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五十七章進入天焚鍊氣塔底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七章進入天焚鍊氣塔底層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五十七章進入天焚鍊氣塔底層

當蕭炎回到磐門時。正巧遇見吳昊琥嘉二人,后兩人瞧得前者那陰沉的臉色,面面相覷了一眼,不明白是誰將這位似乎臉龐上時刻都帶著笑容的傢伙給激怒了。

目光在蕭炎身後瞟了瞟,似是發現了什麼的琥嘉忍不住的低聲問道:「薰兒呢?」

腳步一頓,蕭炎緩緩吐了一口氣,道:「走了。」

「走了?」聞言,吳昊與琥嘉頓時一怔,旋即滿臉驚愕:「去哪了?什麼時候回來?」

「她回族了,以後,怕是不會再回來了。」蕭炎腳步頓在大門處,淡淡的說了一聲,旋即便是推門而入,然後房門的一聲,被重重的關了起來。

吳昊與琥嘉愣愣的望著那緊閉的大門,好半晌之後方才有些落寞的嘆了一口氣,經過這麼久的相處,對於那個總是帶著柔和微笑的少女,幾乎磐門所有人都是有種愛戴的尊崇,如此乍一聽見她離去,自然心中是感到缺少了什麼東西。

「唉。這消息若是放出去,怕不少磐門成員都是會情緒低落了。」良久之後,琥嘉嘆了一口氣,道。

吳昊苦笑點頭,低聲道:「難怪總是覺得薰兒最近有點奇怪,原來,是要離開了埃」

「蕭炎怕心裡也不好受吧。」琥嘉無奈的攤了攤手,旋即轉身對著外面行茹了,還是不打擾他了,讓他一個人靜靜吧。」

吳昊點了點頭,情緒不太高漲的跟了上去。

泛著淡淡的幽香的小房間中,依稀有著少女殘留的香味,蕭炎身體躺在柔軟的床榻上,緩緩閉上眼,腦海中,少女那動人的一顰一笑,猶如刀刻般,深深的印在記憶深處。

伊人在身邊時,他倒是未曾有這般感覺,如今香影遠去,那股感覺方才一絲絲的記憶深處攀爬而出,猶如亂麻一般,纏繞在心頭深吸了一口氣,蕭炎知道,那個身影,怕是得伴隨他一輩子了

「我會去找你的」握著被子的手掌緩緩緊握。蕭炎呢喃聲,在房間中低低的響起著。

翌日,平靜了一段時間的內院再次變得熱鬧了起來,因為今日那強榜前十的強者,便是能夠進入那天焚鍊氣塔中接受本源心火的鍛體,內院中人都清楚,只要熬過這種鍛體,那麼幾乎便是能夠為以後的晉階斗王鋪平道路,這種可遇不可求的機緣,足以令人任何人眼紅與垂涎。

磐門之中,一大群磐門成員簇擁在小樓閣之前,望著緊閉的房門,發出低低的竊竊私語。

「嘎吱1

在眾人互相交談間,緊閉的房門忽然響起細微的聲響,頓時,所有竊竊私語聲都是在此刻落了下來,盯著房門的一道道目光泛著火熱與尊崇。

在那所有火熱目光注視下,一身黑袍的青年緩步走出,那張一如既往和煦的臉龐,令得所有磐門成員都是有種振奮的感覺,作為如今磐門的真正領袖。蕭炎的一舉一動,都是牽動著整個磐門的心緒,不管遇見何種對手,只要他不曾言敗,那麼磐門眾人,便也是會有著無窮鬥志與信心。

望著蕭炎那張回復了以往神色的臉龐,吳昊與琥嘉也是悄悄鬆了一口氣,若是在這種場合前者依然如同昨天的那般陰沉落寞,怕在場所有人的情緒,都會變得極其低落吧。

目光環視全場,每當蕭炎視線射向之處,磐門成員便是會不由自主的昂首挺胸,目光熾熱而激動。

微微一笑,蕭炎緩緩舉起手來,旋即落下,聲音簡介明了:「走1

語罷,蕭炎腳步率先對著磐門之外行去,其後,大批磐門成員浩浩蕩蕩的緊跟而上。

如此大批部隊行走在內院,所引起的騷動自然不小,一道道目光從四周射將而來,當他們瞧得那領頭的黑袍青年後,頓時恍然,旋即一臉艷羨的望著那跟在其後,氣勢高漲的磐門眾人。

如今的磐門,因為銷售丹藥的緣故,已然真正的壟斷了內院的丹藥市場,並且隨著磐門實力的增強,就是連那葯幫。也是越來越難以與磐門爭奪,火能的充裕,也是使得磐門那種特殊的火能賞罰制度越加完善,因此,內院之中,就算是一些早已經加入別的勢力的學院,也是對磐門成員的待遇感到羨慕。

一大批人,浩浩蕩蕩的直奔天焚鍊氣塔,沿途也是遇見其他幾波勢力,不過那股聲勢與磐門相比起來,無疑是要弱上許多,雖然其他勢力的首領大多也是強榜前十的強者,不過在蕭炎這連柳擎都能打成重傷的特殊存在面前,卻不敢有著絲毫傲意,畢竟他們都清楚,若是蕭炎與柳擎不因為兩敗俱傷而未參加最後的名次決鬥,恐怕兩人都是爭奪前三最有力者。

在即將抵達天焚鍊氣塔時,蕭炎卻是與同樣趕來的林修崖一群人碰在了一起,雙方見面,皆是一怔,旋即笑著打著招呼。

在打著招呼的同時,蕭炎目光掃過了林修崖身後那人數僅僅只有二十來人的人群,心中卻是暗贊了一聲。這群人雖然人數比不上磐門人多,不過個個都是氣息暗蘊,眼中精光偶閃,渾身氣勢凝聚的模樣,實力大多都是在一星斗靈左右。

「想必這便是聞名內院的「狼牙」了吧,人不多,但卻個個能以一擋十,這可才是真正的精銳埃」

在蕭炎打量林修崖身後的「狼牙」時,後者也是將目光若有若無的瞟向蕭炎身旁,可卻並未看見那個深刻在腦海中的影子,當下眼中閃過一抹失望。旋即與蕭炎互相笑談著,快步對著已經出現在視線盡頭的那截塔尖行去。

當蕭炎等人來到天焚鍊氣塔之外時,此處早已經是被圍得人山人海,今日因為強榜前十要進入塔中底部的因故,所以內院已經禁止了其他學員的進入,此舉雖然令得眾人有些微詞,可卻也明白這是歷代的規矩,倒也是無可奈何。

蕭炎一大群人的出現,頓時引來了各方的注意,作為如今知名度與聲望都不比林修崖低的蕭炎,自然也是在瞬間便是被所有人認出,當下便是有著各種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沒有理會那些吵雜的聲音,蕭炎一大群人仗著人多,直接是猶如一把尖刀般插進人群中,旋即將之分割而來,最後大搖大擺的來到了天焚鍊氣塔大門之外的空地上。

大門空地外有著一片空曠的地帶,不過這種地帶,可是留給那些實力不錯的勢力所用,以如今磐門的實力,這個資格自然是具備,因此一行人也不客氣,直接找了個不錯的地帶,眾人盤腿坐了下去。

坐在空曠地帶上,蕭炎望著後方那些擁擠的人群,不由得有些噓唏,大半年之前,他也只有資格站在那外面,然後羨慕的望著其中那些霸佔著最好位置的勢力,沒想到如今,這位置,便是調換了過來。

「嘿,柳擎那傢伙也來了。」林焱的身影忽然閃掠在蕭炎身旁,一屁股坐下,對著一處方向撇了撇嘴,道。

聞言,蕭炎一怔,目光也是順著其視線轉移而去。果然是見到那裡的人群突然的騷動了起來,然後,便是一群人氣勢洶洶的闖進,最後直奔向大門之所,而那群人領頭者,正是背負著裂山槍的柳擎,其身後,便是柳菲,姚盛以及一群身材頗為壯碩,但是氣勢絲毫不比林修崖的「狼牙」弱的男子。

在蕭炎注視著柳擎時,後者似也是有所感應,微微偏頭,目光與那盤坐在地的黑袍青年對碰在了一起。

四目對峙,柳擎腳步逐漸的變緩了下來,而作為全場矚目的人,他的舉動自然也是引起了眾人關注,於是,一道道目光,又是再度轉移到了蕭炎身上。

瞧得這兩位堪稱冤家路窄的對手,周圍的竊竊私語頓時安靜了許多。

在周圍目光的注視下,柳擎略微遲疑了一下,卻是帶著人緩步對著蕭炎等人行去。

蕭炎身後,磐門眾人瞧得大批湧來的柳擎等人,身體頓時緊繃了許多,一個個目光中流露著敵意,更有甚者,直接是抽出了武器。

雙方的這般舉動,更是立刻讓得周圍的聲音徹底安靜了下來,望著這似乎即將展開大規模火拚的良方勢力。

在距離磐門眾人還有十來米距離時,柳擎停下了腳步,一揮手,那群氣勢洶洶的大漢便是同時停住了腳,整齊的落腳聲,的一聲,極具氣勢。

帶著柳菲,姚盛,柳擎緩緩停在了蕭炎面前,目光緊緊的盯著那一臉微笑的青年,片刻后,聲音低沉的道:「你很強,我小看了你。」

蕭炎笑了笑,沖著柳擎拱了拱手,道:「僥倖而已。」

「戰鬥中,不存在僥倖。」柳擎淡淡的道,旋即目光有些滾燙的轉向蕭炎,道:「不過從現在開始,我的對手,倒又是多了一個,這對我來說,可是大大的好事,以後有時間,我會再來找你比試。」

說完,柳擎也不待蕭炎回話,轉身便是帶著眾人在不遠處的地方盤腿而坐,安靜的等待著塔門的開啟。

望著轉身而去的柳擎等人,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傢伙,原來也挺麻煩的

在柳擎這班人馬到齊之後不久,又是有著一些人趕來,最後在將近半個小時后左右,突然有著破風聲從天空響起,幾道蒼老的身影,閃現在了塔門之外,領先一人,赫然便是大長老蘇千。

「呵呵,看來諸位也是到齊了啊,那麼我也就不廢話了。」蘇千目光環視了一圈,也不多費唇舌,手一揮,沉重的塔門便是在一陣嘎吱聲響中,緩緩打開。

「強榜前十的十一人,隨我進來,其他人,今日並不允許進入,否則的話,半年之內,都別想進入其中。」蘇千淡淡的說了一聲,旋即也不理會被這嚴厲懲罰駭得縮脖子的眾人,轉身就是對著塔中行去。

望著蘇千的背影,蕭炎率先站起身來,然後在那一道道艷羨的目光中,踏進了天焚鍊氣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