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一十五章幽海納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五章幽海納戒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一十五章幽海納戒

「不愧是黑盟盟主。竟然還佩戴的是高級納戒。」

蕭炎嘴角一撇,毫不客氣的將那枚深藍色的納戒從韓楓手指上扳下來,納戒也有高低之分,高級納戒極為稀罕,就算是在黑角域的拍賣場中,都是有價無市,乃至於這麼多年來,連蕭炎都從未佩戴過高級納戒,只能用寒磣的低級納戒勉強的湊合著使用。

以前對於納戒的要求蕭炎倒是要求不高,不過至從那次納戒在修鍊中莫名其妙的崩裂之後,他便是留上了心,他一直以來都是將一些貴重東西存放於納戒之中,上次是好運有著隕落心炎的隔絕,那些貴重東西方才未丟失,可難保下次還會有著這般好運,所以,若是能夠具備一個高級納戒的話,倒也的確挺讓人放心,畢竟高級納戒不管是在堅固以及安全程度之上,都要比低級納戒高上太多。

把玩著手中的深藍色納戒,蕭炎靈魂力量試探著侵入。可卻驚異的發現那納戒將他的靈魂力量反彈了回去。

「不愧是高級納戒,竟然還有這等防護功能。」咧嘴一笑,蕭炎也隱約知道,高級納戒能夠由主人設置靈魂印記,這樣的話就算旁人僥倖得到了納戒,想要拿取其中的東西,就必須想將那靈魂印記抹除,而如此的話,納戒主人便是會有所感覺,這種近乎自主防護的功能,是高級納戒所獨有,也是它身價暴漲的最大原因之一。

如今的韓楓從某種程度來說,基本上已經是死亡,所以蕭炎自然是不擔心會被他感應到,因此,一股兇悍靈魂力量瞬間湧出,直接用最蠻橫的方式,將韓楓遺留而下的靈魂印記抹除而去,旋即又在其上留下自己的印記,這樣的話,這枚高級納戒,便是正式易主了!

滿意的將深藍納戒戴在手指上,蕭炎心神一動,靈魂力量便是毫無阻礙的進入到了那納戒之中

探查僅僅只持續了片刻時間,蕭炎便是緩緩的將心神從納戒中收回,此時他的眼中,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驚喜。韓楓這些年在黑角域搜刮的東西簡直難以計數,各種在外界極為罕見的藥材,在那納戒之中,卻是頗為不少,而且各種各樣的功法,鬥技捲軸隨意擺放,顯然,這些都是那些來請求他煉製丹藥的求丹者的交換之物。

雖然只是匆匆一瞥,可納戒之中收藏之豐厚,卻是令得蕭炎頗為激動,這一次擊殺韓楓,雖然沒有得到最重要的「海心焰」,可卻是得到了韓楓的所有身家,這枚深藍色的高級納戒之中所儲存的寶貝,足以讓得每個黑角域強者都為之瘋狂。

美杜莎女王目光依然冰冷的望著那抱著納戒嘿嘿直笑的蕭炎,黛眉微微一皺,心中頗有些煩悶的嘆了一口氣,本來今天這事她如果袖手旁觀的話,蕭炎便是絕對難逃一死,而那樣的話,他對她的褻瀆之恨也是能夠得以報復。但就是在那千鈞一髮之刻,她那本來淡漠的心,卻是猛然間狠狠跳動了起來,靈魂深處隱隱間傳出的一種牽引,令得她最終出了手

「該死的,遲早本王要親手了結了你1

恨恨的咬著銀牙,美杜莎心中也清楚,若是放作以前的性子,別說出手相助蕭炎,恐怕她還會推波助瀾的令得那鎖鏈的攻擊位置更加致命一些,然而如今的這些種種遲疑,皆是那兩種靈魂融合的緣故,她固然取得了身體的絕對掌控權,但是吞天蟒的靈魂,也是隱隱間在影響著她,吞天蟒跟在蕭炎身邊一兩年,對其已是相當眷戀,而這股眷戀,也是通過靈魂的融合,或多或少的令得美杜莎有些潛移化的改變。

原本按照正常情況,如今的美杜莎已經融合了吞天蟒的靈魂,既然實力已經恢復,那麼她便是應該離開這裡,回到塔戈爾大沙漠的蛇人族,但現在,卻總是在蕭炎周身,這種情況,便是吞天蟒對蕭炎的眷戀在暗中影響。

在美杜莎目光冰冷的盯著蕭炎時,後者似也是有所察覺。抬頭沖著她尷尬的笑了笑,腳步卻是不著痕的退後了幾步,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這巴不得自己立刻死掉的人竟然會出手救自己,可對於這殺人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美杜莎女王,他心中還是極其的忌憚的,特別是現在的他,還是處於最虛弱的狀態,甚至連逃的力氣都是沒有。

「咳,那個女王陛下,這次多謝相救了,那個,這份情蕭炎記住了,日後有機會一定奉還1在美杜莎女王那近乎冷漠的目光注視下,蕭炎訕訕笑著。

絲毫不理會蕭炎的訕笑,美杜莎女王目光淡漠的對視著蕭炎,縴手微微緊握,色彩鮮艷的七彩能量,緩緩湧現。

望著美杜莎這舉動,蕭炎額頭上頓時冒起了大汗,這女人果然喜怒無常,剛剛救了自己,竟然便又打算對自己出手了。

「嗤1

就在美杜莎腳步剛剛踏前一步時,一道破風聲突然從天際響起。旋即蘇千蒼老的身影閃現在了蕭炎面前,目露警戒的望著面前的美杜莎女王,抱拳笑道:「閣下不知是何方高人?能否報上名來,說不定還與我迦南學院有舊呢。」

蘇千的出現,頓時令得蕭炎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將身體挪到前者身後,低聲道:「大長老,小心點,這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聽得蕭炎的低聲提醒,蘇千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不知道這傢伙究竟怎麼遭惹到的人家。竟然讓得人這麼苦苦追殺,而且最令人鬱悶的,還是這傢伙遭惹就遭惹吧,偏偏要去惹這種等級的強者,面前的這女人,若真是要打起來,就算是連他,都沒有超過五成的勝率,這從對方先前一招便是將「魂殿」的人震懾而退便是能夠瞧出。

隨著蘇千的出現,美杜莎倒是停下了腳步,也不理他的問話,冰冷目光直視蕭炎,語氣冰寒:「你對我做的那些事,只有你的命才能抵償,這是最後一次!下一次,定然不會再留手1

話音一落,美杜莎也不理會面色古怪的蘇千,身形一扭,便是化為一道七彩流光暴射天際,旋即迅速消失不見。

瞧得美杜莎離開,蕭炎這才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苦笑著搖了搖頭,惹上這種女人,真是太讓人頭疼了,看來是該找個時間與她好好談一談,不然這樣永無止境的追殺,何時才是個頭啊?

「你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不過我真的很好奇,以她的實力,你怎麼對人家做那些事的?」蘇千轉過身來,目光古怪的望著蕭炎,嘖嘖的搖了搖頭,以他那老成精的閱歷,從美杜莎先前那句話中,便是能夠察覺到一點什麼。

被蘇千這話激得使勁的咳嗽了幾聲,蕭炎尷尬的搖著頭,這種時候除了裝迷糊似乎也沒其他辦法。對女人強來的這種事,說出去似乎沒什麼好光榮的,雖然這個女人不能以尋常眼光來對待

「唉,算了,反正你自己小心點吧,這女人實力太恐怖,連我對上她勝算都不大。」見到蕭炎不肯說,蘇千也無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蕭炎苦笑著點了點頭。

「咦?這是幽海納戒吧?你小子倒是不客氣,想當年為了得到這枚納戒,韓楓可是動了好大的干戈才得手,沒想到如今便宜了你。」目光突然瞥到蕭炎手指上的那枚深藍納戒,蘇千頓時驚咦了一聲,聲音中有著些許艷羨。

蕭炎聳了聳肩,笑道:「戰利品而已。」

「擊殺韓楓功勞幾乎全在你身上,雖然是那女人補的最後一腳,這東西自然沒人搶你的。」蘇千笑了笑,旋即將目光轉向不遠處的那座城牆上擠滿人山人海的楓城,道:「如今韓楓已死,怕不久后這黑盟也將會自行崩潰,日後那心頭的刺,終於是可以消失了埃」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有些惋惜的道:「可惜,海心焰沒弄到手,那火焰已經被韓楓煉化,先前那傢伙在扯走他靈魂時,海心焰也隨之而走了。」

「有幽海納戒的補償,已經不錯了。」蘇千搖了搖頭,臉龐上的笑容緩緩收斂,道:「不過最重要的,是你現在已經被「魂殿」盯上,那個神秘組織,可不是尋常勢力可比埃」話到最後,其臉龐上忍不住的浮現一縷憂慮,顯然,他對於那神秘的「魂殿」,也是極為的忌憚。

蕭炎笑了笑,聲音平靜的道:「就算他們不來找我,我也遲早會找他們的,這逃不掉」

蘇千一怔,望著蕭炎那淡淡微笑的臉龐,默默點頭,卻並未追根究底的詢問,只是拍了拍他肩膀,嘆息道:「現在你還是先將傷養好吧,趁那個組織找上門來時,多提升一些實力,日後,你會知道他們的可怕」

語罷,蘇千便是轉身,對著平原之外緩緩行去。

蕭炎望著蘇千逐漸的身影,笑了笑,對於與「魂殿」碰頭的這一天,他早有預料,不過讓得他慶幸的事,如今的他,已經具備了自保與保護葯老的實力,如果他今日是全盛狀態,他自信,能夠擊退那團詭異的黑霧,現在,他有著這種實力!