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六十九章援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九章援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六十九章援手

遙遙天空上。混亂戰場之外,幾道人影懸空對立,在一方之後,巨大的血球網格外的顯眼。

「給我三分鐘時間1蕭炎目光掃向外面的紫研三人,突然道。

聞言,紫研三人一怔,旋即微微點了點頭。

「桀桀,憑你們這三個斗王?甚至其中還有兩人才半隻腳踏進斗王,便想拖住我?」范癆怪笑道。

「老頭,你廢話可還真多。」紫研撇著嘴罵了一聲,旋即對著身旁的柳擎與林修崖喊道:「我要上了,你們自己注意點1話語剛剛落下,還不待兩人回話,其嬌小身影便是微微一顫,徑直對著不遠處的范癆暴射而去,小拳頭緊緊而握,其上醞釀著一股恐怖的力量。

瞧得紫研出手,柳擎與林修崖也是無奈,當下連忙展動身形,迅速的跟了上去,體內鬥氣在此刻已經發揮到極致。他們清楚,這次的對手,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強橫,一個不慎,重傷甚至當場斃命,都是極有可能之事。

突然升空援助蕭炎的紫研三人,毫無疑問是成為了遠處地面上所有內院學員的灌注焦點,四位堪稱內院學員中巔峰的強者,相戰一名斗皇強者,這等激昂戰事,令得許多人熱血沸騰,一些有些實力參戰,可卻並不能升空的學員,皆是被胸膛中充斥的戰意漲得滿臉通紅,這其中便是有林焱,嚴浩等人,而整個內院學員中,也唯有他們這種等級,方才勉強夠資格參加這種級別的戰鬥。

「一群小輩,也敢如此猖狂?」冷笑著望著暴射而來的紫研三人,范癆那蒼白乾枯的手掌猛然一抖,頓時,三股血色鬥氣涌盛而出,旋即凝固成三條足有手臂粗壯的血蛇,屈指一彈,血蛇便是猛然射出,猙獰的張大著血腥大嘴。一股腥臭之味,撲人臉面。

血蛇瞬間暴射而至,感受到前者體內所蘊含的狂暴森寒能量,紫研臉色也是稍稍凝重,小拳頭緩緩攤開,五指對準著那暴射而來的血蛇:「破1

「1

隨著喝聲落下,紫研五指轟然緊握,頓時,一股無形波動閃電般的擴散而出,而在其面前十米處的空間,也是如同被一股極其恐怖的巨力捏成了一團一般,而剛好穿梭過此處的血蛇,也是在那空間緊縮中,被捏爆成了一團血霧。

一擊捏爆對方的攻擊,紫研飛快的瞟了兩旁被血蛇逼得稍稍有些手忙腳亂的柳擎與林修崖二人,屈指一彈,兩縷勁風暴射而出,將兩條血蛇震裂成一團血霧。

解決掉血蛇的纏繞,紫研腳尖一點虛空,嬌小的身軀便是宛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范癆身前,腰肢一扭。纖細小腿便是划起一道半月弧,狠狠的對著後者腦袋暴踢而去。

紫研的小腿纖細而柔弱,看上去幾乎有種輕輕一握就要折斷的感覺,但是,誰若是忽略了其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的話,那恐怕將會受到血一般的慘痛教訓。

以范癆在黑角域那種人吃人的混亂之地打摸滾爬這麼多年的經驗,與人戰鬥自然是不可能犯那種錯誤,而且,他在第一眼見到紫研一拳轟爆他的血矛后,便是知道,這個看似柔弱的小女孩,具有一種極為恐怖的怪力!

因此,對於紫研的近身攻擊,他自然不可能選擇無視或者輕視。

乾枯的手掌急速舞動,一股洶湧的血色能量突然從范癆體內湧出,最後在其左側身體處,凝成一道宛如血液般粘稠的圓形能量罩。

「砰1

紫研的腳,攜帶著低沉的音爆聲,狠狠的砸在那道粘稠血色罩上,頓時,一道沉悶炸聲響起,旋即便是見到那血色罩上,漣漪急速振動。

腳尖所蘊含的恐怖勁力,直接是令得紫研的腳尖將那血色能量罩壓縮出一個驚險的弧度,不過,就在腳尖距離范癆臉龐僅僅只有半寸時,其上勁氣終於是被血色能量罩徹底化解,當下隨著一道「」的聲響,壓縮出弧度的能量罩狠狠的反彈而出。將紫研的腳尖彈得遠遠離開了范癆的身體。

「哼1攻勢被阻,紫研卻是輕哼了一聲,身體藉助著那股反彈之力,稍稍上浮,身形一閃,直接閃進了范癆懷中,纖細手臂急速振動,一道道殘影浮現而出,皆是攜帶著無匹勁風,狠狠砸向范癆胸膛。

雖然范癆並未抱著輕視紫研的態度,不過卻依然是小看了後者那靈敏的速度以及對戰鬥的敏銳反應,因此,在初始霎那,頓時被紫研那小拳頭狠狠的砸了幾拳,那股恐怖的勁力,終於是令得他有些色變了起來,這等恐怖的肉體力量,就算是一些專修肉體的斗王強者,也難以具備!

「噬血甲1

雖然結結實實的挨了幾拳,也是令得體內血氣變得虛浮了一些,不過范癆再如何說也是一名戰鬥經驗豐富的斗皇強者,因此在極短的時間中,便是回過了神。手印閃電般結動,血氣涌動間,一套暗紅如凝固鮮血的甲衣,出現在了其身體上。

「鏘,鏘1

殘影拳頭狠狠砸在那如血液般暗沉的甲衣上,頓時響起陣陣猶如金鐵碰撞間的聲響,那甲衣防禦力明顯極強,在紫研那般一陣狂風般暴擊下,竟然還能堅持不破。

范癆的身體不住的在天空上後退著,雖然甲衣隔絕了不少力量,不過殘餘的勁力。依然是將他身形震得急速後退,在這種無數人盯著的環境下,竟然被一名斗王階別的小女孩打得如此狼狽,也是令得他臉色越加陰沉與憤怒。

遠處的無數學員,望著天空上大發神威的紫研,皆是感到極為的震撼,紫研很少真正的在內院出手,就算是強榜大賽上,因為種種原因,也是未曾顯露太強實力,因此倒有不少不知底細的人對她的實力保持懷疑態度,然而今日,那種懷疑態度,則是自動的不攻自破,一個能將斗皇強者震退的人,這等實力,強榜第一的位置,的確是真正的無可撼動!

「鏘1

又是一記狠狠一拳砸在那甲衣之上,那已經頻臨破碎的甲衣終於是徹底的迸裂而開,甲衣破裂,紫研還來不及心喜,一股更加澎湃濃郁的血氣便是自范癆體內暴涌而出,那股氣勢之強,甚至直接是將紫研震得反退了幾步。

身形被震退,紫研還未有所反應,便是聽得陰沉的低喝猛然在耳邊響起:「血魔手1

隨著喝聲落下,天空上,突然狂風大震,風中甚至還夾雜著一絲血腥氣息。

紫研飛快的抬起頭來,小臉不由得一變,只見得其頭頂上空不遠處,一隻足有兩丈龐大的血色大手,突兀的出現,並且對著她狠狠的拍了下來。

「大裂山1

就在龐大血手狠狠暴射向紫研時,突兀有著一道大喝響起,旋即尖銳破風聲陡然響徹,一道淡金色的凌厲勁風。暴射天際,最後與那血手掌重重的轟擊在了一起,頓時間,宛如驚雷般的炸聲響徹天際,洶湧的能量漣漪滿溢而出,將空間都是震得急速顫抖了起來。

凝聚了好片刻的鬥技攻勢,竟然被打散,那范癆也是大吃一驚,便是瞧得了臉色蒼白,氣喘吁吁的柳擎,眼中的驚異越加濃郁,這內院的學員,竟然強到了這般地步?先前他的那一擊,就算是普通斗王強者挨上了,那也得當場重傷,沒想到居然被一個僅僅只半隻腳踏進斗王階別的小子打散,這可令得他不得不驚訝萬分。

「青湮劍罡1

就在范癆失神瞬間,一道淡青人影,突然閃掠至其頭頂,手中長劍一陣清脆劍鳴,深青色能量急速凝聚,眨眼時間后,整個劍身都是被能量所籠罩,甚至,在劍身周圍,竟然還出現了數十個瘋狂旋轉的旋風。

冷喝落下,長劍猛然脫手而出,與那十幾道旋轉的旋風凝合一起,最後化為一道悄無聲息的模糊影子,如一抹閃電般,直射范癆頭頂!

林修崖的偷襲,快若閃電,當范癆察覺時,刺人皮膚的恐怖勁氣,便已至頭頂,當下他也只得放棄施展鬥技對抗,身體一顫,鋪天蓋地的血氣頓時從頭頂之上湧出,宛如一片血海般。

青色劍影瞬間穿梭進入血海之中,其中所蘊含的恐怖勁力,直接是令得血海中劇烈動蕩了起來。

「凝1

突然間,有著范癆冷喝聲響起,血海猛然波動,那即將穿透血海而出的劍影,也是在此刻猶如遇見泥潭般,行動軌跡越加艱難。

隨著血海之中所蘊含粘力越加強盛,那青色劍影終於是在片刻后,在距離范癆頭頂僅有兩尺時,徹底被凝固了起來。

蘊含了全力的一擊,竟然未對范癆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林修崖也是臉色微微有些變化,他與范癆之間的差距,直接是太過龐大了。

「咻1

在林修崖心感駭然之間,突然有著破風聲從血海中傳出,旋即一道血手印猛然暴射而出,重重的轟擊在閃避不及的前者身體上。

「噗嗤1

受此重擊,一口鮮血頓時從林修崖嘴中噴出,身體搖搖欲墜,背後那對本就模糊的鬥氣雙翼,也是開始變得若隱若現了起來,顯然,范癆這突然的一擊,令得他受了不輕的傷。

眼見林修崖被重傷,那柳擎也是臉色一變,剛欲有所動作,那血海中,又是一道血手印對著他暴射而出。

血手印的速度快得恐怖,而在施展了最強一擊之後,柳擎的身體也是變得遲緩了許多,因此,竟然只能眼睜睜的看見那血手印越加接近!

在柳擎即將被擊中霎那,一道嬌小身影猛然閃現而出,小拳頭狠狠朝前砸去,頓時,空氣再度急速壓縮,最後,無形的空氣炮在勁氣的壓迫下,的一聲,暴射而出,與那血手印重重轟在一起,濺起漫天血霧。

眼神森冷的望著那出現在柳擎身前的紫研,范癆背後血色雙翼微微振動,身形迅速上浮,瞬間后,竟然是竄進了那瀰漫天空幾丈龐大的血海之中。

「一群雜魚,一併解決吧。」血海中,一陣涌動,范癆那森冷的笑聲緩緩傳出。

「你小心1

望著范癆竄進血海之中,紫研微微皺了皺眉,對於柳擎提醒了一聲,剛欲有所動作,頓時察覺到那血海陡然翻騰了起來,當下心中猛然繃緊。

「噬血印1

冷喝聲,突然自血海中響起,旋即,血海猛烈翻滾,最後,一道足有半丈寬大,造型有些奇特的暗沉血手印,自其中暴射而出,沿途所過處,血氣陣陣。

感受著那暗沉血手印的陰冷能量,紫研眼神微微一凝,反手一掌將身後的柳擎震得退後了一些距離,一雙小拳頭,泛上一股如玉般的強芒,而在這光芒的印射下,那對小拳頭都是顯得有些透明了起來。

如玉般光潤的小拳頭互相碰了碰,竟然是爆發一陣極為清脆的金玉聲響,紫研小臉凝重的望著那碩大的血手印,瞬間后,一股強烈的玉芒忽然從其體內暴涌而出。

「轟1

雙拳平平的轟出,可卻是猶如在沸騰的油鍋里投入了冰塊一般,頓時,面前的空間也是劇烈震蕩而起,一股極為強橫的恐怖勁氣,席捲而出,最後與那道血手印轟然相撞!

「砰1

山崩地裂般的響聲霎時間響徹天空,驚得無數人將目光投射而來。

「哼1

恐怖的勁氣漣漪從能量碰撞處暴涌而出,那首當其衝的紫研,頓時發出一聲低低悶哼,腳步略有些凌亂的急速退後了幾步,而不遠處的那處血海,卻只是泛起一陣劇烈波動,便是將之阻擋了下來。

「一個只懂得蠻力的斗王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1血海翻騰,嘲諷的冷笑驟然響起,旋即寬約幾丈的血海頓時收縮至丈許,顏色更是顯得極為暗沉。

「咻1

冷笑剛剛落下,又是一道顏色極為暗沉的血手印從血海中暴射而出!

體內氣血因為先前的那道震蕩而略有些虛浮,因此,當望著那竟然還能如此速度發出比先前更強攻擊的范癆,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血手印在天空劃過一道弧線,旋即在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閃電般的出現在了毫無防禦的紫研面前。

「去死吧1猙獰的怪笑聲,在血海中響起,陰冷如凝固的血。

「嗤!」

就在血手印即將重重砸在紫研身體之上時,突然間有著淡淡的雷鳴聲音,在天空之上響徹,旋即,那緊盯著天空這處戰場的眾人眼瞳頓時一縮!

在雷鳴聲響起的霎那,一道黑影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紫研面前,隨手一揮,一股雄渾的青色火焰席捲而出,輕易的將那血手印抵擋而下,並且焚燒成一片虛無。

望著那蘊含了范癆極強一擊的血手印,竟然如此輕易便被震散,那柳擎,林修崖乃至於地面上的無數學員都是一臉震驚,然而,當一道熟悉的聲音也是緊接而響時,那震驚,頓時變為了驚駭!

「對一個小女孩下這般毒手,叫你老狗果然沒辱沒你。」

天空上,一襲黑袍的青年,負手而立,一股強悍得恐怖的氣勢如海浪般暴涌而出,那股氣勢之強,絲毫不弱於范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