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章喝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章喝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章喝退

當天空上響起的那道淡淡笑聲時。緊閉著眼眸等死的蕭厲,渾身卻是猛然一顫,旋即驟然睜開雙眼,目光中充斥著不可置信的望著天空上那道挺拔的黑影。

「三弟?」目光顫抖的盯著那道依稀有些熟悉的背影,蕭厲那即使是面對著死亡都未有絲毫動容的臉龐,此刻,卻是布滿著難以置信的驚愕。

「蕭炎?你竟然還沒死?怎麼可能1

范癆目光在蕭炎一出現,便是將視線全部轉移了過去,而當其目光在掃中那張依稀熟悉的年輕臉龐時,臉上的表情頓時間凝固,驚駭與恐懼交叉浮現,到得最後,一道因為恐懼而變得尖銳的聲音,從其嘴中傳了出來。

「蕭炎?他就是那個當年擊潰范癆,並且差點擊殺葯皇韓楓的蕭炎?」

一旁三位斗王強者,對於蕭炎的容貌倒是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反映,但是就在當范癆尖銳失聲喊出那在黑角域中簡直令人如雷貫耳的名字時,他們臉上也是瞬間湧上駭然,失聲喃喃道。

「我沒死,你很失望?」蕭炎身形緩緩自天空落下,最後出現在蕭厲面前。先是沖著范癆冷笑了一聲,旋即轉頭,望著那依然一臉難以置信的蕭厲,柔聲笑著道:「二哥,不認識了?」

「你你真的是蕭炎?」蕭厲張著嘴,伸起手來想要觸摸一下蕭炎的身體,可卻似乎是在恐懼著什麼,卻始終不敢真的觸摸到,似乎生怕面前這一幕,只是臨死前的幻境。

蕭炎微笑,伸出手掌,握住蕭厲那泛白的手,輕聲道:「二哥,是我,蕭家有大仇未報,我怎敢輕易死去?」

感受著蕭炎手掌上傳來的溫度,蕭厲原本有些蒼白的臉龐也是逐漸的湧上紅潤,雙眼顫抖的盯著前者,那握著蕭炎手的手掌越加大力,甚至,連眼圈都是在此刻紅了起來,以蕭厲那近乎冷漠的性子,都是會露出這般動情模樣,可以想象其心中是何等的激動。

「呵呵,二哥,等我先將這老狗解決了,再好好與你敘舊。」拍了拍蕭厲手掌。蕭炎微笑道。

「別,那傢伙可是斗皇強者。」聞言,蕭厲臉色卻是微微一變,眼芒閃爍,道:「他們人多,我看我們還是先撤,來日方長,有的是報仇的機會,你現在可絕對不能再出任何的岔子1

本來蕭厲早已經抱著必死的心,若是他一人的話,自然是不想逃跑,不過如今卻是不同,蕭炎的出現,令得他那本死氣繚繞的灰暗心中都是煥發了生機,所以,他卻是一反先前常態,心生了先逃的念頭。

「呵呵,二哥放心,兩年前我能讓他垂死而逃,今日,照樣能。」蕭炎笑著搖了搖頭。手掌微動,便是猶如游魚般詭異的自蕭厲手中脫離出來,沖著後者微微一笑,柔和的聲音,充滿著令人心安的自信:「相信我,二哥。」

「那那你小心點,我來幫你攔住其他三名斗王。」望著蕭炎笑容中的自信,蕭厲一怔,旋即咬著牙站起身來,手中黑色長槍重重跺地,雄渾氣勢蔓延而出。

「都交給我,你現在受了不輕的傷。」蕭炎微微搖頭,卻是不待蕭厲出言反對,便是轉過身來,臉龐上的微笑,頓時緩緩變得陰寒。

手掌一翻,碩大的玄重尺從蘇千大長老隨手所贈的一枚低級納戒中閃掠而出,重尺隨意揮動,一陣低沉的氣爆之聲在尺下成形,最後將地面上的碎石屑盡數吹拂而散。

「范宗主,今日,你的這條老命,我收定了1重尺遙指對面范癆,蕭炎含笑的聲音中,卻是充斥著無匹殺意。

先前這個老狗對蕭厲的出手儘是殺招,若是蕭炎再晚來片刻,怕便只能看見蕭厲的屍體,這般后怕,再加上以前的恩怨。更是令得蕭炎心中充斥著澎湃殺意,范癆之名,已經在其必殺名單之上,劃上了一個血色的紅叉。

范癆臉龐陰晴不定的望著對面那殺氣滔天的黑袍青年,心中的那份難以置信在現實面前終於是逐漸的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異樣的忌憚與憤怒,當年他敗在蕭炎手中,可是令得他這兩年在黑角域中受了不少傢伙的嘲諷,甚至連帶著「血盟」都是聲望下降不少,而這些,全部都是面前的這個傢伙所引起的。

「你們分出兩人擒住那個受傷的傢伙,記住,不能擊殺,只要擒住他,蕭炎也就只能束手就擒剩餘一人和我一起拖住蕭炎,若是最後能夠取得他的性命,那報酬,將會令你們極其滿意,你們不是想要「斗靈丹」么,只要這次殺了蕭炎,定然能夠如願1范癆偏頭,對著身旁三名斗王強者陰聲道。

有了當年敗在蕭炎手中的陰影。因此若是要范癆對戰他的話,心中難免會有些忐忑,所以他也是顧不得身份,直接是叫人協助自己殺敵。

聽得范癆這話,三名斗王強者眼中頓時閃過些許熾熱,斗靈丹,是他們垂涎已久的丹藥,不過想要得到它卻是需要極高的黑盟貢獻值,雖然這些年他們一直在作為黑盟的打手,可距那換取的貢獻值限度,依然有著不小的距離。

在斗靈丹這等強力誘惑下。三名斗王強者心中僅僅只是遲疑了半會,便是在那引誘中敗下陣來,對視一眼,旋即惡狠狠的點了點頭。

蕭炎目光森冷的望著對面四人,淡淡的碧綠色鬥氣自體內涌盛而出,猶如實質火焰般,在體表翻騰不休,強悍氣勢,籠罩著半個山寨。

就在蕭炎氣勢暴涌即將展開攻擊時,他臉色卻是微微一變,似是有所感應的猛然抬頭,而當其目光掃中天空上那不知何時出現的紅裙妖艷美人時,臉色頓時難看了許多,這個女人,在這個時候出現,想幹什麼?

突然出現的,自然便是一直跟著蕭炎的美杜莎女王,這位被他強行佔有了身子的女王陛下,一對充滿誘惑的眸子,依然充斥著冷意。

「這次,可還有人來幫你?」身形懸浮天空,美杜莎女王冷淡的聲音,緩緩的在天際回蕩著。

再次出現的不速之客,也是令得范癆等人微微一怔,美杜莎女王的那股氣息,令得他們略微有些不安,不過當他們發現這位神秘強者似乎僅僅只是針對蕭炎時,臉龐上頓時充斥了狂喜,若是蕭炎和她打了起來,那他們便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將蕭厲擒住,而到時,蕭炎自然也會投鼠忌器。

「呵呵,這位朋友,你的目標可是蕭炎?如果是的話,我們可以合作,這個傢伙,狡猾得很。光憑你一人的話,恐怕人手有些不足。」范癆沖著蕭炎陰森森的一笑,旋即抬頭對著天空上的美杜莎女王笑道。

「你沒這資格。」

天空上,美杜莎女王淡漠的瞥了范癆一眼,好不給面子的話語,也是令得范癆臉色難看了許多,他原本以為既然大家目的相同,合作定然是兩全其美,可沒想到美杜莎竟然不領情。

「既然閣下不願意,那麼請便吧。」乾笑了一聲,范癆緩緩低下頭,目光中掠過些許陰狠與yin穢:「該死的女人,等事情辦完后,定要找機會擒住你,讓你在我身下婉轉求饒1

「三弟,這是誰?好像是沖著你來的。」蕭厲臉色此刻也是有些不太好看,本來局面便是對他們頗為不利,沒想到又突然出來個不知底細的神秘女人,而看其實力,似乎也很是不弱的樣子。

蕭炎一臉陰沉,目光猶如寒冰般的盯著天空上的美杜莎女王,這般絲毫不帶感情的注視,竟然是令得向來以殺伐為樂的美杜莎心中有種不太自然的感覺,將目光閃移了開去。

然而目光剛剛閃開,美杜莎女王便是募然察覺,柳眉微微一豎,以她的傲氣,怎麼可能會對蕭炎的目光下退縮?

「美杜莎,我們之間的事,日後再解決,今**若是敢插手,那我蕭炎即使是拼得這條命,也要讓你死在這裡,你若是不信就來試試1蕭炎目光陰寒,臉龐上有著絲絲瘋狂,他同樣清楚,若是這個時候美杜莎這個女人將他攔住,那麼蕭厲便將會落入范癆等人手中,那種局面足以令得他真正的瘋狂。

在蕭炎那泛著寒意的話語中,美杜莎女王柳眉也是緩緩豎了起來,她縱橫一生,從未有人敢威脅與她,而現在蕭炎此話

狹長美眸中寒芒閃動,片刻后,就在美杜莎女王心中也是升騰起殺意之時,那目光,卻是突然轉移到蕭炎那張透著絲絲瘋狂的臉龐上,當下一怔,一股莫名情緒悄然從靈魂深處蔓延而出,將其心中殺意,緩緩安撫而下。

感受著心中逐漸減弱的殺意,美杜莎女王柳眉微微一皺,心頭莫名的升起一股煩躁之意。

「蕭炎,記住,你的命,是我的!我遲早會拿走它1

壓下心頭的那抹異樣煩躁,美杜莎狠狠的一揮袖袍,一聲冷笑,旋即曼妙嬌軀,便是在范癆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緩緩消散。

見到美杜莎女王竟然真的依言暫時離開,蕭炎也是怔了好一會,這個以凶名聞名的女人,竟然還真的會在乎自己的威脅?他原本都已經做好真正拚命的打算了

當然,若是以美杜莎女王以往的那種性子,蕭炎若是敢當著她面說此話,定然會徹底的將其激怒,不過,如今的美杜莎女王,雖然牢牢的佔據了這具身體,並且將吞天蟒的靈魂融合,這種融合,雖然是美杜莎女王作主導,可其中依然或多或少的會有著吞天蟒的一些情緒摻雜,美杜莎女王對蕭炎充滿殺意,而吞天蟒,卻是對蕭炎頗為依戀,兩相融合,便是導致了如今美杜莎女王對蕭炎那種極為複雜的情緒。

在充滿著殺意的同時,又是真正難以下殺手,矛盾的心情,方才是美杜莎女王心中煩躁的根源。

不過不管如何,至少如今的美杜莎,已經被蕭炎喝退,而接下來,沒有了束縛的他,便是能夠安心的來與范癆解決種種新舊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