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五百九十九章生死之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九章生死之刻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百九十九章生死之刻

茫茫天空之上。隱約間有著十幾個細小黑點出現,半晌之後,黑點逐漸變大,最後化為十幾頭巨大的獅鷲獸呼嘯而過。

在領先的一頭獅鷲獸上,蕭炎微眯著眸子望著遙遠天際之下,偏頭對著身旁的吳昊道:「我們現在已經進入黑角域的地域了吧?」

吳昊點了點頭,從納戒中取出一卷地圖,緩緩攤開,用手指著某一處地帶,道:「據情報所說,「黑盟」的那幾大勢力正對著這裡行去,想必你二哥蕭厲也應該在此處,按照我們的速度,明日清晨,便是能夠抵達。」

蕭炎微微點頭,將那略微有些急切的心思緩緩平息,盤腿坐在獅鷲獸寬敞的背上,閉目養神。

因為有著獅鷲獸這等極其擅長長途跋涉的飛行獸代步,因此蕭炎等人也是免去了舟車勞頓之苦以及黑角域那重重的麻煩,因此僅僅一夜時間,便已經逐漸的接近了目的地。而這若是換作步行的話,就算沿途順利,沒有個四五天時間,是決計不可能到達此處。

站在獅鷲獸頭頂,蕭炎目光眺望著極遠處那些籠罩在淡淡迷霧中的山巒,隨著越加的接近,他心中那份不安也是越加濃郁,如此有些坐立不安的呆了幾分鐘后,終於是忍不住心頭情緒,轉頭對著林焱吳昊等人道:「我先行一步,你們儘快跟來。」

聽得蕭炎此話,吳昊等人一怔,倒是並未勸阻,以前者如今的實力,恐怕就算是黑角域中,也尋不出幾個人能夠令得他吃虧,而且蕭炎也並非是一些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無論是戰鬥經驗還是其他,皆是頗為出色,因此吳昊等人對他倒是沒有多少擔心,只是習慣性的囑咐其小心一點。

沖著吳昊等人笑著點了點頭,蕭炎肩膀一抖,華麗的火焰雙翼,便是自其背後探伸而出,或許是因為體內鬥氣也是因為異火的融合轉化成了碧綠顏色的因故,所以連那本來是青色的火焰雙翼,都是轉化成了碧綠之色。看上去猶如翡翠所制一般,極為的絢麗以及惹人艷羨,這從蕭炎雙翼在出現時,後方那些獅鷲獸上的眾人臉龐上出現的羨慕之色便是能夠瞧出。

碧火雙翼輕輕一振,蕭炎便是徑直從獅鷲獸背上跳躍而下,旋即雙翼幾次閃動,身形便是化為一道黑影,飛快的消失在眾人視野之中。

「呵呵,看來我們也要加快速度了啊,不然等到那裡的時候,什麼事都被他給解決了。」望著蕭炎那迅速消失的身影,吳昊笑了笑,手掌一揮,十幾頭獅鷲獸皆是發出整齊的低吼聲,旋即巨翅振動,巨大的身形乘風閃掠而出。

這裡是一處地形頗為複雜的山巒地帶,四處密布的巨樹猶如擎天柱般,直插雲霄,也是令得陽光難以傾灑而進,導致山巒之中,光線頗為陰暗。

在深山某處。一個頗為寬敞的寨子聳立在蔥鬱巨樹遮掩之下,猶如巨樹的掩蓋,使得這裡頗為的隱秘,若是不是有心要仔細尋找的話,還真難以察覺。

整個寨子頗為的安靜,不過來往的人影卻是不少,這些黑影下腳無聲,匆匆的在道路上閃掠而過,整個寨子充斥著一種緊張氣氛,可卻絲毫不顯得慌亂。

在寨子中心處的高台上,一位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影挺拔矗立,從其身體上鎖散發而出的濃鬱血腥氣息即使是隔著老遠,都能清晰可聞,不過對於這,高台之下那將近百名的黑影人卻是猶如未聞一般,安靜的整齊站立,整個場中,除了輕風刮過黑衣發動的嘩嘩聲響外,便是只有著極為細微的腳步聲。

安靜氛圍中,突然一道黑影從遠處飆射而來,最後出現在高台之下,單膝跪地,聲音低沉的報告道:「頭,根據暗查,我們在森林中的七八處暗哨,都已被人暗中拔除,從森林中出現的一些痕來看,我們的蹤跡似乎已經被發現,如今這裡。已經不再安全。」

「黑盟終於對我們動手了么。」高台上,黑袍人聲音淡漠,緩緩抬起頭來,陽光灑下,照耀在那種滲透著死氣的年輕臉龐,看其模樣,赫然便是蕭炎二哥,蕭厲!

「這次圍剿我們的人,有多少?」雖然聽見這般令人不安的消息,可蕭厲臉龐上依然沒有絲毫的動容,毫無情感的眼睛掃了下方黑影人一眼,淡淡的道。

「至少不下兩百人,個個實力皆是不弱之人,而且彼此間的配合也頗為默契。」黑影人毫不猶豫的回報道。

「領頭的是誰?」

「並未親眼見過,不過屬下卻是在圍剿勢力中發現了血宗的人,最差的結果,應該便是有著血宗宗主范癆的領頭。」

「范癆么」眼睛緩緩虛眯,片刻后,一抹獰笑自蕭厲嘴角擴散而出,似乎三弟便是與這個老不死的有著不小的恩怨吧?當初參加襲擊內院的強者中,這個傢伙也是名列前茅。

「反正時日無多,那麼今日,便拼了這條命。讓他給我三弟陪葬去吧。」蕭厲陰森一笑,旋即手掌輕揮,淡漠的聲音在全場響徹著:「狙殺隊,潛伏進入森林,邊戰邊退,儘可能的消耗他們的戰鬥力,記住,就算死,也得拉一個墊背的,否則,那死。可不值得1

「是1

台下將近一半之人,猛然齊聲應和,旋即身形閃動,一條條黑影在林蔭間穿梭而去,最後躍出寨子,消失在茫茫森林之中,對於那似乎是必死的下場,他們沒有半句話的質疑,因為能夠進入這狙殺隊中,對蕭厲話語有質疑的人,早已經被徹底清理,能夠留下來的,幾乎全部都是將心乃至靈魂都交給了蕭厲的人。

「其他人防禦寨子,全力戒備1

「是1

剩餘之人也是整齊應道,最後身形閃掠,竄進寨子中各處陰暗角落,手中被塗得漆黑的鋒利匕首,緩緩的滲透著寒芒。

目光冷漠的望著那些消失的黑影,蕭厲卻是緩緩閉上眼睛,淡淡的死氣繚繞周身,宛若死神。

「三弟,等著二哥給你拉個墊背的下來1

蔥鬱森林,在清晨來臨時,卻是猛然爆發出無數道凄厲慘叫,慘叫聲在山脈中回蕩著,令得人渾身泛著寒意。

陰暗森林之中,無數滿身殺氣的人影閃掠而進,剛欲對著那目標地快速行去,森林中的陰影中,便是暴射處道道黑影,鋒利刀芒閃掠間,帶著切割肉體的細微悶響與鮮血,潑灑而出。

雖然突如其來的暗殺令得那支部隊損失不小,不過這些人明顯也是戰鬥經驗豐富之人,因此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是憑藉著人數的優勢,穩住了局面。然後,便是雙方那近乎慘烈的兇狠交鋒

山寨之中,緊閉著眼眸的蕭厲猛然睜開雙眼,望著那十幾道自森林中掠回的黑影,這些影子快速的閃回寨中,最後皆是在高台之下,單膝跪地。

「頭,狙殺隊傷亡過半,但對方死傷也是我們雙倍之多,不過這次前來的圍剿隊伍,全部都是幾大勢力的精英,而且還有三名斗王與一名斗皇的協助!我們的暗殺,並未取到太大的效果。」陰沉的聲音,從下方一名黑影人嘴中傳出。

蕭厲臉龐依然淡漠,僅僅只是微微點頭。

「按照他們的攻勢,最多十分鐘,便是會抵達寨外1

「分散開去,準備與來犯者拚死一戰。」蕭厲下巴微微一揚,淡淡的道。

雖然至始至終蕭厲並未說過一句撤退的話語,不過這些猶如木頭般的黑影人卻是沒有人一人出言,全部都是完全按照這他的命令執行。

望著那些分散開來的人影,蕭厲目光微抬,望著遙遠處的森林,臉龐上湧現一抹瘋狂的猙獰。

真實的局面,比那位黑影人報道的還要糟糕,就在五分鐘過後不久,森林中,便是有著許些人影出現,最後接連不斷的閃掠而出,短短几分鐘時間,整個山寨,便是被圍得水泄不通。

「你便是這個連名字都沒有的組織的首領吧?」

山寨半空,一道冷笑聲突然響起,蕭厲抬起頭,只見那天空上,四道身影懸空而立,龐大的氣勢,將整個寨子都是籠罩其中,而當先一人,赫然便是當年那差點死在蕭炎手中的血宗宗主,范癆!

蕭炎目光森然的望著天空上的范癆,卻是未曾答話,手掌一握,一桿漆黑長槍便是閃現而出,雄渾的銀色鬥氣帶著淡淡雷鳴聲響,將之盡數包裹而進。

淡淡的望著準備誓死抵抗的蕭厲,范癆嘴角勾起一抹不屑,手掌一揮:「殺了他1

聽得范癆命令,其身後三名斗王強者眼中頓時凶光浮現,一聲低喝,三道身影夾雜著雄渾氣勢,猶如隕石般,自天空暴掠而下,在三名斗王強者聯手之下,連那空氣都是發出了嗚嗚的聲響。

臉色猙獰的望著暴掠而來的三道身影,蕭厲握著長槍的手掌頓時緊了許多,一名斗王他不會有絲毫忌憚,兩名斗王或許會陷入纏鬥,三名的話,恐怕他將會直接落入下風。

不過,即使如此,可他依然沒有絲毫退縮,所剩時間本就不長的他,連命都不擔心了,還有何好懼的?

「死吧1

厲喝自三名斗王強者嘴中暴喝而出,這三人明顯彼此配合頗為默契,而且也都是那種心狠手辣之人,因此一出手,便是聯手出重擊,三道強悍鬥氣掠過天空,最後彼此纏繞,宛如一個瘋狂旋轉的三角錐般,對著蕭厲暴射而去!

「區區斗王,也敢得罪「黑盟」,不自量力1望著那在三道雄渾攻擊下顯得格外渺小的蕭厲,范癆嘴角一撇,陰冷的道。

目光猙獰的望著暴掠而來的兇悍攻擊,蕭厲長槍一抖,銀色光芒大振,雷鳴聲在槍尖醞釀,瞬間之後,一道宛如電蛇般的銀色鬥氣,猛然暴射而出,最後與那三道攻擊重重轟擊在一起。

「1

巨聲在半空響起,兇悍的能量波動自半空中擴散而出,在這股勁風擴散間,蕭厲與那三名斗王強者,皆是被震退了幾步,不過顯然,蕭厲吃虧得更多,聽其喉嚨間傳出的低低悶聲,似乎是在正面對碰間受了點輕傷。

天空上,望著那竟然還在三名斗王強者攻擊下堅持了下來,並且未受太過明顯傷害的蕭厲,范癆臉色頓時陰沉了許多,目光陰測測的望著那連退了十幾步的蕭厲,身形突然一顫,旋即驟然消失。

地面上,剛剛穩住身形的蕭厲還來不及喘口氣,臉色便是陡然一變,旋即雙掌慣性的對著身前狠狠擊出。

就在蕭厲手掌擊出霎那,范癆身影也是詭異浮現,一聲陰笑,乾枯雙掌也是結結實實的與蕭厲手掌印在了一起,頓時,恐怖勁氣暴涌而出!

「噗嗤1

蕭厲雖然強橫,可與范癆這等斗皇強者,卻依然是有著極大的差距,如此硬碰,自然是他最吃虧,因此,當下便是一口鮮血噴出,雙腳搽著地面暴退,最後後背撞在一塊巨石之上,勁力一卸,身後巨石利馬布滿無數裂縫,眼看便是即將崩裂。

目光陰森的望著吐血受傷的蕭厲,范癆冷笑一聲,卻是不給他絲毫恢復的時間,手掌一握,一把血矛凝聚而出,旋即手臂一抖,血矛夾雜著腥臭之氣,宛若閃電般的對著體內鬥氣有些滯塞的蕭厲暴掠而去。

「敢殺我血宗之人,今日便先斷你四肢,豢養成血奴1

由於體內鬥氣出現的瞬息滯塞,也是令得此刻的蕭厲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血矛對著自己暴射而來,沒有絲毫的躲避能力。

「三弟,二哥無能,竟然連一個墊背的都不能替你拉下來。」

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血矛,蕭厲嘴角緩緩浮現一抹苦澀,眼眸悄然閉上,心中喃喃嘆息道:「真是天亡我蕭家氨

「嗤1

就在血矛即將擊中蕭厲之時,突然有著細微的雷鳴聲在天空響徹,旋即,一道碧綠色火牆在范癆那猛然變色的臉龐下,自蕭厲面前突兀湧現,而那血矛,一接觸到火牆,便是猶如殘雪遇見沸油般,急速融化,並且還發出了一陣嗤嗤聲響。

「是誰?我「黑盟」行事,還請不要多管閑事1

臉色陰沉的望著突然出現的碧綠火焰,范癆抬頭厲聲喝道。

「呵呵,范宗主,兩年不見,真是越來越威風了啊,當年讓你僥倖逃了性命,不知道今天,你還能有這般好運么?」

淡淡的笑聲在天際緩緩響起,旋即一道黑袍人影,在一道道驚駭的目光中,詭異般的浮現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