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五十六章分離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六章分離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五十六章分離

「翎泉。閉嘴!蕭家與我族有著盟約,豈容你出口侮辱?」察覺到蕭炎那越加陰冷的臉色,薰兒心頭一急,沖著翎泉厲聲叱道。

「呵呵,小姐勿惱,我倒是心直口快了些。」翎泉笑了笑,話音一轉,卻是突然道:「不過此行前來,族宗大人吩咐過,若是遇見蕭炎少爺的話,可以向之徵詢一下蕭家的那部分鑰匙所在。」

說到這裡,翎泉微笑著將目光轉向蕭炎:「不知道蕭炎少爺,能否告知?」

聞言,薰兒心頭微震,生怕蕭炎露出什麼痕來,剛下就欲插口,一旁蕭炎微微皺了皺眉,疑惑的道:「鑰匙?」

皺著眉頭望著蕭炎那疑惑的臉色,翎泉心中暗自道:「難道他真不知道?如今蕭家四分五裂,也不知道那魂殿究竟是否真的將鑰匙給搶到了手,如果到手的話。怕又是一番麻煩。」

「我在蕭家這麼多年,都未曾有那「鑰匙」的消息,你這般容易便想弄到,豈非做夢?」心中鬆了一口氣,薰兒淡淡的道。

「呵呵,我也只是隨意一問而已,我此行的最主要目的是帶小姐回去,其他的倒只是旁枝末節。」翎泉一笑,旋即對著薰兒躬身道:「小姐,請!族宗大人可是想念您的緊。」

柳眉一皺,薰兒微微搖了搖銀牙,腳步剛剛一移,一旁蕭炎便是抓住她的手臂,聲音低沉的道:「你要走?」

「蕭炎哥哥,我已經離族多年,期間已經延緩了好幾次回去的時間,這次,看來是真的推不掉了,蕭炎哥哥,記住我以前和你說的話,千萬不要泄露陀舍古帝玉在你手中的消息,日後,你也能知道薰兒背後勢力確切為何物,不過,蕭炎哥哥在具備有能力保護好古玉之前,千萬不要來找薰兒,否則族中一些人。定然會留住你,你手中的古玉,牽扯太大。」薰兒微微垂頭,嘴唇輕輕蠕動,一絲微弱中帶著許些哀求的聲音,傳進了蕭炎耳中。

蕭炎臉色陰晴不定,握著薰兒手臂的手掌微微顫抖著。

「蕭炎哥哥,薰兒等著你,等著你真正的成為傲視群雄的強者,薰兒一直相信,你會站在大陸的巔峰,到時,沒落的蕭家,會因為你,而再次屹立大陸1

手掌不斷的顫抖著,蕭炎的心情也是在薰兒話語中變得猶如亂麻般,雖然經過這些年的歷練,他早已經不是當年那隻會意氣用事的少年,但在經歷了家族劇變之後,再次經歷這種離別,實在是令得他有種難以接受的感覺。而且,在到了這種分離時刻,他方才清楚醒悟,面前的少女,在他心中佔據了何等的份量

「蕭炎少爺,這是我們的任務,所以,還請放開小姐吧。」望著那握著薰兒手臂的蕭炎,翎泉眼神緩緩變冷了下來,然而臉龐上,卻依然是帶著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

絲毫沒有理會翎泉的話語,蕭炎只是目光緊緊的盯著薰兒,片刻后,終於是在翎泉不懷好意的目光中緩緩鬆開了手掌,然而,就在手掌即將離開薰兒手臂時,手猛的一探,環上那纖細柔軟的腰肢,將之狠狠的摟進懷抱,腦袋深深的埋進薰兒散發著淡淡清香的青絲中,喃喃的道:「薰兒,等著我,我會去找你的!我不管你背後勢力是如何龐大與恐怖,你是我的,若是要讓得那勢力正眼相對需要達到斗尊,那我就向斗尊奮鬥,斗尊不行,那就斗聖,斗聖不行。那就斗帝!昔年蕭家先輩能達到那個高度,我蕭炎,定然也能1

貝齒緊緊咬著嘴唇,薰兒寶石眸子間閃爍著點點光澤:「傻瓜,真要達到斗帝,這大陸任何女子,都能任你挑了。」

望著那竟然膽大將薰兒擁進懷中的蕭炎,翎泉臉龐上的笑意終於是一點點的收回,眼神陰冷如刀鋒的停留在蕭炎身上,手掌緩緩緊握,淡淡的實質火焰在拳頭處噴薄欲發。

似是感受到一點天地間能量的波動,薰兒強行掙脫了蕭炎的懷抱,飛快的在其耳邊低聲道:「記住我所說的話,至少,在未能達到斗宗時,不要與我族接觸。」說完,薰兒便是轉身,腳尖輕點地面,身形掠上半空,香肩微微一振,一對璀璨金色的鬥氣雙翼,便是從其背後湧現而出,雙翼微微一振。便是落在了一頭四翼獨角獸之上,最後在狂風大振中,被後者載著,對著遠處天際飛掠而去。

隨著薰兒的離開,翎泉衫人影也是飛快的掠上四翼獨角獸,最後風馳電掣般的追趕而上,將前者牢牢的保護在中間。

目光緊緊的望著逐漸遠去的四翼獨角獸,蕭炎心中隱隱有種落寞,目光轉回,最後停留在了那依然站在此處的翎泉身上,淡淡的道:「翎泉副統領還不走?」

「我倒是不急。」翎泉笑了笑。旋即笑容逐漸變冷,目光陰冷的盯著蕭炎,冷笑道:「只是想叮囑你一件事,憑你的成就以及那已經成為喪家之犬的蕭家背景,根本配不上小姐,實話與你說,族宗大人倒也是猜測到了小姐或許對你有些情意,因此也是託付我傳句話給你,忘了小姐,以前的那些事,最好當做沒有發生過,小姐在我族有著極為重要的地位,與她相配的人,只能是大陸真正的強者,你還不配1

最後三字,翎泉臉龐之上,有著一種極為刻薄的不屑,薰兒是全族天才追逐的目標,這其中自然也是包括他,不過先前看著蕭炎竟然敢將薰兒攬進懷中,若非是顧及薰兒,怕他早就忍不住當場擊斃蕭炎,如今傳話,自然是要盡顯挖苦諷刺之能,按照他的料想,若是能用言語將蕭炎打擊得一蹶不振的話,那自然是最令人滿意的結果。

然而,話落之後,面前的蕭炎卻是意料之外的平靜,那對漠然的漆黑眸子盯著翎泉,片刻后,方才輕笑了一聲,搖著頭道:「配與不配,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而且你應該是在嫉妒我吧?」

臉龐上的刻薄緩緩收斂,翎泉陰森森的望著蕭炎:「你找死?不要以為有著小姐護著你便能囂張,真要殺你。猶如碾死一隻螞蟻。」

蕭炎平淡的望著隱露殺氣的翎泉,那副未有絲毫畏懼的模樣,令得翎泉心中殺意更是翻騰不休,他討厭這個猶如螻蟻般的傢伙卻總偏偏是要做出這般淡然姿態。

就在翎泉殺意緩緩蔓延時,淡淡的蒼老聲音,忽然的在這片草地上響起:「翎泉副統領,讓你們進入內院尋人,便已經是最大的寬容,現在還想在我內院動我們的學生?」

隨著蒼老聲音落下,一道黑影詭異的出現在半空中,赫然是大長老蘇千。

望著蘇千出現,翎泉身上的那股殺意瞬間收斂,沖著前者拱了拱手,笑道:「大長老哪裡的話,我只是與蕭炎少爺談談心而已。」

「行了,別和我,能讓你們進來尋人,已經是給你們族最大的面子,現在人已經找到,立刻離開吧。」蘇千皺了皺眉,沉聲道。

聽得蘇千下了逐客令,翎泉笑了笑,也不反駁,對著前者略微躬身,旋即目光再度轉向蕭炎,皮笑肉不笑的道:「看來你並不死心,也行,等你日後真有本事了,儘管來我族尋小姐便是,到時候,本副統領會讓得你見識到真正的差距。」

說完,翎泉肩膀一顫,一對深紅色的鬥氣之翼彈射而出,雙翼微微振動,最後身形迅速升空,最後北方天際閃電般的飛掠而去,短短時間,便是消失在了天際之邊。

望著翎泉離開,蘇千緩緩降落下身形,落在蕭炎身旁,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嘆道:「小傢伙,別被那個傢伙打擊到,不然可就真稱了他的心,他們族與尋常人有些不同,修鍊起來有些得天獨厚,但真要論起修鍊天賦,他並比不上你。」

蕭炎微微一笑,默默的點了點頭,輕聲道:「他剛才若真動手,拼著再次重傷,我也會讓他留下一點東西。」

望著那輕聲細語的蕭炎,蘇千也是微微一怔,他清楚,前者並非是在逞強點了點頭,他笑道:「我相信,一個能憑一己之力將雲嵐宗鬧得天翻地覆的人,有這個本事,並不讓人意外。」

「呵呵,好了,小傢伙,明天便是得進入天焚鍊氣塔接受心火鍛體了,若是你能夠撐過去,便是為了晉陞斗王鋪平了道路,現在說什麼都是沒用,只有成為了真正的強者,你才能去那一族中,尋找你的小女友。」蘇千拍著蕭炎的肩膀,安慰道,旋即轉身對著森林中緩步行去。

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望著蘇千消失在林間的背影,這才轉過身,將目光投向遙遠的北方天際,喃喃道:「薰兒等著我,還有」拳頭緩緩從袖袍中伸出,滴滴血跡從指縫中溢流而出,先前翎泉的那種刻薄不屑,並非真正的對蕭炎沒有絲毫影響。

「翎泉是吧這債與辱,我記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