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八十四章絕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四章絕境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八十四章絕境

導致蕭炎從昏迷中蘇醒過來的。是疼痛,深入骨髓的疼痛!

艱難的睜開有些模糊的眼睛,入眼處,是猶如鮮血般的赤紅,眼睛緩緩睜大,他這才看清,原來那赤紅,是無數緩緩流動的岩漿。

岩漿?

怔了一瞬間,蕭炎猛然一個激靈,瞬間回過神來,目光一掃,卻是驚愕的發現,自己此時,正身處茫茫岩漿之中,而且這身處的位置,明顯是在岩漿深處,因為那不管是上下還是左右,入眼處,皆是赤紅的岩漿。

目光茫然的四顧著,旋即蕭炎發現,在自己周身約莫一丈處的位置。一團無形火焰,正洶洶燃燒,而自己似乎則正是處於這團無形火焰肚內?

使勁的甩了甩頭,有些迷糊的腦子緩緩恢復清明,蕭炎這才隱約記起,自己好像被隕落心炎擊中,然後便是失去了神智那,現在這裡?

「這是地底深處,隕落心炎出生的地方。」有些微弱的蒼老聲音,忽然在蕭炎心中響起。

「老師?你怎麼樣了?」無措時突然聽見這熟悉的聲音,蕭炎頓時猶如抓住了稻草的溺水者一般,急忙在心中問道。

「還能支撐一段時間,小傢伙,你被隕落心炎拖到了這裡將近有半個月時間了,這之間,它一直在嘗試著煉化你,或者說你體內的青蓮地心火,而在你昏迷時,我一直在使用骨靈冷火替你防禦著,不過那消耗太大了,我或許也堅持不了多久了,而到時,便只能依靠你自己了。」葯老的聲音,微弱而急促。

聞言,蕭炎一怔,目光一掃,這才發現。在自己的身體上,正籠罩著一層森白色的火焰,而在那火焰外圍,大團的無形火焰猶如小蛇般的來回盤旋,恐怖的溫度即使有著骨靈冷火的隔絕,也是使得蕭炎皮膚傳來陣陣劇烈的灼痛,而先前將他從昏迷中弄醒的,也正是這深入骨髓的灼痛。

心中湧上一片慌亂,旋即蕭炎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聲音乾澀的問道:「怎樣才能逃離這裡?」

此話一出,卻是一陣沉默,許久之後,葯老那同樣有些苦澀的聲音方才響起:「不知道,這裡是地底深處,在這裡,隕落心炎的力量幾乎是源源不絕,除非我回復巔峰力量,或許才有可能突破它的封鎖而且,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定然是在岩漿深處,若是這隕落心炎將周圍的火焰一放開。恐怕你立刻會被這些熾熱岩漿吞噬,即使你有著異火,怕也支持不了你到達岩漿之外。」

「那我們不是只能等死了?」蕭炎身體微微一顫,喃喃道,以葯老的本事,在如此絕境下都未有絲毫辦法,那豈不是說

葯老輕輕的嘆息了一聲,卻是無可回答,若非是有著骨靈冷火的存在,蕭炎早就在昏迷之時,被隕落心炎焚燒得連渣都不剩了。

蕭炎拳頭緊握,漆黑眸中閃爍著不甘,還有很多事等著他去做呢,蕭家的恥辱,需要他去洗刷,失蹤的父親需要他去尋找,還有,自己答應了一個少女的承喏,變成強者出現在她面前所以

「我可不能死在這裡1

充滿著執意與倔強的話語,緩緩的從青年嘴中吐出,這麼多年來,那麼多苦難都經歷過,若是放棄的話,那些困難豈不是白受了?這些年猶如苦行僧般的修行,提升了實力,也同樣令得青年具備了一副充滿韌性的性子與根骨!

「呵呵」感受著蕭炎那股強烈的求生慾望,葯老也是輕輕笑了笑,道:「小傢伙總是這麼鬥志激昂,既然如此。那我拼了這把老骨頭,也會為你出一分力。」

「記住,我的骨靈冷火或許還能堅持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我便會把僅剩的靈魂力量完全灌注予你,然後,我便是會因為靈魂力量枯竭而陷入沉睡,剩下的,便得全看你自己了,希望我蘇醒之時,能夠見到一個活蹦亂跳的學生。」

蕭炎沉默,半晌后,咬著牙微微點了點頭,眼圈略微有點泛紅,低聲道:「老師,放心吧,弟子答應了您,一定會給你煉製可容納靈魂的軀體,所以怎會將這條命丟在這裡?」

「呵呵,小傢伙,加緊休養吧,三天之後,便一切都只能依靠你自己了氨葯老笑了一聲。輕聲道。

蕭炎重重點頭,旋即不再廢話,雙腿一盤,剛欲進入修鍊狀態,卻是略一沉吟,從納戒中將一朵極為精美的青色蓮台取了出來,身形一扭,屁股坐了上去。

隨著屁股坐上那青色蓮台,那股滲透而進的熾熱灼痛感覺頓時減少了許多,看來這孕育了青蓮地心火的蓮台,對於溫度的隔絕效果。還是極其不菲的埃

「倒是忘記了你還有這些寶貝,有了這蓮台,或許逃生的機會,將會大上一點。」感受著稍稍減弱的溫度,葯老也是略感詫異的笑了一聲,旋即略微沉吟,道:「在我沉睡之後,你若是也堅持不住了,就將那枚「地靈丹」服下吧,那能讓得你多扛一些時間,本來這東西是用來煉化隕落心炎時所用,可看現在這情況,究竟誰被誰煉化,都還沒個准呢」

蕭炎苦澀一笑,點了點頭,然後緩緩閉目,開始吸收周圍遊離的火屬性能量,修復著大戰之後虛弱的身體。

望著逐漸進入修鍊狀態的蕭炎,葯老沉默了許久,方才輕輕嘆息了一聲。

「小傢伙,這或許是你的一個劫難吧,我能預感到,若是你能從此處順利逃出,必然將會蛻繭化蝶,屆時,你將會成為真正的強者1

距離當日那場驚天大戰已經足足過去半個月有餘,原本在戰鬥中變得一片廢墟的內院,也是逐漸的被整頓一新,那天焚鍊氣塔,依然開啟,而且最令得人欣喜的,還是這裡依然具備著提升修鍊速度的效果,這種收穫,倒是讓得包括大長老蘇千在內的所有人驚喜不已,然而當他們想到,在這塔底深處,卻是有著一個或許已經化為湮粉的青年時。驚喜的心情,便是會被遮掩上一層灰靄。

大戰雖然已過去,不過正如大長老蘇千所說,那個名字,那個青年,卻是如烙印般令得所有人難以忘懷,或許,在多年以後,學員畢業並且成為一方強者,依然會偶爾想起,當年那場在迦南學院爆發的驚天大戰以及那道身影,他,拯救了他們。

失去了蕭炎的「磐門」,雖然一直籠罩著一層黯然的氣氛,不過這個勢力的實力,卻是猶如雪球一般,越滾越大,雖然失去了蕭炎這位首領,但是當紫研在宣布加入之後,「磐門」這個建立了不到一年時間的勢力,便已真正與林修崖,柳擎二人的超然勢力相比肩,從「磐門」那種特殊的氛圍來看,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年輕的勢力,或許不久之後,便是會傲立內院之巔,再無任何勢力能與之相抗衡。

當然,如今的「磐門」,在失去了蕭炎之後,自然是吳昊,琥嘉等人掌管,不過至始至終,兩人都只居副首領之位,每一位加入「磐門」的成員,都會被明確告知,「磐門」真正的首領,是一位拯救了內院所有人的英雄,他的名字,叫做蕭炎!

這般規矩,一直隨著時間的推移沿襲而下,或許多年以後,有人會忘記學院中的導師,不過,那個名字,卻會成為他們心中烙印般的難忘存在

天焚鍊氣塔,第八層。

一大群在內院身份極高的老者簇擁在此,在他們領頭處,一名老者坐在輪椅上,白髮蒼蒼的模樣顯得格外蒼老。

「大長老,這裡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完全封閉,這進入最後一層的大門,也是被下了封印,不會有任何人闖進去。」一名老者對著前方輪椅上的老者微微彎身,恭聲道。

聽其稱呼,那白髮蒼蒼的老者,竟然便是蘇千大長老,然而看其此時的模樣,卻是比以前顯得格外的蒼老,若非是那對眼瞳中偶爾閃過的凌厲寒芒,任誰都會以為他只是一個毫無放抗之力的老人。

「參加襲擊內院的那些黑角域強者的來路,都調查清楚了吧?」目光停頓在那扇進入最後一層的漆黑鐵門上,蘇千嘶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已經全部調查清楚了。」

「吩咐下去,一個月後,聚集人手,一個個的找上門去,內院的恥辱,需要他們慢慢來還。」揮了揮手,蘇千冷漠的道。

「是1眾位長老齊聲應是,眼中閃過憤怒,當日黑角域眾強者的突然襲擊,如今不僅已經傳遍黑角域,而且還已經擴散到了大陸之上,若是不加以回擊,日後,迦南學院有何好立足之地?

緩緩點頭,蘇千淡漠的臉色忽然緩緩解凍,乾枯的十指輕輕交叉,他喃喃道:「你們說他還活著么?」

眾人面面相覷,皆是不敢開口,被隕落心炎一口吞噬並且拖進地底深處,就算是斗宗強者,怕也是凶多吉少啊

似是清楚眾人心中所想,蘇千也是輕嘆了一口氣,道:「聽說蕭炎有個二哥曾經來了迦南學院,後來似乎是去黑角域了吧,派人查一下,暗中保護,就當是還那小傢伙的恩情吧」

語罷,蘇千手一揮,輪椅自動轉身,旋即帶著細微的碾動聲音,緩緩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望著蘇千消失的背影,眾位長老皆是嘆息了一聲,目光轉向那漆黑鐵門,微微彎身,旋即退去

在眾人退卻間,卻是無人知道,就在他們腳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青年體表的森白火焰,正在悄然減弱,真正的煎熬與磨練,緩緩來到。

或許沒有任何人知道,在那岩漿深處,青年正在蛻變與毀滅中掙扎,究竟是蛻繭化蝶,還是化為湮粉無人可知,因為,那裡是一個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