左右,那股攀升勁頭方才逐漸的減緩,再過得片刻,一道能量漣漪突兀的從蕭炎體內擴散而出,最後撞擊在堅硬的牆壁之上,將密室震得簌簌發抖。

在這股能量漣漪湧出后,蕭炎臉龐上的異樣紅潤也是逐漸退散,直至恢復以往的正常之色,緊閉的眼睛微微顫了顫。最後在薰兒欣喜的目光中,緩緩的睜了開來。

雙眼緩緩睜開,一股青色火焰,猛的自眼中噴射而出,最後又是閃電般的回縮消失。

「呼」

一口略帶著些許黑色的濁氣被蕭炎吐出,黑氣緩緩上升,最後與堅硬的天花板相觸,頓時在極為細小的嗤聲中,將之腐蝕出一個小小坑洞,而清楚瞧得這一幕的薰兒,黛眉卻是微微皺了起來。

隨著那口濁氣的吐出,蕭炎臉龐之上也是湧現一層淡淡的光澤,感受著體內那比以往雄渾的幾倍不止的鬥氣,驚喜之色,也是難以掩飾的出現在了其臉龐之上。

「蕭炎哥哥,恭喜你了,這次重傷不僅未留下禍根,反而是因禍得福,看你如今的氣息,想必實力應該在五星斗靈左右了吧?」望著臉龐布滿驚喜的蕭炎,薰兒抿嘴笑道。

蕭炎略微感應了一下。微微點頭,笑著道:「應該是在五星斗靈左右了。」

一次性的提升了兩星實力,蕭炎雖然驚喜,但似乎並沒有太大的不可思議,別人對於他為什麼能突然猛飆兩星實力感到難以置信,不過他卻是知道一點端倪,雖說這其中有著這次大戰的因故,不過更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他這具身體吞服了不少各種丹藥以及天地奇寶,就例如前段時間服用的地心淬體乳,雖然大部分都是用來煉化了蕭炎的軀體,不過依然有著一些殘餘藥力滲透在體內各個角落,而如今又是因為蕭炎徹底陷入油盡燈枯的時候,那些潛藏的藥力,自然便是主動的滲透而出,在替他療傷的同時,也是為其提升實力送上了巨大的助力。

「不過蕭炎哥哥體內似乎有些問題啊?」薰兒蓮步輕移,尋至蕭炎身旁,明眸望著後者,正色的道。

蕭炎一怔,旋即恍然,想必是剛才她看見那縷黑氣的緣故吧,捎了捎頭,他無奈的道:「當初為了得到一株藥材,給納蘭桀驅毒,結果卻是把毒搞到自己體內去了,不過好在有著異火的護體,那毒素對我倒是沒有什麼傷害,所以一直都是潛藏在體內。只有在晉級時,方才能夠排出一點。」

「以蕭炎哥哥的煉藥術,都解決不了?」薰兒略有些驚訝的道。

「這毒素有些不同尋常,當初連實力在斗王階別的納蘭桀都是被其差點搞得掛掉,想要將之徹底祛除,哪有那麼簡單。」蕭炎聳著肩,說道。

「放心吧,沒事的,只要異火在體,這東西就一直無用。」蕭炎安慰了一聲,旋即從床榻上翻身下來,扭動著坐了好幾天時間的身體,頓時一陣里啪啦的骨頭脆響,便是如同豆子碾碎般,在密室中悅耳的響了起來。

「對了,那強榜大賽最後怎麼樣了?我應該進入前十了吧?」突然的想起最重要的事,蕭炎連忙問道。

「呵呵,放心,你已經進入了前十,雖然只是最後一名。」薰兒掩嘴輕笑道,望著蕭炎那如釋重負的臉龐,旋即添了一句:「柳擎也進了前十。」

怔了怔,蕭炎愕然的道:「那究竟誰贏了?」

「大長老說算平局。所以讓你們兩人並列第十。」薰兒嫣然笑道。

「這樣么隨便吧,反正只要讓我進入天焚鍊氣塔,管他幾人並列第十。」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蕭炎伸了一個懶腰,快步對著密室之外行去,嘀咕道:「在這裡呆了這麼久,骨頭都快生鏽了,走吧,丫頭,出去透透氣」

聞言,薰兒莞爾。旋即微笑著點了點頭,轉身跟了上去。

當蕭炎與薰兒出現在磐門中時,頓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這段時間外界一直傳著蕭炎被重傷難以治癒的風聲,雖然期間薰兒等人幾次闢謠,不過蕭炎的幾日不現身,倒也是令得磐門眾人有些心情忐忑,如今瞧得安然無恙並且氣色比往日更好的蕭炎,自然是滿心歡喜與激動。

行走在磐門中,蕭炎不由得略有些訝異,他發現磐門成員似乎比往日多了許多,並且整體的氣氛,也是極為高漲,一路走來,那一道道從各處射將而來的目光中,充斥著尊崇與敬畏。

「嘿,蕭炎,你這傢伙終於療完傷了?」就在蕭炎巡視間,突然林焱那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旋即一道身影快速的閃掠出現在蕭炎身旁,一張臉龐布滿著喜意的拍著前者肩膀。

沖著林焱笑了笑,蕭炎目光忽然停在他胸口處的位置,那裡,一枚眼熟的徽章正整齊的佩戴著,當下臉色頓時愕然了起來。

「你你怎麼佩戴著我們磐門的徽章?」蕭炎一臉錯愕。

「林焱大哥如今也是加入了我們磐門,佩戴徽章,有什麼問題么?」一旁,薰兒忍俊不禁的笑道。

蕭炎瞠目結舌,半晌后,方才一臉古怪的道:「你一個強榜前十的大傢伙,竟然肯屈尊來我們磐門?」

「屈尊個屁啊,這磐門如今內院之中的聲勢就算是林修崖的「狼牙」,柳擎的「裂山」都是趕之不及,他們雖然有強者坐鎮,可磐門比他們只多不少,不說那幾乎每天賴在這裡的蠻力王,就算是你。也是能夠匹敵柳擎的強者啊,更何況,還有薰兒,嘿嘿,連排名第二的林修崖都是被她輕易的打敗了去,這內院,還有誰敢說磐門勢小好惹?」林焱嘿嘿笑道。

「薰兒什麼時候把林修崖給打敗了?」蕭炎再度一怔,驚訝的望著一旁抿嘴微笑的薰兒。

「就是在強榜大賽落幕後的切磋賽上,嘖嘖,你沒看見那場面,不到十分鐘時間,那林修崖便是敗在薰兒手上,當時那全場的人,都是如同傻了似的。」林焱攤了攤手,幸災樂禍的笑道。

隨著林焱的訴說,蕭炎眼中驚訝越來越盛,他的確知道薰兒平日定然隱藏了真實實力,可卻依然未曾料到她真正爆發時會如此強悍,那林修崖可是能夠匹敵柳擎的強者,而他為了打敗柳擎,那可是拼盡了全力,方才搞個兩敗俱傷,沒想到這妮子竟然在短短十分鐘內,便是將林修崖給打敗了去,那她的實力怕應該也達到了斗王層次吧?

想起這個可能,蕭炎便是不由得輕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妮子,也實在太恐怖了點吧,她如今的年齡似乎比自己還小上許多,一個十七八歲的斗王?這種成就,簡直就是能夠讓得內院的那些長老自卑得掩面而泣吧。

心中念頭飛轉,不過當蕭炎想到薰兒那背後的古老勢力時,倒也是恍然了一些,她怕是並不能用尋常眼光看待。

似是清楚蕭炎心中轉動的念頭,薰兒卻是溫柔一笑,縴手挽著蕭炎的手臂,那副百依百順的乖覺模樣,哪還有當日挑戰林修崖時的半點冷漠淡然?

望著薰兒那副對蕭炎遷就的溫柔模樣,林焱咂了咂嘴,即使是他這個嗜戰如狂的人,也是不由得在心中升起對蕭炎的一分艷羨情緒,這般艷福,內院幾人能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