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八十五章蛇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五章蛇現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八十五章

將蕭炎從修鍊狀態中驚醒的。是那在其心中響起的微弱蒼老聲音。

而在聽得那蒼老聲音后,蕭炎緊閉的眼眸便也緊跟著緩緩睜開,目光瞥了一眼身體之上越加虛薄的森白火焰,心頭不由得微微下沉。

「小傢伙,我已經即將到達極限了」似是感應到蕭炎的蘇醒,葯老嘆息聲緩緩響起。

蕭炎微微點頭,輕聲道:「老師,辛苦了」

「呵呵。」葯老笑了笑,笑聲中有著難以掩飾的虛弱:「再過幾分鐘時間,便需要你自己來抵禦隕落心炎的煉化了啊,希望你能熬過去吧」

蕭炎默然,半晌後方才苦笑道:「盡人事,聽天命吧」

身處這種連葯老都感覺不到多少生存機會的絕境,蕭炎即使再如何充斥著信心,也是對自己逃出生天不抱太大的期望,現在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傾盡全力使得自己在隕落心炎的煉化中,多堅持一些時間。

葯老也是陷入了沉默,他也清楚,或許這一次的沉睡,將會成為一種永別。他的靈魂雖然可以躲進那經他特殊打造的戒指之中,不過隕落心炎卻是剛好能夠剋制他,在這種火焰的灼燒中,即使是靈魂,也是只有被焚毀成虛無的下常

在葯老沉默間,蕭炎微微抬頭,目光掃視著這團碩大的無形火焰,難以想象,這團火焰竟然有著自己的靈智在蕭炎掃視間,那團無形火焰某處,兩點幽幽綠芒突然浮現,猶如一對眼瞳般,泛著貪婪之意的望著蕭炎所在的方位,綠芒微微一閃,便是有著一大團無形火焰突然浮現,最後粘附在蕭炎體表那若隱若現的森白火焰上,將之焚燒,侵蝕。

「小傢伙,準備吧。」

葯老輕嘆聲音突然響起,蕭炎知道,他已經到達了極限,接下來,便是需要自己來了

嘴角勾起一抹苦澀,旋即深深的吐了一口氣,蕭炎手印一動,體內青火順著經脈涌動,最後緩緩滲透而出。將整個身體都是包裹而進。

隨著青蓮地心火的浮現,那外面的一層的森白色火焰則是越來越淡,片刻后,終於是突兀消失,而隨著後者的消失,那最外面一層的無形火焰急速湧進,剛欲將裡面的人焚燒,便是被一團青色火焰抵擋而祝

「小傢伙,接下來,便要靠你自己了啊,希望你能順利熬過去吧,我們師徒的這條命,全在你手上了」葯老虛弱的聲音越來越淡,片刻后,終於是完全消逝。

而隨著葯老聲音的消逝,蕭炎能夠感覺到,葯老的意識,正在飛快的退出自己體內,而就在意識完全退出的霎那,一股雄渾力量悄然自其體內湧出,令得蕭炎氣勢暴漲許多。

「老師。學生不會讓您失望的。」

感受著那股雄渾力量的充盈,蕭炎緊咬著嘴唇,眼圈泛上紅潤,他清楚,那是葯老將最後所殘餘的力量全部借於了自己,而他本身,則是因為靈魂力量的枯竭,再度躲進戒指中,陷入了沉睡

隨著接過葯老先前的工作,蕭炎這才明白,與那隕落心炎對抗的消耗,是何等的龐大,而且,或許是由於他與葯老實力的差距,雖然青蓮地心火與骨靈冷火同為異火,不過兩種火焰給蕭炎帶來的庇護,卻是差距不校

先前葯老施展骨靈冷火,雖然依然會令得蕭炎感受著一些灼痛,不過卻並非是不能忍受,然而當蕭炎現在依靠自己來抵禦隕落心炎時,那股灼痛,卻是驟然加深了許多,甚至,其身體上的袍服,也是在那高溫下,炙烤得越加脆薄,乃至於在一次蕭炎身體蠕動間,竟然便是轟然爆裂成一大堆粉末,留下那具光溜溜的身體盤坐在青蓮上。

「嘶」

臉龐抽搐著。絲絲冷氣不斷的自蕭炎牙縫中泄露而出,白皙皮膚上,都是因為熾熱而變得紅潤起來,甚至某些地方,都是悄悄冒出了一些水泡,看上去頗為滲人。

強行壓制著鑽心的灼痛,蕭炎艱難的從納戒中取出一瓶回氣丹,然後全部塞進嘴中,身處這隕落心炎包圍中,周圍雖然依然有著火屬性能量飄蕩,不過在隕落心炎的控制下,卻是頗難吸取,所以,蕭炎想要多堅持一些時間,唯有使用丹藥堅持!

「沒想到這隕落心炎竟然如此可怕難怪連老師都忌憚不已,不過照這般消耗,我恐怕連一周時間都堅持不了。」嘴中被丹藥塞得滿滿的,蕭炎望著外面那似乎無窮無盡般的無形火焰,心中一片苦澀,這絕境,當真是令得人上天無門,下地無路埃

「看來只能期待奇出現氨

乾燥的嘴唇微微抖動著,感受著那種近乎折磨般的灼痛。許久之後,蕭炎卻是緩緩閉上了眼睛,他已盡全力,接下來,是生是死,便聽天由命吧

綿延無盡頭的岩漿世界中,沒有時間的概念,而在那種非人折磨中,蕭炎也分不出半點心思去關注時間的流逝,他只知道,自己似乎隨時都會在那熾熱高溫下。猶如衣袍般,化為一蓬粉末,消失在這岩漿世界中。

將這等煎熬之中,蕭炎內心深處也是湧上一陣難以言明的寂寥與孤獨,岩漿世界深處,除了那岩漿流動時發出的聲響外,再無半點其他聲音,整片世界,仿若與世隔絕,那種茫茫天地間的孤獨,沉默,令得那飽受高溫折磨的蕭炎,再度感受到一種心靈上的疲倦與茫然。

或許這樣的日子過得久了,他會忘記喉嚨振動時發出的聲音是如何的動聽,甚至,或許他還會忘記自己身為一個人類的身份,天地寂寥,孤獨,侵入骨髓深處,揮之不去。

蕭炎並不知道堅持了多長時間,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只能感覺到外界越加熾熱的溫度,不過好在經過如此長久的熏烤,他的身體似乎也是隱隱中出現了一些對火焰的抗性,因此那種片刻不停的灼痛,方才未能讓得他發瘋。

隕落心炎擁有靈智,似乎還擁有著遠非人類可比的耐心,想想也釋然,在這種地方呆了那麼長的歲月,耐性不好那才是有些奇怪了,而也正因為此,它並未選擇用最猛烈的方式在極短時間中解決蕭炎,而是選擇這種慢火煉化,不過,這種緩慢煉化,卻是讓得蕭炎真正的體會到何謂生不如死的感覺。

在隕落心炎那源源不絕的炙烤下,蕭炎整個人都是處於一種迷糊狀態。他只能機械化的調動著體內青火不斷的抵禦著火焰焚燒,然後再機械化的吸收著周圍那些難以汲取的能量,以補充本身的需要。

不過這般機械化的操作,倒是令得蕭炎隱隱感覺到自己對異火的操縱越加熟練,但這除了令得他能夠節省一些不必要的異火消耗之外,似乎並不能讓得他逃出生天

按照這種情形下去,或許要不了多長時間,蕭炎便是會徹底被煉化,而其體內的青蓮地心火,也將會被隕落心炎吞噬

艱難的堅持,在這沒有時間概念的世界中,不知道維持了多久,或許是兩天,一周,半個月,幾個月

某一刻,將蕭炎從那種迷糊狀態中驚醒的,是從手臂上傳來的陣陣溫涼感覺,這股溫涼,就猶如是乾旱了無數年的土地突然遇見傾盆大雨一般,令得蕭炎整個靈魂都是顫了一顫,旋即猛然睜開雙眼,腦袋一偏,旋即看見了那纏繞在其手臂上,不知道被遺忘了多久時間的七彩小蛇

「吞天蟒?」混濁的腦子回復了一些清明,蕭炎精神一振,驚喜的失聲叫道,或許他自己都沒察覺到,其聲音,變得比以前乾澀嘶啞了許多。

在這種孤獨安靜得令人發瘋的地方,突然看見一個能與自己談話的東西,可以想象,此刻的蕭炎心情是何等的激動.

不過,在激動之餘,蕭炎目光掃過吞天蟒的那對妖艷蛇瞳,心頭卻是突然一突,此刻後者的一對眼睛,正不斷的變幻著顏色,時而冰冷,時而充滿生機,顯然這具小身體裡面的兩個靈魂,似乎正在此刻劇烈的爭奪著身體的控制權。

對於這般爭奪,蕭炎沒有半點辦法,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干看著。

爭奪,持續了將近十分鐘左右,旋即,一道璀璨七彩光芒自吞天蟒體內湧出,後者狠狠一甩尾巴,細小的身軀直接暴射而出,旋即飛快的竄出了蕭炎青火的包裹範圍。

吞天蟒剛出青蓮地心火的包裹,那遊離在外面的隕落心炎便是迅速撲上,然而就在即將沾染到其身體時,吞天蟒突然在那七彩光芒之下,急速的蠕動了起來,旋即,一具赤裸如白玉般完美的嬌軀,緩緩的出現在了蕭炎目光之下。

望著那憑空浮現,並且擁有著無比誘惑的妖艷美人,蕭炎的心,卻是緩緩的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